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上)

间一 收藏 21 5421
导读: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 一、校门前 连雷达技师姓陈,个子不高,白胖,大连人,当时是中尉吧。这个人嘴比较碎,领导不拿他当回事,就连战士也敢不在乎他,或许是性格好吧,他也不在乎,大家经常拿他开着深浅不一的玩笑,他也不计较。 难得他也关心我考军校的事,回站里之后,他就问我考得怎么样,我说如果没意外考大连一水面(大连水面舰艇学院)是没问题的,他说不可能的,你就是高电专!因为他平时的状况,可能我也没太重视他的话,因为我心里有数,去年大连一水面也还不到400分,而自己有信心的是每门课都不会少于85分,况且我也报

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


一、校门前

雷达技师姓陈,个子不高,白胖,大连人,当时是中尉吧。这个人嘴比较碎,领导不拿他当回事,就连战士也敢不在乎他,或许是性格好吧,他也不在乎,大家经常拿他开着深浅不一的玩笑,他也不计较。

难得他也关心我考军校的事,回站里之后,他就问我考得怎么样,我说如果没意外考大连一水面(大连水面舰艇学院)是没问题的,他说不可能的,你就是高电专!因为他平时的状况,可能我也没太重视他的话,因为我心里有数,去年大连一水面也还不到400分,而自己有信心的是每门课都不会少于85分,况且我也报了一水面,高电专我连报都没报啊,第二志愿是天津后校。

考试回来后,好象跟大家间有了一层莫名其妙的东西,本来因为在单位时间短,跟大家就不太熟,再加上补习三个月,感觉跟大家又多了些生疏似的。

89的新兵已经下连队了,通信员的位置也已经有了新的人选了,回来之后连长问我的意思,我说想请假回家看看,连长说你要有把握考上就可以请假,如果没把握最好别请假。言外之意就是别得什,要是考不上,你还在这待不待了?

因为有把握再加上更急着回家把好消息告诉女友,就义无反顾地要求请假了,连长也够意思,给了15天假。我算是体验了归心似箭的感觉了,只要是往北的车第一时间就上了。

我到家时是礼拜天的一大早,心里禁不住的兴奋。本来见我到家就十分高兴的家人听了我带回来的振奋的消息就更加高兴了。早饭后就骑了自行车去找久别的女友,想她听到这个消息时样子,这辈子没中过大奖,或许中大奖的精神愉悦也不过如此吧?

女友见了我是一阵子的发愣,没有以往的雀跃。

我以为是因为这几个月没通信,心里不痛快,我心里有准备的,也就没在意,跟她父母打过招呼,我们就应该一起高兴地去见我父母了,因为已经是经双方父母认可的事情了。

听了我的消息,她只是勉强表现出个高兴的样子,但我相信,只要我们单独相处一会儿,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因为我们太好了,心无芥蒂。

吃过午饭,感觉她的情绪恢复得差不多了,当我给她讲这段时间的身心经历时,有人敲门,我开门时,见是个半大的男孩,跟我说找她,她出去说了一会儿话,回来跟我说她妈妈有事找她,要她回去一下。

当时家里还没有电话,来人传话是最正常的通讯方式了。

她让你好好休息一下,她去去就回。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兴奋,经她这么一说,还真的就犯困了。

当我醒来时,日已偏西了,起来没见她的身影,觉得很是奇怪,本能地起身去她家找她了。

当她妈妈说对我的传述一无所知,她也不在家时,我蒙了!当时那个年代还少有人动不动就失踪的事情发生,或许是因为警察没现在这么多吧。

我几乎一下子没了思维,骑着自行车到一个个我们曾经去过的地方找她,或许是我们去过的地方太多了吧,我就不吃不喝地找遍了所有我认为可能的地方……

接下来的十几天我都是在这种状态下渡过的,不记得跟家里人说过什么,也不记得跟其它人说过什么……

当我的假期的前一天晚上来临时,她还没有出现。

我在火车站前的一个小店剃了个光头,现在想起来当时自己还不承认发生了什么事,但自己的潜意识已经承认了。

在回大连的火车上这些天的一幕一幕反复地在自己的脑海里上演着,似乎逐渐清晰了起来,但自己仍然不愿意去往其它方面去想。

回单位时,正如我所料,她的信在那等着我。

信中说,当初告诉她不让考军校的消息时,她以为我因为要上军校而变心了,不好意思明说而编造了这么个理由骗她,因为深爱着我,不想让我为难,更不想误了我的前途,自己就主动退出了。正好当时还有人追她,说你不要我还有别人喜欢我呢,可能是因为自己心情的原因,事情发展得很快,已经不可能回头了,当我回去找她时,她才知道误会了我的意思,但事情已经无可挽回了,又实在没法跟我解释,只能跟她新男友一起出走了。

还说她这外的日子比我更难之类等等。

主动跟连长要求回雷达站位值班,开始了平淡的生活。

我们的信有几百封之多,是我当兵期间最重要的家当了,跟我的生命同样重要的东西,皮包丢了没怎么可惜,因为我们的信一封都不少。我们的信都是一封封地编了号的。没事时就拿了信到没人的山坡,一页页地看,一封页页地烧,因为我不可能再带着它们了。

大概回来第十天的样子吧,当我们之间的所有的信都已经灰飞烟灭时,录取通知书到了:海军电子工程学院!

果然是高电专!不幸被陈技师说中了,对于我来说不异于雪上加霜!心爱的女友离我而去,心仪已久的学校又没录取我!我考了433分,当年是旅顺基地的第三名,而大连水面舰艇学院录取分数线不过411分。堂而皇之的原因是我是海勤兵,但如果做做工作是可以录取滴!因为每年都录取很多非海勤的。

所以就在大连给我父亲打了唯一个电话:告诉他我不想去报到,想调动个单位,明年继续考大连水面舰艇学院。父亲说了很多实实在在的理由劝说我不要放弃,都是很实在的,没有影视中的台词。当时也确实没太大的主意,也就听从的父亲的意见了。


二、轻轻的走正如我轻轻的来


到团里办好手续回到连队已经是晚饭时分,买了几包烟,在食堂里给大家散了散,连队领导讲了些鼓励的话,对在连队的表现也给了不错的评价,一些老兵也纷纷打招呼,或是说些过去的事情或是给些鼓励,也有开玩笑说没想到的事还真就发生了之类的,没有太多的留恋,但也情真意切,必竟跟大家没太多太深的交往,在连队待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足半年,我还不爱吱声。

晚饭后班长叫了另外两个88的兵和我一起走走,因为原来在一个班,彼此就熟络多了,话自然就也多,当走到宾馆服务社卖吃喝的东西时,我才明白“走走”的意思,我的客气自然是多余的了,我们提了东西到了常委楼附近的一个凉亭。

白酒两瓶罐头若干。

我跟班长一瓶,他俩一瓶。老龙口,没杯子,嘴对嘴地喝,我是第一次正式喝酒,以前不过年节的父亲喝酒时,沾上一小口。这次不同了,被酒一调和的心底的郁闷就跟酒更加亲和起来了,后来我几乎是喝啤酒一样喝了,好在就那么多酒。

那天晚上蚊子特别的多,酒喝得也很快,说了很多肝胆相照的话!

晚上睡觉时,我跟天津的哥们一屋,他躺在床上一会哇地吐一口,一会哇地吐一口,我就听着他吐,不能动还一直想吐,但终于挺过去了。第二天醒来时,头疼得不得了,因为就要走了,勉强到食堂吃了点东西,说实在的,真是什么也吃不下,从来没那么难受过。

喝了点粥,吃了点咸菜。勉强跟大家说笑了一会儿。

刷碗时,碗里还有小半碗粥,就想倒掉,但手就无论如何也不听使唤了,倒了几次都没倒出去,再一使劲,碗一下掉到的桶里,碎掉了,我也就尴尬地笑笑,离开了。


三、艰难路


行李已经按通知书上的地址托运去南京的学校的,因为离报道还有一周的时间,我还可以回家看看。

当我只身一人踏上回家的列车时,不禁想起了半年前送她回家那次愉快的旅行,我们吃了一路自己带的和车上能买得到的想吃的东西,说不尽的你我,悄悄地对视、悄悄地笑……

对了路上还遇到单位几个唐山的哥们,因为我是辽宁的,他们看见了我,也没理我,虽说我们之间没任何不愉快,但他们人为的把我划到了对立面。虽说我不爱吱声,但也不是没脾气,又能把我怎样?还不理你们呢!

那时义务兵的津贴很少,再加上他们几个平时也不节简,所以不久他们的桌上就没什么东西了可吃了,我想是因为心情格外好的原因吧,我就拿了几个罐头给他们,说买多了,我们俩也吃不完……

他们几个就拉住我要座下来喝酒,并且说我跟锦州那几个不同,以后咱是哥们了,我们虽然对立,但不会难为你……

我不认为是我的罐头收买了他们,但我的行为的确打动了他们。事实上锦州帮跟唐山帮也没什么深仇大恨,话说回来,部队也不允许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过年轻人之间的意气用事而已,由于管理层处理、引导不当,使简单的矛盾钙化了,都抛不开所谓的面子了。

望着满车厢陌生的面孔,联想起当初的纵横捭阖和美人在侧,真是人生无常啊!

在家待了几天,期间去她单位一趟,也在化验室,在她办公室座了一会儿,其它人看我们神色不自然,就各自出去了。

她说他们已经分手了,回来之后就分手了。看样子还想说点什么,欲言又止的样子。

其实我也没兴趣听,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来看她,或许是要她给个解释,可以已经解释过了啊,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也就彼此迁强地客气了几句,就分手了。

想去看她,又找不着什么看她的理由,也找不着不去看她的理由,但还是去了,只是不知道为了什么。

报到搭乘的是沈阳发往南京方向的车,那趟车是我有生以来经历最挤的一趟车了,上了车就被挤在了车门附近,动不了了,那时的车还慢,我只随身带了个不包,没什么东西,基本就是抬起一只脚后就不太好找地方放下了,当列车快到天津时,我已经就要崩溃了,我想天津是个比较大的站,在天津下车,再改签其它的车,实在是受不了了。

快近天津时,我不知怀着一种什么心情,拼了命往前挤了一个车厢,就当我决定下车时,遇到了一个战友,大连水警区的,一个补习班的同学,这种情况下相遇格外的亲切,他有个座。我说了想法后,他力劝我不要下车,我们俩有一个座,轮流休息也问题不大。

遇到个可以依靠的战友情形立马不同了,他还故意收留我,我们吃了点东西,我就学了别人,专到了座位下面,下面虽然脏得不成样子,但可以躺下啊,那时塑料袋还不是很多,我找一个塑料袋,光着上身专了进去,踏踏实实地睡了个够!

车快到南京时,人就不那么多了,当我爬出来时,已经没人样了,好在有战友帮忙,帮我洗了几次毛巾才檫出了个大致的人样来。

每一级每一届政府,每一级每一个领导都大义凛然地告诉我们每一年我们所取得的进步是多么地辉煌,当世界文明已经发展到今天,我们仍旧像运输猪马牛羊一样运输着自己的公民,那么我们的进步体现在那里了呢?没有这些年的这些伟大的进步我们又当如何呢?难道把我们压缩再解压缩么?

我敢打赌,列车上这样拥挤的空间里,不会有一个在职的县处级以上的干部!

列车到达南京时已经是万家灯火了,学校的大客车在车站的广场上迎候着我们,或许我们算是列车上这样拥挤空间里特权阶层了!

当南京的阑珊灯火渐渐远离我们的视线时,我知道,新兵连时的命运再次光临我了!




军营十八年_我的军校(上)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