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渡与反偷渡之战!!

jiangnanjita 收藏 0 289
导读:  [img]http://img1.cache.netease.com/cnews/2009/11/4/20091104103259c18eb.jpg[/img]   警方展示偷渡者用来隐藏证件的工具,包括计算器、挖空的书甚至牙膏皮   10月26日,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以下简称“北京边检总站”——记者注)遣返审查所审查室里,“韩斯”靠在铁柜上,漠然应对着审查人员提出的各种问题。   “韩斯”只是她护照上的名字,她自称是内蒙古人。工作人员打开全国人口查询系统,发现确有其人——只是

偷渡与反偷渡之战!!


警方展示偷渡者用来隐藏证件的工具,包括计算器、挖空的书甚至牙膏皮


10月26日,北京出入境边防检查总站(以下简称“北京边检总站”——记者注)遣返审查所审查室里,“韩斯”靠在铁柜上,漠然应对着审查人员提出的各种问题。


“韩斯”只是她护照上的名字,她自称是内蒙古人。工作人员打开全国人口查询系统,发现确有其人——只是照片上的那副面孔,明显不属于眼前这个自称“韩斯”的女子。


很明显,眼前的这个“韩斯”是假冒的。


进一步审查,她仍然不配合——说了母亲的名字,常住人口信息系统里面却查不到;说起自己的年龄,也是含混不清。行李箱里搜查出的两本证书:内蒙古某大学历史教育专业学士学位证书和毕业证书,她倒是大大方方地承认是假证书。


“我高中没有毕业。”她小声嘟囔着。


不明身份的人最可怕


10月26日是北京边检总站遣返审查所所长贺志向的值班日,这个说话温柔、做起事来却像风一样的女警官说,不明身份的人最可怕。


“拿了别人的身份资料申请了一本证件,我们无法知道她的确切身份。”参与审查这一案子的贺所长说,这就有了多种可能性,不能排除其中掺杂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在潜入潜出。“这对国家安全危害是最大的,你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不是中国人。”


遣返审查所曾接收过这样一个人,他非法偷渡到某国被发现后,自称是中国人,被遣返回了中国。但遣返审查所认真一核查才发现,这个人并不是中国人,而是南亚某国人,于是又原路把他遣返回去了。


这个所谓的“韩斯”,是被东亚某国遣返回来的,她在2005年进入该国,用的就是这本护照,护照是真的,但很明显是冒用了别人的身份。


“对这类人,她的真实身份是什么,我们一定要查证确认,要挖到根子上。”贺志向说,这是出于对国家安全的考虑。


对于边检总站来说,国家安全从不是一句虚话。从国外的情况看,恐怖分子、涉恐人员或刑事犯罪人员,以及有其他问题不能正常出入境的人员,要想出入境,偷渡是最常用的手段。


空港作为偷渡最便捷、最迅速的方式,远比冒着被闷死或遭遇风暴死于非命的漂洋过海更安全。因此,如何突破空港的层层防线成功偷渡,让偷渡集团和偷渡分子魂牵梦绕。


遣返审查所政委李伟说,从整个程序上看,边检就是出入境的最后一道防线,“过了我们这道防线,就再没有人对这些人的身份进行审查。有问题的没查出来,就将混入茫茫人海”。


这个直属于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的北京边检总站,担负着首都国际机场、北京西客站的出入境边防检查重任,把守的是国门。


李伟说,很多人误以为只有站在边防线上才是守国门,“他们不知道,把控出入境关口也是在守卫国门”。


如果仅仅是为了出国打工挣钱,这样的偷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鱼目混珠”,利用这个“通道”随便出入境。


今年4月,遣返审查所审出这样一个案子:一个已出境多年的中国居民因居留国的居留延期未获批准,按非法居留被遣返回来,经过该所3个多小时的审查,结果发现此人曾在1998年6月参与酒后斗殴,致人死亡。为逃避法律制裁,他偷渡前往欧洲,并冒用其他人身份办理了护照和居留,但最终还是被遣返回来。


值得注意的是,当地公安机关并没有将其列入在逃人员之列,正是边检这道闸,把他给“揪”了出来。


还有一种情况是,一些敏感国家的人员通过中国去往其他国家,为的是方便出入。一旦他们被目的国遣返,也将会被遣返到航班的上一站中国。对于遣返审查所而言,查清楚他们的身份及借道中国的原因是很重要的。10月26日当天,就有两名中亚某国男子从东亚某国遣返至中国,由该所进行审查。


你在研究对手,对手也在研究你


10月26日下午,首都国际机场T2航站楼东头一间狭长的屋子里,电话铃声此起彼伏。


刘卓一手拿起电话,一手移动电脑鼠标,打开了一个文件。


“是从T3航站楼传过来的一个案子,他们把不准。”刘卓解释说。


这间屋子的门口挂着的牌子显示,这是北京边检总站遣返审查所证件研究中心,刘卓是这个中心的副主任。


对于一般情况,出入境关口的边检人员都能及时作出处理,但时间只有短短的45秒,边检人员要审查完8项内容,没问题的立刻放行,有问题的提交审查。


查验一本证件45秒,95%的旅客候检时间不超过25分钟是他们自行的规定,这样才能使旅客出入境更加快速便捷。


这一次,出现在电脑屏幕上的是中亚某国一入境中国男子的签证,前台的边检人员对其中某一页有疑问,但不能确认,于是传到了证件研究中心。


刘卓将这一页的扫描件放大后,与电脑里已经保存着的该国的一个标准签证进行认真比对,结果发现存在许多差异,多处特征与标准版本不符。


这样精确的鉴别,对于29岁的刘卓来说已是家常便饭。伪造假冒证件到了他的手里,基本上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


“他的大脑里装着100多个国家上千种类型的证件。”遣返审查所政委李伟说,拿到一本签证或护照,边检人员首先得分辨出这是哪个国家或地区的护照,这些国家或地区使用的是什么防伪技术,再根据这些防伪技术一一进行甄别。如果观察到足够多的证据证明没有达到标准,就肯定是伪造的。


刘卓说,证件研究中心平均每天要鉴定20本护照,每年要对六七千本有伪造嫌疑的护照进行鉴定。


这个公安部的专家型人才,科技奖评审委员会的专家评委说,为了防止伪造,世界各国对证件的防伪技术非常重视,经常推出新版本,今天换了护照,明天换了签证。“所以,看图片也好,拿着实物也好,反正要潜心研究它。”


对于造证和查证的两方来说,不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造假集团这次造了一批,发现一个也过不去了,他就得研究。”刘卓说,有些造假集团甚至不惜花费重金,购买鉴别机器,研究可能的突破口,他们的行动非常迅速,一个新版本的护照推出后,最多两个月,伪造的护照也会出现。


而此时,许多口岸甚至还没有见过新版本护照。


他介绍,现在仿得比较逼真的签证或护照,都是造假集团模拟护照制作的整个流程,自己进行电脑扫描制版做出来的,不像以前的彩色打印,一看色泽就能辨别真伪。


“你看他在看电脑,实际上有一个潜在的对手也在看电脑。”李伟看着刘卓的工作情景,形象地打着比方说,“对方也在研究,我做出了一版假的,他怎么识破我的。识破后,我得到了信息,我要进一步改进,怎么改?造假的水平就这样慢慢越来越高了,现在多是局部伪造、局部涂改和某页的拆装,肉眼可能难以识别。”


“这就是看不见的针锋相对的斗争。”李伟说。


偷渡会破坏国家安全


“法律上没有偷渡这个词,正规的说法是口岸的非法出入境活动。”北京边检总站副总站长聂建世介绍,一些欧美发达国家并不关心本国公民出境行为,像美国,就只有入境检查制度,没有出境检查制度,他们关心的是非法移民,因此这些国家大多设有移民局。


聂建世说,中国的出入境操作程序比任何国家都要严格,“这是为了对国际社会负责”。改革开放以后,非法出境行为比较多,一些人为了“淘金”,盲目地进入一些较发达国家。


在聂建世看来,非法出入境活动的危害在于,它首先影响了正常的出入境活动。比如近年南美某国推出了出入境新措施,想要去该国旅游的外国公民可以随便进入,但中国偷渡者将之作为去发达国家的跳板。因此,该国又恢复了严格的措施,不过仅针对中国。


“在我看来,问题最严重的在于,偷渡可能对国家安全造成危害。”聂建世说,“有些偷渡人员采用不法手段混入隔离区,甚至混上了飞机,如果是恐怖分子,后果不堪设想。”


目前,我国已把对恐怖分子和涉恐人员的防范作为边检的重要任务。“过滤网过滤得越严格,越能减少危害。如果过滤得不紧,把这些人放过去,造成的后果会非常可怕。”聂建世说。


贺志向也认为,从一些深受恐怖活动之害的国家来看,偷渡造成的危害不可估量,所以很多国家特别注意对不明身份的人员进行审查。但有时候囿于条件,他们的验证工作非常烦琐。


有一次,一个原籍我国西部某边远地区的偷渡者被遣返回来,遣返审查所向当地公安部门核实此人身份。结果,当地警察开了4小时车后才到达这名被遣返者家中。


“我们要求对方把这名被遣返者的照片传真过来,看是不是同一个人。但对方说他们那儿没有传真机。”贺志向回忆,无奈之下,遣返审查所只好用手机拍照,发彩信给这名警察,然而再由他交给被遣返者的家人确认。


“恐怖分子是国家和社会安全的大敌,我们的工作做得越细,效果就会越好。”贺志向说。


“调换登机牌”成偷渡新招


鞋跟、计算器、茶叶筒、手提包,乃至假肢和中间被挖空的书,出现在北京边检总站近日举行的打击偷渡主题展览上。


它们的用途都一样,都是用来藏匿伪造的签证或护照。


北京边检总站通报,今年以来,北京口岸查获偷渡案件321起387人次,查处偷渡人员总数比去年同期减少38.9%,移交偷渡及境外遣返人员总数比去年减少73.6%。


但与此同时,大案要案不断涌现。公安机关立案审查的案件数是去年同期的4倍,人数是去年同期的4.9倍。


今年以来,北京边检总站查处直接持用伪假证件的偷渡者,占偷渡人员总数的70%。但随着边检部门前台验放检查员识伪辨假能力的不断提高,以及限定区域录像监控和机口巡查等措施的不断强化,直接持伪假证件偷渡的人员在不断减少。


目前,偷渡集团的做案手法向更为错综复杂的“调换登机牌”转变。


北京边检总站遣返审查所政委李伟介绍,今年1到9月,北京边检总站查处利用“调换登机牌”方式协助他人偷渡案件比去年增加了四成。“换了登机牌后,我把我的登机牌给你,你把你的登机牌给我。在候机厅里大玩调包游戏,想以此暗度陈仓。”


今年5月,首都国际机场在10天内连续查获5起以提供伪假证件或调换登机牌为手段的协助他人偷渡案件。


遣返审查所所长贺志向说,从查获的案件来看,偷渡组织者分工明确、周密策划。为逃避打击,偷渡集团从人员物色、证件办理到行程安排、接应引带,甚至在机场藏匿伪假证件,均向单线联系化发展。分段负责、环环相扣。


“这为我们的工作增加了难度。”贺志向说,有一起换登机牌案,涉及3个航班的信息,虽然机场内部有强大的信息系统,但每个信息、每条线索都是散落的,“我们经过20多个小时的走访和调阅资料,查了几百个站点的信息,才把真相挖出来。”


据介绍,目前偷渡集团为了破解防控措施,提高反查堵安全系数,还认真研究了边检部门的正常查验和查堵,掌握了机场内部工作流程的运作模式,从而逐一应对。


“每道关都有各自的特点,他们想办法破解,就像电脑黑客一样,研究得非常透。”李伟说,偷渡集团采用的手法越来越复杂,伪造证件的水平也越来越高。


北京边检总站今年查获了一起利用“换衣障眼法”偷渡的案件。偷渡者与协助者身穿同款同色衣服,想要换牌蒙混过关。还有的偷渡者办了退票手续,使用藏起来的登机牌通过边检,为的就是骗过航空公司和边检,保证机上旅客人数无误。


为逃避打击,这些偷渡分子往往还躲进无监控探头的厕所进行交易。


在今年的一起偷渡案中,甚至出现了偷渡客藏匿在国内航班机舱夹层中,在飞机转飞国际航班时再出来实施偷渡,以逃避边防检查。


贺志向介绍,在遣返工作方面,今年1到9月,北京边检总站共接收处理境外遣返人员5668人次,总量基本与去年持平。其中外籍人员170人次,占总数3%。中国籍人员5498人次,占总数的97%。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