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人们口中,提及青楼这一名词,大多数现代人总会往那方面想。可谁又知道中国青楼----这部在中国历史中不可缺少的序曲,它的历史、文化价值呢?“青楼”顾名思义就是大户人家才具有的住房。但是,伴随着女乐的产生,及其特殊的社会地位而成为其代名词。再者,“女乐”其亦是妓女的最先名词,其意为:女侍乐者。毫无今天妓女的样式,一毛钱一上手。中国青楼的漫长历史中,先后有宫妓、官妓、家妓、市妓充斥着历史的舞台,使其成为中国古代史中的双重血泪。

首先,青楼的出现不是历史的偶然。其是伴随着父系社会的产生,及生产资料所有制的发展,而产生的,具有历史发展的必然性。打个比方,当某个女人为了自己与孩子的生存,而委身与某一个男人,以获得食物。就算是偶然,但在原始社会,这能是偶然吗?这是动物之中不能再正常的事实。这,或许就是妓女的由来吧。到了奴隶社会,伴随着奴隶主的出现,宫妓开始上市一,其成为奴隶主财产的象征。再往后,封建社会的初期、中期、后期,先后崛起了官妓、家妓、市妓。

回首,看一看青楼与封建思想的关系,更是有趣。一般人可能认为妓女与封建思想存在着更大的冲突,可以说是水火不融。可对于妓女数千年的相安无事,却迷惑不解。可能是历史与人们玩了个不大不小的游戏---青楼与封建社会的夫妻制有着相辅相承的关系。封建思想与青楼的鸿沟式跨约是封建思想的自相矛盾,自圆其说的一面。可以想象封建社会妻妾制是不容男女当事人改变的,没有人与人之间的亲切感,那些尊贵的男人只能在妓院得到调情的喜悦,满足灵魂上的失落。

再次,青楼与中国文学的发展更是关系密切。有人做过一向统计:青楼的诗、词、曲,占了古文化的一半多,更确切的说,是青楼推动了唐诗、宋词、元曲的发展,并使之广为流传。一句话:没有过去的青楼,可能没有泱泱的大国文化,现在,很有可能我们就不知道白居易的《长恨歌》。或许,今天的歌坛有点当时的样子,只不过那时是诗坛、词坛、曲坛吧了。青楼用自身的文化丰富着古典中国文化,同时也发展着、传送着古典文化,使其更加丰富多彩。据说,当今北大中文系的女研究生居然读不懂一篇古代青楼女子的情书,道有点可笑,不过返回来看一看,她们还真的读不懂。那不仅仅是古文,更是一次又一次艺术颠峰的见证。

青楼漫长的历史中,那些女子也只属于三教九流的第八流,是下等的贱民。可是就是这些贱民宏扬了民族文化。没有中国模式的古典青楼也就不会产生柳永式的文学怪胎。青楼以其特有的诗意,愈加变得飘飘然起来。读过《三言二拍》的人就会发现中国古典青楼是诗化的青楼,包括外语的MAKE LOVE 也不例外。浑然没有今天的赤裸裸的钱、色、权三方交易。也可能是青楼生来就与书生同甘共苦的缘故吧!

最后,抬其我们的目光看一看古巴比伦古希腊的妓女。《圣经》是这样描述的:在每一座神圣的庙宇前,有着无数的破烂不堪的简易房屋。每当我们伟大的男性公民来奉神之后,就会由那些圣女服侍着走向破烂的房中,也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赤裸裸的钱色交易,居然被套上了神圣。当那些男子离去时,我们的圣女也就完成了一次神圣的神职。很没有内涵,可看一看中国青楼的姑娘是如何的掏净客人的腰包,并使其心甘情愿,那恐怕才是最有个性的张扬吧!

青楼的消亡也是历史的必然,伴随着中国近代史的衰败,外来的入侵,颠峰时刻已经不符存在的青楼也被外来势力所感染,成了钱色的场所,完全的变性、变质,成了今天社会上那些所谓术语“鸡”的祖宗。现代人也没有老祖宗的文化情趣,只是看一看漂亮吗?妓女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意义与价值。

当然我不是建议大家都去…… 只是作为一名中国人自己的文化不好好的透视一翻怎么对得起那些地下的祖宗呢?青楼以其特有的血腥成为了文学、历史的推动剂,它的是非功过留给后人去评说吧……

渊源流长的中国文化可谓藏金收宝,多姿多彩,这其中就有“青楼文化”的一席之地。

有人在唐代大诗人白居易的诗词研究中发现,这位诗人描写风月场景的诗竟多达20余首。被称为最富有民间倾向和反映民生疾苦的白居易尚且如此,其他诗人更难逃此风了。囊括了49403首的《全唐诗》中,有关妓女的诗篇就有2000多首,而所收入的妓女作品有21人的诗篇136首。由此可以看出,始于隋唐的官妓行业是具有相当规模的。虽然这和当时的歌舞盛世以及世风浮糜有很大的关系,却是古代“青楼文化”繁盛的一个缩影。

古代“青楼文化”的常盛不衰与科举世子的留连声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苦读多年的世子有了功名之后的身心放纵,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到青楼以千金博得一欢。社会对世子的推崇以及这些风流少子的放荡情怀直接导致了纵酒狎妓的风气。而作为青楼女子,面对这些世子的风流倜倘表现出了迎合的心态——作为一个生活于声色情场的女子,也只有在这种场合,才能有烂漫的情怀和旖旎的情趣。而当时的许多青楼文学题材,也大都取材于中榜世子弃妇或是落难公子被妓院风尘女子相助的故事套路。这种相知的情趣,使得古代青楼文学舍弃了==内容的铺陈,转向意淫的艳辞丽藻,把那种纯粹感官的刺激交给了另外的艳情小说或传奇来完成。

如今,社会上的色情行业暗流涌动,愈演愈烈。亦有好事者拿古代“青楼文化”来为从事色情服务的“小姐”们正名份,试图以此证明这一行当的传统色彩及其不可或缺。

事实上,“青楼文化”无法成为色情泛滥的合理解释,因为社会制度不同。如果硬要拿二者作一番比较,恐怕只会让欲为“小姐”正名份者尴尬不已。

封建社会的女子,除了依靠男人之外别无生路。沦落风月场中的女子,绝大多数实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寻得这样的一条生存之路。她们被摈弃在礼教伦常之外,是一个伴着诗酒造境却依然委屈的特殊群体。现今的情况则迥然不同,女性社会地位的确立使得每一个青年妇女都能凭借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她们中的一些人之所以仍以色情为业,原因之一就是为了满足对物质条件的贪婪享乐,对奢华生活的强烈欲望。一名叫婷婷的湖南女人发誓要和2000个男人发生性关系,并通过==易来完成她的原始“资本积累”,过上好曰子。这样的事例,假若同处一行的古代青楼女子得知,怕也会一阵呜呼吧!

古代青楼女子虽是以自己的色艺获得报酬的女人,但其中很多人都有着美好的向往、浪漫的情怀和正义的品行。正因为如此,才有《西厢记》、《桃花扇》等青楼名著流传后世,有李香君杜十娘李师师等千古佳话令人景仰。现今的色情女子则彻底撕下了礼仪廉耻的“遮羞布”,公然叫嚣着“我是妓女我怕谁”。她们抛开重情重义的行业“传统”,笑骂社会,憎恨传统,背叛人情,唯利是图。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案发入狱后,他最钟情的“小蜜”称她和胡的关系是“狗屁关系”。胡长清活该落此下场是一,色情女子真面目由此暴露无遗是二。

中国古代的青楼女子大多是色艺俱佳之人,她们生存和竞争的本领不仅取决于貌美,而且取决于艺精。她们用以交换盈利的不仅仅是色,更重要的是艺,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自然成了她们迎来送往的资本和感物伤怀的寄托。青楼女子的风情万种和高超技艺不仅使众多世子留连忘返,也是古代青楼具有文化特征的主要原因。如今的色情女子在丧失了女性全部的羞耻感后,把“风月”完全定义在赤裸裸的==上,自己则扮演着==容器的角色。她们只卖身,不卖艺,因为她们没艺可卖,也无意去卖。她们标价的高低全凭脸蛋和身材,如果讲技艺的话,那也是指床上的功夫。“不就是陪男人睡觉吗?是女人就会呀!”她们看得再开不过,想得也再简单不过。

如何认识古代的“青楼文化”,是文化研究领域的事;如何对待当前的色情行业,国家早有政策。本文不是“卫道士”檄文,也不是规范色情行业的“建议书”。只不过由“青楼文化”想到如今的色情行业,想到竟然还有人拿古代的“青楼文化”为当今的色情行业正名,竟生出莫名的悲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