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佐女俘 第十四章 巾帼英杰 (6、7、8、9、)

刘国斌 收藏 4 19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31.html


6

娟代荷萍一喊,鬼子枪击停止,她不由喜出往外,忙说:“宁队长先生,这办法行,快跟我出村……”

话音末落,更加猛烈的子弹压盖过来。

兰丽一把拉住娟代荷萍,躲过射击。

娟代荷萍重又站起,疾声高喊日语:“野岛!我是皇姑娟代荷萍,我命令你,停止开枪……”

枪声几乎压过她的喊叫声。

娟代荷萍大怒,骂道:“混蛋,你是野岛吗?敢向我开枪……”

这一回,枪是不响了。

但,天空却落下两发炮弹,在武工队前后爆炸。

宁振武拉回骂骂咧咧的娟代荷萍,说:“夫人,你没看出这阵势?野岛已经对你下死手了! ”

“真是野岛吗?”娟代荷萍半信半疑,说:“他……”

娟代荷萍位置的暴露,使鬼子的进攻更加猛烈。

房上,墙头,街边,不时有战士伤亡。

“别打了,别打了……”娟代荷萍喃喃自语,神智迷乱般,忽而嚎叫:“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宁振武制止住娟代荷萍的喊叫声,道“夫人,你,还不清楚自已所处的位置吗?野岛要扩大事态,嫁祸八路军了……”

听这一说,娟代荷萍懂了。转而,近于哀求般拉住宁振武,说道:“宁队长先生,把我交出去,交出去吧!他们既然为我而来,我出去,他们就会撤兵了。不能再打下去啦……不能再死人啦……”

宁振武慨然道:“夫人,太晚了。交出你,只能增加一个死亡的数字……”

这句话,像一粒子弹射中娟代荷萍,她周身一晃,险些跌倒。真……真的……真的如八路军所说我只能算多一个死亡的数字?野岛,他……他要下毒手杀死我?我……是不是听错了?我……是不是看错了……野岛是在向我开枪吗……

兰丽已意识到局势的危机。

预感被证实了?她眉头紧皱,焦急思索。


7

战场四重奏的另一指挥者封凯,当与二连汇合后,竟意外地知道了宁振武与皇姑一行人在闾阳驿被围的消息。

天哪!想不到,打来打去,竟把老天爷从天上请下来啦!

封凯不胜欢欣。

鬼子不足一连人马,且已车战失利,退到闾阳驿。自己兵力近三个连队,善于夜战,这一次,非得报芦荡之仇不可!

打,狠狠地打!封凯给两个连长下了命令。

他似乎无暇顾及也没询问战俘皇姑的生死,首要的任务是救出宁振武。

封凯坚信,宁振武能坚持到最后。

当部队紧缩包围圈,开始进行巷战歼敌时,天空飞来的两发炮弹最早惊醒了封凯:怎么,鬼子多了一只眼?

毫无疑问,鬼子另有伏兵。

封凯判断,也许被围攻的鬼子汽车队尚有残兵,现已死灰复燃。从打冷炮上分析,他们人数不多,尚在山岭附近。

封凯忙叫过三连长,让他派上一个排,再到山岭搜查,消灭鬼子暗炮,减少闾阳驿围歼战的压力。


8

街上,野岛趁炮弹的支援,又发起一阵冲击。

但,他还没靠近武工队,已被街两旁的八路军拦住,双方近距离地搏杀起来。

宁振武迅速后退。

然而,武工队一行所到之处,皆成双方攻防的焦点,争夺中心。

退来退去,武工队又到了街心附近。

一群鬼子亡命般冲上,疤拉眼端起机枪狂扫,鬼子纷纷倒地。

这当口,溜上房顶的日军狙击手射过一束子弹。

宁振武臂上中弹,猝然倒地。

疤拉眼掉转枪口,与狙击手对射。

一层又一层的鬼子,在与八路军的拼杀中,开始围拢上来。

武工队位置居下,处境险恶。

进不成,退不掉,兰丽扶着宁振武东张西望,寻找救急的办法。

她脑袋似被预感击中。

娟代荷萍见宁振武血流不止,忙撕下衣角,替他包扎伤口。

见此情景,兰丽眼一亮,有了主意。

她猛地掀倒娟代荷萍,扒下上衣。

娟代荷萍茫然不知所措。

兰丽换上衣服,坚定地说:“队长,我引开鬼子,你们快突围!”

娟代荷萍为兰丽舍身相救的义举所震撼,连声道:“不行,不行,太危险!”

宁振武一把抓住兰丽,不忍心让她冒险。

兰丽平静地说:“队长,我也不愿意离开你……等胜利了,来看我……”

“不! ”宁振武大声制止道:“咱还没绝望……营长他们已经快到了……”

兰丽已挣脱,站到街边,凄婉地告别 :“队长,皇姑,同志们,多保重……”

“别……兰姑娘……”

娟代荷萍刚要跟出,已被宁振武牢牢拉住。

火光中,可见他满脸泪水。

娟代荷萍震颤万分,陡生悲壮之感:兰丽姑娘,危险哪!你怎能为我去冒这个风险?一切罪魁祸首都是我,死,也该由我承担。你还那么年轻,应该活下去……苍天,为她保佑吧……”

疤拉眼钦佩地道:“兰姑娘,女中豪杰!我保护你! ”

兰丽已冲向街心。

疤拉眼换挺机枪,尾随其后。

房屋顶,野岛看到“皇姑”出现,便幽灵般窜腾追随。

正街的墙下,兰丽边跑边开枪,边用日语喊:“我是皇姑,别开枪……”

大队的鬼子没接到死令,停止射击,无所适从。

兰丽跑得飞快,连连骂道:“野岛!瞎子,混蛋……”

斜前方,野岛打开手抢,压上泽川信夫捎来的那粒子弹。

八路军在进攻,鬼子在反击。

野岛的枪口瞄向“皇姑”……

兰丽全然未觉,仍在叫骂,吸引鬼子。

野岛开枪了——火舌喷射中,怆然狂呼:“天皇万岁……”

兰丽身子一歪,枪支落地,随后慢慢倒向火光里。

疤拉眼抬高枪口,把野岛打倒。

临近的鬼子蜂涌上前,欲抢走“皇姑”。

疤拉眼躲在暗处,机枪狂扫。

火光里,兰丽的那件上衣格外醒目……

目睹这惊天动地的壮举,娟代荷萍清晰地吐出:“兰丽,好妹妹……”

身子一软,她晕倒在地。没错呀!真真切切!兰丽是我的替身,她是替我而死!野岛开的枪,他疯了!嫁祸于人吗?嫁祸于人又能怎么样?拿我的性命去下赌,野岛你真疯啦!泽川,你这个失职的丈夫,失职的军人,你带的什么部下,简直是个战争狂!若不是亲眼看见,亲身经历,天下谁能相信八路军的一个好姑娘竟能为日本皇姑的生命而选择了死……兰丽,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哪……


9

战斗协奏曲的高潮,并不一定按乐手们的意志弹拨。

“皇姑”一“死”,敌我双方都想突破重重包围,另觅生机了……

冲天的火光,结成一片红云,把闾阳驿映得玲珑剔透,一览无余。

杀声雄壮,枪声爆烈,天地颤动——全部是突围的拼杀!

火光中,一辆摩托车朝村外奔驰。

它,背离激战的中心点而去,似有临阵脱逃之嫌,没有引起人们的关注——谁不在逃脱呢?

但是,斜刺里,另有一辆摩托绕道追赶,似欲结伴而行,免遭杀身之祸。

前面的摩托上,宁振武臂渗血渍,疲惫万分。

背景乃火红的天幕,两辆摩托车渐渐缩短间距。

宁振武失血过重,体力不支,强撑眼皮,手忙脚乱地驾驶着。

那车,象一个醉汉,在村边上划起龙形。

另一辆摩托,援助般插到前头。

终于,宁振武垂头搭肩,靠把舵而卧,车停路边。

“哈哈……”

另一摩托里有人大笑。

拖斗里的娟代荷萍举目观看,那驾驶者竟是野岛!

浑身血渍的野岛,已弃车而行,迎面走来。

娟代荷萍目光刚毅,不慌不忙地换下宁振武,发动摩托。

野岛一腐一拐越来越近,狂喜异常。他扔掉手里的战刀,伸出双臂,似要拥抱娟代荷萍的归来。天皇在上!夫人,我这不是做梦吧?我不是向你开了枪吗?死?你不会死的。您,再生了?您的再生,也给我带来一线生机。夫人,我向你忏悔,我向您告罪,请您宽恕……夫人,我们快逃吧……坂田大佐不可靠,他下死令要您的命……让他跟八路军打吧……那怕他被八路打死,也是活该!谁让他给了我那颗子弹……

野岛如梦似幻地步步走近。

宁振武人虽清醒,却无举手之力,眼睁睁望着野岛逼上来。

坏了,这个魔鬼要得手了!怎么办?

此刻,娟代荷萍异常镇定。

野岛,你这个魔鬼,你这个疯子,你敢朝我开枪,谁给你的权力?谁给你的胆子?你竟然打死了兰丽,那么好的一个姑娘!她怎么死的?她是我的替身!替我死的,你知道吗?你这个战争狂人,你还有脸来见我!你还有脸活在人世上,你为什么不去死……天底第一个该死的,就是你——野岛

主仆近在数米,心态各异,对视着,端祥着,恰如两个陌生人。

宁振武已绝望地闭上眼晴。

突然,娟代荷萍怒火中烧,一咬牙,摩托轰然启动。

野岛呆怔地望望皇姑的举动。

娟代荷萍驾驶摩托车,沿原路拐回去,转了一个大弧,重新上路。

野岛明白了,裂开大嘴,狂笑着等待乘坐。

娟代荷萍加大油门,把懵懵懂懂的野岛撞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