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34章 小麻烦

我爱肥猪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41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以后有时间来我家里玩哦!1个小时就到了。”王连长对着已经下车的骨烈说道。

“一定来。我只有10假,以后很少有时间出基地了!”骨烈的手和王连长紧紧的握在了一起,这也是骨烈来部队以后遇到的第一个军官老乡。

“这位是骨烈同志吧!”一个让骨烈感觉很面熟的眼睛男来到他身边小声的说道,还准备再说话的时候已经被容班长用力的推开了。

“我是骨烈,你很面熟,我想想,你是县长秘书?我忘记你姓什么了,那个存折是你给我的。”骨烈一手拉住了站在秘书面前的容班长。

“你记性真好,我姓旷,受刘副市长的指示来接你回家的。”秘书的脸上始终都挂着微笑:“车子就在火车站外面,骨烈同志和两位解放军同志请。”

王连长的眼睛已经快放光了,市长秘书来接骨烈?再加上开始火车上的事,把这个已经15年的老兵给搞懵了。

便宜车来了,不坐才是傻瓜呢,再说骨烈也和秘书原来就认识,容班长马上就提起骨烈的迷彩包往前面走去。

“等等,我还想买点东西回村里。”骨烈一声大叫,前面的3个人都停了下来。

“你想买什么?我帮你去代买就行了!”旷秘书马上就小跑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该买什么,两年没回来,也不知道该买点什么给他们。是送我村里亲戚的。”骨烈真的是心里没底。

“那这样吧!我给你代劳,给你买点?你看怎么样?”秘书怎么老是笑嘻嘻的看着骨烈,看的骨烈心里有点发毛,这家伙是不是有特殊爱好?

“恩,你帮我买吧,别买多了,我总共才2700,留200路费,买2500行了。”骨烈的手指在算着自己口袋的钱够不够呢。

“现在才7点,要不先去吃点早饭再回乡里?不急,现在你们那里的路很好走,只要半小时就到了。去早了村里人还没起床呢。”秘书小声的说道。

“那就先谢谢你了,那就先去吃早饭吧!”骨烈也朝前面走了去。

“我还是等下摩的再走吧!”王连长看到面前的黑色小车心里一阵发慌,自己要多少年的工资才买的到?

“你是骨烈的战友,当然要一起走了,刚好5个人,挤一下就过去了。”旷秘书可不敢怠慢了骨烈的战友,在他眼里可没有什么军官和兵之分,只要是穿军装的,那就都是当兵的。

“上来吧,一起去吃点东西再走。”容班长一把就把王飞舟拉了上车。

车子在慢慢的开动着,骨烈发现才两年就不认识县城了,路面也好多了,多修了很多新房,都有几层楼高,和原来比起来是个大变样。

“怎么样?变化大吧!”旷秘书对着副驾驶位置上的骨烈笑着说道。

“真的很大,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才两年时间。”骨烈吃惊的说道。

“这一带还是最偏僻的地方,县城中心更好看,要不今天不回去了,参观下县城?”旷秘书小心的问道。

“还是家里人好,这里我又不认识人,在这里有什么好玩的。”骨烈跟本就不感兴趣。

“有你认识的人呀,你们张乡长你还记得么?”

“啊!张叔到县城来工作了?”骨烈对这个张乡长的映像还是比较好。

“他现在是县办公室主任,今天本来他也要来接你,刘副市长叫他别来的。今天中午他请你吃饭。”看到骨烈有点留下来的意思了,旷秘书接着说道。

“刘副市长是谁?他认识我?”

“我只是他的秘书而已,你认识我就行了,今天还是别回去了,见识下县城的风光再说哦。”

“看看情况再说吧!”骨烈也对县城的变化有点兴趣了。

车子开到了一个饭店门口,司机就对坐在后面说道:“旷秘书,是不是在这里吃,这里的米粉很好吃。”

“行吧,我去市里也快一年了,早餐就随便吃点,中午再补上。”旷秘书说道。

三个人都吃了两大碗米粉,旁边的顾客看的都有点吃惊,这群当兵的还真的是饿死鬼投胎的,骨烈是不好意思再吃了,再来一碗都能干掉。

“啊!好久没有恰家乡的辣椒里,好香,辣的真爽。”骨烈站起来,夸张的把手伸了起来,笑着说道。

“你家乡的米粉还真不错,哈哈!”容班长也笑了起来。

“你张叔在县里调了一台车来,一起玩玩,看看县城,也把身上的军装换了吧,先带你去买点衣服。”从外面走进来的旷秘书看着骨烈说道。已经安排好人去买回村的礼品了,他的心也放了下来,至少骨烈对自己没有排斥的情绪,这个秘书还真的是难当。

“军装好看呀,再说我没钱买,买了也穿不了,马上就要回部队的,只有8天了。”骨烈可不想浪费时间去买衣服。买了衣服了黑子和黑妞放哪里?

“骨烈,我有点话和你说。”王连长拉着他就往外面走。

“你和政府的人很熟?”王连长诧异的问道。

“认识而已,不是很熟,怎么了?”骨烈有点奇怪,王连长怎么这么问他。

“我也不兜圈子了,我老弟被县里的张副县长的儿子打了,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我就是为这事才请假回来的,你如果和他们熟就帮我说说话。不行我也不怪你。”王连长的眼睛已经红了,自己的弟弟莫名的招来一顿打,现在父母都急的都快发疯了。“我弟弟就是在街上不小心碰了一下他,5个人围着他打,公安局里现在的结论是事情不明了,继续调查,为了给我弟弟治伤。我家的钱都花光了,还在找我亲戚借。”

“这有什么好说的,我陪你去找那家伙,看他真的能一手遮天了?”骨烈从来都没有发过火,这次真的是火气冲到了头顶了,打了人什么事都没有?为什么一探家还不到两天就发生这么多事。“容班长,跟我走,收拾几个垃圾再回来。”

“就算真的要去的话,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我心里真想废了他们,大不了进去坐牢。”王连长的眼睛变得更红了。

旷秘书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了,跑过来问情况。

“旷秘书,请问县里是不是有个什么张副县长?”骨烈头上的青筋都冒了出来。“请问你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我知道,他是我们县的元老了,发生什么事了?”看到骨烈的情绪已经变的那么的愤怒,旷秘书大吃了一惊。“有什么事和我说,我一定处理好了!”

“那你带我们去,我要找他问清楚了,现在他还应该在家,还没到上班时间。”看到王连长愤怒的眼神,骨烈也有种心酸的感觉。虽然没在一个部队,但穿的都是一身的绿军装,王连长也是洪斌的老战友,怎么都要帮他一把。

旷秘书看到王连长的眼神好像明白了什么,但这事牵涉到一个副县长,他也做不了主。“骨烈同志,你先冷静一下,我们政府会给你答复的,你放心。”

“街也别逛了,王连长,你把事情先说给旷秘书听,能处理就好,不能处理我和容班长去好好处理了,”骨烈身上的枪都拔了出来。

旷秘书真的想喊骨烈很祖宗了,刚回来就出这样的事,居然还带着枪回来,这枪一看就比公安局的那些破枪高级多了。“王连长,别急,你到车上慢慢说给我听。绝对给你个满意的答复,骨烈同志,你千万别激动,一切还有刘副市长给王连长做主。”

听完王连长的话以后,旷秘书觉得这事不简单,决定先到医院看看伤者,了解下情况,再到公安局把事情问清楚,再向刘副市长汇报。“骨烈,那你们先玩,我去下就来,会开车不?”

“会开,坦克和飞机我都开过,别说是车子了。”骨烈的脸色还是那么难看。

“你开县里的这台,想去哪里就去哪里,里面的油都加满了,我先和王连长到医院去了解下情况。”旷秘书说。

“我也去。”骨烈马上说。

“你还是别去了,医院是个安静的地方,你嗓门大,别吵到人家了,中午到县政府那里碰面。”旷秘书主要是骨烈跟过去会把事情闹大,才故意支开他。

“你还是听旷秘书的吧,我们一下就回来了。”王连长也有点这种意思,尤其是容班长那火爆脾气。能有副市长来做主,相信那个副县长也要整趴下了。不用蛮力更好!

“那好吧,你们去,我和容班长在城里转转。”骨烈也觉得自己现在去医院不好。

“小刘,你就陪陪他们,带他们好好逛下县城。我先过去了。”说完就带着王连长开车往人民医院去了。

“骨烈,想去哪里玩?我给你带路,县城我很熟的。”小刘只是县办公室的办事人员,平时没事就端茶倒水,专门接待上级检查的领导,没想到连接待给当兵的,不过这个当兵的是市长秘书陪来的,可以说比一般的领导级别要高。这当兵的居然带着手枪?真是不简单,要是骨烈把基地的专用武器都拿来,保管吓他一大跳。

“随便吧,到处转转,车子我来开,你指路就行,还没开过小车呢,哈哈!”骨烈玩性又来了,不到十八岁,可以算还没成年。

“好呢,那就委屈下这位解放军同志坐后面了。”小刘边拉开车门边对着容班长说。靠,居然有人给自己开车门,搞的容班长上车的时候有点尴尬了!

骨烈发动了汽车,一路开了过去,不过开的很慢,小刘不时的向骨烈解释着边上的建筑,广场,听的骨烈有点想下车走走的感觉了,但还是没停下,先大概的转转再说,看到县城里不少的市场,都是人流不息,骨烈心里也开心的笑了起来,家乡变好了,自己也可以安心的在部队干。看见个熟人,自己的中学同学,还是个女的。骨烈一个刹车就停在她面前。

“刘英,还认识我不?”骨烈把有点歪了的帽子带正了,头伸出了窗外。

“你…你是骨烈,穿了身军装我快认不出来了。”刘英捂着嘴指着骨烈说。

“刘班花,你怎么在县城里?”骨烈马上下车走到刘英的面前。

“我在县城读书呀,去年就来了,现在在县一中读高二,今天星期六,出来买点东西。”刘英说道:“我给你写了信,你怎么不回?都快两年了,我还以为你当了兵就不理我们这些老同学了。”

“不是的,我训练太忙了,没时间写信,我给班主任和骨哲都回了信,叫他给你们带个好。怎么他们没和你说过吗?”骨烈猛然想起刚进部队的时候她给自己写过信,不好意思的抓着后脑。

“这次回家探亲?还是调回来了。”县里有个空军部队,刘英还以为骨烈调回来了。

“回来看看,10天假,今天是第二天了。”骨烈解释道。

“那有空再联系,我去买东西了,给个新地址给我。有空写信给你。”刘英笑着说道。“下次再不回信,以后都不理你了。”

骨烈摸遍了全身,才发现自己从不到笔的,小刘马上下车送了过来,把地址都写了出来,“那就下次写信联系,帮我问老同学好!”骨烈也不好意思留她玩,车上还有两个大男人。

“再见。”刘英接过地址就收在口袋里,笑眯眯的走了。

“那女孩长的还可以吗?是你女朋友吧?”容班长坐在后面和骨烈开起了玩笑。也发现了一个秘密,骨烈年纪还没有18岁,他的同学都还只读高二,这家伙已经当了两年兵了?真是不简单,但还是没拆穿他。

“别乱说,只是我初中同学,还小着呢!”骨烈感觉自己的脸有点红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