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中俄关系百年辨

吕伟明 收藏 24 4347
导读:[size=14][size=16][center]中俄关系百年辨[/size] 文/吕伟明[/center] 中国与俄罗斯有四千三百多公里的共同边界。若回首百年,从晚清开始,中俄边界是逐步南移的,晚清政府面临危局,自顾不暇,自然无法抵御沙俄的蚕食。沙俄先后窃取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广大土地在当时的满清统治者看来不过是一片不毛之地,既然军事实力不及沙俄,只得不断割让土地息事宁人。于是俄罗斯的胃口越来越大,直至将长城以北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在俄罗斯帝国的极盛时期,其扩张

中俄关系百年辨

中国与俄罗斯有四千三百多公里的共同边界。若回首百年,从晚清开始,中俄边界是逐步南移的,晚清政府面临危局,自顾不暇,自然无法抵御沙俄的蚕食。沙俄先后窃取黑龙江以北和乌苏里江以东的广大土地在当时的满清统治者看来不过是一片不毛之地,既然军事实力不及沙俄,只得不断割让土地息事宁人。于是俄罗斯的胃口越来越大,直至将长城以北视为自己的势力范围。在俄罗斯帝国的极盛时期,其扩张方略是由北而南的,占领了中亚,便觊觎伊朗和阿富汗,然后向叙利亚、伊拉克乃至巴基斯坦和印度渗透,这是一个拥有辽阔版图的帝国首脑向南观望亚欧大陆时产生的必然联想。列宁说未来世界革命的中心就在德里,这就隐喻着莫斯科的战略便是要控制亚欧大陆的南北两端,而美国适逢世界大战之后因缘际会设下的大棋局,却以控制亚欧大陆的东西两端为基础,向中心地带缓缓行进。这盘棋下了六十年,六十年后俄罗斯势力渐衰,美国在阿富汗泥足深陷却迟迟不肯撤离,只是因为阿富汗便是亚欧大陆棋局的“天元”。

中国近三十年来韬光养晦,其实更像是坐山观虎斗。或许将来两虎相争,必有一伤,然而中国有没有可能养虎为患?中国不出头,在经济领域之外的国际场合仰仗俄罗斯的话语权。而在经济领域之内,俄罗斯的能源却日益成为待价而沽的杀手锏。中国与俄罗斯之间的合作与对峙在上合组织内是否能完全消化?我想,这只是一个一厢情愿的问题。中国是一个成长中的大国,假如说军事实力以经济实力为基础,那么当市场经济体系完全成熟的中国的财富呈现几何倍数增长,作为邻国之一的俄罗斯其实会和意识形态宿敌美国一样,都抱有高度警惕。中国的韬光养晦换来的是发展时间,中国与富有结伴而来的是道德说教,中国常常站到道德制高点上,抨击列国对自己钱袋子的指摘,结果丝毫没有改变暴发户的形象。小国说中国抢去了自己的饭碗,大国紧盯住中国的金钱会不会换成尖端武器。中国的形象令人艳羡却又倍感孤立,所以需要伙伴,中俄结成战略协作伙伴关系是历史的选择。但是,中俄之间未来走向会如何?横亘在中俄民众之间还有什么心理障碍?这都是一些需要条分缕析的问题。我们现在就回溯历史,分不同阶段来进行综合考量。

一、1911年前:阴影笼罩中国

明朝崇祯五年(1632年),俄罗斯人修筑雅库茨克城,自此不断南下袭扰中国边境。当时的勒拿河流域是罕有人迹的政治真空地带,而黑龙江流域也人烟稀少,俄罗斯人波雅科夫在1646年便扬言只需三百人便可征服黑龙江。雅克萨之战以后,中俄双方于1689年签署《尼布楚条约》第一次确定边界,直到1859年的《瑷珲条约》才将边界由外兴安岭南移到黑龙江。1860年,俄罗斯又吞并了乌苏里江以东和库页岛,切断了中国通向日本海的所有出海口。俄罗斯侵吞的中国土地相当于法国和德国面积之和,但这些土地上当时人口只有1.5万人。几乎同时,俄罗斯占领中亚,蚕食中国领土,染指新疆。然而,在当时中国最高统治者看来,俄罗斯索取的土地仅仅是蛮荒之地,而日本侵略朝鲜、进攻辽东更是腹心之疾。甲午战争失败,两江总督张之洞提出联结英俄的奏折,在晚清开明知识分子的心目中,既然能割让辽东与台湾给日本,那么割让新疆或西藏一部分给英俄以换取联盟密约也是可以的。他们并不明白,所谓联盟密约必须在双方实力相当或利害攸关时才有缔结的可能。但是当时慈禧、李鸿章、张之洞等等官员都抱着饮鸩止渴的念头,寄希望于英俄能干涉日本。《马关条约》签订后,日本被德法俄压力所阻,不得不放弃辽东,但要求增加三千万两赔款银。俄罗斯此时自愿以低利贷借银一万万两,年息只需四厘,使得晚清政府感激涕零,从而堕入俄罗斯计谋之中。1896年,《中俄密约》签订,清政府允许俄国在东三省境内修筑中东铁路,并将铁路所经之地割让予俄。签约人李鸿章成为举世诟骂的人物。

1899年,八国联军侵华,俄罗斯在联军中出兵一万,比任何一个参战国出兵人数为多。但是俄国政府表态说,俄国出兵意在保护使馆和侨民,别无企图,更无意取得联军指挥权。清政府再次相信俄罗斯,开展联俄外交,贻害极大,当各国一致公议待军事行动结束即应让还所占中国领土时,俄罗斯不肯退出东三省。主持联俄外交的李鸿章至此无法善后,以至于死。虽说李鸿章认识错误为咎由自取,而俄国人阴险毒辣表露无遗,足可为后世借镜。

俄罗斯对中国的侵略随着自身国力的衰弱而减轻,进入二十世纪之后,俄国于1905年败于日本,丧失了对南满地区的统治权,俄罗斯对中国的阴影不再向南移动,而只是停驻在自己的既得利益区。中国对当时的俄罗斯而言,像一个硕大的桃子,自己一口吃不下,便尽量控制着不让别人染指。日本国力渐趋强盛,俄罗斯却又阻止不了。

二、1911年-1959年:北方重新崛起

辛亥革命虽然比十月革命要早,但后者却是一场彻底的革命。辛亥革命连封建残余都消灭不了,没有改变当时中国的历史面貌,而十月革命却将沙皇政府彻底推翻。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倡导起点平等,意指保护公平竞争,保证社会有效率。同时,他又提倡人人不以竞争为目的,尽全力服务于社会大众。这又近乎是以完全牺牲效率来实现全社会的平等。他似乎未能想到设定一种原则和制定措施把平等与效率统一于一定的度上,而是一方面要社会有效率,一方面又要实现社会的完全平等,这就不可避免地把自己的方案置入了完全的空想境地。因此,辛亥革命的中国以空想为政治纲领必然不能保持稳定,只有在马列主义学说作为精神内核进入中国后,中国才会出现五四运动新文化运动,才会出现马列主义与中国实际结合在一起的毛泽东思想。而在这一段历史时期,以俄罗斯为主体的苏联是思想的策源地,也是世界革命力量的中心。无论是中国共产党还是国民党,双方都有相当一部分精英在莫斯科接受教育。

斯大林优先发展重工业,在强敌环伺的时局下,苏联依靠本国力量,用新技术改造国民经济,加强国防力量。而朱可夫认为,使用新式武器,运用现代战术,是克敌制胜的重要保证,主张以大量坦克配合摩托化部队协同作战。苏联国力的上升与军事实力的再度兴起相终始,在1938年张鼓峰之战、1939年诺门坎之战中苏军都给日军以毁灭性打击。最终迫使日本放弃“北进”战略。苏联的崛起改变了整个世界格局,更使当时中国政府无论从实力方面还是从信仰方面都无法与苏联抗衡。二战结束以后,苏联接管中国东北所有工厂,将东北庞大工业拆运殆尽,仅鞍山钢厂便由八千人拆卸了四十日,非经重建再无生产可能。而外蒙古独立的初衷便是苏联为了保护西伯利亚大铁路的侧翼安全。

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与作为思想策源地的苏联签署《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当作为内战一方的蒋介石政府背后有美国支持,投向另一个阵营是必然的选择。中国默认了苏联的老大哥领导地位,《莫斯科郊外的晚上》成为中国人向往美好生活的标志。中国在学习苏联,无论在工业、农业、科技还是共产主义教育、年轻干部的提拔方面,中国都在步苏联后尘。苏联提出三年赶上美国,中国就提出五年超越英国,中苏之间度过十年蜜月,直到1959年戛然而止。

三、1959年以后:从对抗走向合作

中国与苏联的分道扬镳不是偶然因素作祟,归根结底是中国要摆脱三百年北强南弱的历史阴影。中俄论战和对抗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走向式微,使社会主义阵营发生分裂。为此中国不惜血本,支援自己在欧洲的唯一伙伴阿尔巴尼亚。苏联向边境增兵,中国整饬军备,全国深挖洞,高级干部向全国疏散。中苏之间的军事对峙在1969年珍宝岛之战中达到巅峰。自此之后,中苏边境趋于平和。十年之后,苏军侵入阿富汗;二十年后,苏联解体,俄罗斯继承了苏联大部分衣钵。

苏联之后的俄罗斯经过了近十年的动荡不安,经过了民族矛盾与寡头政治的双重洗礼之后,逐渐恢复元气,然而其经济实力已与苏联极盛时期不可同日而语。当一个拥有强大历史地位、在近五百年的时间里不断扩张的俄罗斯,究竟能不能坐视一个邻国日益强大?我想,即使中国是礼仪之邦,向来没有穷兵黩武的传统,怕也消除不了俄罗斯今天的疑虑。而且俄罗斯人口增长率始终未见上扬,与人口四倍于己的中国相邻必然产生猜忌心理。从晚清政府与沙俄签署《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算起,有关“黄祸论”和担心中国威胁的声音就开始存在。不仅沙俄限制和排斥在远东的华人,苏维埃政权成立以后,苏联外交人民委员部会议就在1926年1月5日决定“采取所有可行的措施,禁止中国人和朝鲜人流入苏维埃领土”。20世纪30年代,远东有7万华人,到1979年仅剩下1742人。这种猜忌心理直接导致了俄罗斯在油气管道路线敷设上的长期犹疑不决,也导致了无视华商权益的切尔基佐沃大市场关闭。这些举措都可以反证出俄罗斯对中国的复杂心态:既希望中国能够成为一种制衡力量,又害怕中国崛起。因此,中国的对外政策越积极,俄罗斯就越感到危险。

现在已经很明显,俄罗斯也在寻找能够遏制中国影响力增长和平衡俄罗斯与中国“竞争优势”的杠杆,普京于2007年1月25日访问印度,加强同印度的军事政治合作与能源合作,可以平衡中国在南亚的影响;而在2007年1月22日启动俄日战略对话加强俄日关系,足以平衡中国在东北亚日益增长的影响。此外,俄罗斯与越南的历史关系又使得南海问题多了一些变数。俄罗斯总的战略可以归纳为一点:中国的强大不应脱离俄罗斯的阴影。而中国的强大与崛起最终会使自己成为世界一极,这个发展趋势既预示着未来的摩擦,也是中俄关系之间的隐忧所在。

当前乃至往后一段时间,由于受到美国导弹防御体系的步步紧逼,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出现捉襟见肘的局面,中俄的接近和结盟是受客观因素促成的。而美国势力留在中亚无疑迫使俄罗斯加强与中国的战略协作。如果中俄之间失去互信状态,中国的战略资源不可能更多地投到海洋方向,俄罗斯也不能做到东西兼顾。所以,1994年中俄双方宣布互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战略核武互不器瞄准对方;1997年中俄签署边境裁军协定;2004年10月14日,中俄边界问题彻底解决;2005年中俄两国开始进行联合军事演习;2009年,中俄签署《弹道导弹和商用舰载火箭发射通报协议》,两国在政治军事领域互信程度进一步加深。然而,我要问的是,假如在这百年变迁之中下一个衰落的是美国,那么中俄互信的路还能走多久?今天为中俄导弹发射通报协议欢喜雀跃的国人,血液里有没有流淌着李鸿章们将俄国视为维护世界秩序的泰山北斗的愚蠢因子呢?三百年来的世界,列强更替,大国外交之中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无论对哪一个国家,无论是对方笑脸相迎,还是横眉冷对,我们都要留一些清醒为好。

文/吕伟明

2009年11月4日23点48分



[/size]

本文内容于 2009-11-5 16:28:52 被新铁血老战士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