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兵之:陆战霸王花 英雄背影 (六)

sy65048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6.html


罗浩一下子抬起头来,目光有些发直的看着爱人,忽然大声说:“你,不可能!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再说,我们都离婚这么些日子,你怎么可能会怀孕,这是不可能的事呀。你别拿我开心了,你还是走吧。”罗浩有些急躁,他转脸看到了刚走到队门前的其其格,说:“其其格,跑步到楼上告诉一排长,吹哨开饭。”说完又转回脸来说:“对不起,我要工作了。”

罗浩的爱人眼里含着泪水说:“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其其格前面的话没有全部听清楚,后面的也没完,但是她真真切切的听到了怀孕两个字。其其格这个蒙古女兵虽然不明白夫妻之间的争执,但是她却明白此事意义重大,所以传完了通知,又十万火急的跑回到宿舍里。她站在门口喘着粗气说,队长的爱人怀孕了。屋里的女兵们都在忙着整理个人物品,其其格的话一出口,大家都转过头来愣愣的看着她。

方小梅把叠好的被子放好说:“其其格,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其其格认真的说:“开什么玩笑,不信你们往下看。”说着她先来到了窗前。

大家都跟着其其格来到窗口向下看,楼下队长的爱人抬手用纸巾擦了一下眼睛,坐进了小车里,队长望着小车飞快的开走了。还没等大家对此发表什么看法,尖厉的哨声在楼里吹响了,大家都飞快的戴正军帽跑出了房间。

早操结束后,方小梅她们看到指导员和队长两个人在楼下站了很长时间,看样子好象指导员在批评队长。后来,队长坐上汽车也走了。望着远去的汽车,大家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猜想,方小梅始终站在其其格的这一边,她相信其其格的话是真的,其主要原因,是她相信男兵们的计划成功了。


训练回来的方小梅和其其格,遇到了刚从医院回来的林朋,当林朋知道队长爱人怀孕的消息后,高兴的蹦了起来。

林朋高兴的搓着手说:“我以前就说过吗,一付药不好使可以理解,我们这么多战友,一家一个偏方就是多少,再不好使队长都快成药罐子了,唉,我们都快成老中医了,队长真是不负众望啊,看来是‘子弹’的数量真的上涨了许多呀,好样儿的,真是纯爷们儿,这回我看谁还敢说咱队长是……”

其其格拦住林朋的话说:“骡子。”

林朋笑着说:“不,现在他应该是一匹枣红马,和你常提起的那个一样。”

其其格笑弯腰腰,用她的大手拍了拍林朋的肩说:“我的枣红马,是女的,你不要乱说,咱们最好别拿我们队长和动物比,这样不好,队长知道了又生气了。”

方小梅忙问:“哎,林朋你等一下,你刚才说这子弹涨了很多,是什么意思,又不是冲锋隐阵,咱们队长要子弹做什么?”

林朋用手搓着脑门说:“晕,方小梅呀方小梅,你总是给我提一些,我很难回答的高难度问题,不知道,总之我是知道队长以前是‘子弹’少,现在‘子弹’多了,队长就让他的爱人怀上了,唉。”林朋说着伸手指头算了算说:“现在怀孕,那,是哪副药起了作用呢,我回去得和我们老兵们研究一下。”刚要走又停下脚步,回过身来望着方小梅说:“只顾着高兴了,大事差一点忘了。”他说着走到方小梅面前,拿出一个信封说:“这是我班长,给你们刘燕儿班长,你帮着转给她吧,我替我班长谢谢你。”

方小梅把信接在手里,望着信封上工整清秀的字体,眼前浮现出了张小猛那酷似影视演员陆毅的那张脸。

其其格拉了一把方小梅说:“别发愣了,走吧,快开饭了。”方小梅忙把信放进文件包里。

方小梅和其其格回到宿舍里,看到刘燕儿和陈思楠都坐在屋里面,方小梅犹豫了一下,她在想这封当着这对情敌的面拿出来是否合适。方小梅觉着陈思楠现在就象把张小猛忘了一样,应该看一看她的反应。方小梅想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信送到刘燕儿面前。

刘燕儿把目光从书上离开,望着方小梅说:“哪里来的?”

方小梅也望着她,声音故意有些放大一点说:“是张小猛让林朋带给你的。”

刘燕儿的目光愣了一下,很快的着伸手从方小梅的手里接过了信,仔细的看着信封上的每一个字。

方小梅把信交出去后,装着坐下来整理文件包,可是目光一直关注着坐在刘燕儿对面的陈思楠,等待着她脸上的不良反应出现。可是方小梅想错了,陈思楠脸上还是那样的平静,让你看不出半点变化和痕迹。陈思楠平静的坐在床上,在整理着她学习过的每一本书,然后整齐的放到柜子里,在她开柜子的时候,方小梅看到了她还没有织完的那件毛衣,静静的放在柜子的最里面,随着一本本书的整齐摆放,渐渐把毛衣挡在了里面。陈思楠放完了书,站起身好象又想起了什么,从床底下拿出脸盆走了出去,一切动作都是那么的平常自然。方小梅虽然没有从陈思楠的脸上看到变化,但是她拿着脸盆离开,足以证明陈思楠自己营造的清静世界里,象平静的湖面里落下了一颗新鲜的草莓,不但激起了圈圈涟漪,而且还有一丝酸酸的味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