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天鹅之歌——协和首飞四十年祭

381145057 收藏 0 18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转眼一瞬,离1969年协和式客机的首飞过去整整40年。四十年前的法国,协和的一飞冲天,高达2马赫的速度把协和的名字写在了百年航空史上。在它的面前,是一连串辉煌的前辈:开启航空时代的“旅行者1号”,从双翼时代走到单翼时代的P-26,给人类插上喷气翅膀的Me-262。。。

1903年12月17日,莱特兄弟第一次飞机腾空而起,虽然飞行距离只有36米,却使人类从此进入飞行的时代。从那以后,海峡被联通,大陆被贯穿,群山被跨越。人类不仅飞翔在地球的高山大洋,更飞到了宇宙,踏上了月球。更高,更远,更快,成为航空业不断探索的格言。

百年航空,是什么支持着我们飞翔?是梦想,是摆脱地心引力的翱翔的梦想;是好奇,是探索蓝天白云上有什么的好奇;是勇气,是看淡荣辱生死去探索的勇气。正是因为这份梦想,这种好奇,这股勇气,才有了20年代的航空黄金十年,才有了60年代的喷气狂飙,才有了21世纪的太空热潮。当阿波罗1号的后备宇航员在国会作证时,被问到事故为什么发生,他回答是因为缺乏想象力。我们永远不会有足够的想象力预见到所有的危险和问题,

社会的发展,风险控制学说给航空带来了什么?我们曾经自豪地宣告:“科技和经济是航空业发展的双翼。”可是当效费比成为设计师的第一考虑时,航空业也失去了突进的锐气。波音三杰——727、737、747都是诞生于六七十年代。当2004年,波音747迎来40岁生日时,更快,更先进的协和式却黯然谢幕。与747的华彩相比,协和式更像一个殉道者。

协和不仅仅是一个梦想的终结,更重要的是作为一个商业策划上的悲剧,协和给后世的航空设计师们树立了“超音速长距离客机”的禁区——协和证明了这类客机的华而不实。假使日后,超音速巡航再次成为客机设计界的共识,我们如何评价协和?是一个不幸陨落的追梦者还是一个不值一提的可笑构想?希望是前者。因为如果协和在商业世界面前变成一个笑话,那也意味着人类追求更高、更快梦想的休止符。

曾经的铱星系统,任何一本商业教材上,都是技术至上主义的反面典型。只是,如果没有摩托罗拉的工程师们为我们打开这扇窗户,为我们描绘出全球无缝通信的美好画卷,为我们保留下商业社会中最后的一丝纯真梦想,还会有后来的全球互联吗?

从瀛海威覆灭到联想的痛苦转型,从协和退役到铱星陨落,技术主义更多的成为了世人的笑柄和商学院的反面案例。我们更关心我们需要多高、多快、多强,而不是去追逐更高、更快、更强。这是商业社会的准则,这是人类进步的悲哀。

记得在《大破产》里,在分析完铱星的失败后,作者写道:“感谢摩托罗拉的工程师,感谢铱星的中国的运营商宇通公司,感谢他们为全球通信作出的努力。铱星陨落,梦想不死”。


本文内容于 2009-11-4 21:43:38 被381145057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