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女匪红玉传 正文 美丽女匪红玉传.第五章 惩恶霸 江湖英名(2)

赵家明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size][/URL] 第五章 惩恶霸 江湖扬名(2) 红玉一听,更想探个究竟,便摸出一锭大洋往桌上一放:“店家,上菜!你尽管说来,还没有我们惹不起的!” 店家见桌上被灯光照得闪闪发亮的银子,着实诱人,就说:“敢问客官是……?” 野猪抢过话头,拍拍腰间的枪,又指指红玉:“这位美女是军长侄女,我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8.html


第五章 惩恶霸 江湖扬名(2)

红玉一听,更想探个究竟,便摸出一锭大洋往桌上一放:“店家,上菜!你尽管说来,还没有我们惹不起的!”

店家见桌上被灯光照得闪闪发亮的银子,着实诱人,就说:“敢问客官是……?”

野猪抢过话头,拍拍腰间的枪,又指指红玉:“这位美女是军长侄女,我们是一百五十四军侦察队和警察大队!店家,你但说无妨,谁敢找你麻烦,我们毙了他!”野猪外号又叫“壳子虫”,扯谎假打就是他的拿手好戏,不过,这时候穿山甲确实身着警察制服,就是上次从警察身上扒得的,当初众匪不知红玉为何命令剥警察制服,穿山甲现在才知真是有用。

店家久居乡间,哪里辨得真假,其实根本就有没什么一百五十四军,只晓得城里有军队,警察倒是实实在在看到过的,想都不会想这就些人是假冒的。店家一边叫老婆上菜,一边小声翼翼把来龙去脉说了出来:邻近本村有个大富叫潘祖荣,人称恶霸“惹不起”,此人阴险毒辣,巧取豪夺,杀人不见血,长期横行乡里,鱼肉百姓,无恶不作。那哭泣的妇女是本村易大嫂,惹不起强想买易大嫂家的二亩田地,这二亩田地是易家赖以生存的口粮田,卖了拿什么养活一家大小?惹不起见易家死活不卖,,就又强买了易家二亩田地周围的粮田,这样易家要去自家田地锄草浇水,就得经过惹不起的田地,惹不起不许,易大哥和他理论,正好被惹不起手下借机暴打一顿,现在卧伤在床,无钱医治,可怜有田不能种,有冤无处申,所以易大嫂悲痛伤心,凄怆哭泣声不断。

店家讲着讲着怒火中烧,竟也忘记了害怕,又讲了惹不起的几桩恶行。

穿山甲听完,火爆脾气又发,怒从心头起,拔出手枪:“弟兄们,走,灭了他!”

“慢着!”红玉喊住,“这贼实在可恶!店家,甲长家远否?”

“不远不远!”店二不假思索,“甲长就住在本村。”

红玉指指店家又指指穿山甲:“店家,麻烦你一趟,和大队长一起去把甲长叫来!” 野猪的壳子话既已出口,红玉也就只有将壳子进行到底。

不一会,甲长来到:“长官,叫我何事?”

红玉说:“去把惹不起潘祖荣叫来,本小姐有事要谈!”

在这乡村僻野,甲长还没见过这种阵式,于是就让店家一起,去叫惹不起。惹不起见是店家,还有甲长,甲长还和惹不起沾亲带故,听二人一说,还以为有什么好事,兴冲冲就来了,当然,带两个跟班还是少不了的。

惹不起见这么多持枪的人,神情冷然,就恭恭敬敬地说:“卑人姓潘名祖荣,长官找潘某何事?”

身着警服的穿山甲一脸严峻:“我们是县警察大队和一百五十四军兄弟们,这位小姐是军长侄女!”

惹不起满脸堆笑:“失敬失敬!”

红玉却面无表情:“奉我舅父之命,来到此地,听说潘大爷大名,特找你有公事相商。”

惹不起一脸笑容:“好说好说!”

红玉说:“不过公事之前,还有一件小事。店家,去把我孃孃易大嫂叫来。”惹不起心里不由一紧:我怎么就不知道她有这么硬的亲戚呢,人们叫我惹不起,今天来者不善,我肯定才惹不起啊。

易大嫂家就在店外,倾刻就到,店家女人端来竹椅:“易大嫂,请坐!”店家心里也在嘀咕:易大嫂,你竟有这么大的官亲戚啊,看来今天要有大事了!

红玉站起来:“孃,侄女多久不来,你受苦了!听说潘大爷要买你的田地,你卖没有?”易大嫂心里想,这是我哪个漂亮侄女呢,记性真是不好,唉,俗话说女大十八变,我们这里偏僻,可能多年没来,我倒实在是忘了!还未等易大嫂开口,红玉又对惹不起说:“潘祖荣,我孃的田可是好田啊,我听别人说要值五百大洋一亩,你给多少呢?”一亩上好田地本来最多值几十两大洋,惹不起听红玉这么一说,顿感不妙,赶紧说:“哪里能值这么多,一亩地最多就几十两银子,我给易大嫂也是好价钱,她就是不卖!”

红玉脸一沉:“所以,你就断了我孃的田路,我叔和你理论,你就命人把我叔打成重伤!”

惹不起偷眼一瞧,真是个美人胚子勾人心魂,可就这么吓人心呢。惹不起脸上青一阵来又白一阵,战战兢兢地说:“潘某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官人亲戚,恕罪恕罪!这都是手下人干的,以后不敢了。”

穿山甲走上前去,把手按在惹不起肩上:“你箍吃霸道,还行凶打人,大小姐的亲戚也敢欺负,怪不得人称惹不起,简直是目中无人,无法无天,还想有以后?!来人!捆了,押到警局去!”

野猪等人早已缴了惹不起跟班的械,这个劲仗,他俩明白,主人名号惹不起,其实只是地头蛇,今天遇到了过江龙,真正才惹不起,强龙压不过地头蛇那是假话,所以根本就没有反抗也不敢反抗就乖乖交了枪。

惹不起一听要被抓到警局去,立刻慌了神,语无伦次:“长官,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潘某有眼无珠,还望高抬贵手,易大嫂的田我不买了,易大哥的伤我医。”

易大嫂这时悲喜交集:“多谢各位长官大恩大德!惹不起,那我问你,到我家农田的路,到我家农田的水咋办?”

惹不起赶紧说:“随便过随便过。”

红玉说:“可周围都是你的田地呀!”

此时已是晚上,这里又是饭馆酒铺,早已有不少看热闹的人,人群里有人说:“长官,易大嫂旁边的田有我的,我本也不想卖,我想收回来!”

红玉就说:“惹不起,你现在就把箍吃霸道强买的田都给我退了!”

惹不起畏畏缩缩,连连说是,哪还敢说半个不字。

红玉又对野猪说:“朱连长,叫两个弟兄和潘大爷一起去把众乡亲卖田的田契都拿来,顺便把我叔叔的医药费也一起带来,也不要多拿,五百大洋就差不多了!”说完,又对穿山甲说:“王大队长,你和甲长也一起去!”

一会儿,惹不起就拿来了田契和大洋。

红玉说:“潘祖荣,如果五百大洋还没医好我叔的话,该咋办?”

惹不起赶紧说:“继续医继续医。”

野猪说:“空口无凭,还是写个字据!”

惹不起赶紧说:“应该应该。”

红玉说:“潘大爷还算撇脱(撇脱为蜀州土语,意为干脆、爽快),我想潘大爷不会赖账!”说完命人一把火又将田契烧个干干净净!

众人欢呼雀跃,平常受够了惹不起的欺压,终于有人替他们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惹不起今天灰溜溜的,往日的神气一扫而光:“名位长官,如没有事,潘某就告辞了。”

红玉说:“不忙,私事办完,还有公事呐!”

惹不起说:“长官还有何事?”

红玉说:“今天我一则来看望我孃,二则奉舅父之命,看看这里是否可作军训之地,我看还不错,都说你家房屋宽敞,钱粮充裕,今天我们就先住你家,你看如何?”

惹不起一听,心里凉了半截:这些兵氓住在我家,不把我家吃个精光才怪?于是就说:“这恐怕…?”

“潘大爷如果为难,那就就算了!”红玉未等惹不起话说完,就接过话语说道,“这么多兵马住你家,可能是有所不便,我们也不想扰民,我看这样吧……”

惹不起迫不及待地问:“怎样?”

红玉慢腾腾地说:“这也不难,那就借一点东西总可以吧,我们另找他地,待我军一到,就当归还,你看如何?”惹不起巴不得这些人快点离开,借点东西算什么,于是就说:“好!好!好!潘某一定照办。”可他这一答应,却不知旋即就被陷进了泥潭难以退出。

红玉就说:“潘大爷痛快!”说罢,从店家那里拿过纸笔,毫无商量余地,边写边说:“今借到潘大爷现大洋、银票共计五千圆正。一百五十四军。”其实哪里有什么一百五十四军,这明明就是野猪无中生有,信口开河,惹不起又从何知道,就算知道是假的又怎么样,今天不借也还得要“借”。

惹不起一听:五千大洋,我的妈,这不要我的命?于是就说:“长官,五千大洋,这不就是揭了我老底,少点吧?”

“看来你还是有吧!“穿山甲冷笑一声,“你刚刚答应借与军队,男子汉大夫,一言既出,几条马都追不回来,岂能讨价还价,难道怕我堂堂大军赖你帐不成?是我开口,还要借你一万呐!

不由分说,穿山甲带着几个弟兄,还有甲长,跟着惹不起,到其家里“借”了大洋及银票共计五千,五千大洋那,至少价值今天的几十或者百万!

惹不起见白花花的银子送到了别人手里,着实心如刀割,可怜巴巴地说:“长官,你能不能签个名字呢?”

红玉把笔一挥:“你听好了,本小姐名叫红玉!”

“红玉!”众人一听,都盯着红玉:美女美女真是美女!莫不是杀死警察局长的红玉?其实大家早就发现这位活生生的美女,只是不知道她姓甚名谁。

红玉说:“正是本小姐!”说罢回过头来对易大嫂说:“孃,你保重,我走了,改天再来凉水村看你!”说完,把手一挥:“走,弟兄们回军营!”这两句话惹不起听得很清楚,好像就是特意冲着他自己说的:我们走了,如果你敢对我孃如何,我们回来灭了你!

店家叹道:“真是江湖美女英雄也!”

易大嫂大声说道:“我侄女当然是英雄!没有背景,怎敢杀警察局长?你们看,警察和当兵的都要看我侄女眼色!”易大嫂终于扬眉吐气了,她这话又是说给谁听呢?易大嫂可能在想:红玉这姑娘不是她的侄女,就是她的侄女。

红玉等人已经离去多时,易大嫂和众乡亲还呆呆的望着红玉远去的方向……

台湾偃月人评曰:常人大事平平过,英雄小事轰轰烈!惩戒恶人百姓快,美女侠义江湖名!

红玉等九龙山弟兄还到哪里去,还要去做今天的正事,打夏朝兴吗?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