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12.html


听到这里,邓志就是一愣,然后突然听见赵怀用不满的声音大声的说到:“好好的把这些资料背下来,十分钟后会有车送你回去。”说着,赵怀径直离开了办公室。

见赵怀走了,邓志便在房间里坐了下来。看着手头上的那些资料,虽然很枯燥无味,但是邓志知道这不但关系到自己的生命安全,更是直接决定着这次任务的成败,所以只能安心的看起了资料来。

过了一会,就听见桌子上的电话响了起来。起初邓志没有去理会,但是铃声让邓志根本无法继续看资料。刚拿起电话,就听见对方说到:“邓志吧,我在三号车库这里等你。”还没有等邓志回话,对方便将电话给挂了。邓志顺手将文件揣在口袋里面便离开了办公室,顺着楼梯朝车库走去。

来到车库边,就见赵怀已经在车上了,他便直接上车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赵怀刚准备提醒他系好安全带,却发现邓志身上的资料,立即把眼睛给瞪了起来,在训斥了邓志一顿后,这才将材料给收了回去。

当车子开出市公安局,赵怀指了指邓志面前的工具箱说到:“证件已经帮你办好了,都在里面。你记住了,你的身份是不能轻易告诉别人的。枪是按照规定配发给你的,你拿好。别没事就拿出来买弄。我想你这个才从部队退伍的战士应该还不至于这么快就忘记了保密十条吧。”

说话间,小车已经驶入自己所住的小区。透过车窗,邓志看见许多父母同事和朋友。邓志刚准备下车,转头却发现赵怀在将警服去掉后,接着竟然开始脱自己脱裤子了。见邓志一脸惊讶的样子,赵怀看了邓志一眼,然后边脱边说到:“你小子别想美事,就你这样的,还不值得我主动献身,这都是为了工作需要。”

如果说穿警服的赵怀给人的感觉是英姿飒爽,那么现在的赵怀所呈现出来的美则是一种超凡脱俗,又带有一种娇柔的妩媚。邓志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赵怀笑了笑说到:“好了,下车啦。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睛给挖了。”说完便先从车里面走了下去。

邓志跟着走了下来。正当父母的同事用一种疑惑的眼睛看着邓志的时候,赵怀走了过来,然后若无其事在邓志的额头上亲了一下,然后用一种柔柔略带嗲声的语气说到:“亲爱的,记得想我。明天可不能迟到啊。我在家等你啊。拜拜。”说着,便又回到了车里,然后启动小车后,即刻便消失在邓志的视野之中。

而此时的邓志则隐约听到他们的议论,对于此,邓志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看着他们用异样的眼神打量着自己,邓志则尴尬的冲他们点了点头,有几个人实在因为太熟悉了,这才和他们打个招呼,而他们的回答无一例外的都是在问:“那女孩是谁啊?是不是快结婚了啊。”听到这些话邓志只是微微一笑的不可置否,但是当邓志抬头看自己家阳台的时候,发现父母亲此刻也站在阳台上了。隐约之中,邓志感觉到一场风暴就要来临了一样。毕竟如果让父母知道自己和这样的女孩在一起,家里不闹翻天那才叫怪事。

回到家后,邓志先是将外套脱下放好,接着便朝厨房走去,在喝下一大口的白开水后,邓志这才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下来,看见他们都是用一种异样的眼神看自己,邓志实在有点受不了啊,便故作轻松,用调侃的语气说道:“各位,不用这样吧,我有那么吸引你们吗?”

听到这里, 父母还没有开口说话,钟宇松便先开口说到:“哥,那个女孩是谁啊?我怎么看着象赵怀啊?”

听他这么一说,父亲便立即问到:“胖子,你认识那个女孩啊?”

钟宇松点了点头便将她的情况如实的告诉了父亲,听完后,父亲沉默了一会便说到:“志儿,你和谁交往我都不反对,但是你绝对不能和这种人交往,现在社会的复杂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而且我们家也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不求你做什么大事,但是也不希望你出什么危险,所以我和你母亲的意见是坚决反对你和这样的女孩交往。”

听到这里,邓志先是狠狠的瞪了钟宇松一眼,然后便显得很不服气的说到:“爸,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我的事情我有分寸。你们就不要再管那么多了好不好。”

听到这里,父亲立即大声的吼叫到:“你小子有分寸,你有什么分寸啊?和那种人交往,你也叫有分寸。”

见父亲这么说,邓志的眼睛瞪了钟宇松好一会,这才跑回自己的房间,拿起外套,边走边说到:“我这几天有事情不会回来啊。”说完摔门而出。

刚走到楼下,就听见父亲在凉台上嚷嚷开了:“你小子有本事就永远别回来啊。”而邓志回头看了一眼,便继续朝前走去。

走在大街上,邓志此时才什么叫冲动是魔鬼,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摸着口袋,把身上的钱全部掏出来,数了数。吃饭的钱是够了,至少今天不用担心了,可是以后呢?可是以后呢?还有就是晚上自己该去那里睡觉呢?总不能露宿街头吧,看来只能求助于她了。想定主意后,邓志便掏出电话,拨打了号码后,不一会就听见那头有人小声的说到:“现在找我什么事情啊?”很显然对方已经知道电话是邓志打的。

邓志见是她接的电话,便立即回到:“我现在遇到麻烦了,有些事情需要你帮忙。”

听到这里,赵怀立即紧张的追问到:“怎么拉?”

邓志便立即说道:“都是你送我回家,害我现在有家不能回。”说着便将事情的前因后果大概的说了一遍。听到这里,赵怀先是笑了起来,然后这才开口说到:“活该,看你小子以后还想美事不。好了,说正经的,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那你最近就不要回去了。”

听到这里,邓志立即问到:“不回去?不回去住,我住那里啊?你总不会说让我去睡大马路吧。”

赵怀略微笑了笑说到:“怎么会,你现在到文明路三十四号来,我在那里等你啊。”挂断电话,邓志便打车朝约定的地点疾驶而去。

没过一会,出租车便到了地方。下车后,发现赵怀并不在。正在犹豫的时候,却听见从不远的地方传来了两声喇叭声,然后就听见有人说到:“邓志,这里。”此时的邓志才发现,赵怀正坐在一部奥迪车上。

坐在车上,看着她那严肃的眼神,邓志几次想问她这是去那里。可是话刚到嘴边又被自己给咽了回去。见邓志几次欲言又止,赵怀笑了笑说到:“你小子是不是想问我,这是去那里啊?”

邓志点了点头,但是没有说话。见到这里,赵怀这才说到:“先带你去吃饭,等吃完饭后,再安排你的住宿。”

这时邓志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事情来,便说到:“赵怀,有个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下,不知道是否可以啊?”

赵怀转头看了邓志一眼,然后很干脆的说到:“有什么事情,你说吧。”

邓志便试着开口说到:“这次任务的危险性,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为了能安心的执行这次任务,我想找我弟弟钟宇松面谈一次。”

听出邓志这话里意思的赵怀,思考了一下,便直接说到:“你是准备把你的身份告诉他吗?”

“对,当然也包括自己的后事安排。”邓志很干脆的说到。

赵怀想了想说到:“先去吃饭,我会向上面请示的。不过现在你必须保持沉默,知道吗?”

邓志点了点头。小车继续前行,在一个酒店门前停了下来。推门走了进去,有服务员将两人领到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旁,服务员停住了脚步说到:“两位坐这里是否可以。”赵怀看了看周围,然后点了点头表示可以,两人便坐了下来。

服务员倒上茶水,摆好碗筷。赵怀在拒绝了服务生的推荐后,便直接点了一个酸辣脆肚,一个黄焖子鸡,一个海带排骨汤和一个手撕包菜后,服务员这才下去了。

很快菜就上齐了,看着邓志那幅风卷残云的样子,赵怀笑着说到:“慢点吃,没有和你抢。等下吃完后,我就送你去房间。”

吃过饭后,赵怀将邓志带到一个宾馆前,走进里面给邓志要了一个商务套间,在安排好邓志以后,便准备离开。此时的邓志却再次拿出了一份资料,她一把抢了过来,在翻阅了一下后,这才说到:“你小子总是在找死啊,你把这么重要的文件你也敢带出来。最后一次告诉你,与工作有关的东西,你只能在办公室看,不能带出办公室,你清楚了吗?”随着说话时间的延长,赵怀的声音也逐渐的在提高着。

邓志害怕的点了点头。见邓志如此表现,赵怀也不多说什么,似乎在自言自语的说到:“我有那么恐怖吗?”说着就离开了房间。

在听见一声关门声后,邓志在确认她已经离开的时候,先是大叫了一声,然后自言自语到:“害怕?我怕你干吗?这个赵怀还真好对付,居然这么快就忘记了我的最大特点是什么了啊。哎~~~~~~~~`,估计她这辈子有些悲哀啊。”

这边话音还没有落,那边就听见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此时邓志立即跑到外面,却发现赵怀正怒目圆瞪的站在那里,在看见邓志出来后,眼睛则直直的看着邓志,如果说目光可以杀人的话,估计现在的邓志早就被她碎尸万段了啊。

见邓志依然是一幅知道自己错了的样子,赵怀先是笑了笑,然后便说到:“如果不是要回来取东西,我还真忘记了你的最大特点啊。行啊,你连我赵怀都能糊弄过去了,不简单啊。好了,这个事情回头和你算帐,我有事情先走了。对了,我再提醒你一句,你别太得意了。这个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毕竟我父亲能从黑到白,那就证明他的头脑不是我们所想象的到的,所以送你小子一句话:小心无大错。好了,早点休息吧,等我电话。”说着便甩门而去。看的出,她这次是真的生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