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十 长风破浪会有时 第297章、直挂云帆济沧海(5)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3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376.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次日,杨文荣派遣文壁和他属下的1千多“劳模”官员,带着各艘战舰公选出来的1千个近期表现不错的官兵,骑着马分头到班加拉(今孟加拉)和附近的德里苏丹国(属地包括今印度北部和不丹、锡金、尼泊尔等地)各处城镇求亲去了。

这些官兵头戴圆盘大檐帽,身穿重大场合才穿的黑色制服。制服昨天已经用“火斗”(古代熨斗,在我国汉代时已是家庭的用具。用青铜铸成,外型呈圜腹、宽口沿,有长柄。)熨烫得平平整整、有楞有角,配上金灿灿的铜纽扣和铝制标识,映衬得官兵们非常有精气神。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中,在翻译的帮助下,文壁等人见到了大户人家的家主,说明来意后让求亲的官兵捧上了聘礼----镜子。虽然有小部分家长舍不得女儿随军到海外去,但绝大部分大户人家的家长在这“珍贵”的聘礼诱惑下,又看到海军将士气度非凡,于是纷纷同意了婚事,并开始筹备婚礼。

10天后,900多求婚成功的将士在天国官员代表和十几个亲近战友的陪同下,到女方家中举行婚礼。这些将士中,一个叫汪清强的舰长的岳父地位最高,是班加拉王国的一位闲散亲王----齐勒·拉赫曼。而汪清强也出生名门,是曾经在钓鱼城下舍身救蒙哥的先锋官汪德臣之子。由于这层关系,杨文荣和文壁带领了1百名侍卫,亲自出席了汪清强在亲王府的婚礼。而其他将士的婚礼则安排那些“劳模”官员去代表了。

傍晚,齐勒·拉赫曼亲王府。

因为班加拉经济不富裕,所以亲王府即使张灯结彩,也略显寒碜,和天国一个七品县官的府邸差不多。但是因为哈西娜女王和天国海军总司令杨文荣亲自到场朝贺,所以婚礼仪式倒是非常隆重和豪华,到处都铺上了红色的毛织地毯。

因为班加拉人几千年来深受印度文化影响,所以婚礼和古代印度人的风俗一模一样。婚礼在亲王府的广场上举行,亲王的所有家庭成员都参加了郡主的婚礼,都围坐在由四根竿子支起来的大帐篷四周,而新娘的母亲更是在婚宴上承担重要任务。

新娘吉德·拉赫曼由舅舅护送到婚礼帐篷。她穿着金边的红色纱裙,因为在班加拉,红色象征生活富裕和人丁兴旺。身上佩带着很多黄金首饰和珠宝,脖子上挂着用玫瑰花和金盏草编成的大花环,一直垂到膝盖。

新郎汪清强穿着班加拉民族服装,上衣是宽松的镶金边衬衣,下衣穿这围裙式的布裙。头戴精致的头巾和一串串的花朵,几乎把他的脸都遮住了。

汪清强由一名高大英俊的战友伴郎和一名年轻女孩陪伴,等在亲王府的门外。女孩不断摇晃一个装了硬币的金属壶,使新郎保持良好的精神状态。

广场正中搭建了一个奢华的观礼台,班加拉女王和杨文荣等人正坐在上边谈笑风生。台下分别站立着班加拉和天国的将士们。

齐勒·拉赫曼亲王在请示过哈西娜女王后,又礼节性地询问了杨文荣的意见,然后宣布婚礼开始。

当汪清强来到帐篷下,准备坐在新娘旁边时,新娘吉德·拉赫曼却耍起了小姐脾气。因为她的父亲听文壁说汪清强的先父舍身救过天国皇帝蒙哥的命,再加上汪清强年纪轻轻、一表人才,还是5品舰长,所以没有征求女儿意见就自作主张同意了婚事。虽然在古代印度大陆,女人也是没有地位的,但吉德·拉赫曼好歹是个郡主,所以没有按正常婚礼程序,擅自提出要和新郎对歌,否则就不嫁给汪清强。

听完翻译的解释,杨文荣看着尴尬万分、面红耳赤的汪清强,又看看似笑非笑的哈西娜女王,笑骂道:“汪舰长,你真没出息,不就是对歌嘛,这点事就把你吓坏了?不要怕,本司令派在场的1百个将士给你撑腰,你们去把皇上以前教的十几首军歌唱一遍,我就不信降伏不了这个小妮子!”

刚才因为事发突然,才使汪清强手足无措,现在则闻言大喜。对于唱军歌,他们这些海军将士是再熟悉不过了。远航3月来,大家每天都会在船上面对大海唱歌玩。

于是,新娘在自己的几十个要好的女伴支持下,载歌载舞,唱起了一首名为《爱者之贻》的歌曲:

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你的生活就会充满忧虑

我的家在十字路口

房门洞开着

我心不在焉

因为我在歌唱。

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我决不会用我的心来回报

倘若我的歌儿是爱的海誓山盟

请你原谅

当乐曲平息时

我的信证也不复存在

因为隆冬季节

谁会恪守五月的誓约

假如你一定要倾心于我

请不要把它时刻记在心头

当你笑语盈盈

一双明眸闪着爱的欢乐

我的回答必然是狂热而草率的

一点儿也不切合实际

你应把它铭记在心

然后再把它永远忘却

新娘她们载歌载舞时,早有翻译给汪清强他们解释了歌词大意。等新娘这边歌舞结束,汪清强指挥1千个将士排好队形,搞起了大合唱:

说句心里话说句心里话 我也想家

家中的老妈妈 已是满头白发

说句那实在话 我也有爱

常思念那个梦中的她 梦中的她

来来来来 既然来当兵

来来来 就知责任大

你不扛枪 我不扛枪

谁来保卫咱妈妈 谁来保卫她,谁来保卫她

说句心里话 我也不傻

我懂得从军的路上风吹雨打

说句实在话 我也有情

人间的那个烟火把我养大

来来来来 话虽这样说

来来来 有国才有家

你不站岗 我不站岗

谁来保卫咱祖国 谁来保卫家 谁来保卫家

来来来 来来来来来 来来来来来来来来

你不站岗 我不站岗

谁来保卫咱祖国 谁来保卫家,谁来保卫家……

歌曲旋律本来就比较优美,将士们也唱得非常动情,抑扬顿挫、跌宕起伏。

歌唱完后,早有人翻译了歌词大意,包括哈西娜女王和权贵满场皆惊,实在想不到自己印象中的“粗俗野蛮”的兵哥居然这么有内涵、有思想。连郡主吉德·拉赫曼心中也为之一震,但又不肯马上认输,于是又唱起另外一首歌曲《相思咒》:

像藤萝环抱大树,

把大树抱得紧紧;

要你照样紧抱我,

要你爱我,永不离分。

像老鹰向天上飞起,

两翅膀对大地扑腾;

我照样扑住你的心,

要你爱我,永不离分。

像太阳环着天和地,

迅速绕着走不停;

我也环绕你的心,

要你爱我,永不离分。

唱毕舞罢,吉德·拉赫曼要求汪清强等人不等傻站着,要有动作才行。

汪清强这百来号人相视一笑,马上以《男儿当自强》回敬,然后有40个官兵开始了拳术对练,打得非常精彩。虽然大部分的来宾听不懂汉语,但也看得出官兵的拳法配套整齐、简洁有力,所以纷纷饶有兴致地给汪清强他们鼓掌喝彩。

就这样一来一往双方都唱了十来首歌曲了。郡主透过头上的首饰,注视自己新郎的目光也越来越温柔。唱完最后一首歌曲后,她提出不能再以军歌来对,要来首情歌才行。

汪清强挠挠脑袋,眼前一亮,大声唱起了刘华曾经在50周岁生日宴会上唱给赵芝霖,然后流传到民间的《纤夫的爱》:“妹妹你坐船头,哥哥在岸上走,恩恩爱爱纤绳荡悠悠…...”

班加拉素有“千河之国”、“水泽之乡”和“河塘之国”之称,境内河流众多、景色壮观,所以自然有纤夫了。汪清强是陕甘人,小时候就会唱信天游,所以唱起这首歌来非常有韵味。

在翻译那里听到歌词大意后,吉德·拉赫曼整个人都被汪清强火辣辣的歌词惊呆了,半晌才羞羞答答地说道:“本郡主愿意嫁给你!”

在全场雷鸣般的掌声中,一对新人坐在了婚礼帐篷下,开始了人生的幸福时刻。

整个婚礼一共包括三个部分:

第一个部分是洗脚,新娘的父母用牛奶和清水为这对新人洗脚,祝福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第二个部分是牵手,新娘的右手被放到新郎的右手中,亲王府请来的和尚们诵读完佛经,在新郎和新娘的肩头缠绕24圈白布,象征他们的结合。然后,在帐篷中央点燃一小堆火焰,新娘的兄弟或表兄、表弟带领新娘和新郎围绕火焰走了数圈。新娘和新郎的手中必须拿着大米、燕麦、树叶等,象征着财富、健康、繁荣和幸福。最后,来宾们向新人抛洒玫瑰花瓣以驱除邪恶。

第三部分,典礼仪式过后,新娘要喂新郎满满五口糖果吃,说明照顾丈夫和给全家做饭是她应尽的义务。然后新郎再同样喂新娘糖果,说明供养妻子和全家是丈夫的责任。双方的亲朋给新人额头点上红点,并向他们抛洒大米,祝愿他们能长久,幸福的生活。

最后,就是来宾们吃菜喝酒,年轻人唱歌跳舞嬉戏。来宾们过来敬新郎和天国来的客人米酒,喝惯了天国高度白酒的杨文荣、汪清强等海军官兵,来者不拒、一饮而尽,他们的豪爽赢得了班加拉人无比的好感。

热闹的婚礼一直持续到深夜,喝得满脸通红、伶酊大醉的杨文荣、文壁等人即将离开时,女王哈西娜意犹未尽地说道:“杨司令,今晚您的将士们,表现实在是让本王吃惊!”

“呵呵,女……女王,你过誉了!”杨文荣咧嘴一笑,随后率众人离开,留下汪清强在亲王府圆房。

三天后,杨文荣结束了在班加拉和德里苏丹国的盘桓,率领舰队和做了20多天生意的商船出发。随海军离开的还有9百多名新娘和几千个大户人家陪嫁的奴婢。前来送行的哈西娜女王,望着远去的天国战舰唏嘘不已,转头对齐勒·拉赫曼亲王叹道:“天国军队真是威武之师、文明之师呀,在这里20多天秋毫无犯,没有发生一起军民纠纷,实在难得!”

“呵呵,女王陛下,听杨文荣说他们军纪严明,胆敢奸淫民女的一律杀头,骚扰百姓的也会受到严惩……所以确实看起来比我国军队威武!”齐勒·拉赫曼看了一眼码头上站岗的班加拉士兵,摇摇头笑道。

“拉赫曼亲王,你现在和天国搭上关系了,所以本王决定派你出使天国。唉,别看我们和天国的缅甸省接壤,其实对天国的底细一点不了解!你就从缅甸走陆路前往重庆吧。一方面答谢蒙哥送给本王的礼物,一方面去打探一下天国的虚实……”哈西娜小声说道。

“微臣遵旨!微臣一定把天国的情况都打探清楚!” 齐勒·拉赫曼拍着胸脯保证道。

“好!另外,听杨文荣说蒙哥有几百个子女,你去那里看看有没有和本王的三公主年龄般配的……昨天她看了天军将士的歌舞,像发花痴一般,整晚上都吵着要嫁给天国军人,呵呵,你说本王岂能把公主嫁给一般军人呢?”哈西娜吞吞吐吐地说道。

“哦,原来三公主对天国人一见钟情了,难得,实在难得!微臣还以为三公主看不上天下所有男人呢!陛下您放心,微臣一定会替三公主相个满意的天国皇子!呵呵,陛下,如果您和天国皇帝成了亲家,试问天下还有哪个国家敢小瞧咱班加拉?!” 齐勒·拉赫曼笑道。

“唉,但愿如此吧!”哈西娜苦笑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