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第三百四十三章:越查越乱



跟日本人的说客周旋这么久,今天一朝翻脸,卫富贵还真有些不适应。

姓马的走之前的那番威胁,卫富贵可并不认为人家只是装腔作势,色厉内荏。

日本人知道近半年来,自己一直在拖时间,并了解了共工计划那个巨大的弱点。那之后日本人要不报复自己,就真的奇怪了!


卫富贵忧心忡忡地回到司令部。就见黑子、林芳、愣子等人一直还等在那里,卫富贵忙将几人召进自己的办公室里。


几人将一叠报告递给卫富贵,卫富贵接过来,略微翻了两下,就丢在了办公桌上。“这段时间,你们都有随时报告具体进展,大致情况我都知道,报告我晚些看。”

随即卫富贵看了眼愣子“不过,赵处长,我这里接到不少部队长官对你们军统的投诉。你们走之前,我不是说过么!做事要低调、要讲证据。不要搞的军心浮动。你们这边怎么搞的?”


愣子在卫富贵面前站的笔挺“报告司令,我们这次下去,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我们集团军各师来源复杂,蜀军、稹军、中央军,以及大量的豫籍、皖、赣、粤籍将士。各师之中山头林立,派系繁杂,我们下去,面对各路人马混杂其间,矛盾重重,如同一团乱麻。有时候根本搞不清楚到底是内部派系矛盾,还是有心的奸细利用这些矛盾纠纷,在其中左右逢源。因此,我认为,非常之时,必须采取非常手段。快刀乱麻,整肃军纪,纯洁队伍。按照委员长要求,不允许在军队内有其他势力的存在。”


卫富贵心头一下不爽起来,而一边的黑子脸色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显然也有了不满。

卫富贵略一沉吟“如今除了日本人,都是友军。队伍里派系是杂,你是可以清理,但是要有区别对待。只要不是日本人的走狗,你就不要把别人当敌人一样。你做事要有规矩。你没有证据,只是怀疑,就扣了十几个军官!还要对人家动刑?你再这样搞下去,我还要怎么带队伍呀?我之前给你去了几个电报了!你到现在还不放人。你想干什么?”

卫富贵这话,越说语气越严厉。但是愣子面色却没有什么变化。见卫富贵训完。愣子也硬气的回话“报告司令,卑职也是按照相关规定和程序在处置问题。这些有重大怀疑的军官,还没有被排除可能性前,我还得按相关规程,完成甄别任务。否则之前的努力就白费了。所以,请司令再通融几日……”


‘砰’

卫富贵不等愣子继续再说,一掌狠狠摔在桌子上,卫富贵猛地站了起来,指着愣子的鼻子训道“赵处长,你要反了不成。到底我是二集团军司令官,还是你是?你以为我是在跟你商量?我在命令你!——给你二十四小时,没有证据定罪的,都把人都放了。赵处长你亲自代表司令部挨个给他们道歉。如果这次有人死在你手里,你就别来见我了,你自己卷铺盖回渝州城去。”


“司令……”愣子张嘴正想争辩

卫富贵一拂袖“执行命令。”旁边林芳见情况不妙,忙拉着愣子出门去了。


对于愣子拒不执行自己的命令,这着实让卫富贵气恼万分。

卫富贵坐在椅子上生了半天气,抬头一看,黑子还站在那里没走,不由有些奇怪地问到“你也有事?”

黑子点了点头“有几件事情,是要给您报告。”


“说吧!”


“其实刚才赵处长说的情况,并没有夸张。司令你回国掌权之后,我们的人才逐渐进入各部队伍之中,到现在也只是大概能覆盖各部。这次我下去,情况是真的复杂。虽然没有抓到什么真凭实据,但是就我在这行做了这么多年感觉,咱们的队伍中,不止有一两路的情报网。我们的人,军统的,各路部队所属长官的,甚至不排除有布克党、日本人等等形形色色的势力。咱们的司令部里,其实已经很‘纯洁’了!”


卫富贵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有这么复杂和难搞么?——卫富贵疑惑地看了眼黑子。


“其实如果换我在愣子的位子上,也会采取他现在使用的方法,因为这是最快捷的方法。快刀乱麻。管他三七二十一,只要不是自己的势力,全部清除出去。”


卫富贵听了点了点头,“虽然是这样说,但是如今毕竟除了日本人的势力,其他各个人马都团结在一起抗日。昔日的这些对头,如今怎么说也是友军。如今我又不是为了拉起我的卫家军,而是要将各部拧成一根绳,共同抗日。愣子采取的这种激烈的手段就不可取。很容易引起内部纷争,让将士离心离德呀。这件事就不说了。还有什么事?”


黑子犹豫了一下,随即卫富贵冰冷的声音就传来“说!”

“刚才回来,我们在司令部附近暗藏监视的人跟我反应了一件事情,是有关周参谋长的。”


卫富贵猛地抬起头来,死盯着黑子“怎么了?”

“之前跟您一直联系的那个马说客,一直表现的都很正常。但是正月十五之后那次见您后,他乘大雨离开时,我们跟踪的人发现了一些蹊跷。他在出城,路过城西时,乘着大雨,甩掉了我们跟踪的人,十五分钟后才被我们的人重新发现。负责跟踪他的组长经验很丰富,他除了派了个人跟姓马的出了城,剩下的人全部在那片居民区周围进行了守候。等了三个小时,终于有了重大发现,我们竟然看到了周参谋长自己带来的那个副官,从那片地区出来,回了司令部。”


“那么大雨,你没有看错吧?再说了,就算是参谋长的副官,也可能是凑巧了吧?”


黑子听了卫富贵的话,没有正面回答“我们是没有看到姓马的和那副官有直接见面。也的确可能是凑巧。但是,司令您信这凑巧么?我问过警卫,那副官回来后,直接去找了参谋长。”


卫富贵一下沉思起来——怎么可能是周斌?

忽然,几年前那次兵变的深刻记忆一下子涌上自己的脑海。

不!不!不可能的!自己的一系列的计划,周斌都从头到尾都知道个一清二楚。如果他是奸细,这仗决不可能打成如此局面——早就一败涂地了!卫富贵使劲地摇了摇脑袋。


黑子旁边看卫富贵如此神色,就知道卫富贵的心思如何,于是沉声说道“不一定是叛变,也可能是私下接触,就跟马代表跟你私下接触一样。只是,好像参谋长可从没有跟您说过这事吧!这就可疑了!”

卫富贵阴沉着脸半天,才开口说道“参谋长不会有问题。至于他的那个副官,你们盯紧点就行了。还有事么?”

“还有件事,有些奇怪,就是江处长。”

“怎么了?”


“虽然之前军统戴老大跟司令您谈好了,赵处长负责军统明面上的东西,江处长负责暗处的东西,但是经过这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有点奇怪。基本上赵处长把我们集团军军统各项工作全部挑起来了。而江处长几乎就是只做机要处长的职务,没有其他什么特殊的行动。这有点不正常,更让人奇怪的是,我们私下发现赵处长派人暗中监视江姑娘。”

“哦?!还有什么事情?”黑子连说几件事情,让卫富贵越来越疑惑。

黑子见卫富贵神色不佳,心说其他事情慢慢再说,今天就让司令您先消化这些东西吧。于是就结束了报告,转身告退了。



卫富贵一个人呆在屋子里,脑袋不由疼了起来。

忽然,之前张铁的那句话,从卫富贵的脑海里又冒了出来——“富贵,你可走了六年多,你知道,六年能改变什么么?有多少人会改变么?物是人非呀!”

想起最近听不少将士反应意见,说上次两个快速旅几乎全军覆灭,日军的伏击战打的如此精准。没有人泄密就怪了。

有个混蛋就在队伍之中,弄得卫富贵如今不敢动什么大的手脚。

也因为此,卫富贵这次才下决心将黑子这些人撒下去,好好清理下门户。

但是没有想到,这次不查还好,越查越乱,怀疑对象日益扩大,仅对几人分别上报的机密调查报告进行汇总,上至周斌、江蕊、林芳、张铁等一批司令部里以及包括数个师旅长高级军官,下到近两百人的排以上军官,近三百人的重点怀疑对象名录,让卫富贵越看越头疼。


卫富贵此时真想把这几个写报告的人,抓过来狠抽一顿。

心说,早知道就不派你们这帮混蛋下去了。下去搞了什么回来?

——怀疑名单。全部是军中骨干!象愣子那样蛮干,甚至扣押军官回来刑讯逼供。 让这帮家伙再这么瞎搞下去,部队都要散了!

光说怀疑,老子闭上眼都能怀疑。

老子要真凭实据的抓住日本人的奸细。如今倒好,弄得如今要老子去相信谁?


卫富贵吐了一口气。心说,这事情看来还真急不得。于是站起来,使劲将不好的心情抛开。

一幅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模样,转头出门去就找周斌,将今天日本人跟自己翻脸的事情讲给他去听。

当夜两人将一封电报报告给了一战区程司令。并转送委员长。

随即几日里,在卫富贵和周斌的命令下,驻兵豫东的第二集团军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