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真的吗]从法国回来,中法差距之大超我原有想象

这是真的吗?我没有去过法国,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什么样子,但是看到这个帖子我还是太惊异了,总是在问,这是真的吗?所以忍不住转了过来,有没有去过法国的老兄,说一下具体情况。



这回去法国七天,去了巴黎、马赛、里昂、瑟堡四个地方,前天刚回来,感觉中法差距实在太大了。



我去的四个城市,巴黎、马赛、里昂都是大都市,瑟堡是小城市,大约相当于我国的一个县城的规



模,人口约不超过十万,但不论大都市还是小城市,给我的感觉就是干净,真的实在太干净了,地面上几乎一尘不染,



我在法国七天,皮鞋没擦过,出去什么样回来基本什么样。



第二个感觉,学校实在太好了,真的太好了。学校没有围墙,象个大公园,我们去了巴黎的一所普通学校,法



语翻译过来大约叫克雷麦尔(抱歉,不能打法语)学校,大约相当于我们一所中专或专科学校,他们的图书馆我想大约



相当于我们一个省级图书馆的规模,校园的环境,绝对比我们任何一个公园好,校园有公共汽车,不要钱,招手就停,



也从来不问乘车人的身份。最让我震撼的,是学生宿舍,绝对相当于我国三星级宾馆的水平(据我们一起去的人说,比



我国绝大多数三星级宾馆都好),一进门,就是地毯,走廊上全是沙发,学生公寓两人一套,一个大起居室,两个小



卧,一个卫生间,全是地毯,面积大约在五十平方左右,学生公寓设备非常齐全,从各种小吃到超级市场到烧烤,全部



能在公寓里买到,水、电、热、房租(压根就没有房租的概念),全免费,很多学生公寓卫生间里的灯已经开了五六



年,一分钟都没关过,因为不要钱,水是热水和冷水,二十四小时供应。



巴黎的戴高乐将军广场和卢浮宫,面积之大令人难以想象,尤其是戴高乐将军广场,十二个小时不停地走,只逛了一半左右,汉白玉和镀 金的雕塑(镀的都是纯金,有些就是真金),成千上万,保存得非常好,相比之下,天安门广场就象个乡下打谷场,真的,以前说故



宫是世界第几大奇迹,和人家比起来,真是太阴暗,太狭窄了。故宫和卢浮宫宫的建筑年代相差并不远,但人家已经可



以建造几百个绝不重复的喷泉和宽畅到令人难以想象的饭厅,只要去过这两个地方不存偏见的话,文明的差距一目了然。



法国的物价非常贵,在巴黎,一瓶普通的矿泉水大约要三十元人民币(九十卢布左右),一盘青菜大约要五十到八



十人民币,随便吃一顿饭,大约要八百到两千人民币(吃得非常一般),但法国人的福利非常好,水费全免,电费非



常便宜(每度大约相当于零点几分人民币),天然气很多地方都全免,冬天的暖气基本也相当于不收费。每个法国



人,只要成年而且有正式工作,都由政府分配一套度假别墅,可以终身享,死后由政府收回。医疗全部免费,而且是



百分之百免费,只要是法国国籍,我们非常详细地问了,全免,一个法郎都不收,所有的病,全部的人,没有任何例



外。教育,除了私立学校以外,全免,无一例外,无任何一所学校例外。当时我们问,假如有学校乱收费呢?他们呆了



半天,说,不清楚会怎么处置,因为没发生过这种事。



去之前听说法国警察非常腐败,对中国人不友好,黑社会盛行,等实际到了法国,感觉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法国



警察非常有礼貌,非常友好,除了不愿说英语。我们在巴黎问过一回路,一个警察非常仔细地听我们说了半天,但他



不愿意听英语,当然更不懂汉语,但他依旧非常耐心地听,没有一点耐烦的样子,最后弄清楚我们是中国,于是马上和警



察局联系,最后联系了中国大使馆,问我们需要什么帮助,并说,假如不能确定,可以先去警察局休息。



法国人的素质之高,令我们这些中国人真的感到非常惭愧。在巴黎,根本不需要打车,只要一招手,就会有车停



下来,坐上就走,有些收钱,有些不收钱,收钱的也便宜,因为法国的城市都非常大,巴黎有很多人都兼职当出租



车,政府从来不管。当然,很多人是真心帮助你,不要钱,而且,有时候你去的地方和他不同路,他还会为你绕一下,路上我们说起国内 钓鱼执法,他们惊呆了,认为简直是美国泡沫科幻片里的事情。



车自各种各样,有林肯,有拉达,也有丰田,什么车都能打到。



巴黎的地铁,深大约有一百米左右,共四层,电梯上人们都自觉地站到右边,左边经常空无一人,后来才发现,左边



是应急通道,是供那些有急事的人临时使用的,偶尔会有人急匆匆地从左边跑过,不论多么挤,人们都要留出一个通



道,非常自觉。



巴黎的凯旋门,原本以为非常大,结果一看,连中华世纪坛的十分之一都不到,太小了,但名气却天壤之别。卢浮宫也可以随便进,游



人可以随意地拍照游玩,没有人来干涉,只是有一幢办公楼,只能去到隔着一条街的地方,有红线,一过去,就有人



吹哨子,提醒你不要过街(但没有警察过来),那条街大约六七米宽,连声人行道也就十米左右吧,经过询问才知道,



那是总统办公楼,萨科奇总统的办公楼就在二楼,每个人都能看见他办公室的窗子,距离普通游人的直线距离不过



十五六米,当时我们开玩笑说,力气大些的人估计都可以把手榴弹丢进去。



戴高乐将军广场侧面有一幢白色小楼,很小,有个俄语叫什么楼,比较拗口,没记住。这里是菲永总理的办公室,这里的管理



就更松了,游人可以直接上到楼梯,只有一个警卫,绝对不来管你,只要你别进到大门里面去,但是也很少有人去,法国好象对此并不感 兴趣,只有一些外国游客去照相,法国导游说菲永总理一直很随和,巴黎人时不时都会看



到他去上班,走凯旋门的一个侧门,很多时候没有警车开道,也从来不住在卢浮宫。



法国的城市街道都非常宽,城市一般限速都是八十公里左右,但行人从斑马线过马路非常安全,有红灯的地方,只要



红灯一亮,车子绝对停住,不管有人没人,没红灯的地方,只要你从斑马线一过马路,车子离你非常远的地方就开始减



速,你只要一犹豫,司机就会非常友好地朝你挥手,让你先过,态度非常和蔼耐心。这个现象我在几个城市都试过,有



人说,这是假的,但我告诉你,至少在法国,这是千真万确的,我们回来的时候,因为去赶飞机,到乘车的地方要过



一条马路,斑马线有点远,有人建议不要绕,直接过去,当时马路上没有车,但法国导游坚定地说:宁可误了飞机,



也要走斑马线。



法国人非常尊重妇女,无论在什么地方,无论你是乘车还是在街边休息,只要女的一过来,男的全部起来让坐,无一



例外,最典型是在公交车上,只要女的一上来,全部男人都条件反射试的站起来,从小学生到白发苍苍的老人,马上全



部站起来,坐一次公交车要站起坐下很多次,最后我们都懒得坐了。



法国人每个人好象都带着垃圾袋,擦脸的吃剩的反正只要不用的,全部放垃圾袋里,一遇到垃圾桶就丢进去。法国



很多地方不能抽烟,在一些商场或公共场所,都有一些水缸一样的烟灰岗,男男女女一群人围着抽烟,非常自觉,导游



说就连巴黎的市长议员,都要到这里抽烟,因为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抽,大家都很坦然,没什么怨言。



法国很多地方都有排队现象,法国人对排队习以为常,非常瘦纪律,没有一个插队的。在卢浮宫,艾菲尔铁塔,因为限制人数,所以要排 队,大家都非常自觉,耐心地等着,而且每个人排每个人的队,几个小时,非常安静,



很多人拿着书在看。在卢浮宫里,有很多雕塑是不能用手摸的,这些雕塑旁边有些有人守,有些没人守,我观察了一



下,没有一个人去摸。当时有一个纯金的雕塑,我们以为没人,就伸手去摸,刚一触摸到,就听见哨子声(很奇怪,法国很多地方都喜欢 用哨子),我们才发觉有个老兄嘴里含着哨子,警惕地看着我们。后来我们发觉,这位老兄实在很



机械,假如你作势去摸,但没摸到你就停住,他就只是盯着你,不吹哨,我们试了几次,都是如此,最后大家都笑了,



旁边的那些法国也无奈地笑了(但绝对是善意的,没有丝毫的敌对态度),我们也不好意思再逗他了。



法国有两样东西很多,二战纪念馆和戴高乐雕塑,法国人结婚都要去二战纪念馆献花,并在长明灯前默哀,而且法国法律规定只有新人才 能靠近长明灯,其他人不能靠近,巴黎的二战纪念馆规模宏大,最醒目的是,里面刻满了战死



者的名字,每个战役都很多油画来表现,旁边的拄子或墙壁上全部密密麻麻的名子,从将军到士兵,没有任何区别。戴高乐雕塑则让我很 奇怪,我原来以为都被撤除了,问导游,他说确实拆了很多,但也保留了一些,我问为什么要保留,他



说因为法国还有很多人喜欢他,他们就不希望拆除,这些人的权利必须得到保障,“这很奇怪吗?”他反问。议会每年都有人提议把戴高 乐的遗体迁走,但每年都迁不走,因为总有很多人反对,每年都有人到戴高乐将军广场**,反对迁走,**的



人不但有老人,共产党员,也有学生甚至还有歌星,比较有趣的是,很多美国人英国人俄罗斯人也来**,反对迁走戴高乐遗



体,而且人很多,比法国人还起劲,说这是全人类的遗产,不能由法国自己说了算,议会通不过,政府也没



办法。



法国人身体非常好,很多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路非常快捷,法国象学校医院法院都没有退休制度,都是终身制,



只要你自己愿意,就可以一直工作下去,没人赶你走。



法国街上最有特 权的人,是孕妇,只要孕妇一出现,那场面,绝对象我们的领导出巡,人们纷纷往路两边让,还不停



地小身提醒,听导游说孕妇在巴黎确实是特殊人群,只要她愿意,随时有警车为她服务,一个法郎都不收。



[你们别都攻击我啊,我也是看到这个贴不相信,所以转过来让大家看看,评论一下,到底是不是真实情况。我就不相信资本主义就是天堂。]

本文内容于 2009-11-6 11:34:11 被112233456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