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独狼 正文 第五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2.html


见赵怀走了,邓志来到了洗漱间放水略微洗了下,然后便躺到了床上。也许是脑子太累,也许是确实疲惫,反正没有多久,邓志就被周公给喊了去。至于做什么事情,似乎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邓志立即敏感的翻身下床拿起电话。那头传来了赵怀声音,意思是考虑到钟宇松的身份特殊,上级组织决定同意了邓志的请求。邓志这边挂断电话,那边就通知弟弟钟宇松,要他半小时后来自己住的地方,钟宇松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过了一会,便听见有人敲门,邓志连忙将门打开,发现是赵怀。她的手里拿着一套警服,邓志立即接了过来,迅速将其穿上。刚收拾稳当,门口便再次响起敲门声,邓志知道是钟宇松来了,赵怀先是看了邓志一眼,那意思是好了吗?邓志点了点头后,赵怀将门打开来,门一开,钟宇松那特有的大嗓门便响了起来:“哥,你还真潇洒,居然在这里开房,看来你小日子过的很不错啊。”话音刚落,他先是看见赵怀在房间里面,略微的冲赵怀笑了笑。

等他看见邓志的时候,他的嘴巴立即由起先的扁平变成了圆O型,邓志很淡然的笑了笑说到:“胖子,至于不,穿一身警服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吗。”

见邓志这么说,弟弟钟宇松半天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赵怀开口叫他的时候,钟宇松这才清醒了过来。赵怀此时严肃的说到:“钟宇松同志,你也是一名人民公安,我相信你应该知道保密十条的内容。这次之所以把这个事情告诉你,一是考虑到你的身份,二是你哥哥邓志的请求,我希望你能把从现在开始所有听到和看到的一切都烂在肚子里面,不管在什么时候都不能对任何一个人说,包括邓志的父母在内,你明白了吗?”

钟宇松点了点头,赵怀这才将邓志现在的身份等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钟宇松,而对于邓志现在所参与的案子,赵怀是只字未提。弟弟钟宇松在听完后,好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当邓志刚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钟宇松却先开口说道:“哥,什么也别说,我知道该做什么。”看着两人的样子,赵怀知道自己再待在这里就是多余的了,便借故离开了房间。此时房间里面,就只剩下邓志和钟宇松了。房间气氛有些沉闷,两人的谈话似乎也受到了影响。

过了一会,就听见有人敲门,邓志说了声进来后,就见一个服务员推着一个小车走了进来,此时的两人才意识到现在已经到了晚饭时间,而这些东西自然是赵怀帮两人叫的了。服务员在完成自己的事情后,便礼貌的退了出去。而邓志和钟宇松则坐在了餐桌前,边吃边聊了起来。

钟宇松看着邓志,邓志也用眼睛看着他。此时两人都是用眼睛看着对方,那场面就如同歇后语所说的一样:张飞穿针—大眼瞪小眼。此时两人谁都不想开口说话,因为邓志知道这次上去后,能不能回来还是一个未知数。而钟宇松似乎也意识到了这点,便开口问到:“哥,给我一句实话,你这次的案子到底危险不危险。”

邓志笑了笑说道:“第一,我不能说,第二,就算再危险,我也要上。毕竟没有那个说打战危险,那就可以走人的道理。”

听到这里,钟宇松点了点头,两人便再次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之中。过了不一会,钟宇松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便开口说到:“哥,陈丽那边,你打算怎么处理啊?”

听到这里,邓志一下子显得有些踌躇了起来,说真的,如果是以前,邓志也许会毫不犹豫的和她说分手,但是现在他似乎做不到了,他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了她,而且更确切点说应该是爱,对于这点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本来是准备两天后,她生日再去当面道歉的,但是现在看来似乎没有希望了。在说他现在所从事的这份工作,不说是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那也是今天不知道明天的事情啊,上面一声命令,说什么时候走,你就要立即动身的。

于是在略微思考了一阵后,邓志便说到:“过几天是她生日,你帮我给她送个蛋糕过去。记得要黄桃味的啊,那她最喜欢的味道,我相信你不会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到吧。”

听邓志这么说,弟弟钟宇松笑笑说到:“哥,这个事情你就放心吧,对了,要不要加一束鲜红的玫瑰花啊。”

听他这么一说,邓志立即用手狠狠的拍了他一下说到:“你小子不要没事找事好不,送束花可以。”想了下,又补充到:“你到花店去配吧,顺便加上三朵玫瑰啊。””

听到这里,弟弟一脸怪笑的说到:“哥,你还是喜欢她啊,不要忘记三朵玫瑰的意思就是:我爱你。”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

邓志腼腆的笑了笑回到:“好了啊,东西你让花店或者是蛋糕店送去,你别亲自去送啊,不然事情就会复杂了。”听到这里弟弟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两人便开始在房间中打闹了起来。

见邓志在那里傻笑,弟弟只是说到:“好了,吃饭吧。”

两人边吃边聊,眼前着时间已经过了十点了。邓志想着明天就要开始执行第一次任务了,便开口说到:“弟弟,什么话都不说了,时候不早了,你我明天各自都有事,我就不留你了。再罗嗦一句,那就是如果我真的这次去了,我的父母就拜托给你了,放心不会让你白做,我已经在遗书中申明,我的财产继承权归你。好了,你早点回去吧,我也要休息了。”

钟宇松听到这里,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点了点头说到:“哥,什么也别说了啊,我们兄弟几个等你回来,至于其他的都是屁话。好了,我走了。”说完便离开了房间。见他离开了房间,邓志便略微收拾了一下,然后打电话叫来了服务生把酒菜都撤了。邓志也趁着这个时候洗了一洗后,便爬上了床。在睡觉前,邓志将所记得的资料再次再次温习了一遍。结果还没有背到一半,上眼皮便发动了对下眼皮的进攻,而结果则是可想而知的。

早上睁开眼睛,邓志发现外面已经有些异动,起初以为服务生收拾房间,但是仔细一想:不对,服务生在没有得到顾客的准许是不会进入顾客的房间。就算是搞卫生,也要等顾客走了以后。看样子是来客人了,邓志便立即披上外套,从枕头下掏出手枪。打开门,邓志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赵怀来了。

原来赵怀早就过来了,见邓志还没有起来。便让服务生把早餐先送了过来。见门开了,便说到:“把这身衣服拿进去,收拾好了,就出来吃饭。”把衣服接了过来,发现是一套毛呢尉官服,肩膀上还有一个一毛三的简章。

邓志点了点头后,便顺手将枪随手丢在了床上,就开始穿了起来。等邓志自己穿好后,他发现这衣服似乎是量身定做的一般,显得特别的合适。自己在镜子前照了几次,就听见赵怀在客厅说到:“好了,别在那里臭美了,这身衣服只是暂时借给你穿的,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军官。”

邓志笑了笑没有说话。吃过早饭后,赵怀便问到:“让你背的那些东西,你都背熟了吗?”

邓志点了点头,赵怀便继续说到:“这是我家的电话,我到家后会给你信号的。”

邓志当时就愣住了,便急忙问到:“给我信号,怎么给?”

见邓志连这么傻的问题都问出来,赵怀当时就愣住了。过了一会,就见她无奈的说到:“我怎么遇上你这么个搭档啊,好了,等下我到家后,就会用我家电话打你的手机,响两下我就会挂,然后,你就可以出发了,明白了吗?”邓志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后,赵怀这才出门离开了房间。

见现在没有什么事情,邓志便一人在房间里看起了电视来。当电视上显示的时间为九点三十的时候,身上的手机发出了震动,邓志立即拿了出来看了下号码,发现是赵怀家的,邓志知道她已经到家,他也该出发了,自己的生活将从今天开始将走向一个新的方向。

邓志听到这里,知道她是用的免提,便故作激动的说到:“赵怀,你是赵怀吗?是我,我是邓志江啊。”

听到这里,赵怀立即惊讶回到:“志江,是你啊。”此时就听见一个声音,邓志知道对方已经拿起了话筒,就听见赵怀继续说到:“你不是说要到十一号才回来的吗?今天才九号,你怎么就回来了啊。”赵怀的声音比较大,很显然是说给她家某个人听的。

见情况正在按照我们所设想的在发展,邓志便继续说到:“本来是十号才能动身的,但是部队训练提前结束了,所以便先回来了。一是想早点回来找工作,二也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啊。”

赵怀立即回到:“哼……,还算你有良心啊,你现在在那里啊,我父母都在家,要不你中午来我家吃中饭吧。本小姐亲自下厨给你烧几个菜,如何啊?”

邓志停了一下,然后故意推脱的说到:“这似乎不大好吧,再说你我了解也不是很深,你就不怕我是假冒的啊?”

听到这里,赵怀故意气呼呼的说到:“你少来,不要忘记我的职业是什么。你不来,以后都不要找我了。”

见赵怀这么说,邓志想了下,这才回答到:“好了,我来就是。你家住那里。”

赵怀立即大声说到:“我住白马小区的第十三栋别墅,你来吧。我在家等你啊,快点啊。”说完赵怀便将电话挂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