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为冤大头上海迪斯尼

高青 收藏 6 161
导读:上海迪斯尼,或为冤大头 司马南 笔者绝不是迪斯尼进入中国内陆的反对派,做买卖嘛,你可以来,我也可以去,互通有无。假如美国人以同等条件在纽约建立一个大观园,我在上海建立一个迪斯尼,何乐而不为?但是,迪斯尼,假如它身不动膀不摇,仅凭品牌和摄心术,就拿走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外加管理权,这就叫不平等条约,不平等交易。面对不平等,笔者不免心痛夹杂不解:一痛上海人咋不会做生意啦?二痛不平等条约咋又回来啦?三痛中国人的文化自信那里去啦? ——————————————————————————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上海迪斯尼,或为冤大头




司马南


笔者绝不是迪斯尼进入中国内陆的反对派,做买卖嘛,你可以来,我也可以去,互通有无。假如美国人以同等条件在纽约建立一个大观园,我在上海建立一个迪斯尼,何乐而不为?但是,迪斯尼,假如它身不动膀不摇,仅凭品牌和摄心术,就拿走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外加管理权,这就叫不平等条约,不平等交易。面对不平等,笔者不免心痛夹杂不解:一痛上海人咋不会做生意啦?二痛不平等条约咋又回来啦?三痛中国人的文化自信那里去啦?


——————————————————————————




迪斯尼落户上海,很多人在为此欢呼,金融投机家、房地产商尤其活跃。在很多问题未弄清之前,劝各位且慢高兴。


看报道,上海市政府下属企业将持股57%,迪士尼公司持股43%。


没有人告诉公众,美国方面出了多少钱持股43%?在耗资244.8亿元人民币的投资大盘子中,美国人是否拿出了真金白银?如果美国人没有出钱,或者只出一点点钱作为象征,上海人却出钱、出地,又出力,还要把周边的环境一切搞利索,等着“不出钱的大老板”来耍(现在还不知道上海方面有没有拿到管理权,反正香港的迪斯尼港人被涮,是没有管理权的,就是说,与美国人做生意,不出钱的人却拥有规则的制定权、管理权、收益权)假使这个判断大体不错,这桩买卖怎么衡量都有点亏。亏钱且亏心。


迪士尼的米老鼠唐老鸭值多少钱?看起来是交易价格问题,事实上是文化自信问题。交易是双方的事,自由贸易,平等交换,自愿让渡,如果上海方面概念中不认为迪士尼值这么多的钱,迪士尼是没有办法要上海人当冤大头的。可是如果上海某些人抱定了“我就是要当冤大头”、“我不当冤大头谁当冤大头”、“我当冤大头我快乐”、“我当冤大头,我做主”、“我这个冤大头,不是冤大头”、“当冤大头,就当美国人的冤大头”、“你想当冤大头,你还当不上呢”一类的信念,别人要拦住他,就不容易了。因为这个执着的信念在里边横亘着,不解决认识问题,不改变某些观念,阿拉们是会不认输的。


可以肯定地说,上海自建埠以来,商业文化日渐发达,上海人精明程度在全国数得着,阿拉们从来不吃亏,很少被别人——尤其是那些在上海人看来土气的“江北佬”“乡下人”忽悠住。


但是,在迪斯尼问题上,某些人似乎有一点神志不清,私底下受“模糊逻辑”与“源我情感”支配:其一,大家都在争,你不上,别的省市甚至别的国家,就抢了去了。动态目标,愈是追而不得,便愈发激起追逐者的兴趣,这是大自然进化中人类古老天性的遗存。这与小孩子吃饭同一道理,自家里的饭菜,大人追着喂,不吃,到别人家里,与其他的小孩抢着吃。美国资本家深谙此道,一方面夸耀鱼饵,把价码开得高高的,就不松口,一方面强力公关,打通人脉,不惜十年磨剑。明明是他们看好中国,拼命要打入中国市场,却做出一副我无所谓,看你上海给的条件与态度的超然状,始终把握谈判的主动权。其二,反正要上项目,地方财力没有问题,要上就寻大个的,带响动的,GDP拉动,起码要挑一年一万亿的,果然有位仁兄提供了的大跃进算法,声言一年拉动10000亿没问题,于是,在迪士尼的项目宣传中,画满了这种拍脑袋得来的浪漫愿景,于是上海方面愈发志在必得了,于是唐老鸭米老鼠便愈发神气活现了。


关于美国的“文化破碎机---迪斯尼乐园”的文化渗透问题,关于中国当下文化“过度美国化”的问题,关于若干精英在美国人面前直不起腰不敢大声出气的问题,这里姑且都不说了,只讲一讲跟美国人做买卖怎么对中国人有利,怎么才合算,总是应该有共识的吧?


迪斯尼公园,日本的,香港的,本人有幸进去过三次,实在没啥。假如你一定要瞧一瞧只有在迪斯尼园子里才能见到的物件,嗨嗨,没有啊,无非是寻常的美式文化的大杂烩。所以,笔者担心上海迪斯尼开始炫得热闹,后来冷落萧条,承担不起拉动什么一万亿基迪屁的重任。闾丘露薇姑娘今天说过一段明白话,当年“香港政府预计迪斯尼可以带来1480亿港元的经济效益。但是到现在为止,只有1173亿,比预期少了将近300亿港元。从人数说,也比原来的预期少了很多。其中原因……对于当时内地游客的数字出现了高估,以为迪斯尼会对内地游客带来很大的吸引力。”


是啊,香港已经有迪斯尼,平时人少得可怜,惟节假日爆满。香港与上海相距不远,有否必要再建同一主题的公园?再建同一主题的公园势必分流香港本已经不多的客流,势必导致两地打价格战竞相杀价揽客,香港迪斯尼空心萧条对谁有好处呢?同为国人,相煎何急?同为国人争建迪斯尼,谁人乐见谁人渔利?


在香港,曾经不可一世的迪斯尼,受到海洋公园这样本土公园的挑战,因为海洋公园相对来说更有自己的特色。笔者在香港游玩,海洋公园还就是比迪斯尼让人开心,香港人今天的选择也倾向于本土的海洋公园,相比之下,迪斯尼当然比不上本土的。如此结果,美国大老板,香港经营商均始料未及。上海迪斯尼的研判会不会重蹈覆辙?


应该指出,迪斯尼与本土公园的比拼是建立在不平等的基础上的。最简单的一条投资额不同。如果上海方面肯象引进迪斯尼一样,提供完备条件,大规模地投入,一口气就砸进去250个亿,以孙悟空名字命名的公园中国人自己管理的公园注定不行吗?


中国的孙悟空,连同太上老君在内,今天注定没有这种资格,不是他们不行,而是不入上海方面的法眼。当一群人已经被人家“拿了魂”的时候,朝太平洋那边的美国窥望,阿拉心中“我的眼里只有你”,所以,心甘情愿给人干股当冤大头。


笔者绝不是迪斯尼进入中国内陆的反对派,做买卖嘛,你可以来,我也可以去,互通有无。假如美国人以同等条件在纽约建立一个大观园,我在上海建立一个迪斯尼,何乐而不为?但是,迪斯尼,假如它身不动膀不摇,仅凭品牌和摄心术,就拿走百分之四十三的股份外加管理权,这就叫不平等条约,不平等交易。


面对不平等,笔者不免心痛夹杂不解:


一痛上海人咋不会做生意啦?


二痛不平等条约咋又回来啦?


三痛中国人的文化自信那里去啦?


假如有人嫌弃小民多嘴,请直言相告美方如何获得百分之四十三股份。如若道理充分,笔者即刻闭嘴,且自掌十下以谢国人。


(2009年11月4日星期三)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