峥嵘岁月 第十回 千里负荆真情感肺腑 长夜共眠同议结秦晋 第十回(2)榆木疙瘩

bjunqing2008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size][/URL] 第十回(2)榆木疙瘩 等龙永泰在青岛把二次加工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好,离约定到蒲城提货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了。本来,龙永泰想约柳云涛到提货时一块儿去蒲城,柳云涛却先行一步出发了。 柳云涛是个处事举轻若重的人,不是亲眼目睹的事情心里总觉得不塌实。为了以策万全,他决意先行一步,于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07.html


第十回(2)榆木疙瘩


等龙永泰在青岛把二次加工的准备工作全部做好,离约定到蒲城提货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了。本来,龙永泰想约柳云涛到提货时一块儿去蒲城,柳云涛却先行一步出发了。

柳云涛是个处事举轻若重的人,不是亲眼目睹的事情心里总觉得不塌实。为了以策万全,他决意先行一步,于是便提前两天赶到了蒲城麻纺厂。

柳云涛本来以为事情已然安排的四面见线、万无一失,不想到了蒲城一看竟大出意料之外。计划加工的时间过去了三分之二,可金鹏麻纺有限公司的“防水麻袋”却仅仅加工出了四千多条,还差着一多半没有着落呢!情急之下,头一下子就大了起来。

他心急火燎地向梁金鹏追问情由,这才得知:计划新增购的三台地毯绞边机梁金鹏确是给早早买了回来,没有耽搁一点儿时间;但是他还是犹犹豫豫地怕有什么闪失,只调试使用了一台。盘算着万一有什么闪失,其他两台没拆包的机器好退货换钱。

他拨拉着自己的小算盘一打,觉得如果让工人歇驴不歇磨地二十四个小时连轴转,到时候即使不能按时完成加工任务,生产总量上也不会差很多。可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供电局为了维修大风损坏的供电线路一连停了两天连夜的电。一下子就把他搞得“洋鬼子看戏——傻了眼!”

柳云涛在工厂找到梁金鹏的时候,梁金鹏正急得团团转。在他那圆厚的胖脸之上已经寻不到一点儿蛛丝马迹的佛笑。可他依然还在犹犹豫豫地拿不定主意使用那两台新买来的机器。

柳云涛看着他那可怜巴巴的样子,觉得哭也不是、恼也不是。心中哀叹道:“佛爷也有发愁的时候!这可真是自作自受!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于是,柳云涛不无揶揄地对他大声嚷道:“现在我的人已经站到了您的面前,龙会长今天就从青岛出发了,明天下午就到,您还有什么好怕的呢?真是的!”

“开包,开包!赶快让洪师傅给抓紧调试!”事情已然被逼到了十八盘上,梁金鹏这才终于开了他的金口。

大凡人到了快要淹死的时候才会想到稻草可以救命,又岂知这小小的稻草怎么会救得了人的命呢?到了第二天中午龙永泰押着货车一同到达的时候,才又加工出不到三千条,总数不足七千条。到了这个时候,梁金鹏只有说对不起的份儿了!

乘兴而来的龙永泰到了工厂后,一看这种情景,立时气得火冒三丈。面对着梁金鹏无谓的道歉,他恨恨地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您说个对不起就算完了!您让我怎么办呢?人家日本的客户正在催着我发货呢!”

事到临头,梁金鹏虽然满心惶恐,但他也尽沉的住气。毕竟他也是快六十的人了,又在银行当过多年的行长,不能说是可以八面玲珑,处事还是有些机变能力的。他听说龙永泰和同行的两位司机为了赶路还没顾得上吃午饭,就赶忙张罗着职工食堂的炊事员给备酒备饭。心里却在七上八下地盘算着如何应付好这个尴尬的局面。

他一方面闹闹嚷嚷地安排龙永泰等人休息、吃饭,又悄悄地把柳云涛拉来商议,要柳云涛帮他想个万全之策。

柳云涛看着梁金鹏魂不守舍的样子,心内忖道:“现在的事情虽然已经闹到了火上房的程度,总不能说罢就罢呀!一拍两散,自己岂不是也跟着白忙活一场!”

于是脑筋一转便有了计较。他用商量的口吻向梁金鹏建议道:“今天这事我看有点儿麻烦!您看这样成不成?现在让龙会长在这儿坐等也不是办法。让他等着您这儿做完了,回去他也就没有时间再安排加工出货了。反正他回去还要搞二次加工,您就是现在全部给他做完了,他拉回去三天两天也干不完。

不如这样,咱们先安排龙会长把做成的这几千条拉回去,我们这里再继续加工赶制,等他那里把先拉去的麻袋加工完了,我们这里后续的麻袋也就给送到了。如果能够这样做的话,可保证‘革命生产两不误’,事情还可以补救。若不然的话,今天这事非砸了锅不可!”

梁金鹏闻听此言如遇大赦,连声赞道:“好主意,好主意!这下子您可把我们一家人给救了!我这儿光等着挨板子呢!”柳云泰又道;“要是这样办的话,这后一次的运费我们可不能让人家出了。因为如果我们今天把样品全部加工完成了,人家今天一次就可以运走。我们如果再让人家另出一份运费就不好商量了。您说是不是这个理?”

梁金鹏眼下已经是走投无路,能够获得劫后余生已感大幸,连忙应道;“这个事情好办。今天先让龙会长拉几千条回去用着,下次送货我们安排专车送去,到时候我们老哥俩一起押车过去,就等于是去‘负荆请罪‘吧!”说罢,哈哈地笑了起来。

柳云涛见梁金鹏如此通情达理,双手一拍,欢声叫道;“那好!难得您老兄这么开通,咱们今天就行行这个‘苦肉计’!”

又踌躇了一下,建议道;“这个补救办法还是由您出面承诺为好。这个事情原本是由我经办的,现在搞成了这个奶奶样子,龙会长虽然嘴上不讲,心里肯定对我也是一肚子的怨气,我如果出面说就没有什么人情了。等会儿陪龙会长吃饭的时候,您就主动把我们的姿态亮出来,我看这事八成没问题。我们给他磕头,他总不能踹我们的脖梗子吧!”梁金鹏连声道好,便大包大揽地应承了下来。

酒饭备好之后,梁金鹏把龙永泰请在上座,敬酒布菜,殷勤礼让,一个劲地陪不是。而龙永泰则始终耷拉着脑袋一脸丧气的提不起神来。交阳发货导致的惨败景象依然萦绕在他的脑海,这次样品误期便犹如雪上加霜,他是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的。这一回侯艳霞的刀子嘴恐怕又会在他的脸上再给多划上两道口子。

人算不如天算,计划地好好的事情偏偏不能让人如愿,让人有什么办法呢?三杯酒落肚后,他也没了脾气。便无可奈何地说道;“这都是柳哥早已安排好的了,现在你们做不出来,我还能有什么办法!下午你们清清数,有多少就拉多少吧。剩下的我就不能要了!”

柳云涛瞧着正是话碴,赶快给梁金鹏递眼色,示意他开口表态。梁金鹏不好意思地会意一笑,开口应道;“这件事情没有办好不能怨柳总,是我答应的事没有办好,都是我的不是,前怕狼后怕虎地没有及时决断。”

又道:“龙会长,您看咱们这么办好不好,您今天先拉几千条回去干着,我们这里继续加班赶制,等全部做完后我亲自押车给你送过去。反正把样品拉到青岛去,您那里还要进行二次加工,咱两下里打个时间差一配合,我看时间还来得及。至于运费嘛!因为是我们这里出的错,就由我们承担好了。这也权当我们给您陪个不是。”


龙永泰跟本没有想到梁金鹏会有此一招,闻听此言不由得眼前一亮。心内忖道:“真是遇事一昏迷,我怎么就没想到这样的解救招数呢?”有感于梁金鹏的赤诚,他精神为之一震,举起酒杯说道;“那好,既然这样,我们哥俩就干了这杯,我在青岛恭候您的大驾!”说着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碰过杯之后,梁金鹏也把杯中酒干干净净地喝了下去。柳云涛心中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暗自庆幸;“这事总算是有救了!”

龙永泰放下手中的酒杯,又肃容说道;“再给你们两天的时间可不可以?最多也只能再给你们两天的时间了。因为松尾三天之内就要来青岛,我已在电话上和人家约好了,让松尾先生赶过来印字,说是一万一千多防水麻袋样品都已全部做好了。不然,松尾先生来到后一见数若是不够,人家会说我骗人,我就没有信誉了!”

梁金鹏屈指一算,信心十足地说道;“这没有问题,我们现在已经做出了七千条,只差四千条,按现在的单机加工进度,最多再有二十个小时就能够全部做完了。今天下午不计,到明天晚上还有整整一天两夜的时间,足够了。只是包装打包还需要些时间。。。。。。?这样吧,我们多留人侍侯着,边干边打包,等麻袋做完了麻包也就打完了,耽误不了什么功夫。”

龙永泰接口说道;“这个帐可不能这么来算,我们早就已经和柳哥讲定了,这次回去要带两台机器走,不然我们那里也没办法安排。如果再抽走两台机器,你们这儿还能保证按时完成吗?”

梁金鹏沉吟了一会儿,又道:“这也没有什么问题。你们也不是立马就走,还要等着打包装车,你们要拉走的两台机器我们还可以用上几个小时,只要再给我几个小时的时间就足够了。”

梁金鹏的话言一出,引得大家一片欢呼。由于有了切实可行的补救措施,再无其他后顾之忧,大家绷紧的心弦终于松弛了下来,酒桌上交流的气氛便融洽多了。

午饭过后,梁金鹏安排梁科长负责打包装车,把龙永泰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去喝茶。大家坐在一起聊了一会儿闲话,龙永泰打开了随身携带的黑色真皮密码箱,指着一大摞人民币说道;“这次我先把今天计划拉走的七千条防水麻袋样品的帐结了。另外,再把两台机器的钱留下。”

他想了想又说道;“还得麻烦您给我备点白线。麻袋封口绞边得和你们用一样的白线,如果不一致就不好看了。算一算一共多少钱,我一块儿给你们留足就是了。您下次送的货,我就在青岛和您结吧!”

看看龙永泰密码箱中满满当当崭新的人民币,梁金鹏脸上又绽放出他那特有的佛笑。他赶紧把梁科长喊过来,安排马上去给龙永泰到仓库去提白线 。又吩咐小梁会计和沈春燕算帐收钱。对于一个银行行长出身的人来讲,梁金鹏并不是为龙永泰带了那点人民币现金而感到惊喜,他看到的是龙永泰言出必践的信誉。

他感叹地说道;“龙先生真是信人,说过的话板上钉钉,令人佩服,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心中后悔自己疑神疑鬼地枉自做了一回小人,否则怎么会给自己惹出这么一大堆麻烦来!

忙忙活活折腾了大半天,待等到晚霞初照的时候,发往青岛的货车终于精神抖擞地驶出了金鹏麻纺有限公司的大门。龙永泰这次前来是满载而归,他不仅获得了应有的出口货物,而且还获得了梁金鹏真诚的合作友谊,高兴地嘴都合不拢了。柳云涛怕他路上辛苦,再三劝嘱,建议他乘飞机或坐火车回去。龙永泰信心十足地应道:“没有问题,我这体格棒着呢!晚上他们二位师傅若是开累了,我还可以驾车给他们替替班呢!”

望着货车渐行渐远的背影,柳云涛和梁金鹏击掌相庆:“这一关总算是给闯过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