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赤城原县长生前只穿二三十元降价服装

人民日报11月4日报道10月30日,本报推出独家报道《一位大学教师眼中的“县长弟子”》,引起热烈反响。河北省赤城县原县委副书记、县长王永利把扎根基层视为“光辉前途”,25年埋首耕耘的故事打动无数读者,也在王永利生前工作过的赤城重新激起回响。本报记者赶往赤城,倾听点点滴滴的追忆,体味一名基层干部的成长与情怀。



2009年11月1日,一篇名为《秋天的感伤》的诗歌,又被“顶”上了某论坛首页:


“9月15日,一个儿子/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看他为母亲新染的飘带——汤泉河/是怎样的艳丽/还没有来得及走一走母亲那条致富的坦途——迎宾道、环城路/是怎样的四通八达/……/而你在这样一个夜晚永远地离开了/你牵挂的家、热爱的赤城/人生的指针定格在了48岁的尽头……”


诗歌所悼念的主人公,名叫王永利,生前为河北省赤城县县长。这首长诗最初发表于2008年9月18日。一年之后的10月30日,人民日报刊登独家报道《一位大学教师眼中的“县长弟子”》,作者贾玉亭是王永利25年前在吉林大学就读时的老师。


人民日报的这篇文章,重新激起赤城人深深的怀念。


县信访局干部李精华:


永利县长说,接访者和来访者坐不一样的椅子,会给干群之间制造距离感


赤城县后城镇西山村82岁的李风春老人执意让闺女扶着,要到村南的桥上走走。“这桥是王县长帮忙修的,俺还想着他。”老人忘不了,两年前的春节,王永利到家里慰问,老人说,现在啥都好,就是村南河上缺座桥。没想到,王永利向他告别时,突然作了一个揖:“老人家,我保证帮咱村修好桥。”


“桥修好了,方便多了。”踩着结结实实的水泥桥面,老人家热泪纵横,“县长给咱办了件大好事,可人咋就走了呢?”


在赤城县信访局,干部李精华看着来访人坐的椅子,出了神。


赤城县接访大厅,接访人和来访人坐的椅子是一样的。“这是按永利县长的意思办的。”王永利走了一年,但李精华仍记得他说的话:“接访者和来访者坐不一样的椅子,会给干群之间制造距离感。”


秘书明晓东:


我至今留着王县长最后一天的日程表。心肌梗塞骤然离世时,他手边还放着没看完的文件


虽然已经过去了一年多的时间,但是当时王永利的秘书明晓东仍然留着王县长最后一天的日程表:


上午,去奥运检查站检查安保工作;下午参加省市食品卫生安全及专项整治电视电话会议,随后召集有关部门研究如何落实;18时在政府食堂吃完晚饭,打电话安排第二天到国土局调查;19时许,开始批阅文件并安排次日工作。


直到23时左右,王永利因心肌梗塞骤然离开人世时,他的手边还放着没来得及看的文件……


“王县长对待工作永远都一丝不苟。”明晓东回忆说,“他每天都要阅读、批复大量文件,每个文件都要写出具体负责单位,如何实施。为了确保工作落实到位,每个月他还要把执行情况拿来检查一遍。起草《政府工作报告》,他逐字推敲,不放过每个细节。”


“人都有一条命,我的命不比别人的金贵。”身为县长,王永利从没把自己当“官”看,他认为自己就是一名普通办事员,就是要认真做好本职工作。 妻子李燕萍:


我给他买了件100多元钱的衣服,他硬让退了,从此后只给他买二三十元的降价货


王永利的节俭在赤城县是出了名的。到现在,许多赤城老百姓还记得,王县长的工作餐就是“一碗豆腐一块糕,撒些葱花捏点盐”,而他的工作服永远是一件褪了色的黄夹克。


“这是他一年四季最常穿的衣服。”王永利的妻子李燕萍心酸地说,“我也劝过他:‘你是县长,怎么也得穿一件像样的衣服啊。’他总是一笑:‘衣服不烂,能穿就行。’”


看着丈夫的寒酸,妻子忍不住背着他买了件100多元钱的“高档服装”,没想到王永利硬是让退了。从此,妻子只给他买二三十元的过季货和降价货。


司机郑学龙:


县长在任两年,兄弟姐妹第一次来赤城,是参加他的追悼会。母亲来治病,住宿费还是老父亲结的


“到赤城任职,王县长首先要求亲属不要来赤城。在任两年,妻子、女儿仅到赤城看过他3次,几个兄弟姐妹更是从来没到过赤城,第一次来,竟然是参加王县长的追悼会。”王永利的司机郑学龙回忆。


曾有位至亲对王永利说:“赤城有矿,你也动点心思,一年下来,房贷不就还清了?你不便出面,我来经营。”王永利狠狠训了他一顿。


郑学龙记得,王县长的母亲有严重的风湿病,而赤城的温泉对治疗风湿疗效显著。为给老人治病,县长曾把父母亲接到过赤城一次,老两口在温泉宾馆住了20多天。“他谁都没惊动。除了他和我,别人一概不知道。临走时,住宿费还是王县长的老父亲背着他把账给结了。”郑学龙说。


王永利大学毕业后工作25年,其中有14年在领导岗位。他一直住在贷款买的70平方米的七层楼房顶层,洗衣机和电视机用了七八年。无论是在曾经工作过的张北县还是赤城县,除了县里统一配置外,他没给办公室添过一件像样的东西,一张普通的木板床用了多年也舍不得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