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七年韩国

certi123 收藏 73 2549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在韩国呆了7个年头了。下面就以我的角度说说韩国

02年8月末的时候告别了家人,一行12人(8男4女,同行的还有10多名建国大学的)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那年,我19岁。记得当时拿到行李后第一件事就是把手表时间调整到当地时间。办理完入境手续,国内中介所安排接机的是位女记者,一路颠簸终于抵达,而那时已经快半夜了。因为在车上那位接机的已经通知了宿舍方面,所以当我们到达的时候很顺利就拿到房间钥匙。可当我们打开房门一看:傻眼了,长2米,宽1米多一点点。可好歹有个落脚的地方。

第二天早上我们被带到食堂,因为不习惯我们几乎都没怎么吃,只是囫囵吞了几口米饭。吃完饭,有的人就往家里打电话,而剩下的几个就相约到处走走,彼此相互认识一下。出了宿舍大门才知道宿舍全名叫“精进教育研究院”距离高丽大步行约3分钟。

半饥半饱的日子直到我们学会了“拉面”一词,后来每次去都只要碗方便面。实在吃不饱就用剩下的料汤加点白米饭。以至于后来食堂大叔一见我们就直接端出一碗方便面。再后来,宿舍方面就把我们安排到门口的一家饭店,每星期21张饭票。饭店里有两个朝鲜族的大妈,每星期总是会给我们这些中国来的语学生加餐,不过每次加餐的时候都是在饭店的地下室的食堂,感觉有点像做贼似的(呵呵,玩笑了)我想更多原因是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因为去那家饭店的还有其他国家的留学生。

两天之后还是那个接机的记者带着我们到高丽大语学院报到,就这样算是正式开学了,记得当时的班主任是个中年妇女的,叫“郑明淑”人还不错,就是稍微有点胖,还有个中年男的,是个在读的博士生。刚开学那会因为韩语一句不会,英文也是一知半解,所以上课的时候几乎就是靠手语和猜测

日子就这样的过着。一个星期之后,我和其他三个男生到安山找日 当赚点零用钱,一路上靠着半路结识的一位同胞带领,好容易到日 当所之后,很幸运,那天同行的三个人只有我有工作,上的是夜班。就我一人去,老板把我带到地方后就走了。遗憾的是第一次上班啥也不懂,下班之后也不知道要找班长签字。因为不认识路,就在厂门口等了好一会终于有个韩国人开车送我到地铁站。上了地铁,从安山到高丽大熬了2小时地铁终于到宿舍,那睡的那叫一个香啊,直接睡到第二天早上。更遗憾的是,至今我也不知道那家日 当所叫甚名啥,位置在哪。我的第一次啊,就这么的给忽悠了。后来也发过传单

第一个学期,成绩不是很理想。就这样到了第二学期,这个学期为了工作方便,我和其他几位朋友搬到了安山,就这样每天4小时来回安山与高丽大之间,晚上如果上班的话,下班之后就往学校赶,可每次都会迟到一节课。上午十点上课,下午一点下课,回到宿舍已经是下午三点。匆匆睡了两个多小时一阵闹铃吵醒。稍微的洗漱下,接着到日 当所安排工作,没有工作的话就回家继续睡觉。也是因为安山的体验,语言上有着长足的进步。不客气的说,第二学期结束除了‘说’是C 外‘听’A+ ‘读和写’都是A

再后来实在坚持不了,就选择了弃学。弃学之后又在安山呆了一年多,中间干过很多零活:铝合金会社 轮胎会社 汽车零部件会社 面包厂 电子会社 集成电路板 手机部件 端过盘子 刷过碗¨¨¨说实话,这辈子再不会有如此丰富的经历了。几个月之后经安山一家日 当所介绍和 郑训标 王风 我们三人去了 龟尾 的一家电子会社包吃住。和那里的韩国人相处的都还不错,大概干了1个多星期,因为某些原因我们又回到了安山,后来当我们去日 当所拿工资的时候一个多星期的工资只有6万多。老板解释说刚去的前两天因为没有刷卡,所以不算工资。

后来又和我舅舅还有一个朋友和原先不认识的山东大叔去了阴城郡的一家会社,刚开始住的地方和韩国人一样,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就让我们搬到集装箱去。不过还行,装了空调和地热。有天上夜班的时候,我和我朋友。因为出了些不良产品,我看我朋友一人忙不过来。就去帮他,当时我正用圆的刀片将不良产品切开,因为用力过大收不住,在自己的手腕血管处划了刀,当时就鲜血直流。因为是凌晨4点多的时候。同时上夜班的几个韩国人也只是询问的几句,我自己用布把伤口缠上,喝了几杯咸水。等到早上7点多的时候车长起床上班的时候才带我上医院缝合伤口。躺在手术床上,医生替我做了手部麻醉之后就开始缝。而我则是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血管。就差那么一点我就割腕“自杀”了。 别说什么工伤赔偿,就连我的工资都差点被减掉几成。原因是我伤了一只手,不能正常的上班。平 等?扯淡。

再后来我就去了我父亲那里(龙仁 水枝),刚开始也是日 当所安排,每天在工地上搬搬抬抬的。有段时间后我就找了APT地热的工作,直到今年年初。

06年,有天就我和老板两人上汉城的一家老式APT装地热,在清理垃圾的时候因是原先的建筑,在客厅靠窗的那边有快四方形的口,和底下那层只隔了块石膏板(早先建造的时候下层的一些材料都是在那个口上)我们到的时候房东已经把原先盖在上面的东西拿掉,当时我并不知道和底下是通的,而且只是隔了块石膏板,当我踩上去的时候把石膏板踩穿,整个人向左倾斜,幸运的是裸露在外的两根钢筋只是划过皮肤。老板当时就在场,看见之后立马掉头往门口走,假装没看见。当时我对自己说:坚强点,他不值的你生气。 忍着痛坚持到下班。回家之后还是一位邻居拿药水替我涂抹后背。我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星期,晚上睡觉只能趴着睡。。人 权?抱歉

去年11月份的时候,那天早上我在往车上装东西,那时因为图省力,我的右脚脚踝和叉车的支架距离很近。当我搬完东西正准备跳下的时候,这时候车子突然后退,把我的右脚脚踝处直接和叉车的支架对夹。当时我吼了声,可车子还往后倒了下。正常情况下,叉车还没退走,车子是绝对不可能后退。可我知道那个司机也不是故意的,因为一起工作有段时间,天天上班都在一起。刚开始只是觉的有点嘛。到药店买了包狗皮膏药贴上。直到后来上班的路上看的整只右脚肿了起来,那天上班都挺照顾我的,只是让我帮忙拿些材料之类的,后来回到家,和我一起住的朋友拿了瓶红花油帮我涂抹,痛的我就差没满地打滚了。因为当时的这个老板为人还不错,虽说一样拿不到工伤,但还是坚持的上班。

另外在水枝认识几个韩国人老板中 其中一个老板欠中国人工资已经有将近3000多万,单其中一个就欠了1400多万。而至今还欠着我40万,已经快一年了。信誉?呵呵

还有像被问到些即无知也无趣的问题,各位没少碰到吧。记得有次去市场看到一个地摊上放着几个又小又烂的无花果每个售价韩币1000,而小时候我家门前就种着一颗无花果树,夏天树上的果子都熟透了,熟透的果子最招金甲虫了,小时候一到夏天就爬到树上抓金甲虫,然后绑根线牵着让它飞。而我外婆家种的是矮的无花果树,升手就能够的到。

上个星期五的晚上,那天下着小雨,大概12点的时候,正看着电影,觉的头顶上的窗户有动静,当时没去在意,因为这帮“大喊冥国”学生每天晚上不闹到凌晨2点多的时候是不会罢休的。再后来就觉的头上有股风吹进来,抬头一看窗户被打开条缝,也没去在意。关了窗就继续看电影,又一会透着窗外的灯光就看见另外的一个窗户外有个人影,因为那个窗户外是条死胡同,而且还有个小门,就是平时大白天的也不会有人过去的,又是下雨天。就觉的奇怪,把电脑声音关了,就看着窗户外的动静。果然没一会那个窗户也被那个身影推开了条缝。(这里要说明下,因为白天有时候开窗换气方便,平时一般都不锁的。)又观察了几分钟,我一个起身接着就吼了声,就见那个人影慌不择路的跑了,而另一边靠床的窗户也有个人影也翻墙逃跑。素 质?说说而已。

也是在前段时间在“大喊冥国”某门户网上看见介绍中国上海的图片,把上海80~90年代的图片说成近代。也许有人就会说了:80~90年代的上海不也是近代吗?呵呵,没关系。。德国法国人的玩那招“大喊冥国”也尽得其精髓。同样是在某韩国网上看到的,只是这次的主角换成了日本,把日本的并不怎么发达的城市和“大喊冥国”仅能拿的出手的那几处建造对比。

这让我想起了去年看的一篇报到,“大喊冥国”辱华照片“大陆系列”中国军队系列、高中生系列、性教育系列等多个“系列”。头发蘸上墨汁后倒立用头作画的照片被冠以“大陆的行为艺术”,掏包的少年则被称为“大陆的未来”。“大陆系列”不但会刻意选取一些破坏中国形象的照片,有时甚至发帖人还对照片进行一下“加工”。

也难怪,从“大喊冥国”诞生以来都是人家的附属国,这难免产生些极端的思想。可以承认的是韩国媒体已经成功的给“大喊冥国”国民灌输了民族优越感。可这种极端的刻意扭曲事实的“民族优越感”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悲哀呢?



本文内容于 2009-11-5 16:39:46 被新铁血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4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