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名将英雄梦 烈烈先秦 六国的噩梦:大秦武安君白起(十八)

江湖闲乐生 收藏 0 30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76.html


16.噩梦终结2



范雎走了他毕生最臭的一步棋,秦军在邯郸城下耗了一年多毫无进展,胜利的天平已经倾斜,诸侯们本来不想救赵的,现在也开始蠢蠢欲动了。


公元前258年秋,赵平原君带着包括“自荐”的毛遂在内共二十名门客,前往楚国求援。楚考烈王本不想出兵,赵勇士毛遂按剑上廷直叱楚王,陈说利害,硬是搞的楚王答应合纵,派遣将军景阳救助赵国。不久,楚国援军十万、魏国援军八万突破南线秦军防线抵达邯郸外围。魏国援军八万突破南线秦军防线抵达邯郸外围。紧接着,魏信陵君用之前窃得的兵符,率领魏军联合楚军对秦军发起强大攻势,同时邯郸城内守军出击配合,三国联军在信陵君的指挥下三面夹击城外秦军,秦军数战不利,武安君白起这时候有话说了:“王不听吾计,今何如矣?”


这副口吻,简直就是在幸灾乐祸了——早不听我的,非要去靠那范雎,范雎他嘴巴再厉害,能帮秦国打胜仗吗?还以为他那个郑安平有多厉害,也一样是个没用的货!看着好了,郑安平很快就会玩完儿!哼,跟我斗,他还嫩了点儿!


果不其然,前方交战正炽,秦军主力突然败退,把郑安平所部2万余人生生抛弃在邯郸城下,结果,郑安平反被三国数十万大军给反包围了,十好几天,秦军竟无一部去救他。


秦王气疯了,急命武安君白起为将,带兵前往救援。


白起好神在在,直说自己病没好,怎么样就不肯去,他倒要看看,到了这关头,秦昭襄王该怎么收场,范雎和我,你选一个吧,


秦昭襄王面对这个桀骜不驯的大将,发狠了,他亲自来到武安君府,强逼白起:“君虽病,强为寡人卧而将之。有功,寡人之愿,将加重于君。如君不行,寡人恨君。”


这意思就是:寡人不管你是真病还是假病,就算你躺在担架上,抬也要给我抬到前线去!否则可别怪寡人无情!


君臣之间终于正面对决,白起也发狠了:“臣自知行虽无功,得免于罪。虽不行无罪,不免于诛,然臣宁伏受重诛而死,不忍为辱军之将,愿大王查之!”


宁死也不妥协,看来白起是寸步不让,一点儿退路也不准备留给秦昭襄王了——要不你就承认错误,罢免范雎,我白起继续为你打江山;要不你就杀了我,自毁长城,看看还有谁能帮你挽回败局。


时间静止了,两个年过花甲的固执老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互瞪了足足三分钟,谁都不肯让步,谁也不肯松口,愤怒,僵持,凝结……


终于,秦王走了,拂袖而去。白起没有起身送行,他静静的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面如死水,身如浮云……


他明白,自己的生命即将湮灭,六国的噩梦即将终结,他们又可以苟延残喘一段日子了。到头来,范雎、大王与自己的争斗,还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局,三个迟暮的老人,终于还须为自己的固执付出代价。他们,已经无法回头了……




果不其然,公元前258年十月,君臣双方的关系正式宣告破裂,秦昭襄王下达诏书,削去武安君白起所有官爵,降为士卒,并命他立刻迁往阴密,不准再在咸阳城中逗留。阴密这个地方在今天的甘肃省灵台县一带,是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看来,秦王这次是要拿白起当屈原办了。——流放你到大西北吃西北风去。你要是想学屈原跳河,也可以,只可惜你大概没有屈大诗人的才气,写不出流芳百世的文章来。


白起称病不走,他要看着范雎的政治生命终结,不然,他死不瞑目。


十二月,郑安平被围日久,救援不至,突围无望,只得全军降赵,赵王封其为武阳君。长达三年的邯郸之战至此宣告结束,此一战,秦赵均元气大伤,可以说没有最后的胜利者,不过秦终究是天下第一强国,地蕴深厚,伤了再多元气都好恢复,赵国就惨了,从此一蹶不振,步步迈向沉沦。


赵安平被迫投降,范雎的政治地位也遭到了严重打击。秦法规定,任人而所任不善者,从坐。按此,范雎罪当收三族(指父、母、妻三族)。范雎自知罪责难逃,跪在席上请罪。结果秦昭襄王坚决不肯向白起认输,不但下令国内:“有敢言郑安平事者,一律与郑安平同罪。”且加赏应侯范雎比从前还多。


秦王的偏心,让群臣特别是秦国军人集团非常不满,君臣之间矛盾日益激化,范雎也很苦恼,白起虽没权了,他背后的力量仍然不可忽视,既然党争不可避免,不如先下手为强。


与此同时,前方战事更加吃紧了,信陵君的魏楚联军击败郑安平后,乘胜西进攻达秦河东郡的治所汾城(今山西临汾),秦军主力不战而退,纷纷撤往河西,只留下范雎的另一个亲信河东郡太守王稽独自守城。


这又是在给范雎好看了,王稽守土有责,其他秦军能退,王稽却万万不能退,汾城若失守,秦昭襄王就再没有任何理由袒护范雎了。


秦昭襄王真的大恼火了,秦军根本没怎么打,就一退再退,这一定是白起在后面搞鬼,看来他的那些老部下,都在为他打抱不平呢!


不行,白起不能再在咸阳待着了,赶紧给寡人滚蛋,不然这戏没法唱了!


十二月末,秦昭襄王派人日夜驱赶白起。白起不能忍,忿然离开咸阳。




寒风瑟瑟,咸阳城内一片肃杀,白起早早的收拾好衣物,带着两个随从,趁着街道上人流尚少,悄悄的出了咸阳西门。天色尚早,城门口没有几个百姓,然而数十名守城士兵却毕恭毕敬的站在道路两侧,集体目送白起离去,神情中,充满了敬仰、哀伤与不平。


在他们眼中,武安君再落魄,也是一个神,范雎再发达,也是一条狗。


守城的将领从前是白起的老部下,他面色惨白,嘴唇翕动着,跪倒在白起面前,泣不成声:“武安君,好走……”


白起苦笑:“我已经不是什么武安君了,现在我什么官爵都没有,只是一个普通的士伍而已。”


“不,您永远是我们的武安君……”全体士兵齐刷刷跪下,齐声道。


白起摇头,惨笑,不顾而去。


武安君,一路好走……





另外一边,范雎又在向秦昭襄王告刁状:“吾闻白起之行,其意尚怏怏不服,大有怨言。其托病非真,恐适他国为秦害。”


这又是在胡说八道了,白起杀六国之人无数,就算他满心都是怨望,也不可能投奔他国,除非他疯了。


秦昭襄王却大以为然——不管怎么说,白起只要活着一天,他的那些部下就一天不会死心,寡人一定要杀只鸡给猴看看,因为再好的雄鸡,不能用,也是一只瘟鸡,留着只会传染禽流感。为了秦国的百年大计,寡人只能对不起你了白起,你在阴间不要怪我。


于是,秦王派了几个使者,带了一把宝剑,追上白起赐给他自处。




天色渐渐亮了,然而还是灰蒙蒙的,景色甚不明晰,白起一路来到咸阳城外的杜邮驿站,停下来歇息并吃早饭。


远处突然飞来几辆战车,几名高大的武士下车,看着白起,满脸急切。


司马梗、王翦、蒙骜、胡伤、鹿公、张若、将军摎,没有在前线的秦军高层元老基本上都来齐了。



白起苦笑:“诸公可是来送我的么?起戴罪之身,有何可送,徒惹小人口舌。”


“武安君所言小人,乃应侯范雎乎?此人向大王进谗欲杀君,君宜速走!”


原来是来报信的。


白起惨笑:“吾常谓秦非成业难,得贤难;非得贤难,用之难;非用之难,信之难。大王不能信我,起伏诛便是。”


司马梗等还要再劝,又有几辆战车飞驰而至,正是秦昭襄王派来的赐死的使者们。


“白起心怀怨望,屡次犯上。寡人念汝昔日有功,不忍加刑,现赐汝利剑一口,便可自裁!”


白起持剑在手,痴痴的看着天空。只见一行候鸟振翅飞过,风一刀一刀的吹着,严寒刺骨,天地一片冷寂。


良久,白起一声长叹:“我固当死。长平之战,赵卒降者数十万人,我诈而尽阬之,是足以死。”


王翦急道:“君一生戎马,有大功于秦,杀降亦逼不得以,何罪之有?”


白起仰天大笑:“罪与非罪,后人自有评说。起一生杀人百万,死亦不冤了!”


如果说人生就是一场游戏,遇到的障碍就是各种关卡,那么现在,白起玩厌了——既然电脑当机了,那就不玩了吧,游戏终结,无非就是一死而已。


白起还在笑,笑的满脸是泪,完了,宝剑往颈上一抹,黑色的血浆冲天四溅,一个巨大的身躯重重倒下,在惊呼声中,天上的候鸟四散。


死神死了。


原来死神也会死,不知道死神到了地下,阎王爷会不会收他。


司马梗王翦等人伏尸痛哭,武安君,你放心得去吧,害你的小人范雎,早就有把柄落在我们手里,他的兔子尾巴,也长不了了!


数日之后,白起的亲信司马梗也被赐死,军方与范雎的矛盾愈加激化。秦人以二人死非其罪,无不怜之,乡邑皆为武安君立祠祭祀。


数月之后,范雎的亲信王稽被告通敌(当军方所为),在咸阳街头被诛,范雎惶惶然不可终日,终于献上相印,引咎辞职,白起在他的身后终于扳倒了宿敌。而秦昭襄王在接连失去了范雎、白起两个最重要的左膀右臂后,朝中无人,导致秦在以后的许多年里都没有什么大的作为。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六国的噩梦终于结束了,他们终于不用提心吊胆,害怕不知哪天白起这个死神来取他们性命了。一时间,六国额冠相庆,诸侯酌酒相贺,简直比过年还开心。


结束了,一切真的结束了吗?与此同时,在邯郸城内,一家人正在依依惜别。


嬴异人握着赵姬的手,泪眼相看,无语凝咽,良久,转过头,又抱起一个三岁的小童,温柔的说道:“政儿,你在邯郸要听娘的话,爹爹在咸阳办完事情就来接你。”


小童用力的点了点头,满脸都是副小大人的模样。


嬴异人笑了,笑靥中充满了疼爱与希望。


这个小童,就是六国即将面临的一个更大的噩梦,秦昭襄王的小曾孙——嬴政。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