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45.html


李斌不知道为什么,这些鬼子会把高射炮和高射机枪运到这里来的。

按照原本历史上的进度,日本人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武器,因为当时的中国根本就没有强大的空军。

可是,因为李斌的出现,历史悄悄发生了变化。大批日军士兵被莫辛-甘纳狙击步枪击毙,通过验尸报告,日本人以为李斌的军队肯定得到苏联的支持。甚至在军队中,还有某些军官认为,在义勇军之中肯定有苏联枪手!

而且,东北也一直就是俄国的地盘,为了方便苏联可能发起的袭击,日本人就把一批高射武器运往鸡宁。

结果,这批高射武器就全部落入到李斌的手里。

看到这些高射武器,李斌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一直等到肖柏在他边上推了他半天,他才回过神来。

接着,肖柏又继续说出下面的清单,这次运送过来的,还有一批炸药,药品,罐头,冷冻猪肉牛肉,被服和大米面粉等物资。

不过,惊喜归惊喜,目前的当务之急还是要火速拿下麻山镇。此外,那些高射武器,目前也没有人懂得使用,因此还需要培训一批高射炮手和高射机枪手才是。否则,没有人操纵,那些武器也是一堆废铁。

想要夺取鸡宁,就必须切断牡丹江到鸡宁的铁路线。

李斌带着张敏帆的工兵战士和几个擅长操作机枪的步兵战士,还带着几名铁路工人和信号员,登上装甲车。

对于一个现代坦克兵而言,想要掌握这种老式的铁路装甲车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登上装甲车之后,看了几眼,就懂得驾驶它。

李斌发动了装甲车,先把装甲车从岔道中开出。在铁路工人的帮助下,一节装满炸药的平板车被调运机车送到股道上。

装甲车隆隆前进,挂钩轻盈地挂上平板车,几个铁路工人把刹车气管连接起来,然后晃动绿灯。

随后,李斌就驱动装甲车,一路向牡丹江的方向疾驰而去。

根据获得的火车运行图,在这段时间内铁路线上不再有其他火车来往。装甲车推着挂着前头的平板车一路疾驰,路过的小站,日本人看到是自己的装甲车,也都一路绿灯放行过去。

轨道装甲车以七十公里的时速高速运行,从麻山到牡丹江,大约一百四十公里,需要两个小时才能到达,来回就是四个小时。

如此长的时间内,什么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但是,不切断铁路线的话,一旦攻击鸡西,那么日本人将会从铁路线上调兵遣将,很快就能把他们包围。因此,切断一百四十公里外的铁路线,至少可以把敌人迟滞在牡丹江一带两天两夜。

去的路上十分顺利,一路上没有碰到任何阻扰,日本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列装甲车上的人会是中国军人!

经过近两个小时的长途运行,到了凌晨一时左右,轨道装甲车来到牡丹江城外的一座铁路大桥前。

李斌减免车速,轨道装甲车徐徐开上大桥,上了大桥之后,李斌停下装甲车,随后他就和几名铁路工人下了火车。

工人把挂钩解开,再解掉刹车通气管。装甲车隆隆退出,离开铁路桥。随后,张敏帆的工兵就跳下火车,把平板车上的炸药一箱一箱搬到铁路桥的轨道上。

工兵们开始紧张工作,把雷管和导火索接到炸药箱上。所有的导火索都被连接在一起,最后,所有的导火索全部被连到一根主导火索上。

张敏帆则是负责安装起爆装置,由于这里有三百公斤炸药,用药量大,爆炸威力极大,必须保证引爆炸药的人能有足够的时间离开这里。

他安装的是电起爆装置,通过导线连接电雷管,电雷管引燃后点燃导火索,然后慢慢燃烧直到把炸药箱引爆。

电雷管的导线被一直拉到装甲车上面,只要一切准备工作完毕之后,李斌就能发动装甲车,随后张敏帆就能引爆炸药。

经过二十分钟的准备工作,所有炸药都安置完毕,正在引导线的时候,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李斌连忙转动装甲车上的探照灯,只见路边出现大约一个小队的鬼子骑兵。

“干什么的?”那些鬼子骑兵猛然被雪亮的灯柱一照,眼前冒出无数星光点点。

还差一点,就要完成准备工作,绝对不能让这些鬼子骑兵破坏了张敏帆他们的作业!于是,李斌一声大吼:“打!给我狠狠地打!”

装甲车的探照灯照向骑兵群,两门双管37毫米速射炮“咣咣”吐出火球,紧接着,射击孔内伸出的十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发出一阵怒吼声。

“轰轰”几团火球在骑兵群中腾起,横飞的弹片迅速就把鬼子骑兵撂倒一大片。

十道通红的火舌从装甲车内吐出,交织成一张纵横交错的火网,笼罩在鬼子骑兵头顶。呼啸的子弹“嗖嗖”射入鬼子骑兵群中。

突然响起的枪炮声打破宁静的夜色,回荡在东北平原大地上。

暗红色的弹痕好像死神手中巨大的镰刀一样,把那些鬼子骑兵连人带马纷纷撂倒在地上。子弹横飞之处,人的惨叫声和马匹悲戚的嘶鸣声混杂在一起,战马一匹接一匹倒下,把马背上的鬼子骑兵纷纷掀落下马。

子弹射入人群中,发出一阵阵肌肉被撕裂的声响,血花四溅,血肉横飞,一大片鬼子骑兵倒在地上。

“嗖嗖”怪啸着飞来的子弹穿过人体,射入地面,激起一阵阵飞沙走石。人群马群中,无数血箭四处喷射,倒下的战马把鬼子压在地上不能动弹,随后飞来的子弹就把鬼子连人带马一起射杀在地上。

紧接着,又是“轰轰”几声巨响,火球在人群中炸开,中了弹片的战马发出嘶鸣声,把马背上的鬼子掀落在地面。

横飞的弹片击中鬼子,把他们的脑袋或者四肢从身体上撕下,随着冲击波被炸飞到空中。

遭到突然的打击,那些鬼子骑兵纷纷端起手中的四四式骑枪,向装甲车射击。

“啪啪”子弹一颗接一颗无力地打在装甲车上,溅起一道道火星。

然而,徒劳的反抗却遭致更为猛烈的打击。机枪和速射炮一起齐鸣,更多的鬼子骑兵被击毙,倒在铁路路基两边。

装甲车本身就是骑兵的克星,用装甲车杀骑兵,简直就是一种单边倒的屠杀。李斌和那些机枪手们,此时正在享受这种杀戮的快感。

面对着吐着火舌的钢铁怪兽,那些骑兵就好像是手无寸铁的一样,他们手中的枪就是烧火棍。有骑兵冲上来,用马刀去砍装甲车,只能听到一阵钢铁碰撞的“叮当”声。很快,那名鬼子骑兵也被一串子弹连人带马击毙在铁路路基边上。

“快!快点!那边打起来了,赶快上车!”张敏帆焦急的对那些工兵战士们吼道。

最后一个雷管装上去,起爆器被安装完毕。

张敏帆和一名战士拉起导线,就往装甲车的方向飞奔而去。

突然,有鬼子骑兵一枪打在探照灯上,照向敌人的探照灯“啪”一声熄灭。那些被照得睁不开眼睛的鬼子骑兵这时才渐渐缓过神来。

“那边有人!”一名鬼子大喊了一声。

此时,鬼子骑兵才放弃了对装甲车无谓的攻击,他们纷纷调转过枪口,对准正在奔跑的张敏帆他们扣动扳机。

“啪啪啪”灼热的子弹呼啸而来。

“快隐蔽!”张敏帆焦急的大喊一声,他连忙趴在地上。

“嗖嗖”子弹从他的头顶呼啸而过,一名来不及趴下的战士不幸中弹,全身上下中了多颗子弹,重重倒在铁轨上,鲜血把身体下的枕木染红一大片。

发现工兵,那些鬼子骑兵挥舞着马刀,策马向张敏帆他们这边扑过来。

“操你奶奶的小鬼子!”张敏帆大骂一声,他从战士的遗体边上捡起一支三八式步枪,瞄准一名冲过来的骑兵扣动扳机。

“啪”一声枪响,那个骑兵应声落马。

可是后面更多的骑兵却挥舞着马刀,向张敏帆他们杀过去。

一旦让敌人的骑兵杀入工兵群中,那些工兵又如何是骑兵对手?见此情形,李斌焦急的大吼一声:“快!给我开火拦截鬼子骑兵!”

机枪射出密集的弹雨,子弹旋风一样扑向敌人。血红色的曳光弹“嗖嗖”飞出,在鬼子骑兵的前方织成一道拦截线。

暗红色的拦截线就好像一根绊马索一样,鬼子骑兵装上去的,纷纷人仰马翻,摔倒在路基边上。

可是,还是有鬼子骑兵冲上路基,进入装甲车射击的死角中。

眼看着鬼子骑兵就要杀入工兵群中的时候,此时李斌再也不能容忍敌人去杀他那些宝贵的工兵,于是,他打开舱盖,抱起一挺捷克式轻机枪架在舱盖上,然后对准那些鬼子骑兵扣动扳机。

后面的战士也纷纷打开舱盖,从里面伸出机枪向鬼子骑兵射击。与此同时,速射炮转动炮口,对准前方吐出一团火球。

子弹炮弹夹杂在一起,飞向那些冲上铁道的鬼子骑兵,一下就把七八名骑兵从马上射落到地面,没有人的战马嘶鸣着向远方奔跑而去。

看着越来越近的鬼子骑兵,张敏帆丢掉步枪,拔出手枪对准一个张牙舞爪挥舞着马刀冲向他的鬼子扣动扳机。

“啪啪”黑暗中火光闪烁,那名鬼子骑兵中弹落马。

当第二名鬼子骑兵冲上来,刚要挥刀向张敏帆头上砍下的时候,却被李斌两发精确的点射所击毙。

激战正酣,那些鬼子骑兵越来越少。就在此时,突然有一名战士大喊一声:“不好!那边还有鬼子骑兵来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