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草好汉拔 正文 第七章 好朋友翻脸成仇(3)

一道行人我最穷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size][/URL] 买连瑾匆匆离去,边走边想:“这个大家主的闺秀还真有韬略。不过她干嘛老抱着个小花瓶呢?看着让人感到不……她参加抗日军队了,还老摆小姐架子,两个小丫环阴魂不散。得想法把她们拆开。” 在省府保定的日军驻地,列队的士兵狰狞凶恶,杀气腾腾。日军军官大喜正男目露凶光,用力地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0.html



买连瑾匆匆离去,边走边想:“这个大家主的闺秀还真有韬略。不过她干嘛老抱着个小花瓶呢?看着让人感到不……她参加抗日军队了,还老摆小姐架子,两个小丫环阴魂不散。得想法把她们拆开。”


在省府保定的日军驻地,列队的士兵狰狞凶恶,杀气腾腾。日军军官大喜正男目露凶光,用力地说:“从天津南下去庆云上任当政府顾问的大盐谦治君,在盐山被###游击军俘虏。皇军的政策是睚眦必报。恰好我部抽调回防,我命令!立刻报复!”他猛地一挥手,军车轰鸣出动,疯一样冲出去。大喜正男坐到自己的车上,闭目养神。他没把今天的对手当回事,事前没有进行必要的侦查。他犯了兵家大忌。


买连瑾找到杨赫烈,跟他嘀咕了两句。杨赫烈觉得有道理,就去布防。杨赫烈刚把救国军布置停当,日军军车就呼啸而至了。大喜正男命令开枪。日军子弹泼水一样压向救国军阵地。救国军沉着应战。双方隔着土围子展开激战。土围子上起了硝烟。救国军被敌人的强大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杨赫烈气得只想跳脚,可是又不敢跳脚,真要跳起来就得被日军的神枪手瞄个正准。撒纲举枪法还可以,算是矬子里的将军,###枪下来,一连击毙三四个日兵。杨赫烈忙让他再接再厉,不料撒纲举是关公卖豆腐人强货软,枪提前歇业了。


撒纲举正要换枪,买连瑾跑过来,说:“邻村儿有个上年纪的,听到这打仗,赶紧跑来做买卖,他扛来一挺机枪,要卖给咱们。”杨赫烈精神一振:“机枪?我在西北马家军的工夫,摸过两天机枪。要多少钱,给他。撒纲举,你先顶着,俺跟连瑾去扛机枪。”


买连瑾与杨赫烈一路狂奔,跑到村里。他们跑进自己的屋子,看到一个老年人正在比比划划。杨赫烈心想,还真有光为挣钱不要命的,那么大的年纪,枪林弹雨的跑来做买卖。老人指着一挺旧机枪,卖弄地说:“俺在河里捞出来的,九成新,寡民党刚扔下的。”


杨赫烈说:“俺们先扛去打仗,你们在这儿慢慢讨价还价儿。”两个人扛了机枪就走。老头一把把他们拦住:“先给钱。白用可不行。”你瞧老头儿这觉悟!钱比命都重要,钱比国家都重要。撒纲举说:“俺们扛去打鬼子。”老头不干了:“人都说无利不起早。我这么个大老头子,走那么远的道……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回颍推门进来,脆生生地说:“打仗要紧,你们先走。我出钱。”一个小丫环捧上来一个精致的小花瓶。老头儿看出回颖像是个大户人家的闺女,就不言语了。杨赫烈二话不说,扛着机枪一溜小跑来到土围子上。


回颖忽闪着秀美的大眼睛,给小花瓶相了会儿面,淡淡地说了声:“不要了。”老头儿好悬没气炸了,刚想说丫头你耍我啊,他们把枪扛走了,你倒不要了,没成想回颖举起小花瓶使劲儿在桌上一蹲,花瓶碎了,花瓶里藏着的首饰撒落出来。


回颖淡淡地说:“你老看看,拿哪一件?”老头儿眼瞪得溜圆,他看出来了,哪一件也不便宜,都是好东西。老头儿挑了一件。回颖真诚地说:“赶快回去吧,你老。打仗很危险。你老快回去吧。”老头儿高高兴兴地走了。


回颖想起了一句诗,一句鉴湖女侠秋瑾烈士的诗。她在心头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地念:“不惜千金买宝刀,貂裘换酒也堪豪。一腔热血勤珍重,洒去犹能化碧涛。”


秋瑾啊,你,“身不得,男儿列,心却比,男儿烈”。女侠啊,“休言女子非英物,夜夜龙泉壁上鸣!”


回颖淡淡地出着神,淡淡地倾听者外面激烈的枪声。她知道机枪响了。


再说那几个俘虏被关在村内一间小屋内。老鬼子大盐谦至闭目盘腿而坐。小鬼子惊魂未定,不住地跑到窗边向外窥视。汉奸则抱着头哭得鼻涕长流,要多蠢有多蠢。


小鬼子两手紧抓着自己的头发,用日语说:“枪声!一定是我们的援军来了!佛祖保佑我们!佛祖保佑我们!”小鬼子跑到大盐身边:“我们就要得救了,我们就要得救了,是吗?”大盐谦至猛地扇了小鬼子一记耳光。小鬼子捂着脸不知为什么挨打,愣愣地看着大盐谦至。汉奸惊恐地抬起头。大盐谦至又闭上眼睛,不


言不语。但是他很快又震惊地睁开了眼,因为他听到机枪响了。


已经是半宿拉夜了,土围子上,机枪开火了。大喜正男身子一震,瞪圆牛眼:“还有机枪!他们怎么会有机枪?难道我们判断有误?”杨赫烈的机枪吐着火光,一个鬼子也没打上。大喜正男却有些恐慌了:“搞不清有多少敌人,也许对方是中国的正规军大部队!他们有机枪!我们兵力太少。主动撤出!”这家伙来的时候轻敌,不做侦查,叽里滚蛋地来了,现在一下子蒙了,就又叽里滚蛋地趁夜色跑了。殊不知杨赫烈的机枪没开几下就坏了。大喜正男这人脾气太急!


满怀希望的小鬼子还在囚室之内,绕室彷徨、紧张不安。大盐谦至还在坐禅。汉奸是死了心了。小鬼子竖起耳朵听,回头说:“枪声没了!他们走啦!我们被抛下不管啦!”


大盐谦至微微睁开眼,轻蔑地看着小鬼子,说:“过来!”小鬼子知道没好事,但是慑于老鬼子的气势,只得磨磨蹭蹭走上前。大盐谦至抬手给小鬼子一记熊掌,用日语骂道:“混蛋!丢大日本帝国的脸!”


马庄子的马阿訇正在礼拜。有个士兵走进来。马阿訇站起身走出大殿。士兵紧跟其后。士兵说:“报告,有个邻村的海里泛有事禀告。”马阿訇说:“请他到客厅。”卫兵转身而去。马阿訇走进客厅。海里泛随卫兵走进客厅。马阿訇说:“按塞俩目阿来苦目(主的安宁在您身上)”海里泛说:“吾阿来库闷塞俩苦目。(主的安宁也在您身上)”马阿訇说:“请坐。”


海里泛没坐,心急火燎地说:“我有急事禀告。有一部日军抽调回来,他们长途奔袭救国军。”马阿訇问:“救国军?救国军是哪一支秆子?”海里泛说:“我也不清楚。不过两下正在交火。日军打完之后,还会打俺们村过。”马阿訇干脆地说:“设埋伏!打!!”


日军在回程途中,马阿訇的快马骑兵狂飙偷袭。马阿訇命令:“快马突袭,打完快跑!”马阿訇红马银髯,双手使枪,连毙数敌。日军暴怒还击。回族骑兵奇袭之后迅速撤走.


日军官兵狼狈不堪跑回盐山县城。大喜正男回城之后,得知真相,冲冲大怒:“什么?救国军统共才那么点儿人?在小村才几十个人?上当了!”盐山伪县长诚惶诚恐地乱点头。大喜正男问:“在半路上伏击我们的回回军是什么人?”盐山县长手拿着草帽说:“据卑职所知,应该是马阿訇。”大喜正男咆哮道:“皇军决心挨个收拾。马庄子离得近 ,最先打击!”


日军袭击马阿訇。双方激战一个小时半。马阿訇站在土围子上,说:“马家军队伍强过强家军的地方在于,咱武器精良。不过话说回来,再精良也精良不过日本兵。快马突围求援!找林彦臣,找宋海抱,找赵平安。”


几匹快马冒着弹雨冲出土围子,有两个回族战士死伤落马,其余的都杀出血路飞驰而去。


民团司令林彦臣接到求援信,赶紧召集部下商议。林彦臣说:“马阿訇闲心没事撩猫斗狗跟日本人打仗。马阿訇来求援,你们说咱救不救。”手下献计:“司令,识三步棋方可对弈。咱起兵不过是为了发财,乱世英雄起四方,有兵才是草头王。咱不能拿咱的兵找人家日本人去自寻短见。”林彦臣连连点头:“英雄所见略同。我也正有此意。咱不能为了虱子烧袄。咱们不出兵!”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