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与蛇 黑龙分队 32章 平息事件

我爱肥猪 收藏 0 9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6.html


“今天就是不给票你看,除非你向我战友道歉。”一直隐忍着没说话的王连长也火了起来。用手狠狠的指着乘警长。

骨烈看到这情况也懵了一下,马上就从床上站了起来,中队长已经嘱咐过自己,低调行事,但怎么看这个乘警也象自己家乡的小混混一个德行,容班长推下去的时候衣服已经把枪套露了出来,站起来的时候枪已经完全的露了出来,衣服挂在枪把上了。

“居然还有枪?”乘警长大喝了一声。也掏出来自己的54手枪。后面的两个干警也跟着掏出了枪。

“这是我的持枪证,你看好了。”骨烈也冒出了怒火,居然有人拿枪指着自己,自己也没犯法,就在骨烈正在拿持枪证的时候,容班长92手枪的枪口已经顶在了乘警长的太阳穴上。

“你要是敢动一下我绝对敢扣手上的扳机。”容班长用那足可以杀死人的眼光死死的盯着乘警长,左手把保险也打开了,还随手拉了下枪机。“把你的枪放下。”接着就是厉声的对着他的耳朵喝道。

乘警长的冷汗已经从额头上冒了出来,原来围观的群众们都散开了,都吓的往车厢外跑去。

“必须向我战友道歉。不然你知道后果的,先请你看看我的军官证!”容班长左手慢慢的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本红红的本子。

骨烈也随即把枪拿了出来,指着乘警长后面的干警,这是三把枪对一把枪,自己不拿出来容班长肯定吃亏。熟知枪械的骨烈知道,他们的枪还没上膛,只要他们敢拉枪机,自己会毫不犹豫的扣动自己的扳机。

“你他娘的还当过兵?”王连长很很的一个蹬腿踢到了乘警长的肚子上,这一脚还真不轻,乘警长的身体把后面两个干警都撞到了卧铺的茶几上。包括骨烈,三个人都冲了上去下了他们的枪,一切的动作都是那么干净利索,然后把手铐都拿了出来,把三个人都拷上,干警们的手都感觉自己的手是被一把钳子钳住了,毫无抵抗的就带上了手铐。特种兵对普通干警?实力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

“这是我们的车票,你看看。”把自己的牌子拿了出来,拿着两个牌子就在三个人面前晃了晃,看这卧铺面前被拷着的三位警官容班长冷冷的说道。检票员早已经跑的不见人影了,估计是去叫其他乘警了!“连枪子弹都没上膛就打的死人?”再一次用藐视的眼光看着拷住的乘警长。

“你们要负责的,你们别后悔!”乘警长狠狠的说道。“后面还有5个乘警,应该已经通知了下一站,你们要付出代价的?”

“代价?你信不信我开始把你枪毙了,我不用负任何责任,闭上你的狗嘴。”容班长用92式手枪的枪把一下就打在他头上,乘警长就倒在地下晕倒了。后面的两个干警已经吓的脸色苍白了,一身都在哆嗦着,这些不是什么匪徒,是国家的军人。

看着已经被拷在床铺上的三个警察,骨烈连忙把容班长拉了出来,一直走到了车厢的吸烟处,原来聚集在这里的乘客都被吓走了。

“容班长,这次是不是闹大了?”骨烈根本就没经历过这种事,担心的说道。

“放心,这里还是属于GZ军区,他们敢乱来?你跟着我,一定没事。这些败类就知道欺负老百姓。今天就算是给他们点教训。”容班长头都没回就往车厢里走了去。

“啊!”骨烈大呼了一声就跟着过去了。

火车还真如乘警长说的一样,到了下一站,窗外冒出了很多武警和警察,把整个车厢都围了起来,手里的81和54枪都对准了整个车厢,还有人拿着小喇叭在外面喊着:“我们是HY市武警支队的,请里面的人放下枪,释放三名警察。”

“不知道有没狙击手?”容班长居然大笑了起来,拿出自己的军官证就对着窗外的一个武警递了过去。:“叫你们领导过来,我有话对他们说,哈哈!”

看着佩戴着中尉肩章的陆军军官,武警上士什么话都没有说,拿着军官证就向副支队长跑过去,少校副支队在接过证件一看,马上就叫所有人放下了枪,XXXXX部队XX中队?没见过也听说过。马上就跑到了车窗门口,:“容中尉!你好,我是HY武警支队的副支队长。”

“进来说话吧,隔着个窗户不好说话。都是当兵的,别客气,你是少校,我只是中尉。”容班长笑着说道。

佩戴少校军衔的副支队长从车厢门口走了进来,军官证绝对是真的,没想到在火车上居然可以碰到GZ军区特种大队的军官,那里也是他多年的梦想,现在自己是武警了,进不了那个大队了,也是一种遗憾。看着被拷在卧铺边的三个警察,他也尴尬的笑了一下。

“都是军人,别客气。”容班长还是那么的淡定。

“你好!”

“我只是要他向我的战友道个歉而已,我们虽然只是在部队,列车上的乘警的素质我不想多说,不道歉就算是你们省军区的司令员来了,我一样拷住他们不放。”面对着少校他口气还是那么的生硬。:“介绍下,这两位都是我的战友,骨烈,王飞舟。”

“我们是武警,我们一样是军人哦。事情的经过你们到我办公室谈,保证不会为难你们,xxxxx部队的番号我很熟悉哦!”少校笑道。眼睛也看见了被下了的3把54手枪冷冷的摆在小茶几上。

骨烈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武警同志,这几个警官们也是不小心吐了点口水在我脸上。”

“这位是我的首长,我只是他的警卫员。”容班长马上就站了起来,大声的说道。

武警少校差点没从小座位上跌了下来,中尉是上等兵的警卫员?连旁边一直没说话的王连长都吓了一大跳。

“不….不….不是的,他是我中队的班长。”骨烈也吓了一大跳,什么时候自己居然成了首长了?

“首长,怎么处置这3个垃圾,请指示。”容班长啪的一个立正,大声的说道。

骨烈面对一脸正色的容班长已经说不出话了,王连长的脸色也变了很多次,这种事在部队根本就没见过,中尉叫上等兵首长?连少校也变得有点迟钝了。

“容班长,你….你…别这样说。”骨烈明显的慌张了。

“只要你下个命令,我马上就枪毙了他们。居然敢拿枪指着你?”容班长的脾气真的来了,如果骨烈叫他干掉他们,他真的会开枪。在平时骨烈作为一个上等兵,他可以接受所谓的老兵荣誉。但这也是军区下的命令,谁敢威胁骨烈的生命安全,可以直接击毙,在这种正式场合,他也开不起这种玩笑。

“容中尉,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三条人命呀!”王连长也受不了这样的状况,感觉自己的心跳在猛的加速。

“首长请指示。”容班长还是冷冷的看着已经慌张了的骨烈大声的说道。

“放了吧,随武警同志们处理吧。”骨烈真的快晕倒了。这么坚持叫自己首长,骨烈也受不了啦!

“是!”这个容班长还真是一根筋,中队长的命令连对方只是个上等兵都忘记了,不过他这样也是军人的基本素质。

“已经快到列车的发车时间了,我想早点回家。”骨烈轻松了下来,这事闹到以后还真不知道火车能不能开动,三个警察都解开了手铐 ,已经发现自己浑身都是冰凉的了。

容班长拉这少校就让车厢外面走去,三个乘警也慢慢的往外面走去王连长的心已经感觉要到嗓子眼了,坐在折叠的小凳子上,骨烈坐在了他的对面。

“骨烈,你不是第二年兵吗?怎么他叫你首长?你不要吓我!都是老乡!和我说实话。”王连长的心现在还在扑通扑通的跳。

“我也不知道,只是中队长叫他来保护我回家,”骨烈更加茫然的说道。只知道训练的兵对社会上的事永远都象个小孩子一样的幼稚。

王连长已经感觉自己喉咙里卡了根刺,说不出话来了。随即上来火车的容班长笑嘻嘻的走了过来,“骨烈,没事了!”

发现王连长的脸色不对,“没什么,开始和骨烈闹着玩呢。别当真,上等兵同志,应该向我问好哦。”

“班长好!”再傻得人都知道容班长是在装。这次的声音大,连立正都是那么的标准。

“原来你们在开玩笑的呀?哈哈!真把我吓了一跳。”王连长的眼睛可不是吃素的,92式手枪,那么坚决的喊骨烈首长,这种气氛可不是一般人能装出来的。

原来车厢里乘客已经慢慢的都回来了,嘴巴里都是在埋怨着乘警们,他们是听说过和见过乘警们的劣迹?或者是见过这些人的作为?这些都无从考究了。

“容中尉,怎么处理的?”王连长已经坐不住了,这个可不是一般的小事。

“怎么处理是他们的事,我可管不着,我只负责骨烈的安全。”容班长把鞋一脱,一屁股就坐在床上。

骨烈在对面的床上也想了想,这个容班长的脾气比自己的还大,说动枪就动枪,做为特种兵,真的一枪下去3个人都完了,自己也会真的开枪,这样是不是太残忍了?但他又不敢去问容班长。

“我也要回硬座车厢了,等下卧铺的门都要关了!明天下车的时候一起走!”王连长已经觉得自己太震撼了,这种事可能一辈子也只能碰到一次。

“明天见!应该是凌晨6点到SD县,一起走也有个伴。”骨烈笑着对王连长说。

“以后你碰到这些人不用客气。我第三年兵的时候就见过,但我没那么大力量,现在可以和他们对着干了,都是群吸血鬼!”容班长不屑的说道。

“哦!”骨烈迷糊的应道。

上中铺的几个乘客都还想听听故事,没想到这么简单的两句话就完了,失望的他们也回到了自己的床铺。

在火车的隆隆声中骨烈也睡着了,他梦见了爷爷,爷爷给他带了朵大大的红花,什么话都没和自己说,拍了几下肩膀就走了,梦里的骨烈也奇怪了,爷爷平时对自己不是打就是骂,今天就这么走了?

车厢的列车员过来换票的时候骨烈才醒来,已经快到SD县了。从县城到家乡还要坐1个小时的班车。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