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势出击-射日裂印 第二次朝鲜战争 第042节 平壤战役:换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25.html


杨飞带着十七架战斗机出去,回来的只有十四架,牺牲的三位队友中包括了经验丰富的305师,第一队长郭天。这次战斗下来,也给众位飞行员一个启示。不管你的战斗经验是否丰富,在战斗过程中,你都得临机决断与对战机的灵活应用。并要在潜意识里,想到在空中格斗时,要有不是你死就我是亡的心态。

无疑的,不管是牺牲一位队友,还是三位队友。孟山基地的上上下下全体官员,心情是沉痛的。但对每个军人来,沉痛并不他们要所拥有的,沉痛只是他们勿勿而过的一时心情。他们需要的是化沉痛为力量,来面对接下来的每一场战斗。这也是中国军人的一个归宿,既你一旦要做一名合格的军人,你就必须的有这样的一个心境,既要有死得光荣,活着痛苦的准备。

虽然旁人见了或者听了有些伤感,更有甚者可能本来对军人那种的向往有点望而却步,但中国军人有着更为崇高品质,既愿为祖国每一片土地,为中国每一个人而战而亡。因此中国军人才会得到‘最可爱的人’的称号,也是中国最纯粹的地方。

因此大家对时常有战友牺牲的事,并没有表现出太多悲伤之情,因为他们知道即使换成自己,他们也会义无反顾的那样做,但牺牲的队友在大家的心里已被铭记着。为此,前指也为这些为国为民做出贡献的同志力所能及的事,就是为活着的英雄作出了表扬,为战死的英魂作出了告祭,让活着人继续努力,让死去的同志精神永存。

************************************************

“啪啪。。。。。。”。

华盛顿,白宫莱克的办公内传出了半个多月前的同样声音,但这次不是拍在史密斯的脸上,而是拍在办公室上。跟上次比,莱克这次要‘冷静’的多了。

“你看看这个代恩,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坐到亚太战区司令的。”,

莱克刚刚看了代嗯从朝鲜战场发来的战况,心中非常不满代恩自从孟山基地失利以来的表现,甚至怀疑怎么有能力出任亚太战区司令。这几句质疑的话也把站在他面前的史密斯的脸色立即被刷下来,因为代恩是他一手提拔的。

“你看看他,地上不行,天上不行。防,防不行,攻,攻不行。他到底那样行。”,莱克余怒未消,越说越激动的道,就差点掀桌子。

“嗯,这代恩太不像话了,真不知道他刚进攻朝鲜的那种精神到那去了。”,史密斯跟着莱克明批暗保代恩得道。

莱克听史密斯对代恩的评价无置可否,这代恩对朝鲜确实是有功,但此时在莱克的心里,比起他的失利来,根本就不值提。只是心中明白看了看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史密斯部长。道:“人选挑得怎样?”

“总统先生,人选选好了。”

“是谁。”

“是北约武装部队最高司令,艾尔森-马克将军。”半个多月来史密斯与国防部经过商议与筛选,决定让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武装部队的最高司令官艾尔森-马克将军接替应战不利的代恩指挥官。

“哦,就是成功利用格乌两国,牵制了俄罗斯人三分之二的兵力的马克将军?”,莱克知道这个人,并且几个月亲自为他颁发过荣誉勋章。

“这是他的任命状,总统先生你看一下,是否同意?”,史密斯将夹在文件夹里的一纸任命状放到莱克总统办公桌的面前。

见莱克看也不看一眼的,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大名,莱克的表现说明了他对代恩指挥官已经是厌恶到极点,这一签名也意味着代恩的指挥权到此结束,。

“什么时候能上任?”,莱克想起代恩就想立即撤了他,有点急着换人道。

“随时可以上任,他等一下就会来报到。”

“恪恪。。。。。。”

“进来。”

“总统先生,马克将军到了。”,莱克的女秘书安妮道。

“请他进来。”

“总统先生,艾尔森-马克来报告。”,马克上将大步跨入办公室后,很有魄力的对莱克道,施即将身转移向史密斯,敬一个标准的军礼道:“部长先生,你好。”

史密斯也立即回了个礼。

“嗯,哈,马克将军请坐。”,莱克从他的沙发椅上站起,满脸热情,开怀一笑的走到马克将军的身旁,右手轻抚他的上腰,左手作请势的,道:“请坐。”

“请喝水。”,穿着超短裙的漂亮女秘书安妮,身体半弯,那呼之欲出的傲人双峰在马克的面前一晃而过的道。

而此时面前的美景,众人都无心观赏。就是莱克时常与安妮有暧昧关系,此时也无此心情。因他还有火烧屁股的事,因此后面的火还没灭,就必须管住前面的朋友,只看了一眼安妮秘书屁颠屁颠的出去后,才道:“马克将军,我想朝鲜目前的战事,你是有所了解的,在我们目前处于不利的情况下,请问你上任后有什么克敌之策吗?”

可能是刚下飞机缘故,觉得有点口喝,马克将军拿起之前的水,一饮而尽后,才答道:“是的,我们目前确实是处于不利的处境,中国还在死守他们刚刚得到不久的孟山基地,并且准备跟我们打阵地占。这对我军极为不利,并且可能威胁到我们以后的全球战略布署。”

马克看到莱克与史密斯二人点点头,顿了顿道:“既然中国所守的孟山基地一带我们难以推进,那么我们可以绕过中国军队,或者直接找其他的地点进行登陆。”

“你认为那里可以登陆?”,莱克与史密斯异口同声的问道。

“平壤的西南方向——南浦。”,马克将军摊开刚刚拿来的圆卷,对已经作了红色标志的箭头,跟二人道:“我们可将日本,关岛,甚至菲律宾的部队快速运到南浦港进行登陆。这一方面可避免与孟山一带的中国军队纠缠,二可让中国军队首尾难顾,如果他们不援朝鲜,那我们就势吃朝鲜的平壤。如果来援,我们可让阳德与马转里的部队吃掉失去制高点的中国坦克部队。”

马克这一招跟第一次朝鲜战争时的麦克阿瑟的作法有点相似,既然陆地无法越过,那只能另辟水道。

经马克将军对入朝作战的战略布署,莱克与史密斯二人表现得颇为兴奋,喜上眉梢,仿佛看到了中国军队被美韩联军打得稀巴烂,然下面的一个消息像一盆冷水一样将他们刚刚燃火的一点热情给灭了一半。

“恪恪。。。。。。。”

“进来。”

白宫发言人杰进来后,见到三军政高官都在,应该笑脸以对才是,起码你不能绷着脸。见杰脸上有点难看的将手中一张纸拿给了莱克,语气沉重的道:“中国外交部与军事发言人刚刚宣布,中国的‘长城号’航母编队将在黄海与渤海之间进行军事演习。”

“什么?”,马克表现得比任何人都显得惊讶,莱克还没开口,马克就喃喃的道:“中国怎么可能反应得这么快?”

莱克与史密斯听到这消息,刚才的兴奋之情,现在是一点余暖都没有了,只是听莱克死气沉沉的问马克道:“马克将军,你的计划有多少人知道?”

马克知道莱克问这话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怀疑自己的计划情报被中国所窃取,但他自己的心里头清楚的很,自己全程都是专机的。便回莱克的质疑道:“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知道。这个计划是我几天前才规划出来的,根本不可能有人知道我们知道。”

“那中国的行动,你作何解释?”,史密斯也质疑的问道,不是他们两人要怀疑,而是中国方面来的太巧了。

“我只能说,这可能是巧合。”,马克也无法解释当前的这个突发事件,又喃喃的道:“肯定是中国人察觉到了什么,中国人才反应得这么快?”

“既然中国宣布在黄海进行军事演习,你总不能让‘亚瑟号’去硬碰硬吧,你现在怎么办?”,莱克对与中国直接对抗还是有所保留的,尽管结果不会输给中国,但在中国人家门口硬碰,还不知有多少艘潜艇在等着他呢。

马克不会那么傻,听他不回答莱克的问题,却问发言人杰道:“中国的南海‘黄河号’航母编队有参加吗?”

“中国方面对这个暂时没作出宣布。”,杰答道。

听了杰的话,马克转头对莱克与史密斯道:“那就执行第二个计划了。”

马克心中想,既然中国的‘黄河号’舫母编队没出动,那就是说中国出动的‘长城号’航母编队只是示威而已。

莱克问是什么计划,只听马克将军对竖耳以闻的莱克与史密斯娓娓道来,听得二人皆点点头。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