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口 第二章 战江山 第五节 穿越火线

战犯2014 收藏 11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440.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9.html


“五洲公墓,爱国女学,奥东中学,日本海军俱乐部等处日寇海军陆战队皆派重兵守护,我们的部队推进缓慢!”前线的战报像针扎一般的在提醒着张治中贻误战机所付出的代价。

“知道了!”张治中在司令部坐不住了!他来回的踱着步子,平白无故给了日寇这么久的喘息时间,只要是一个有脑子的指挥官都会调整部署,我军自然是久攻不下!

“如今我军是在用血肉之躯冲击敌方钢筋或凝土的坚固工事!”单宝轩的话总是那么刺耳,有时候张治中真想踹他一脚,无奈人家说的都对。

“走!”张治中皱着眉头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去前线看看!”

这一句如平地一声雷,指挥部一下子炸开了锅,大家都在阻拦张治中,哪有司令官上前线的!?唯独只有单宝轩默默的戴上了帽子,“卑职恳请与将军同行!”

张治中瞪了单宝轩一眼,点点头,“恩,走!”

一路上张治中与单宝轩一语不发,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已经驱车赶到了围攻日寇海军俱乐部的前线阵地。

战场上弥漫着硝烟,爆炸声和哀号声响成一片,浑身是血的士兵在战壕里川流的奔走,从前线窜出的火蛇肆虐的希望所有人都在它面前低头,刚到前线,单宝轩亲眼看到一发势如千钧的炮弹在战壕里爆炸,国军的机枪阵顿时亚了火,刚刚的阵地上的士兵已经变成一团肉泥,天空中飞舞着不知道是胳臂还是腿的块状物。小鬼子的飞机带着轰鸣的马达声来往穿梭,以极低的速度在国军阵地上空盘旋俯冲射击,飞机上的大口径火力,一发子弹能一连击穿好几个士兵的身体,每一次俯冲都伴随着死亡的恐怖,让整个战壕慌乱一片。

“总座!!!你怎么来了!?”来人俨然是个血人,身上的军装犹如最肮脏的抹布一般,灰头土脸夹杂着已经凝固的血水,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我来看看!”张治中大声的说道,回了一个军礼。

“总座,你说什么?”放声高喊的这个血人是国军88师2旅1团的团长刘敬业,黄埔6期毕业,骁勇善战,年纪轻轻已经是整编团的团长。

张治中看了看他,刘敬业侧着脸,右边的耳朵里不住的留着鲜血,敌人的炮火没日没夜的这么轰着,刘敬业的耳朵都被震出了血!看着眼前最前线的指挥官的摸样就知道这场战斗的艰苦,“司令问,你们打的怎么样!?”单宝轩一步上前,憋足了一口气,在刘敬业的耳边用尽了吃奶的力气喊道!

“哦哦!”刘敬业这才明白过来,“报告司令,敌人工事坚固,我们轮番攻击,还是没能突破!”刘敬业顿了顿,“我的部队伤亡太大,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啊!”其实他手头能都用的部队已经轮番冲击了数次,无奈日军龟缩在工事里向外射击,看着自己心爱的士兵一排排的倒在血泊之中,部队伤亡惨重可就是无法突破阵地,小鬼子太厉害了,和之前遇到的所有部队都不一样!

“有多大的伤亡!?”张治中皱起了眉头,没想到,真是没想到,中央军精锐中的精锐御林军竟然打成这样!对这个团的战斗力张治中是有绝对的自信的,打成这样只能说明一点,敌人的强大超出了自己的预计!

“我,我!”刘敬业看了看张治中,心痛的说道,“损失了差多两个营……”要知道,刘敬业手里只有4个营,也就是这几个小时他就已经打掉了二分之一的兵力。

张治中皱着眉头点点头,“望远镜!”几人龟缩在战壕里,单宝轩递过望远镜,张治中接在手中,镜头里出现了日军几乎完好无损的工事,“妈的,刘敬业,你打了这么长时间,敌人的工事完好无损,你的炮兵生孩子呢!?”张治中看着略带怒声的责骂道。

“司令,炮兵的炮弹打在工事上…….”刘敬业顿了顿,无奈的说道,“妈的,日军的工事连个渣都不掉!”刘敬业也是有苦难言,自己的火力打在钢筋或凝土的碉堡上根本不起作用,军令如山倒,短时间要想拿下阵地,只能靠往前硬冲,一个个士兵倒下了,刘敬业的心都在滴血!

“刘团长,日军有多少兵力?”

刘敬业看了看单宝轩,“一个联队的兵力吧!”

单宝轩估算着日本海军陆战队的编制和人员,特混陆战旅编制大致与陆军相似,总编制在5000~6000人,其中一个联队相当于国军的一个团,由于火力配置合理,往往一个联队的战斗力会比中国的一个正规师还要强!

“一个联队!?”张治中对日军也是比较熟悉的,毕竟不是第一次交手了,只是他没想到自己所辖的御林军伤亡竟然能到此等境界!

满地都是国军将士的尸体,一波接一波的部队踏着战友的尸体继续向前猛冲,日军的机枪和火炮在轰鸣,成排成排的国军士兵向割稻草一般的倒下!张治中狠狠的闭上眼见,刘敬业的眼中含着泪水,单宝轩的眼中充满悲愤!

日军的机枪还在疯狂的吐着火蛇,单宝轩再也安奈不住,“将军!!!这仗不能这么打!”

话音未落,从敌方的工事后冲出了1辆日军95式轻型坦克,呼啸着碾过国军将士的尸体朝着我方的阵地而来,刘敬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子弟兵被碾成肉末,悲愤交加,这仗怎么打!?

阵地内的国军一起想着坦克射击,可是根本奈何不了这个钢铁禽兽,坦克的机枪不断扫射着正在冲锋的士兵,士兵们只能用手榴弹轰炸坦克,“打步枪给我!”单宝轩大喊着接过身边一名战士的中正式步枪,瞄准正在狂吐火蛇的坦克机枪与装甲的缝隙之中,“呯~~”只一枪,坦克的机枪就哑了火,很显然里面的机枪手不是受伤就是中弹身亡。

张治中看了看身边的单宝轩,单宝轩把枪仍还给那名目瞪口呆的士兵,“95式坦克为求制造速度,所以履带旁的装甲大多拼接而成!”说着单宝轩示意众人把手榴弹都集中过来,单宝轩拧开盖子,拉出引线,把搜罗来的手榴弹拢在一起,解开自己身上枪托的皮带,脱下军装把手榴弹包好,把所有的引线拧成一根。

“你要干什么?”张治中悻悻的看着单宝轩,单宝轩自顾自的忙乎着。

不一会,一个小型的炸药包就扎好了,单宝轩拎着炸药把,撕去身上的衬衣,光着膀子大喊道,“掩护我!”随后坚定的看了一眼张治中,领着炸药包冲出了战壕!

“掩护他!”刘敬业一声令下,所有的机枪和火力向敌方的工事砸去,笨重的坦克因为机枪哑了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单宝轩冲向自己,努力的调整火炮的角度,可是单宝轩总是不在射程之内!?

眼看单宝轩就到当跟前了,单宝轩拉开引线奋力一掷,带着满腔的怒火炸药包穿越火线,掉落在履带边上,只听“轰!!!!”一声巨响,鬼子的坦克被炸出了一个大窟窿!里面的鬼子打开盖子冲了出来,被早已等候在战地里的国军将士打成了马蜂窝!

国军阵营内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被炸碎的坦克装甲横飞,单宝轩光着脊梁满身是划痕,单宝轩恶狠狠的一咬牙,冲回了阵地。

单宝轩灰头土脸的跳进了阵地,喘着粗气,背部还在躺着鲜血,歪着脑袋对着身边的刘敬业气喘吁吁的说道,“以后……以后……看到这种95式坦克,记得要这么打!”

刘敬业奋力的点点头,这一炸不知道挽救了多少国军将士的性命!刘敬业满怀感激的看着单宝轩,张治中难得的露出了一丝会心的微笑,“果然和单将军一样骁勇善战!”

“将军,我们不能这么和日军硬拼!”单宝轩光着脊梁,抹着脸上的油渍,一张俊俏的脸如今黑人一般。

“恩!”看了刚才单宝轩的勇敢,张治中断定,这个留日8年的小子,不仅对日寇的战略战法非常了解,这从先前的围攻计划可见一二;而且还对日军的装备武器十分熟悉,单宝轩从九一八事变之后留心了身边接触到过的每一个日军的武器装备,如今终于碰上用武之地了!

“日寇的防御工事不是亲武器就可以击破的!”单宝轩拒绝士兵脱下塞给自己的衣服,“日军的火力配置可以保持不间断射击,我们这么硬上只能白白送死!”

张治中分析着单宝轩话语中的可信成分,“继续说!”

“我们不如这样,我们几辆机动车!?”单宝轩不知道在打什么主意!

“5辆卡车,1辆吉普车!”刘敬业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不对,你没算我们的这一辆!”单宝轩看向张治中的座驾。

张治中催促道,“说重点!”

“把车上装满火药,让机车去冲撞工事!”单宝轩说到。

“万一之前汽车就被引爆了怎么办?”张治中问道。

“这需要炮兵的精密火力支援!”单宝轩把自己的战术用几块碎石子演示者,“就像这样!”

张治中和刘敬业聚精会神的盯着单宝轩手中把弄的石子。其实单宝轩战术很简单,炮兵火力压制,只需要让车子冲出我方阵地即可,单宝轩估算了下,双方对峙的阵地不过200米,只要让机车全速冲刺,炮兵精确压制1分钟即可!当然前提是炮兵稳准狠,不然计划没成功,反而让自己的炮兵把己方的机车炸上了天!

“我看可以!”张治中分析着种种可能,他知道自己的炮兵不是打不准,只是火炮威力不够,要不不至于打成这样,装备落后就只能用生命来填补吗?张治中和单宝轩一样,就不信这个邪!

既然司令官没意见,刘敬业和单宝轩就开始了紧张有序的准备,单宝轩特意交代,在准备期间不要再做无谓的牺牲。

大约和日寇漫无目的的对射了半个小时,这边的准备工作也完成了,单宝轩特意交代机车司机在完成油门的固定之后,一定要迅速跳出车子,为此他特意把几个车子的门都卸了下来,当然司机要想不受伤那是假的,所以单宝轩看着一个个敢于直面死亡的战士,悲壮的说道,“日寇想要灭亡我们!作为爷们儿!作为一名军人!我们能眼睁睁的看着鬼子在杀害我们的同胞!侵占我们的领土吗!?”

6个司机齐声喊道,“不能!”

“好!”单宝轩光着脊梁猛拍自己的胸膛,“弟兄们!冲向鬼子!炸死他们!”

“是!”众人的眼中饱含着兴奋,那种想要撕碎猎物的嗜血欲望!国破家亡,还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激发一个男人保家卫国之情呢!?

机车发动了,带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悲壮,每名司机都向司令官,団座和单宝轩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炮兵!给我狠狠打打!”张治中对着电话那边的炮兵指挥官咆哮道!

霎时间,重炮齐名,“轰!!!!!!!!!!”穿越火线的国军将士向着被火力压制的日寇阵营冲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