<转帖>跟风有理,国人为何如此盲从iPhone?

cdly0595 收藏 0 100

中国大陆尚未上市,但是—— “美国小东西”iPhone出生不到半年,就在大洋彼岸的上海街头掀起了滚滚热浪。

办公室里,买了iPhone的似乎才是紧跟流行步伐的先锋;即使没有买,至少要把愿望常常挂在嘴边;如果聊天时连iPhone是什么都不知道,别人好奇的目光会让你顿觉无地自容。

这就是所谓的流行的力量。

它能让懒惰的美国人像春运买火车票那样排队等iPhone。

即便3个月价格一路下跌,当了“冲头”的苹果粉丝依然呐喊:“再跌,我还是无法克制自己头一天就想把它买来的冲动!”

如今,它通过各种途径飘洋过海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数码商城里,我们看到地铁上X先生拉风地用它在打电话;看到Y小姐的MSN上有意无意地暗示追求者:“真想有个iPhone啊!”

而这一切,发生在iPhone尚未在中国大陆上市之时。目前,上海市面上流通的iPhone手机皆为“水货”。

“涨价还是销量好!”

iPhone有多好卖?去看看数码广场里老板的脸。

无论是挂在小店门口的招牌,还是老板神秘的低声推介,iPhone总是位居榜首。这两周,还不是一去就能看到货,大多数店老板会遗憾地告知:“需要订货。”

经过一番降价,美国市场的iPhone已从先前的599美金下跌至399美金,可由于11月中旬美国市场出台“每人限购两台”的规定,在上海出现的iPhone价格一下子回升:两周以来,它从先前的4000元一路飙升到了4600元左右,尽管如此,销量丝毫不减,五角场一个数码小商铺的老板说,每天来订货的人数少说也有几十个。

谁在买?4600元的价格,学生大多只能看看,爱赶时髦的小白领成了主力人群。

“我已经眼睁睁看着办公室里那两个男同事抢占了风头!”在广告公司任职的杜小姐说,她很早就开始用email联络自己在美国的朋友,联络失败后还一度试图在淘宝上跟店家讲价。“可老板们全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两轮错过,立刻有人得了先机,某天上班,先后有两名同事带着iPhone在办公室里招摇——赶不上最快,就赶不上最“in”,此事让杜小姐内心十分受挫。

而这一切,发生在iPhone尚未在中国大陆上市之时。目前,上海市面上流通的iPhone手机皆为“水货”。

“当摆设也是好的!”

要赶流行的第一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7月份就买来头一批iPhone的人深深忍受着此类痛苦,那会儿iPhone还没有被完全“解锁”,无法履行作为手机的基本职责:打电话。于是,很多手持“两机”的人出现了,手上一个iPhone专供在人前“显摆”,当玩具,当MP3,口袋里还有个普通机器供常规使用,晚上还要泡专业论坛,急吼吼等待破解方法。

“我老公就是这样的人。那会儿这机器还不能发中文短信,就是为了用iPhone,他硬是坚持每天给我发英文短信,英文水平又差,错拼漏拼不算,有时干脆打汉语拼音。”

后来可以“改装”的消息出来了,刘小姐又被老公央求替他外送“改装”,“我见了那个策反他们整个办公室买iPhone的‘领头羊’,抱怨他害苦了那么多人,你猜他怎么说?‘你要感谢我,是我带领他们追赶上了潮流!’”

用iPhone的人可不会这么想。张先生说他每天上班,一路上都会不自觉地寻找使用iPhone的人,“其实最好希望只有我一个人用”,万一不巧撞见同样用iPhone的,他还会不自觉打量一下对方,看看这个“同类”长什么样子。

“无论如何,如果现在手里有个iPhone,无论是你的客户还是朋友,都会拿起来仔细把玩,这是一个象征,象征我正赶在流行的当口。”



李鬼版iPhone:“爱丰”

iPhone没登陆上海,“爱丰”倒先一步来了。早在今年6月份,一款外形酷似iPhone的手机“爱丰”就已经大摇大摆地出现在网上,这款号称CECT(中电通信)的手机在网上售价3999元,最后,被“验名正身”是个李鬼,CECT公司出面声明从未生产过该手机——经过调查才发现,“爱丰”手机只是款应时而出的三无产品。

后来还被人嘲笑:“名字也起得不好听,太土了。”

“爱丰”走后,又来了一个外形酷似的“中国兄弟”,名为“魅族M8”,和iPhone同样的金属色泽材质,同样的触摸屏设计,甚至连操作界面都相仿。这事还闹到了国外,有人呼吁“苹果的律师该出来干活”,矛头直指“魅族”。

“爱疯”的理由

热卖的iPhone到底好在哪儿?

《时代》给出的理由是:iPhone在外观、手感和功能上都改变了我们对移动媒体设备的一贯想法。

某项网络调查显示,中国用户在被问及为何喜欢iPhone时,屏幕色彩和外型设计得到了最高分,而“I迷”的理由更是千奇百怪,诸如“后现代艺术感一流”;“满足了前所未有的巨大虚荣心”;“我在咖啡厅用手机无线上网,美女频频朝我抛媚眼。”

其实,iPhone也不是尽善尽美,玩家自己也承认,iPhone照相功能弱、输入不便、电池寿命短、歌曲格式转换繁琐,目前为止,经过“破解”的机器仍然不能转发中文短消息,至于什么时候能光明正大进上海,能使用各种在线业务,仍然遥遥无期。

可是,这些缺点仍然没有办法浇灭人们对于“流行”的情节,“苹果帮”给出的最强劲的理由是:“只要我喜欢,什么缺点都可以接受。”

爱到什么程度?看看该款手机的配套产品:“皮套220元,硅胶套100元,贴膜40元”,商家给这些iPhone附带商品开出了不菲的身价,但根本不愁没买家。

更有爱到极致的:“我为我们家小i选的是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生产的皮套,经过了20个工作日的全手工打造,总价101美金,还有人亲手给iPhone纯手工编制“毛衣”外套,像爱宠物一样“溺爱”自己的小i。

某网站做过一项趣味调查,号召大家集体给iPhone取中文名字:憨憨的“阿福”最受欢迎,“矮蜂”、“爱疯”其次,亲切的“小艾”得到了最多的青睐,还有人从音译和意译分别给出了“艾芙妮”和“圭思尼”的意见,前者是一个女性化名字,后者则表示“贵死你”。还有人想出了“爱富翁”,“I风”,“IP手机”等等或好听或直白的名字。最流行的一条广告语是:“iPhone,让我们爱疯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