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岁幼童遭殴打十个月惨死,临死遗言:“妈妈,我很累!”

爸_ 收藏 7 425
导读:宝山被父殴打致死四龄童最后遗言:妈妈我很累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0月13日08:01 东方早报                    康康(化名)的母亲在回忆往事。早报见习记者 王浩然 图                            4岁的康康(化名)2008年拍摄的留念照。            邻居称孩子几乎天天遭殴打 每次持续最少一小时            4岁的康康死了,惨死在生身父亲的拳脚下。而早报记者在采访时,感觉到事

宝山被父殴打致死四龄童最后遗言:妈妈我很累http://www.sina.com.cn 2009年10月13日08:01 东方早报




康康(化名)的母亲在回忆往事。早报见习记者 王浩然 图





4岁的康康(化名)2008年拍摄的留念照。


邻居称孩子几乎天天遭殴打 每次持续最少一小时


4岁的康康死了,惨死在生身父亲的拳脚下。而早报记者在采访时,感觉到事件背后更加的触目惊心。小康康几个月来,几乎天天受到毒打。父亲打他的方式,残忍之极,甚至用上了刀具。几个月以来,小康康早已体无完肤。小康康最后一次挨打,仅仅是因为没有食欲。


东方早报记者 顾文剑 实习生 张小叶


这是这个家庭几乎天天发生的家庭暴力。


施暴没有理由,甚至毫无征兆。


10月10日下午,在至少3小时的不间断殴打后,4岁的康康(化名)几近昏迷。


邻居们坚称,在闭上眼睛前,小康康曾告诉妈妈,我太累了。


对于已被警方刑事拘留的父亲,住在南杨家宅88弄的邻居和老乡们表示,无法谅解。


“当天,他动手的原因是在责怪4岁的儿子吃不下饭。”说这话时,这名老乡也握紧了拳头。


小康康很乖很清秀


宝山区南杨家宅88弄,一片老旧的平房民居里,集中了来自安徽和贵州的务工人员。


今年3月份,4岁的康康从贵州毕节的老家来到这里,开始与父母和10岁的哥哥同住。


康康家的居所是个低矮的小平房,空间不足10平方米。两年前,张某一家子搬到此居住。


早报记者看到,昏暗的屋内陈设简单,两张床、一张桌子、一扇窗,没有电视机,只有一盏照明用的灯。


“两个儿子挤在一张小床上,孩子的父母则睡在另外一张床上。”邻居汪女士说,她是康康母亲的姑姑。


老乡们的描述是,康康眼睛很大,面容清秀,遇到邻居还会主动问好,因此是远近闻名的乖巧孩子。


在采访期间,多名老乡称,康康不应该重新回到父母的身边。


“康康的伯伯,即张某的亲哥哥膝下无子,康康在出生后10天,曾过继给伯伯。”汪女士说,但张某可能觉得康康乖巧懂事,又把康康要回到了身边,而他们则为此支付了1.5万元的抚养费。


直至去世,康康与父母在上海度过了9个月的光阴。


至少6种残忍的打法


然而,在邻居们看来,康康的回来是噩梦的开始。居住在康康隔壁的李阿姨说,她常常会听到隔壁传来“咚咚”的声音。


“刚开始不知道,到后来就习以为常了。”李阿姨说,这般的声响,肯定是张某抓着儿子的头往墙壁上撞。


小卖部的老板证实,李阿姨常常跑到院门口的小卖部去,原因是不忍心听到这样的声音。发生这种声响时,康康起初还有哭声,但久而久之也闷声不吭了。


张某在附近的一家钢铁厂上班。他的同事说,张某在厂里扛铁,人高马大,力气也很大。


直至康康惨死,邻居和老乡描述了至少6种“成人也无法忍受”的殴打方式,父亲一脚踢向康康的腹部,康康甚至飞出去2米多远;睡在床上的康康突然被抱起,然后狠狠地扔向地面;父亲一拳用力打向康康的胸口;责令康康跪下,然后用棍棒猛打;父亲按住康康的头部,扯住衣领,用力向墙壁撞击;用菜刀砍康康的手背。


邻居们表示,殴打的“工具”除了用手掐脖子外,还有扫帚、刀具等。


其间,不断有邻居和老乡前往“劝架”。“我跟张某的老婆说,叫他不要打了,孩子经不住打的。”李阿姨说,张某得知后,上门兴师问罪,并声称“要弄死我”。


而另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亲戚则表示,前往劝阻不但未果,还曾遭到张某的辱骂,两人为此几乎动手。


在小康康饱受来自父亲的殴打后,邻居们也渐渐跟他家疏远了往来。


一名老乡透露,在最近的两个月,康康整日被锁在家里,偶尔出去上个厕所,他爸妈就拿个雨伞把他脸遮住,并且躲躲闪闪。


在这名老乡看来,康康的父母不想让邻居发觉康康的伤情。但大家都知道,康康早已体无完肤,而且右脚也逐渐有点跛,该老乡说,“我们看不下去,去搭个话,张某就把孩子拉进屋子。”


与此同时,小康康也越来越沉默。康康的姑婶说,有一次问他怎么受伤的,他说,摔了一跤。


一名老乡回忆,张某从未和成年人打过架。“他专门冲着自己的儿子动手,这算什么事?”这名老乡说。


两瓶啤酒四斤黄酒


多名老乡和邻居坚持认为,张某殴打康康的频率几乎天天发生,而且持续时间“至少一小时”。


张某的同事称,康康被张某打,能撑到现在,也算命大了。


然而,无人知道康康父亲实施殴打的背后原因。


邻居和老乡们表示,张某动手前没有理由,甚至毫无征兆,殴打时则处于“失控状态”。


但一个表象引起了他们的注意,每次张某喝完酒不久,殴打便随即开始。


事发当日,张某在小卖部里买了两瓶啤酒和4斤黄酒。


“我知道要出事了。”汪女士说。


晚上10点多,汪女士看到张某横抱着康康跑了出去,母亲则拿着衣服跟在后面,康康的脸色“很可怕”。


这是康康第二次去医院。


“第一次是康康的右手食指与中指被刀具砍伤。第二次,康康则再也没有回来。”


那晚,小卖部一夜未眠。


第二天得知小康康死了,院子里很多人都哭了。


对话康康妈妈


我以为他


不会往死里打


记者:儿子平时懂事吗?


张母:儿子很乖,院子里面没有不喜欢他的。有时候他吃着饭,看到我吃完了,还会问我,妈妈你还要不要吃饭?


记者:事发当天,父亲为什么打康康?


张母:那天早晨,康康把屎拉在裤子上,爸爸就用扫帚抽了他的腿。中午,他爸爸喝了很多酒,看到康康吃饭没有食欲,不肯吃饭,于是又出手打了儿子。第二次打的时候我在洗碗,没有看到他是怎么打的。打完后,他就去上班了。


记者:什么时候发现孩子情况不对?


张母:下午2点,康康开始呕吐,把中饭吐掉之后开始吐黄胆水。下午4点左右,他对我说:“妈妈我累了,我很累。”那是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晚上9点,我看他一直不吃饭,就给他煮了两只他最喜欢吃的鸡蛋,他把第一只鸡蛋的蛋清吃掉了,吃到第二只鸡蛋的时候,嘴慢慢不动了,脸色发紫,气息很弱,我就知道坏事了。


记者:看到这个情况你怎么处理?


张母:他爸爸给他拿了药吃,可是药全部从嘴角边流了出来。我俩感觉不对,那时他就抱着孩子冲了出去,我把大儿子锁在家里,拿了件衣服就冲了出去。那时孩子还有气息,在送到医院后,医生跟我们说孩子死了。


记者:平时你丈夫有暴力倾向吗?


张母:以前在老家还好。来到上海就越来越经常地打人,打我和我儿子。


记者:事发当天丈夫打儿子的时候,你劝过吗?


张母:以前打儿子的时候我劝过他的,后来也劝不住。那天我以为他像以前一样下手知道轻重,不会往死里打,谁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