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幕! 正文 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0.html


十一


徐英杰和司马烁带领人马,悄悄的向东南YXY地区挺进。而宋怀仁则是在国内负责留守,并且负责统筹一切。根据内线发来的情报显示,对手已经与反政府武装取得了联系。现在正准备将物资装备运送过来,另外几家反政府武装的训练在对手人员到达后,业已开始了。现在除开殷梓郴以及他的贴身手下以外,其他的人已经向预先布置的圈套里面挺进了。这是让徐英杰和司马烁疑惑的地方,因为殷梓郴的缺席,对于整个行动是十分不利的。司马烁忿忿的说:“这个老小子,到底是怎么了。他到底想什么呢?该出来的不出来,不该出来的现在到处乱窜。他要是缺席了,我打谁去呀!”


其实徐英杰也感到有些不安,说实话除了殷梓郴以外,其他人根本够不成什么大的威胁,他们不过是砧板上的肉而已。而殷梓郴的缺席,无异于在说,殷梓郴的长期存在。只要是有殷梓郴存在,那么大多数时候,自己的战略意图很难不被他识破。这是非常不利的事情,也是非常难办的。现在徐英杰听到司马烁如是说,摇摇头无奈的说:“狡猾的狐狸不出窝,咱们又不能到他窝里去揪他出来。他不出来,咱们也没有办法。现在没有时间也没有可能去掏他们的老窝,只能先将眼前的这些家伙吃掉,起码让这些家伙从此变成残废。”


司马烁说:“只能是这样了,不过你说殷梓郴这个家伙,现在到底在做什么。该不是有什么阴谋吧,或者是在为其他的事情忙碌?”


徐英杰苦笑了一下说:“这不是咱们能够主导的,总归头脑长在他自己身上。不过就我所知,是不会有什么重大阴谋的,具体他在做什么就不得而知了。不过我们可以等待,我们也有时间等待。”


其实殷梓郴现在什么都没有做,只是被安排做值守总部的事情。这是奔尼.艾迪逊特别安排的,他不希望殷梓郴那种总是突如其来的感觉影响行动。而这也正如了殷梓郴的心意,因为殷梓郴不愿意做无畏的冒险。在没有弄清具体的危险来源之前,殷梓郴绝对不会轻易行动。这是殷梓郴的习惯,也是多少年来的经验之谈。


约翰.斯米尔克虽说听了殷梓郴的疑惑之后,做起事情来总是有点含糊,但是迫于命令,这是他只能执行。所以行动起来总是小心翼翼,生怕遭到对手的暗算。他知道,那样一来就得不偿失了,不过他现在所做的,按正常来说应该是危险性不大的。因为现在主要就是交接武器装备和物资,再有就是将自己的手下打散,用于对反政府武装进行基本训练。让他心安的是,两个月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不过更让他欣慰的是有两支反政府武装,人数不是很多。每支武装的人数都是在四百人左右,但是相当的强悍,能力也不是其它反政府武装可以比拟的。这些人都是由原正规军组成,是一群持不同政见的正规军。人员素质绝对是一流,虽说装备情况差了点,但是自己提供的装备一到手,其战斗力马上就显现了出来。这样的队伍几乎用不着再做训练,拉出来就能独当一面,只不过是过于散漫罢了。约翰.斯米尔将这两支队伍,直接置于自己的直接指挥下。现在约翰.斯米尔克就等着其它武装的训练了,一旦熟悉了手中的武器装备,就能够马上实施下一步计划了。


其实现在最为着急的是奔尼.艾迪逊,因为时间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紧迫了。现在整个战线看似稳定,但实际上是危机四伏。由于BY军队比Z国军队晚到了一步,全盘计划功亏于溃。与MLG海峡控制权失之交臂,也与主要能源矿产基地擦肩而过。现在再这样耗下去,最终自己的损失将是无法承受的。所以奔尼艾.迪逊现在,一直在不停的催促约翰.斯米尔,让他加快行动步伐。现在急需要Z国的后院乱起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拖住Z国军队的后腿。让Z国军队不战自乱,从而达到自身的目的。


现在徐英杰和司马烁正在注视着对手的一举一动,实际上徐英杰和司马烁,早就可以行动了。也就是说,约翰.斯米尔克早就应该下地狱了,之所以没有动作,是想看看殷梓郴是不是还有进来的可能。另外对手的物资装备还没有完全到齐,这样就动作,无意于给对手留下一定量的物资,这样等于给他们再次装备其它武装,争取时间。所以决定先不动他们,让他们招式出老了再说。


随着时间的流逝,殷梓郴也感觉事情蹊跷。没有事情并不是说,就不会发生事情。但是前面自己的警示,好像并没有应验。现在奔尼艾.迪逊看自己的眼神,每每都透出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说白了就是一种不信任,这使得殷梓郴感觉相当难堪。现在他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悲哀感,也有一种大局即将失去的感觉。殷梓郴现在极力想找出危险的所在,但是事与愿违,每每总是一现既失,根本就抓不住头绪。本来殷梓郴一直要求自己冷静,但是现在不光不能冷静下来,反倒是更加烦躁。各种各样的事情的纠缠,使得自己无暇深入思考。殷梓郴知道这是大忌,是失败之根源。这时约翰.斯米尔克要求增加人手,现在人手实在是难以调派。这样一来奔尼艾迪逊,马上将殷梓郴派到了一线,而自己则亲自代理总部事宜,并且命令,二十天后全面行动,目标政府军控制区,目的扰乱Z国军队以及其支持下的政府军。不过这倒是给了殷梓郴,一个冷静下来的机会。


时间又过了半个月,徐英杰根据情报,知道了对手的物资装备全部到齐。关键是殷梓郴的到来,使得徐英杰和司马烁相当兴奋。根据目前情况显示,殷梓郴并没有发现什么。现在趁他还没有找到什么头绪的时候,应该马上行动了。这时徐英杰下达了行动的命令,一时间各处反政府武装基地,遭到了最为凶狠的打击。此时各个武装组织联络不畅,人员损失惨重。很多武装组织原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说白了就是一些占山为王的土匪。碰到这种打击瞬间就做鸟兽散了,那里还有什么抵抗。


本来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克带领着人马,准备大干一场的,结果一进入就发现不对,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对手突然抢先实施的突击行动,将他们原有的计划被彻底打乱了,殷梓郴和约翰.斯米尔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去袭击别人了,而是怎么保证自己能够安全的退回到自己控制区的问题了,现在他们只能东躲西藏避免与对手直接交火,利用丛林与徐英杰司马烁周旋。不过由于殷梓郴的来到,使得徐英杰和司马烁俩人策划的计谋屡屡落空。这让俩人感到面对的对手相当棘手。而殷梓郴则是每逢危险境地,都能提前就发现有问题,在包围圈尚未形成之前,就跳了出去,或者是干脆直接就避开去了。不过现在是他们在前面跑,那些政府军在后面追击。一时间将约翰.斯米尔克和殷梓郴,逼的手忙脚乱的。幸亏现在是在热带丛林地带,空中打击很难奏效。要是在空旷地带,现在多数人都已经作古了。奔跑当中的约翰.斯米尔克实在是佩服殷梓郴,要不是殷梓郴发现的及时,恐怕现在已经在对手的战俘营中饱受虐待了。


而现在要多麻烦就有多麻烦。现在通讯遭到全面的干扰,无法将这里的情况告知奔尼.艾迪逊。根据现在的情况判断,根本就不会有救兵出现了。幸亏自己将两支彪悍的武装,置于自己的旗下。现在要不是他们在引路逃窜,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约翰斯米尔克,拿出GBS定位仪看了一下自己现在的方位,现在距离自己的控制区已经不算远了,再有四十公里就可以逃脱,回到安全地区了。


而此时殷梓郴心里的感觉越来越不好,感觉危险越来越近。具体在那里还是让他说不清楚,本想静下心来好好考虑一下,但是目前这种逃命的状态下,这种想法无意于是一种奢望。现在根本就不可能停下来,更不能坐下来静静的思考。现在有的,就是那种单调的急匆匆的脚步声,还有粗重的喘息声,其他的一切都要让位于此。


十几个日日夜夜的奔波,不仅后面的追兵一直没有甩掉。而且还要时刻防范,前面道路上的种种圈套和陷阱。这让约翰.斯米尔克相当着急,殷梓郴也是感到紧迫。身边的人员在不断的减少,而剩下的这些人员也都疲惫到了极点。个别人甚至走着走着,就永远睡着了。现在约翰.斯米尔克发现身边原本将近三百人的队伍,已经不足两百人了。这也就是说,随时自己有可能被吃掉。


又走了一段丛林后,殷梓郴突然发现眼前一亮。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山谷,这个山谷中间无遮无拦,两面的山峰虽说不是很高,但是陡峭异常。殷梓郴心中一紧,一种不祥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忙示意停下来问手下:“这是什么地方?”


手下看了一眼手中的定位系统,然后翻看了地图后说:“这里应该是Sun山谷,翻译过来叫做太阳山谷。”


殷梓郴马上带人退入了丛林,并且在丛林边缘像这个山谷仔细的观察着。观察了一会殷梓郴脸上露出了一丝极难察觉的笑容,他回头对已经有些惊慌失措的约翰.斯米尔说道:“看来咱们得避开这个山谷了,这里有些古怪,如果要从这里通过,很有可能遭到对手的算计。你们看看,还有其它道路可以通过么?”


约翰.斯米尔克慌张的问道:“这里是到咱们的控制区最近的路线,过了这个山谷再有十公里就到了,要是走别处,恐怕得绕行,最少得多走七八十公里,那样咱们还得在丛林中跋涉两天,难道这里面有埋伏?”


殷梓郴说道:“是的!你看这个山谷,应该是火山熔岩流所形成的。这里本应该是寸草不生的岩石沟壑,四周山体几乎是一色的巨石峭壁,但是你看山崖顶端的那个位置,还有那几个位置,那些一丛丛原本应该是灌木丛,虽说这里自然环境恶劣,但是有这些东西生长并不奇怪,但是奇怪的那些并不是灌木丛,而是热带从林中的常见阔叶植物,也就是说那些灌木丛是假的,是一种伪装,咱们赶紧退入丛林,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约翰斯米尔克忙拿起望远镜向山上观察,但是红外望远镜并没有发现那些植物后面,有生命的迹象,但是他知道,就凭自己手上的望远镜观察,并不能说明什么,对手只要是相应的做点手脚,自己手上的望远镜,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如果走其它路线,还得绕很多路,况且后面还有追兵,他想了想说;“咱们是不是先试探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埋伏。”殷梓郴说:“现在没有时间了,再不走,很有可能被他们黏住,那样在想甩掉他们就难了。”说完也不管约翰斯米尔克说什么了,自己带着手下率先钻进了密林当中。约翰斯米尔克一看也没有敢耽搁,马上带人跟着钻进了密林。


约翰斯米尔克和殷梓郴刚退入密林,山谷四周山上的一块巨石后面司马烁就站了起来。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也已经站起来的徐英杰说:“你这个师叔真他妈的狡猾,连续几次都没有按住他,你说他是怎么发现的?”


徐英杰无奈的笑着说:“刚才我也觉得奇怪,他是怎么发现的,后来一看那些政府军的伪装,就明白了,他妈的!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司马烁向四周看了看笑道:“呵呵。。。。隔壁小二不曾偷!妈的,还真没有注意这些,看来你师叔真够仔细的,要是他们不急于跑路,来个火力侦查,那可是有的看了。”


徐英杰无奈的点点头说:“这些个懒蛋,怎么就没个脑子呢。也怪咱们,开始怎么就没有注意呢?”


司马烁笑着说;“要知尿床早就睡筛子了,这也是该着,该着咱们露怯,还追吗?”


徐英杰苦笑着说:“还追个屁呀,这些家伙现在是惊弓之鸟,跑的比兔子还快呢,跟在他们屁股后面,闻臭味呀。这次让他们逃过一劫吧,妈的,设计好了的圈套就这样毁掉了。马上返回,准备进行第二步计划。命令后面的追击部队,停止追击,所有部队全部原地待命。”说着徐英杰打开地图指着地图接着说道:“现在他们逃跑的路线,是这个方向。期间需要经过这里和这里,现在我们的机动能力比他们要强很多,所以我们马上让追击的部队,沿这个方向包抄,而我们则马上到他们的前面等着他们。看他们这回还能往哪里跑。”


司马烁笑着说:“这招够损的,你这不是累傻小子吗,你说那些家伙会上当吗?”


徐英杰笑着说:“这可是说不准,不过从这里到他们的控制区,只有这两条路可走,看情况他们会选择这条近点的路走,十多天不停顿的逃亡生活,已经使得这些家伙筋疲力尽了。在从林中穿行,不像在大马路上行走,这百十公里走起来相当困难。殷梓郴和他的亲随没问题,而约翰斯米尔克和其手下还有这个能力么?其实就算他们走这条稍远点的路,也还在我们的掌控当中,随时可以将他们兜住。”


司马烁乐呵呵的说:“那就是咱们再给殷梓郴做个套,让这家伙别扭死。”


徐英杰笑着点点头说道:“马上下令行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