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4.html


他们信奉萨满教,就连音乐的形式也十分带有宗教色彩,“敖鲁古雅”是鄂温克族山歌的总称,他们没有把图腾写在纸上,也没有把他们刻在石头上,传统的 “敖鲁古雅”歌谣图腾的初级形式,叫“赞达拉嘎”,会用世代相传的口头方式告诉他们的后人。

鄂温克族的民间舞蹈有“鲁克该勒”、“爱达哈喜楞舞”和“篝火舞”,唱词由领唱者即兴编制, 结构方整、对称,节奏性较强。

这种宗教音乐以萨满跳神歌和祭祀祈祷歌为主,同时也包括萨满鼓“文图”等巫器发出的音声。不过,却没有人能够准确记载这种载歌载舞的神秘图腾式音乐,因为他们无法用本族以外的图腾所谱写,而要想探究这种奇怪的萨满音乐,就必须了解那本流传了千百年的神秘“图腾”—— 敖鲁古雅图腾。”


听到这里,章凯诚不由得心头一愣,自己苦苦追寻了这么多念的机密,敖鲁古雅图腾,怎么会由一位普通的播音员透露出来了呢?在他看来,知道这东西存在的人都很少,怎么会这么随意就被她道明了呢?……

职业的敏感让他警觉起来,他下意思地朝着列车过道的前方望去。他大致判定这次列车上形形色色的人;俄罗斯人,少数民族人,也有不少汉人,而列车播音室并不在他附近。章凯诚稳住情绪,继续聆听女播音员那甜美的嗓音:


“……这个神秘的民族却是中华儿女的一个分支,他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表现出的悲壮和神秘的故事,却至今让人觉得是个谜。

一九三五年,日本关东军证谷机械化旅团指挥伪兴安骑兵第七团为前卫,在哈拉哈河发动了对外蒙古的侵犯,遭到苏蒙联军的歼灭性打击,全军覆没。日本关东军耻于这次惨败,便将战败的罪责转嫁他人,特务机关以“秘密通敌”罪名将兴安北省长陵升等七名伪官吏逮捕,押往新京长春严刑审讯后秘密处决。

伟大的鄂温克族和达斡尔民族,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他们……。”


突然,播音员停顿了一下,大约一分钟后开始播送新闻,悦耳动听的女播音员将来自祖国各方的新闻采集后,传达给奔驰在草原的旅客,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她开始读的新闻却和刚才毫无联系。

“下面播送记者林洪发自北京的报道:记美国飞机侵犯东北领空暴行

五月九日,美国飞机历次轰炸扫射东北人民的暴行的照片,挂满了北京市劳动人民文化宫的墙壁。红墙正中的门洞里,一张用红布复盖着的长桌上,摆着两个长方形的玻璃匣子,里面放着惨死在美国飞机下的工人王树馨……三个孩子被炸得血肉横飞……。”


就在大家凝神谛听的时候,列车广播里突然中断,随后传来一声凄惨的女人叫声。由于车厢里的所有人都聚精会神聆听朝鲜前线的战报,所以,这声惨叫让很多人顿时吓得不知所措。

“出事了!列车播音室里出事了!”

“快看!有个女人浑身是血跳车啦!”

“真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