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肉注污水 屠夫:长期的实践证明吃不死人

maxmany 收藏 1 25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牛肉注污水 屠夫:长期的实践证明吃不死人

牛肉注污水 屠夫:长期的实践证明吃不死人


重庆沙坪坝区杨家沟两家私人屠宰场,竟引来排污沟的污水,用高压水泵加压往活牛的肚子、死牛的血管注水。



记者暗访发现,这两家屠宰场每日都要屠宰注水牛50余头,向主城一些火锅馆、农贸市场等供应超过10吨的牛肉和牛内脏。


上午10时许,待宰牛儿瘦得能见肋巴骨


近日,本报接到市民举报,沙坪坝杨家沟半山腰大学城隧道出口左上侧,有两家私人屠宰作坊,每天要分别宰杀二三十头水牛,这些牛宰杀前无一例外要被灌注大量的水。


在举报人指引下,记者经过连续两天踩点、跟踪准备后,于前日上午携带取证工具,再次前往屠宰场打探。


经过梨树湾、马家岩二手车交易市场、铁路货场,上午10时许,记者赶到半山腰上的杨家沟33号,附近有一条碎石铺成的岔道,紧邻岔道入口处,一栋面积约600平方米的厂房依山而建,厂房卷帘门半开,里面,20多头水牛被拴在铁杆上,站成一排。


泥土公路下方,又有一家屠宰场,房门大开,里面的铁栏内同样拴有20多头牛。两个屠宰场的牛儿不时“哞哞”大叫,这些牛儿看起来并不壮硕,有的甚至瘦得可见肋骨。


屠宰场内,并不见人,但旁边的几间砖瓦房里,不时传出电视的声响,还能隐约听到打鼾声。


下午3时许,高压注水牛鼻插根塑料管


下午3时开始,两家屠宰场热闹起来,在位置靠下方的这家屠宰场里,高压水泵被放入蓄水池里,发出“嗡嗡”的轰隆声;屠夫睡眼惺忪,磨刀霍霍。


有的牛儿鼻子上除了一根绳子外,还插了一根管子,一个中年男子正将1米多长的塑胶管子从牛鼻上插入,慢慢往里伸,不一会,露在外面的就只剩20厘米左右了。


水泵的出水头,接上一根分岔的水管,分岔的水管又接在插入牛鼻的塑胶管里,水源源不断被压入牛胃里。10分钟内,一头牛的肚子就被灌得圆鼓鼓的,像头小型河马。


下午5时左右,每头水牛肚子都被灌得鼓鼓的,大多牛儿连肛门都被胀得外翻,有的牛儿“哞哞”惨叫,有的牛儿被撑翻在地,四蹄朝天、口流白沫,已经叫不出声来。


晚上8时许,宰了的牛切开血管再灌水


晚上8时许,屠夫开始动刀。


一名屠夫操刀对准一头被胀得半死的水牛放血,很快,鲜红血水流满了脏兮兮的地板。放血后,屠夫从牛身上挑出一条完整的大血管,将高压水管插入血管,继续加压灌水。


去牛角、剥皮、开膛,伴随“哗啦”声响,被灌入牛体内未吸收完的污水混合污物,从划开的部位和牛嘴里如泉水般喷涌而出,涌了好几分钟。同时,另一屠夫从水牛肚子中吃力拉出鼓囊囊的牛肚,用刀捅开,注入的水混合肚中食物涌出,又流了好一阵。


牛肉被分割为前腿肉、后腿肉、宝肋肉等部分。一头又一头注水牛,就这样变为了注水牛肉,悬挂在铁架上,淡红的血水“嘀嘀嗒嗒”落在地上。


晚上9时许,屠宰场里有人驻点来收购




牛肚被拉出后,迅速有人开始用蓄水池接出的污水进行冲洗。


“这个屠宰场是我在驻点收购毛肚。”晚上9时许,一青年男子告诉记者:“很多火锅馆都在我这里进货,新鲜得很,绝对的杀牛场鲜毛肚。”记者问都有哪些火锅店,他回答:“沙坪坝凤天路、直港大道××火锅。”


这位毛肚收购者称,如果遇上都是大牛儿,就有赚头,牛肚收成180元一个,不论大小一口价,他卖出去,每斤三四十元,大的牛肚有十来斤,小的四五斤,除去运输成本,每天有几百元赚头.


“那个穿紫色外套的就是老板的妈,现在屠宰场她说了算。”他称,屠宰场老板不在屠宰场里,看守屠宰场的是他父母亲,两人和七八个屠夫就住在屠宰场旁临时搭建的砖瓦房里,他们购置了电视机,买了卫星电视信号接收器。


凌晨2时许,牛肉发往主城区农贸市场


见毛肚收购者与记者聊开,紫色外套的中年女子示意对方少说话,并开始警惕记者。


记者佯称要零购新鲜牛肉,与中年女子搭上话。她告诉记者,重庆很多农贸市场都进他们的货,“今天这批货都有人买了,我啷个卖给你嘛!”


一名屠夫告诉记者,屠宰场搞了这么久,买家也就相对固定了,“超市进不去,一般都走农贸市场、火锅馆、牛肉面馆。”


昨日凌晨2时左右,运送牛肉的货车出发了,陆续将牛肉、牛内脏送往沙坪坝、九龙坡、江北等地的农贸市场,以及一些火锅馆。牛肉运走,简单冲洗屠宰场,等待新的一批牛儿到来。


凌晨4时许,又有牛儿运到屠场待宰杀


凌晨4时前后,几辆大货车陆续将20多头牛儿运到屠宰场,看来,下午灌水工、屠夫们又有活干了。


屠夫介绍,两家相距不到10米的屠宰场,几乎每天都要宰杀,宰杀前后无一例外都要注水。


一屠夫还透露,从他在此上班以来,两家屠宰场每天要宰杀牛儿50余头,向市场提供牛肉10余吨。


水从哪里来竟是污水沟


给牛儿灌的污水略微有些发黑,通过一根黑色的大皮管,流入蓄水池里。


为了弄清大皮管里水的来源,记者顺着大皮管寻找,源头竟然是一条发臭的污水沟,水沟壁发黑有些黏糊,浑浊的污水源源不断地从山上流下。当地居民告诉记者,附近有不少小作坊,工业污水、生活废水等都通过这条沟渠排泄。


前日下午的暗访中,记者在屠宰场用蓄水池里的水洗手,洗后,手上长久散发出臭味。记者半开玩笑地问:“这水这么臭,冲洗的牛肉能吃啊?”屠夫说:“长期的实践证明吃不死人。”










牛被宰后还往血管里灌水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