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12 而是他最瞧不起埋地雷的!

政政护环 收藏 10 34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湛江来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噩梦,他梦到在东北抗日的时候死去的战友,梦到荒山野岭遍地的饿殍,又梦到革命党人成批的被白匪枪杀,等到他被推上刑场的时候,似乎看到了母亲绝望的眼睛。 他惊呼着醒转过来,发现自己在担架上,身旁是佛爷和哄子蛋,前者头上扎着绷带,看样子伤的不轻。湛江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湛江来迷迷糊糊地做了一个噩梦,他梦到在东北抗日的时候死去的战友,梦到荒山野岭遍地的饿殍,又梦到革命党人成批的被白匪枪杀,等到他被推上刑场的时候,似乎看到了母亲绝望的眼睛。

他惊呼着醒转过来,发现自己在担架上,身旁是佛爷和哄子蛋,前者头上扎着绷带,看样子伤的不轻。湛江来挣扎着从担架上下来,这时部队停下了,他四下寻觅着老宋的身影,可是却没有看到。

佛爷递给湛江来一壶水,说:“你昏迷了一天一夜,真怕你就这么没了。”

湛江来一口气喝光了半壶水,虽然天寒地冻,但还是感觉浑身火烧火燎的,这时谢洪宝跑了过来,摸摸他的额头,说:“好家伙,烧退了不少,要是过了今天还是高烧不退,你就算交待了。”

湛江来问:“指导员呢?”

谢洪宝翻着他的药匣子,嘀嘀咕咕地说:“指导员受伤了,伤的挺重,老油醋也一样,他俩让几个同志先送回团里去了,我们正想法子把你也送回去呢。”

湛江来继续追问下才知道,老宋在部队撤下来的前一天晚上被流弹击中了,所幸子弹贯穿身体没击中要害,只是血浆少的可怜,这才让几个战士抢下阵地抬往团部卫生院。不过老油醋就比较倒霉了,因为埋的时间比较久,至今昏迷不醒,而最幸运的就是书里乖,这小子扒开冻土只露出鼻子,一直装死到通信连过来。

后来磨盘数落他太没种,书里乖却振振有词,说什么真英雄可曲可伸,当时他正在阵地中央,要是站起来就得被打成筛子,哪个愣头青能干出这种事呀?那不是傻子么!

磨盘说,那你为啥不把老油醋拽出来呀?这也太没袍泽热情了!书里乖怒了,说他要是能拽不就拽了吗,他压根就没看到老油醋在哪,还以为他光荣了呢。

磨盘自然说不过他,狠狠的要揍他,谢洪宝就劝他,说手指都耷拉了,还不如省点劲养伤呢。不过这梁子算是结下了,如今书里乖和磨盘离得远远的,生怕他一拳头把自己砸死。

湛江来心里清楚的很,其实不论是磨盘还是书里乖,他们的怨气都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伤亡太大了……

他很清楚老兵们心里的想法,没有任何东西能动摇他们对战友的感情,面对死亡,他们既无奈又惘然,多年以来,湛江来选择的是一种麻木,当一个人时时刻刻与死神相伴,这种麻木或许是最好的解脱,当他的灵魂需要救赎时,湛江来将会毫不犹豫的选择死亡。

带领队伍的是石法义,他得知湛江来醒过来后,便急匆匆跑过来汇报情况。在阵地的时候,美军临时取消了夜前总攻,是因为飞虎山阵地已经被联合国军拿下,美军要攻下他们的小型阵地已变的毫无意义,而三三五团且战且退,死伤十分惨重,而最关键的是三三五团身后没有任何一支打援部队,如果全团打光了,联合国军将长驱直入,后果将是逼近中国边境,直接威胁内陆安全。

石法义情急下联系了一一二师师部,要求带领这两个混合连队去援助三三五团,可得到的回答却让他大吃一惊。

原来三三五团的撤退是由军委决定的,是属于战略撤退,这意味着第二次大规模战役将要展开,师里给他的命令是即刻取消通信连番号,划归一一三师三三八团湛连直接指挥,石法义做为副连长,原部下划归为整排制。

湛江来得知后,找来小朝鲜崔智京,通过电台与团部确认后,又得到了新的命令,那就是诱敌深入。

如果有选择,湛江来绝不会干这种挨枪子的事,尤其与美军交过手后,他觉得这种诱敌深入的战略战术简直与自杀没两样。

所以他问石法义:“我们现在有多少人?”

“伤员已经全部送往团部了,在这里能拿枪的一共有八十六个脑袋。”

“全算上了?”

“除了磨盘和佛爷,他俩死活不走。”

接着湛江来询问了一下通信连的背景,原来这支连队大部分都是新兵,有的几乎在出国前都没拿过枪,这让他十分苦恼,而且石法义以前是搞政治工作的,带兵打仗肯定不如老宋。他又找来小朝鲜问了问当下的位置,与他们撤下的阵地不过十几公里。

按照敌军的机械化行军速度,湛江来敢发誓他们被包围了。

那么诱敌深入呢?

湛江来几乎嗅到了坦克履带的味道,如果真被包围了,诱敌深入将变得愚蠢至极,所以他即刻派出扯火闪侦查四周,然后对石法义说出自己的意见。就他们这小半个连,并且是非战斗人员组成的通信新兵连,根本没有战斗力应付武装到牙齿的美军追剿部队。

出乎湛江来的意料,石法义根本就没考虑到包围的后果,他沉吟了一会,低声说:“如果被包围了,按照上级的指示精神我们可以就地阻击,这样敌军会以为我们穷途末路,就算拼光了也对整体战略有益无害。”

湛江来有点惊讶,他看了一眼磨盘和佛爷,要是石法义是认真的,那么这些抗过日,打过国内最大战役的老兵将尽数死在异国的土地上!

他张着嘴巴,紧紧盯着石法义,这个四十多岁的老革命战士,像一块铁板戳在那里。湛江来开始动摇对他的初次印象,在他眼里这个家伙不过就是个搞搞政治工作,宣传革命精神的文化小科长,带兵打仗的事根本就轮不上他。

可是在这一瞬之间,湛江来却无言以复。

在两人莫名对弈的时候,远处响起了扯火闪的口哨,湛江来猜的不错,敌人果然逼上来了,而这时在另一边侦察的哄子蛋也焦急地跑了回来。

“前面看到朝鲜百姓的运输队!有一百来人呢!”

石法义微微一惊,顺着哄子蛋指的方向看去,叹道:“那里是三三五团撤退的方向,这些百姓该是后勤补给。”说完厉声到:“这一仗得打,不然这些百姓全得耗在这里!”

湛江来点点头,起身指挥部队就地埋伏,他们所处的位置恰好是个山坡,坡下的小路到处都是弹坑。他唤回扯火闪,得知逼近的美军部队在8分钟之内就会到达,湛江来就命令书里乖带人去埋地雷。小路上的弹坑是被联合国军炮火覆盖过的,就是为了清除志愿军埋藏的地雷,这一刻书里乖再去埋地雷,倒是神不知鬼不觉。

其实书里乖是个排线副手,设地雷的真正行家却是老油醋,他嘴里骂骂咧咧的带人跑下山坡,不停的咒骂自己的命运,这倒不是因为任务急迫,而是他最瞧不起埋地雷的!

在他眼里,真正打仗的就是拿枪的步兵,这些铁疙瘩不就是暗算么?哪个真正的英雄好汉搞这种下三滥的手段呢。

所以他一边埋一边给自己找些理由:“爷没办法,咱没有坦克大炮,就只好叫你们尝尝铁疙瘩,逢年过节给你们烧烧纸钱,两国交战难免玩点手段,都别记仇。”说着将雪糊在上面,乐着续道:“连汤带水的,上面还撒了白糖,我义气的很,做了鬼可别寻上我穷开心喏。”

就这样短短5分钟,书里乖他们埋下七枚地雷,等他们爬上山坡时,小路的尽头已经开过来先头部队了。

湛江来越看越惊,这先头部队虽然是南朝鲜人,但都是步摩化机械部队,他往后瞄了一眼田大炮,这老小子格外省心,带人架起仅有的两门60毫米迫击炮正等待着命令。

湛江来眼看着南朝鲜连队来到山坡下,随着连串巨响,七枚地雷先后爆炸了,开在最前面的三辆摩托混合着血肉炸得满天都是,这时湛江来一声令下,迫击炮、机枪、手榴弹一股脑倾泻而出,敌人没想到就这么一座小山坡还有埋伏,惨叫着四散溃去。

石法义见敌人要逃,就高呼一声带着两个班冲了下去,这一冲不要紧,把湛江来吓了一跳!

他压根就没想到这老小子会这么不要命!

磨盘端着机枪就要跟下去,湛江来眼红了,起身喝道:“都给我回来!给我撤回来!”

磨盘有点懵,端着机枪愣住了,眼看着石法义带着两个班连追带杀的好不过瘾,就气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吼道:“湛大脑袋!你坐在这里能把鬼子瞪死啊?”

佛爷也急得直舔嘴唇,喃喃的说道:“要不我自个去砍两个?顺便抓个舌头回来?”

湛江来一听就怒了,额头上青筋都跳了起来,他狂叫道:“妈的不要命了!飞机啊!”

大家一听才缓过味儿来!

果然话音刚落,成群的俯式战斗机便出现了,它们啸叫着一扫而过,将小路上的整整两个班钉死在原地!血肉横飞下成片成片的倒在了地上。



(这一章节过后,下一章节会解密红皮日记的若干谜团,湛江来与老宋的对手戏将格外精彩!谢谢支持!另外本小生在新浪的博客从今日起提供《间人》原创周边下载,例如手绘壁纸等,政夯勃部地址:http://blog.sina.com.cn/zzhh3x;谢谢赏析;)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