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回 千里负荆真情感肺腑 长夜共眠同议结秦晋 第十回(3)吃肉喝汤

bjunqing2008 收藏 0 3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回(3)吃肉喝汤


送走了龙永泰以后,梁金鹏这一回是真正拧上了劲。他把上机工人由两个大班调成三个小班,督促工人黑白加班,炊事后勤人员也日夜侍侯着,茶水、夜餐安排的异常丰足。到了第二天夜间十点,果然如梁金鹏所愿,五千条“防水麻袋”经过压力机轧制打包,全部被整齐地堆放到了大仓库的货位上。为了以防万一起见,梁金鹏又特意安排多做了一千条,以备检查出有不合格的产品后仍然能保证足数。

由于忙着赶制“防水麻袋”,夜餐延迟到午夜十二点才全部开完。人逢喜事精神爽,梁金鹏虽然在车间里没黑没白地滚了七八天,不仅没有丝毫倦容,反而精神头倍增。他坚持要亲自送柳云涛到宾馆休息。把柳云涛送到蒲城宾馆入住的房间后,他故做神秘地向柳云涛问道:“柳老弟今晚想不想搞点儿业余活动啊?如有兴趣,老兄给您安排安排!”

柳云涛是个久在江湖闯荡的人,听话听音,锣鼓听声,听梁金鹏这么一点,就知道是想找个三陪小姐来陪自己过夜,禁不住扑哧一声笑了起来。笑侃道:“难得您老兄这么盛情,蹲‘公共厕所’的事情我是向来不干的。搞不好弄一身病,那就得不偿失了。您老兄如果能在当地给我找个小情人,我还可以考虑!”说着,两个人对视着呵呵大笑起来。

“公共厕所”是时下常在江湖上行走的人对于三陪小姐的时尚称谓。因为三陪小姐为了挣钱一天之内不知要和多少南来北往的男人ML,就如同人人都可以随便进入的公共厕所一般。由于这种称谓甚为得体,便渐渐成了三陪小姐的代名词。柳云涛略带俏皮地调侃引得梁金鹏一阵佛笑。

两个人正在房间里半真半假地开着玩笑,床头柜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柳云涛笑道:“说曹操,曹操就到!您看,让您烧的这炉香把‘鬼’给招引来了不是!”随即伸手把电话听筒拿了起来。只听电话里立时传出一阵诱人的、娇滴滴的声音:“先生,您好!请问您晚上需要服务吗?”

柳云涛用目光瞥了梁金鹏一眼,扬起左手摆了摆,示意梁金鹏不要吱声,故做不解地问道:“小姐能提供什么样的服务?”电话里顿时传出一阵轻轻地浪笑:“先生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我们可以为您提供全方位的服务!您需要什么样的服务,我们就可以为您提供什么样服务!”柳云涛故做遗憾地辞道:“谢谢你的关照!实在对不起,我这里已经有朋友陪了!”然后朝梁金鹏笑了笑,就把电话给挂了。

梁金鹏笑道:“您这个办法很好!不然的话,她们还会打电话来缠您。这就打消了她们的妄想心了!”

放下电话,柳云涛便一歪身子躺到了床上,看着仍在床边站着的梁金鹏,不解地问道:“你们这里一个小小的县城,怎么也会这么‘开放’?”梁金鹏一屁股坐到了床上,佛笑道:“现在在全国各地那里不是如此。”他又打了个唉声,感叹道:“现在干这种事也算得上一个行当了。这些人还振振有词地称自己是什么‘文艺工作者’!不过,常在外面闯荡,找个人陪陪解闷也算不得分外。您也有点儿太落后于社会潮流了!”说着,又是诡秘地一笑。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闲话,柳云涛见时间已晚,便催促梁金鹏回家歇息。梁金鹏一边脱衣服,一边半开玩笑地说道:“您老弟若不想再搞什么业余活动,今天我就不回家了!咱们哥俩在一起说说话吧!”柳云涛闻言笑道:“我是个单身汉,没人盼!您在外面过夜,嫂夫人不怪罪吗?”梁金鹏佛笑道:“都是老夫老妻了,有什么要怪罪的。家里孙男嫡女的一大堆,她也不缺我这个老帮子!”说着,自己先笑了起来

两个人轮番洗过澡后,都兴奋地没有丝毫睡意,就打开电视机一边看电视节目,一边聊天。梁金鹏特别关心龙永泰日本海神贸易株式会社的情况和“防水麻袋”订货的事情,柳云涛便和他侃了起来。

柳云涛介绍说;“我和龙会长是梁州老乡,同在一个县。虽然两家所住的地方不在一个乡镇,相隔也不过几十里地。起初我们并不认识,后来,我的小姨子嫁到他们家之后,才慢慢和他们家有了交往。我的连襟在他们家是老大,龙永泰排行老二。他还有个三弟在北京中科院工作,是个化工研究所的所长。

龙会长在我们家乡也是个名人。因为他打十八岁一参军就分配到广州军区司令部工作,做了许世友将军的警卫员,以后又升职做了副团职的警卫干事。一九八二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他还上过前线,立过功受过奖。由于许世友将军在老百姓心目中是个富有传奇性的名人,龙会长在我们当地也跟着‘名’了起来。

在部队转业后,他开始分配到北京市公安局工作,过了没多长时间,又被公派赴美留学。听人说原本是培养他们这批人担任驻外武官的,后来不知为什么原因又去了日本,一去就是十几年。

老乡们都传说,他这些年在日本发了大财。不过,因为他从小就当兵去了,去日本后又极少回家,我又长期在外地工作,这些年也没见过几回面。要不是他这次通过我的外甥来找我买麻袋,我还真不知道他现在已回到国内来发展了。最近,他还在青岛投资收购了一家枣酒厂,办了个合资企业。”

梁金鹏关切地问道:“龙会长现在在日本主要做什么生意,他们的实力怎么样?”

柳云涛见他问的真切,便老老实实地回答道:“龙会长在日本的经营状况和经济实力我还是真不清楚。只是听我小姨子说他现在很有钱,是个大富翁。据说他在日本的总资产都已过亿了!”

梁金鹏羡慕地砸舌道:“这么了不起呀!”

柳云涛神情认真地解释道:“我这也只是听说,我也没有到日本看过。据他自己讲,在战后日本的新华侨中,他的经济实力可排到前二十名之内。这也只是听他个人说说而已,没有什么可靠的根据。不过,上次到青岛去,我倒是去到他的合资企业看过。他在青岛的枣酒厂占地面积有二百多亩,厂房和办公大楼的建筑面积也不小,规模比咱这里的麻纺厂大多了!”

听了柳云涛的一番介绍,梁金鹏不由自主地感叹道:“我要是能找到这么个合作伙伴就好了!又有资金实力又有销售市场。省的我们一家人天天去求爷爷、告奶奶地到处去磕头求人了!”

柳云涛不经意间在灯光下看到了梁金鹏凸显期盼的眼神,不由得心头一动。心道:“他老先生今天算是遇到行家了!”

柳云涛长期在政府经济管理部门工作,主管外经外贸工作多年,对兴办合资企业可说是轻车熟路。经梁金鹏这么无意一点,便立即拨动了自己胸中这根久已不动的心弦。心想:“既然龙永泰需要有一个生产基地长期供应‘防水麻袋’,而梁金鹏这里也有相就之意,我何不借此机会顺水推舟地成其美事!况且,一旦事成之后,自己岂不又多了一个安身立命之所!”

想到此处,柳云涛心意已决。便满脸欢笑地应道:“这有何难!如果您老兄真有心搞合资企业,我来给您搭这个桥。合作伙伴不是现成的么!”

梁金鹏一听大喜过望,蓦地从躺着的床上挺身坐了起来,喜道:“那龙会长能同意吗?”

柳云涛微微一笑,说道:“同意不同意也不能全在他一个人。您若想搞,我们可以共同做做工作。您也在银行工作多年了,国家扶持三资企业的优惠政策您应该很清楚。这不明摆着是个两有利的事吗!合资企业一挂牌儿,马上就可以享受国家所得税免二减三、地方所得税免五减五的优惠政策。有了自营进出口权,出口产品还可直接退税。这些优惠政策一兑现,生产成本就可相对降低,实际利润就会大幅度增加。

龙会长是个日本的法学博士,又是个中国人,对于这些优惠政策恐怕会比我们二人更清楚。作为一个商人,他是不会对赚钱有仇的。再者说,他从日本跑回到国内来谋求发展,还不是想借助国家的优惠政策多赚些钱!”

柳云涛一番冠冕堂皇的大道理讲得既清楚又实在,说得梁金鹏来了兴头。他心花怒放地说道:“这样的好事谁不想啊!我们市自打一九七八年改革开放以来,搞了三十多年的招商引资,一个合资企业也没有搞成过。我从去年接手这个企业以来,一直就有这个想法。自己常常在想‘要是有朋友帮忙搞个合资企业那该有多好啊!’可是想归想,始终也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好机会。今天让我遇到您和龙会长,可能也是我的好运来了!”

稍停,他又加重语气,恳求地说道:“我说柳老弟呀,您就想办法帮我说说吧!事成之后,赚了钱有我兄我的一份就有您的一份,您看怎么样?”说罢,他又伸手用力地拍了拍柳云涛的肩膀。

柳云涛从政三十多年,自打参加工作那天起,就从来没有多想过“钱”的问题!不管是“干多干少一个样的年代”,还是“基本工资加奖励”的年代,年年都是“天天上班,月月发薪”。虽然向来日子过的并不富裕,却从来没有为吃饭花钱的事情愁过。

可是自打两年之前下了岗,“亲爹不管,后娘不要”,失去了正常的经济来源,一下子就为钱打起了饥荒。又是人值中年,是家中的顶梁柱,家里人吃饭穿衣要用钱!孩子上学要用钱!那里离了钱也走不动道!这才感受到“钱”的重要!这正应了那句时尚的格言:“金钱不是万能的,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

下岗两年多来,虽然说钱也没有少挣。可预期的收入没有任何可靠的保障,而预期的支出一天也不能断档,因此心中总是隐隐有一中危机感。这种危机感的核心就是一个“钱”字。更何况在生意场上打拼,本来讲得就是要赚“钱”!因此上梁金鹏的话在柳云涛听来不但不觉得有任何的俗气,反而觉得格外受用。

不过,由于儒教清流的价值观念所造就的中国知识分子的劣根性在作怪,又让他羞于对此有过分显露的表白。于是他含蓄地微微一笑,故作打趣地说道:“谢谢老兄的吉言,等事情真的办好了,真正赚了钱,你们两家吃肉,我凑合着跟着喝点汤就可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