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里路云和月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深圳东子 收藏 0 5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size][/URL] 一 莲花岭第二次战斗过后,孟良崮战役宣告结束。 沂水县再一次成为了解放区,各种斗争形式接踵而至,短短的几天时间,无数农民怀着对还乡团的仇恨,在地方政权的指挥下,再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流血斗争”运动,并如火如荼地蔓延到各个乡村的每一个角落,许多国民党政府人员和村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3.html





莲花岭第二次战斗过后,孟良崮战役宣告结束。

沂水县再一次成为了解放区,各种斗争形式接踵而至,短短的几天时间,无数农民怀着对还乡团的仇恨,在地方政权的指挥下,再次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流血斗争”运动,并如火如荼地蔓延到各个乡村的每一个角落,许多国民党政府人员和村子里的财主被镇压。一时间,斗争的烈火燃遍了沂水县的每一个角落。

刘雅欣接二连三地接到流血斗争的最新消息,她不禁为刘亚忠的命运感到担忧。

薛三也对此深表忧虑,判断刘亚忠一直没有消息传来,担心有什么意外发生,劝刘雅欣赶紧去张庄看看。

刘雅欣叫奔儿套上马车,准备去张庄。刚走到河阳街集市旁,就看见村口开来两辆汽车,上面押着一些脖子上挂着大纸牌子的人犯。刘雅欣定睛一看,史登高垂着头,站在第一辆汽车上,脖子上挂着的大牌子上,“史登高”三个字被大红笔打上了大大的叉。

刘雅欣的心里顿时一阵慌乱。

汽车上,一个解放军战士高举大喇叭,控诉着史登高等人的罪行。刘雅欣听了一会儿,知道这是拉着史登高们来游街的,下午就将在县城召开公审大会。刘雅欣知道,公审大会只是个形式,史登高脖子上挂的大牌子已经表明了,他会在下午被枪毙。

河阳街的人从四面八方涌向了集市,争先恐后地观看史登高一行,许多人都在愤怒地咒骂着,咒骂过后,又兴高采烈地高声欢呼。

刘雅欣看了一会儿,总觉得史登高的眼神在看着自己,又感到身边很多人的眼睛也在向自己张望。她心神不宁地挤出人群,叫奔儿赶着大车去张庄。一路上,她想起刘亚忠当初和工作组的对抗,心里顿时楸得紧紧的,吩咐奔儿快马加鞭,急匆匆的赶路。

奔儿赶着大车,转过头看了看刘雅欣,分析说:“娘,我怎么觉得,四舅死后,五舅一直没有到河阳街来,也许就是遇到麻烦了。”

“你说,你五舅会有什么麻烦?”刘雅欣问。

奔儿想了想,说:“说不定,早就被抓起来了。或者……”

“闭上你的乌鸦嘴,胡说什么哪?”刘雅欣厉声打断了奔儿的话。

“娘你别生气,我真的是这样想的。”奔儿说完,见刘雅欣脸色凝重,便不再说什么了。

刘雅欣心里七上八下、更加的不安。娘俩再没有说话,焦急万分地盼着早点到达张庄。

刘雅欣和奔儿来到张庄村口,就从隐约传来的喊打声中感到了不妙。大车快到刘家大院时,附近的场院里传来了震耳欲聋的高呼,打倒狗地主刘亚忠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

刘雅欣远远地听着这些口号,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她顿时感到身体发软,差点从大车上栽下来。奔儿连忙回手拉住她,勒住马缰,将马拴在路边一棵树下,搀扶着刘雅欣往场院跑去。娘俩来到场院不远处,就被两个持枪的民兵拦住了,告诉他们,这里正在开斗争恶霸地主刘亚忠的批斗会,请他们报出身份,否则不许他们走过去。刘雅欣已经慌得说不出话了,奔儿连忙陪着笑说是过路的,随后拉着刘雅欣绕到场院附近的一个土坡上。

刘雅欣清楚地看见了,刘亚忠头上戴着纸糊的尖顶帽子,脖子上挂着一个大牌子,站在场院的正中央的一个石头碾子上,四周全是黑压压的村民。一个穿军装的男子正手持喇叭,大声宣读刘亚忠的罪行,刘雅欣认出来了,那是曾经见过的,张庄前土改工作组的组长,她的双腿怎么也不听使唤,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刘雅欣强迫自己静了一会儿,那个组长的厉声陈述清晰地传了过来:“……反动地主刘亚忠,一贯欺压百姓,作恶多端。同时,还是个混进革命队伍中的叛徒。刘亚忠出卖革命后,逃回张庄继续与人民为敌,勾结还乡团疯狂报复基层革命政权,鱼肉乡民,致人死命,血债累累,实属罪大恶极。乡亲们,行动起来吧,和刘亚忠这个反革命分子清算罪行,就是和敌人划清界限,就是维护革命政权和胜利果实……”

刘雅欣听得心惊肉跳,只觉得两个耳朵嗡嗡作响,再往下,便什么也听不清楚了。

“娘,你看!”奔儿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刘雅欣定睛一看,只见刘亚忠已经倒在了碾子下面,无数村民手举石头,狠狠地往刘亚忠身上砸去。刘亚忠毫无抵抗能力,双手抱头蜷缩成一团,在人们的狂暴的呐喊声中,刘雅欣听不到刘亚忠一丝的哀嚎。刘雅欣放声大哭。奔儿急切地要跑过去,被刘雅欣死死地拉住。

“娘,你松开我。”奔儿的双目像是要瞪得裂开。

“奔儿,不能去,你不能去呀,你去了也会死的……”刘雅欣双手死命地抓住奔儿的胳膊。

“娘,五舅要被他们打死了,你松开我呀!”奔儿大哭。

“奔儿,听娘的话,千万,千万不敢过去呀……”刘雅欣哭得几乎晕厥。

“那怎么办?娘你看呀,我五舅……好像已经死了……娘……”奔儿手指前方哭喊着。

刘雅欣无力地抬起头,不停地擦着泪水,终于看清楚了,场院周围的人已经开始渐渐散去,刘亚忠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一堆石头中,显然是死了。

“五哥……”刘雅欣发出一声悲怆地哭号,身子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娘、娘……”奔儿抱住刘雅欣,坐在地上,不停地哭泣着。许久,才问道,“娘,我们该怎么办?”

“奔儿,等天黑了,我们去给你五舅收尸,把他和你姥爷他们埋在一起。然后……然后咱们就赶紧回河阳街,娘担心夜长梦多。”刘雅欣突然间变得出奇的冷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