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二师联赛)随波逐流[长城军团]

(二师联赛)随波逐流[长城军团]


很早就想去深圳南澳海边烧烤,前几天邀上了一帮同事及好友,带好烧烤食物和其它装备后便驱车前往,到达海边的时间已经是晚上八九点的样子,那天白天的气温还算比较高,到了晚上却感觉不到太阳的余温,夜色迷漫,来到海边休闲的人还算不少,有歌声的荡漾,有闲聊的话语,海边的风很大,呼呼的吹在脸上,站在海风中不一会,禁不住产生几分寒意,想想时下已经是“十一”后的晚秋时节。


听着海浪的声音,连鞋也没有脱便跑下了海边,此时沙滩上传来阵阵的浪击声,海浪来势很凶猛,势不可挡,退却时却很从容,幽闲自得。似乎在每个夜落时分,都会有一个涨潮的时段,海水拍打着岸边,步步进逼刚刚踩下的脚印,一个不小心就会将你的脚跟淹没,即使是光着脚丫,也会有浪花迎面追来,接受海水的洗礼。海水开始上涨了,一个人静静的走在细软的沙滩之上,任凭风浪起,任凭周围发生的一切,你可以将自己的思绪沉绽,也可以将平日的烦恼吹散,还可以排除一切私心与杂念,让自己置于一个全新的世界,一个没有繁琐,没有功利,没有阴暗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你可以布置自己的蓝天与绿地,房舍与田园,你可以勾勒每一个角落,并不受外界的干扰,而这些正是自己所追求的梦想家园。


远处的夜越来越深,脚步也越走越远,离歌声越远,便离宁静却更亲密,总想找回一种感觉,那就是没有约束的放任。远处的海,灯火闪耀,除了闪烁的夜光,剩下的便是无边的夜色,默默的张望着,尽管看不到他的边际,但依然可以感受到他的辽阔。走了很远,海似乎没有边际,海滩也一样,越走越远,没有尽头。


忽然感觉到身上有一些凉意,忍不住抱紧双手往回走,烧烤的人群早就把火燃起来了,挥舞着手中的烧烤棒,相互传授着心得,比较自己的成就,兴奋间还有尖叫声和举杯欢呼声,一副祥和的景象,很快也找了一个位子,将自己置身其中,烧烤用的鸡腿刚刚拿出来,还带着冷冻的冰,看样子应该没有事先腌制,因为没有盐,烤出来的味道一定会很淡,烘烤期间还不停的往上面添加一些辅料,酱油,陈醋,芝麻油,手里拿的啤酒也自然成为佐料之一,倒一点在鸡腿上面,便成了啤酒烧鸡腿。“作品”终于出炉,还算不错,散发出淡淡的味道,有八成熟,赖不住那一份冲动,于是咬一口试试,味道还算可以,没有盐味,即使表面还有一层焦味,反正夜晚也看不太清楚,不干不净,吃了没病,要是放到白天,早就扔掉了。烤完鸡腿,再烤玉米,玉米这东西不是很好烤,不经常转动就会生一块,熟一块的,不及时的抹一点油在上面,玉米棒子非烤成木炭棒子不可,烤玉米,茄子和土豆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有一个同事闲来无事,看有袋子里有梨,也不愿意削一下再吃,居然也被叉上了烧烤棒,玩起了“烤梨”的行当,据他后来说“烤梨”的味道也还不错,话虽那么说,但他这一个有创意的烤法,还是被大家视为本次烧烤活动中最“变态”的举动。


烧烤活动持续了两个小时,大家喊破嗓子的力气终于用完了,带着深夜的倦意,租了几间小木屋,还有三顶帐蓬各自休息去了,我被分配到住帐蓬,五个人一共三顶帐蓬,我一个人独自一顶,在沙滩上,我很快就支好了这种临时性的帐房,完工以后钻进去一看,还算宽敞,由于沙滩并不平坦,躺在上面感觉到坑坑洼洼的,只好用手慢慢的把“床面”整平,虽然垫着一层防水布,但依然感觉沙子就在你的旁边,睡在这个帐蓬里,如里你转一下身,说不定你的嘴巴就会和沙子来一次亲密的接触,第二天早上起来,你会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口中是不是有沙子的存在,上下打量着你的牙齿,呵呵!想想这也是一种值得回忆的滋味。


或许自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看到眼前的一切,就会产生很多的思绪,不清楚为什么要这样去想,为什么要去想那些东西?打开帐篷的开口,把双脚伸在外面,一个人在那里独自听海,此刻已经是午夜时分,嘻笑的声音慢慢的远去,海水的浪声依旧,但却比刚才平静了许多,坐在帐房之中,好像感觉到有一些闷热,就在不远的海边,迷蒙中有人打着探照灯在海边寻找“宝贝”,忍不住赤脚跑过去,跟着渔夫模样的一个游客,顺着他手中的灯光,海水淹过膝盖,观察那见底的海水,没有看到期望中的鱼儿,但却清楚的看到了海水的清澈与透明,流沙与海水擦肩而过,互不相干,海水流去,而沙石却依然留在原地,沙子全然没有感觉到大海的力量,只是暂时稍微的摇摆了一下身子。喜欢这种清澈见地的感觉,喜欢沙子与海边朝夕相处而不混乱的次序。深夜里潮水已经退去了许多,想大声的告诉同行的朋友,我看到了一大块露出水面的沙滩,平坦,均匀得如地毯一般,甚至比地毯更微妙,如同冰面上雪后的湖面,洁白如纸,忍不住要在上面奔跑,但又不忍心去破坏眼前的美景,飞驰的感觉,周边没有参照物,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跑直线,赤脚的感觉真的很好,就在这陌生的地方,独自一个人随着海风飘流,随着海水飘荡。


早晨的阳光最早来到这个沙滩,伸出头去,发现一轮红日挂在海平线上,比平日里的太阳更圆,更大,更红,火一样的照耀在帐蓬之上,由于昨天深夜有些冷没睡好,尽管听到朋友的起床声,但依然带着倦意躺在帐蓬里,直到外面的声音已经很大,人群开始聚集起来,自己才从帐蓬中探出头来,看看外面的一切也睡意全无,索性爬起来,融入到外面的暄哗之中。直到此时才发现,昨天深沉的夜色把辽阔的海面夺去了,但是乌云毕竟遮不住太阳,让在我这清晨时分看到了无边的海,看到了远处的海岛,看到了不停冲击海岸的波涛,还有岸边的青山。


说好了今天要下水去游泳的,于是在帐蓬里换好衣服,钻入还有一些清凉的海水当中。游泳是我的爱好,记得自己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游泳,而且一泡在水里就是几个小时,那时候不仅可以双手举过头顶用脚丫游泳过河,只要用手微微搏动水面,还可以在水中休息,海水与淡水尽管味道不同,但游泳的技巧还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是河水是平静的,湖面如镜没有一丝波浪,但海水却是无风三尺浪,时刻不止,没有停息,远远看去,海浪是一浪高过一浪,如果浮海面之上,你可以看到海水的波纹,高低起伏,曲线优美,如风中舞动的蓝色纱布,细腻柔和,真想借自然的一双大手,轻轻的将波浪抚平,让它恢复想象中的宁静


海浪的拍打,冷不丁口中灌入了许多的咸水,有苦味,还带着海水特有的腥味,进入到口中的海水,尽管全部吐了出来,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干涩,你想到淡水的亲切与甘甜,海中有太多的水,但却不是你需要的那一种。站在沙水之中,任凭海水的冲击,不久你就会饱尝海水带给你的滋味。如何避开这种尴尬?在海里游泳的时间久了,你会发现只要你脚不着地,让自己失去重心,任凭海浪的冲刷,便不会与海浪直接对击,喝到海水的概率就会下降许多,假如你水性好,你可以起伏于海波之上,不费多大力气便可以游到你想去的地方,如果逆水而行,或者迎面而上,海水灌入你口中的机率就会大增,苦涩的滋味让你接踵而至,其实这就是一种惩罚。古人说,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说得便是其中的道理,碰到强大外力的时候,就不能背向而行,要善于借助大的趋势,多数人的力量,借助外力的帮助,达成自己的目标。我们在奉行古人所说的“善假于物”的同时,不免产生一种随波逐流的感觉,在碰到海浪的时候,我们便主动放弃自己的重心,失去自己的想法与追求,似乎这不是一个有理想,有追求的所能接受的,再去细细的查看一下“随波逐流”的愿意:随着波浪起伏,跟着流水漂荡。比喻一个人没有坚定的立场,缺乏判断是非的能力,只能随着别人走自己便在其后尾随着。古代很多圣贤的人都追求自己的主张,与强大的外部反对势力做对抗,从中我们看到了他们的骨气与气节,他们是我们歌颂的英雄,但我们也从中看到了他们最终的结果,不可避免的失败了,《史记屈原贾生列传》说: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屈原对这些劝见置之不理,愤世嫉俗,最终不能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还落一个身首先死的结束,空悲切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只是一个小人物,没有强有力的物质与权力作为后盾,没有屈原式的政治影响,也没有王安石的权力工具,仅凭自己的主观意志与世抗争,不能随其流顺其意,最终结果也只能被强大的外力所淹没,空有一身虚无的抱负又能如何?随波逐流可以在茫茫人海中保存自己,首先取得自己的一席生存空间,一个人生存空间都不具备,更谈不上其它,只有随其流顺其意,才能发现自然的巨大力量,才有机会借助的外力,因为外力只能加以利用,而很难加以改变,再大的社会变革,再有力的政策,也改变不了一年四季,燕子南飞。“善假于物”才是古人所说的成人之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