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是记载孔子语录的一部书,是儒家文化的开创经典,也是后人了解孔子思想的唯一著作,这部书承载了华夏文化中最优秀的思想,一直被后世尊崇并应用到生活、学习、工作、治国等方方面面,创造了辉煌灿烂的华夏文明。二千年的实践证明:《论语》就是华夏的《圣经》,孔子无愧于圣人这一称号。


孔子既是伟大的思想家和教育家,也是个有名的政治家。孔子为官多年,从管仓库的小官做到主持国政的大官,历经官场的磨炼,既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可以说孔子对于政治斗争深有体会,对于权术谋略也必然有所心得,按理说这都应该体现在《论语》的语录里才对,可是现存的《论语》并没有提及政治权谋方面的思想语录,关于做官从政方面的语录少得可怜,难道是孔子忽略了对于做官从政的教育理论?这显然与孔子丰富的政治经历不符。


我们知道孔子有句名言叫:“学而优则仕”。大意是读书读好了,自然就具备做官从政的能力了。后世的读书人也都信奉孔子的这一教导,把孔子尊奉为做官的祖师爷,孔子也没有欺骗后代的儒家弟子,十年寒窗换来金榜提名,就完全具备做官的能力,也能得到很高的官职,这说明读孔子的书确实能够做好官、做大官,可见《论语》是一部政治思想非常丰富的著作,后世也有“半部论语治天下”的赞美之辞。


然而从现今的《论语》中我们无法学到做官从政的真本领,我们学到的都是些肤浅的皮毛外壳。现在的人读完四书五经,估计什么官也做不了,能不做书呆子就实属万幸了。毫无疑问,今天的《论语》已经不是古时的《论语》了,而是被严重阉割过的《论语》,今天《论语》的内容恐怕连原来的十分之一都没有。读透现在的《论语》,不用说治天下,恐怕做个普通科长都无法胜任,怎么管理下属、怎么对待同事和上级,怎么实施政策等等,现在的《论语》都没有论述。要做官,读《论语》还不如读《厚黑学》,起码后者还有一些真实的道理。


有人会说:“做官从政的道理其实都隐藏在《论语》的语录里,只是你没读明白而已。”对此我不敢苟同,从《论语》的叙述中可以看出:孔子是个真正的实在人,说话从不拐弯抹角,孔子说的道理都很清楚明白,有什么就说什么,无所讳言,更无故作高深、装B卖弄之言,而且孔子提倡简单明白的中庸之道,反对装神弄鬼的玄虚之道,因此我不认为《论语》是部隐藏真言的玄书,《论语》绝对是部实实在在的真言录,其中绝无片言只字的隐义暗语。


那么到底是谁阉割了《论语》中的政治思想呢?这可以从明代的小说中找到线索。明代有三大名著水浒》、《三国》、《西游》。《水浒》里的宋江就是一个典型的儒家信徒,儒家提倡的“仁义忠恕”在宋江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我一直认为宋江是个正面人物,他的失败就是在于征方腊,征方腊背弃了民族大义,忘记了自身本色,“仁义忠恕”丢掉了“仁义恕”这三个方面,只剩下了愚忠。如果宋江不主动请征方腊,而是急流勇退,那么就会留下完美的结局,但是人谁无过,宋江也是人,大体上也还是个正直的人。宋江有句自写诗:“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这是宋江的自我评价,也是很客观的评价,宋江是个极通权谋的人物,有着高超的政治才能,从他的诗里可以看出:这都是从他自幼的读书中学来的,这充分说明读书是增长政治才干的主要途径。《水浒》第七十五回有段记述:蔡太师问道:“听得天子差你去梁山泊招安,特请你来说知:到那里不要失了朝廷纲纪,乱了国家法度。你曾闻《论语》有云: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使矣。”而现在版的《论语》却没有这几句话,这是《论语》被阉割篡改的直接证据,而且可以说明《论语》是在《水浒》成书之后才被删改的。


再看《三国》,《三国》里的众多谋士哪个不是读书出身?也未见如何实习磨炼,都是从书房直接上战场、上官场,却没有人怯场,顶多出了蒋干马谡之流的假人才,大部分读书人还是有自己的政治思想和政治才能的,基本上都能做到不辱使命,这在今天是无法想像的,今天的大学生、研究生如果一毕业让他干个局长处长之类的小官,恐怕都不能胜任服众,更不要说做大事了。不是现在的人退化了,而是现在的书不行了,从现在的书本中根本学不到政治才能,我们能怨孔子吗?


西游记》里的唐僧是个典型的迂腐书生,可即使唐僧再迂腐,管理他的手下却毫不含糊,三个鬼怪徒弟在他的管制下服服帖帖,这体现出在古代即使迂腐的书生也有着高明的政治手段,可以说唐僧的权术丝毫不亚于现今的市长省长,一些基本的为官之道唐僧都很清楚。那么他是从哪学来的权谋呢?显然不是从佛经中学来的,佛不会教人权术的,只有从儒家的书里才能学到做官的道理,《论语》是最主要的儒家经典,自然应该有大量的内容阐述为官之道,可是我们今天没有看到,我们看到的只是些皮毛空壳而已,里面的骨肉美味都被去掉了。明代的小说自然是以明代的社会为原型背景,反映的也应该是明代的社会概况,这也从侧面反映了明代读书人的政治才能还是相当高的,说明在明代《论语》还是有着丰富的政治思想内容的,明代的《论语》还没有被阉割。


那么我的目光自然就转向了满清的那场空前绝后的文字1狱上了。满清文字1狱毁书无数,删改也无数,稍有点思想的书籍都在禁毁删改之列,象《论语》这样思想性极高的书籍绝不可能逃出满清的毒手,满清不只阉割了《论语》中的政治思想,也阉割了其中的民族思想。孔子周游列国,对华夷之辨应该有着充分的认识,可是在现在的《论语》里,没有提及一点华夷之辩,没有一点民族主义思想,这显然与后世所尊崇的民族大义太不相符,要知道,孔子生活的时代是民族观念强于国家观念的时代,周王分封天下,强调的不是国家利益,而是民族利益,周朝的治国理念是“内华夏,外夷狄”,从那时起,民族大义就是华夏的第一大义,孔子不可能对民族主义视若无睹,肯定有很多民族主义的思想言论,但我们今天已经无法看到了,我们今天看到的《论语》孔子的言论只剩下不到一千字,而且孔子给人的印象只是一个迂腐、和谐、慈祥的老学究,我们不知道孔子其实还是一个愤怒、执着、勇猛的政治愤青,因为孔子的愤怒也已经被满清阉割了。


或许有人说:“满清一直都尊孔重儒,怎么会删改孔子的言论呢?”我想说的是:看问题如果只看表面现象,就会上当受骗。今天的天1安1门城1楼还挂着毛先生的画像呢,可是现在要去买一本毛1选却不那么容易,毛1选里的言论恐怕在网上也会被敏感字扼杀,能说现在不尊毛吗?但是如果毛今天复活,会有何感想?如果孔子今天复活,又会作何感想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