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时的醉脸春融 正文 二十八 韩效吾的爱情(下)

江狼财俊 收藏 3 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3.html


韩效吾和石小凤的爱情从头到尾只能是一场闹剧。

我事先提醒他:“为什么不先给自己算上一卦呢?”

他正色地说:“所谓天机不可泄漏,自己的头自己是剃不了的。”

现在,这家伙的头发梳得有条不紊,脸蛋通红通红的,天天晚上鬼一样的在石小凤的教室或者宿舍楼下游荡,请客,送客,约会……回来后眉飞色舞地跟我们详细描述刚才和石小凤在一起时的每一个细节。

这天晚上一反常态,早早洗过上床睡了,鼾声如雷。

第二天,经不住大家反复追问,才知道了事情原委。

原来是太过色胆包天了,想邀请石小凤参加我们系里的舞会,切,吃了个闭门羹!回来后,羞愤欲死,在睡梦中寻找解脱了。

不过,我挺羡慕他,遇上了这样郁闷和不开心的事可以一睡了之。

我不行,我快失眠一个多星期了。

这天好不容易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半夜被韩效吾的咳嗽声弄醒了

大头鬼啊大头鬼,睡觉的时候不是打鼾就是咳嗽。

那连续不断的咳嗽,声音里仿佛有满满的一口腔浓浓的痰,使人听了不由联想自己的咽喉,仿佛里面也有痰。恨不得张口猛吐,替自己吐,也替他吐。每咳一声后,就是一阵阵牛喘声,气流震动着咽喉里就要溢出的浓痰,似乎可以闻得到了大肠的气味……

这天在教室里,正在上课,热学,乱哄哄的我根本不知老师都说了些什么,实际上,这段时间以来,我对课堂的一点头绪也没有。

坐在教室一角,和我隔着千山万水的韩效吾,忍泪含悲,写了首诗,由同学帮着接力传递,送来给我,说是让我修改,准备献给心上人作最后的告白。

我接过韩效吾的情诗,打开来一看,不由笑了。

其中末尾两句表达了作者最强烈最迫切的情怀——“小凤,你听到我的呼唤没有!我等着你最后的福音!”

正好,热学老师在上面讲台说了一句:“本期的热学当作考查科目,只检查本期以来的作业就可以了,不作考试科目。”

天,这才是真正的福音!下课后,大家都到校外的小酒店喝酒,庆祝。

又是一个周末,晚上学校照例举办舞会。

明知舞会上不会有岳嫣的身影,可是,我无处可去,还是和莫云中、秦子风和唐小棉一伙在舞场上闲逛。

这时,有一伙人鬼头鬼脑的在东张西望,为首那一个长着一张扑克脸,竟然认识唐小棉,和唐小棉打了个招呼,然后低声询问了什么。

我耳尖,依稀听到他在说岳嫣的名字。

这个名字在我心中不知重重复复了上千上万遍了,所以,一听就特别敏感。

同时,也想起这个扑克脸的名字了,如果我的记忆没有问题,这人应该就是学校的书画协会的会长王一丹!

这几个人走后,我向唐小棉打听,果然,他正是大名鼎鼎的书画家王一丹。

“他,找你说什么呢?”

“他问我认不认识一个叫岳嫣的女孩子。”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