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十一章 激战 下

绺子 收藏 17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size][/URL] 避过伪军的火力,胡龙与马奎山连着翻滚,再一路急跑,终于到了那个藏炮的山洞,那把锁早已损坏,所以大门只用粗绳绑着,胡龙轻而易举的就解开了。 “快,兄弟们可能顶不住了!”眼下时分,一分一秒都大气不得。 而场地那边伪军的火力重新组织起来,机关枪凶猛的扫射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避过伪军的火力,胡龙与马奎山连着翻滚,再一路急跑,终于到了那个藏炮的山洞,那把锁早已损坏,所以大门只用粗绳绑着,胡龙轻而易举的就解开了。


“快,兄弟们可能顶不住了!”眼下时分,一分一秒都大气不得。


而场地那边伪军的火力重新组织起来,机关枪凶猛的扫射着,众人们只得趴在地上,头也不敢冒一下。虽然伪军只有一门机关枪,但机关枪连续的扫射可非比寻常,普通的枪支在机关枪面前犹如芥茉,十多秒间就有百粒子弹齐发。


“丫的,伪军火力太猛了,弟兄们难打啊!”胡龙不在,胡强国临时当起指挥。


“王克,你带领弟兄几个去后门,抄他的后路!”胡强国一拍脑门:“对了,咱们怎么就忘了用手榴弹呢!”他这么一说,众人才记起来,屋里还有一箱手榴弹。“王克,你把那箱手榴弹全都扛上了,去伪军后面来它个后门失火,屁股开花!”


“哈哈!”众人爽朗的笑声响彻天空,这下倒让伪军感到奇怪:“这伙胡子大难临头,还有心思笑出声来,真他妈得了失心疯了!”也亏的是伪军为了方便快捷,也因为此次并未想到开仗,手榴弹掷弹筒等武器未曾带上,要不然,恐怕几轮手榴弹扔下来,胡龙等人就要完了。


“奶奶个熊,弟兄们,给我冲!”潘年庆等不住了,己方五百多个人马对付对方二百多个胡子,拿不下岂不失了面子,眼看胡子被打得抬不起头,立即指挥起冲锋。


“冲!”伪军虽然素质极差,但在己方人数比对方多出一倍,武器装备比对方好的情况下,没有战斗力反而令人奇怪了,而且,伪军打顺风仗那可是令人莫及的。


“强子,伪军发起冲锋了!”


“王克,快,我们帮你掩护!”危急时刻,众人也不再畏头缩首,几把歪把子一齐射击,冲锋的伪军顿时成为活靶子,一人不知吞了几颗子弹,才呜呼而去。而众人也被流弹击中,双方均有人马倒下。


夜幕之中,火光闪烁,枪声激烈,二龙山犹如过山头年般热闹,只是这热闹的场景却是一场战斗。


“给我冲!给我冲!”潘年庆暴怒,小小一座,激战了这么久,还没拿下,这手下难道都是吃软饭的。


“潘爷别急,这伙胡子只是回光返照,临死反击一下,迟早要被我们拿下!”


“哼,拿下,拿下都死了那么多弟兄了!”潘年庆急啊,这伙伪军可是自己的主力,在皇军面前能成为红人,也是因为有这伙不少不多的部队才混上口饭吃,要是这么损伤下去,恐怕自己会抬不起头来。


“杀!”这边胡龙的人马也耐不住了,伪军已经杀到跟前,疯狂的冲击着。“弟兄们,刀子全往伪军脖子上架呼!”二牛一刀砍掉一个倒霉伪军的头颅,鲜血溅了一身,那只头颅咕噜噜滚下山去,身子却还站立着,鲜血直涌,“去你娘的!”二牛一脚踢开伪军的身子,提起大刀又砍向一个伪军。


“把他奶奶的狗屁伪军杀个七荤八素!”众人杀的凶猛,破口大骂。而胡龙马奎山两人等扛来迫击炮,就看见双方展开了白刃战,当即二话不说,撇下迫击炮,提起大刀向伪军杀去。


胡龙一马当先,闪过一个伪军从背后的偷袭,反手就是一刀,刀锋犀利,从头至下,那个伪军活活被劈成两半,死前还翻着白眼,却是至死也不明白,为什么人跟人的差距咋会那么大呢,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而这把米真的是撒的太多了,但所有的疑问,他只能带到地府问阎王爷去了。


众人看到胡龙杀的猛,好汉性子被激发,抡着大刀砍得更加凶狠。


“奶奶的,胡子发疯了!”伪军的劣势登时体现出来,那就是刀战不行,一见胡龙等人砍得直进直出,鲜血飞溅,还浑然不惧。脚下就开始哆嗦,有个胆儿特小的伪军竟被这气势吓得呆若木鸡,尿了裤子,却也没能躲过大刀架头的下场。


此股颓败之势,传染极快,冲锋的伪军有好几个哭爹喊娘的狂奔而退,只顾逃命。


“谁他妈敢给老子撤退,老子就枪毙了谁!”潘年庆气得脸色铁青,举枪朝空,砰的开了一枪,又枪毙一个撤到跟前的伪军士兵,局势这才稳定下来,但伪军已不如先前那么拼命了。


“弟兄们,杀啊!伪军已是强弩之末,活捉了潘年庆,割下他的头颅祭酒喝!”众人气势大盛,往伪军阵地上冲来。


“开枪,开枪!”


“队长,不顾弟兄们了!”


“胡子都冲过来了,还管个屁,给老子开枪!”潘年庆怒火冲头,丧失了理智。


“开枪!”伪军暂歇的火力重新喷火,机枪手扣动扳机“嗒嗒嗒”的扫射着。“眨眼间,冲锋的弟兄倒了几十个。


“隐蔽!”胡龙朝众人喝道,自己立即趴下。


而这时,王克带领十几个弟兄悄悄摸到了伪军背后,“扔!”十几个人拉响引信,十几颗手榴弹如同巨雷,“轰轰轰!”手榴弹引起连环效应,伪军阵地硝烟纷飞,黄土飞溅,几个伪军士兵更是被炸得直飞上天,血肉模糊。


潘年庆也是倒霉,回头一望,却是看见一颗手榴弹飞向自己,然后,“轰!”,霎那间灰飞烟灭,潘年庆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伪军队长,炸得尸体全无。


“好,王克从伪军阵后杀来了!”胡龙立马一跃,高喊一声:“弟兄们,伪军现已大乱,冲啊!”


“冲啊!活捉潘年庆!”


潘年庆若是此时还能听到,估计会气得发晕:“这伙胡子,老子已经被你炸死了,还要抓我,老子有两条命么。”


潘年庆一死,伪军阵脚大乱,溃不成军,恨不得自己插上一双翅膀,好躲过这伙杀人不眨眼的胡子。


“缴枪不杀!”胡龙此时也学起电影中招降的话,而伪军听到此话,心下暗骂:“娘的,咋不早说,害我们死了那么多的弟兄!”但想归想,投降可利索的很,不多时,五百多伪军除被击毙和逃跑的人外,全部放下了武器,双膝一软,跪在地上,直呼饶命。


“弟兄们,缴了他们的械!”胡龙下达命令,心里直呼这仗打得痛快。

6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