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的愤怒: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没有含糊过

每个时代的新一代似乎都受到特别的关注。对于我们90后的评价,无论上网看到的、电视里见到的、报纸上看到的……几乎都是负面报道。在这些报道里,90后感情自私、狭隘,性格乖张、叛逆。网络上流行的在校学生群殴同学的小视频里讲的是90后,电视剧里演的那些不顾爹娘累不累只顾物质享受的是90后,就连那些整天画个烟熏妆,头发弄得像被炸弹炸了似的“非主流”也是90后。于是90后成了没有责任心、自私自利、不思进取,甚至颓废堕落的代名词。


当然这些报道是真实的,但也只是比较极端的个体,而网络、媒体也只宣传这些可以引起人大肆讨论的事件,可是社会的评价却用这些极端个别的“点”来以偏概全。我们90后,最大的也不过十八九岁,刚刚迈入大学的门槛,而最小的也才十岁,还在上小学。我想不管是所谓的60后、70后还是80后,谁不曾年少轻狂过?每个人在整个人生价值观世界观还未完全形成时,其所作行为也都还是未成熟的。当长大后回首自己年少时必然会审视以前的稚嫩。然而当前社会却因为我们中部分人的不成熟行为直接对我们整个90后扣上了一顶所谓“脑残”的帽子,未免对我们还处在青春少年期的90后不大公平。


其次,正如每一个时代都有每一个时代的精神色彩与追求,我们所出生的时代正好是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们对新鲜事物的吸收和了解相比前几代人达到了一个最高的顶点。在这样一个时代,我们自信,我们张扬,我们喜欢标新立异,这些或许与前辈人的观念相冲突,被认为浮夸、不现实,然而这些在这个发展的时代中是否真的就是一些该被否定的,我想不尽然。


我们90后也并不是完全物质化的一代人,大是大非面前我们没有含糊过。汶川地震时我们哭过,5·19默哀时我们肃立过,分裂主义猖狂时我们声讨过,法国拍卖文物时我们愤怒过。不是因为我是90后,就极力为90后说话,我们肯定有缺点和毛病,但是青少年抑郁症人数的上升、离家出走的逐渐频繁、自杀率居高不下,难道全应该怪我们?


那么我们再看看我们90后的成长环境吧,歌曲里唱的是“越过道德的边境”,是“擦干眼泪陪你睡”, 电视里演的是各种婚外恋,报纸上、地铁里、公交车拉手上,全是铺天盖地的人流、妇科、男科广告。为什么私人医院的广告到处都是?为什么烂俗的流行歌曲如此泛滥?为什么书店的畅销小说里都是官场、权力、暴力、金钱?为什么网络里宣传的都是对物质对金钱的顶礼膜拜?


当然,我们也有很多缺点和不足:追求华丽,讲究时尚,爱玩个性与新鲜的语汇,喜欢“酷”的偶像气质,缺乏吃苦耐劳与脚踏实地的朴素、坚韧,甚至有些自私、脆弱、散漫、逆反,缺乏集体意识及信仰。现在社会对我们的广泛关注里多少带了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无论这个恨是重了,是轻了,是多了,是少了,都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因为没有它,我们的民族就不能反思;没有它,我们的国家就不能进步;没有它,以后的90后就不能胜任自己的重担。正如哈罗德·罗森堡《荒漠之死》说的:“一代人的标志是时尚,但历史的内容不仅是服装和行话。一个时代的人们不是担起属于他们时代变革的重负,便是在它的压力之下死于荒野。”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