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七十七章 风卷残云

zjqian96 收藏 52 1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2736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淮南吃紧,大户木三治少将已经顾不上蚌埠的安全了,他留下一个小队守在蚌埠后,立刻带着旅团全部主力和绥靖军3000多人沿着铁路往西增援。

围城要打援,这是最起码的军事常识,对鬼子尤其如此,所以陈际帆亲率师属三个团在淮南与蚌埠之间的西泉一带构筑工事阻击蚌埠之敌。这三个团是新编团,士兵是新招的,基层士官是刚从军政大学初级步兵科分配的,无论是装备火力还是战斗经验都不能与三个野战旅相提并论,不过陈际帆执意要将他们拉上战场,因为只有战场才是新兵成长最好的场所。

29旅团是日军精锐,旗下的18联队有一个384人的炮兵大队,有八门九二式步兵炮,旅团本身也有一个山炮兵大队,装备12门75mm山炮,而三个直属团却都是轻武器,这仗很难打。

陈际帆当然不会蠢到把所有兵力挤在一起,他利用西泉镇北的天河湖为屏障,将三个团六千多人的兵力沿禹塘顾、盘龙街、小东庄一线排开,又从各团分别抽取一个连和师部警卫排作为预备队,设指挥所在西泉镇。

29旅团上来经过短暂的试探进攻后,将攻击目标放在小东庄,因为突破这里后,旅团主力将能够进入怀远境内南下淮南增援。驻守小东庄的赵鹏程中校的独立团,他刚刚护送陈嘉庚到上海回来不久便赶上了全师的大仗,兴奋得不得了,独立团虽然新兵很多,但整支部队组织严密,军事骨干都是经考核过关的赵鹏程原来的青帮弟子。整个团士气高昂。

不过,在日军炮火覆盖面前,高昂的士气用处不大,只有踏踏实实地修好工事才是正道。“神鹰”独立师的工事一般是上窄下宽,关键地方还用木料进行加固,这样可以减轻炮火的杀伤。工事前的沙袋做了加厚,防止重机枪子弹的穿透。

鬼子在小东庄整整用炮火犁了半小时,独立团阵地上几乎找不到完好的工事,万幸的是,人员伤亡不太大,整个团在炮火中严格战术纪律,最终只有不到一百人阵亡。鬼子的进攻不但疯狂,而且很有经验,日军的这些老兵们在进攻中能够有效利用地形躲避子弹,不过,再能躲避还是要走近的,而且独立团2000多支枪也不是吃素的。和往常一样,鬼子进攻的两个中队终因伤亡过半而不得不退出战斗。

18联队的高野直满大佐下令停止进攻,他发现对面的部队似乎战斗力不是很强,他向大户旅团长请示后,决定让绥靖军打头阵,这支绥靖军可不是什么菜鸟,他的总司令叫做胡毓坤,原来是张作霖手下一名悍将。中东铁路战斗中虽战败,但还是获得了青天白日勋章。

胡毓坤在北方阀大战中大显身手,所带部队多次与直鲁联军血战,但后来在东北军内被排挤而赋闲在家。37年抗战爆发后,北平汉奸维持会曾力邀他出任顾问,但胡毓坤并未答应。汪精卫投敌后,他经不住各方游说,终于答应“曲线救国”,出任和平救国军总司令。后调任苏皖边区绥靖军任总司令,收编各路杂牌组成了号称三个师一万多人的伪军。

胡毓坤的绥靖军本来只是用来对付人多枪少的新四军,谁知这回要面对强悍“神鹰”独立师,胡毓坤想想都打怵。

既然鬼子命令下来,他也不敢怠慢,挥手就让一个师的部队(千把人)上去了,结果自然不难想象,不到二十分钟这个师几乎被打残。

大户木三治旅团长间伪军如此不争气,勃然大怒!他在电话里一顿怒斥,命令胡毓坤投入全部兵力继续进攻。胡毓坤没办法只好厚颜请求炮火支援,可29旅团的炮弹有限,不愿浪费在他们这帮废物身上,胡毓坤只得咬牙切齿地执行命令。

陈际帆在望远镜里看见远处几千伪军向蝗虫一样密密麻麻往独立团阵地上爬,他也坐不住了,陈际帆不是一个只等着被动防御的人,他的防御一般都是为了更多地歼灭敌人。当他发现鬼子重兵集结于小东庄时,毫不犹豫地给中路的苏靖威下达命令,命令他组织突击队向鬼子的左翼作牵制性攻击以减轻独立团压力。

鬼子万没想到“神鹰”的防守部队在没有重炮掩护下还敢组织反突击,未能做有效防御的日军左翼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几十人阵亡。18联队的高野直满大佐只好将一个中队调至左翼进行防御。

“师长!二旅发来电报说他们拿下了淮南,请示下一步行动。”

“好!让罗玉刚以最快的速度向西攻击,拿下谢家集后部队不能停留,马上攻击寿县!另外,给在寿县的特种大队发电,让他们渡过淮河先到凤台县寻找战机。”

罗玉刚的独立二旅不愧为“神鹰”主力,只用了六个多小时便攻下了淮南,全歼了34联队2000余人,俘虏伪军1400人,自己伤亡1000多人。得到师长命令,二旅主力部队马上向猛虎一样直冲谢家集!

10月28日凌晨1点,八公山、谢家集等日军据点全部光复,1000多日军全部被“粉碎”。

罗玉刚命令在淮南的第八团主力马上循铁路东进,务必在一个小时之内赶到西泉增援师长。自己带二团、四团主力如疾风骤雨般向寿县席卷。

寿县的工藤喜一早已没有斗志,自己只有六百多兵力,无论如何也不是如狼似虎的“神鹰”独立师的对手,所以他决定带着部队趁夜撤过淮河,向凤台县进发。

鬼子的动静早被李楚明的游击队看在眼里,李楚明没敢追,而是派人悄悄跟上,然后找一个机灵的战士迎上大部队报告情况。

独立二旅来到寿县时,游击队已经接管了县城,正在打着火把四处寻找日军来不及带走的军火物资。

当李楚明看见一个虎背熊腰脸上充满杀气的长官给他敬礼时,李楚明激动得腿有些发颤,赶紧回礼,“报告长官,寿县游击大队队长李楚明奉命接应,请长官指示!”

“辛苦了!李队长,我命令:1、部队赶紧清点缴获物资;2、抓捕汉奸;3、封存所有日本人的资产,等师长处置,有私吞公物、侵害百姓者杀!有擅离职守者杀!有私放汉奸者杀!”

安排完游击队,独立二旅马上会师东向,增援师长。

18联队和29旅团被整整挡了四个多小时,人员伤亡近半还是没能前进一步,大户木三治只好严令附近的凤阳守军增援。

可凤阳的鬼子在“神鹰”独立师独立三旅两个团的攻击下早已是自身难保,不但很快丢失凤阳的全部外围阵地,而且部队现在已经被压缩在府城镇一片狭小的地域里顽抗。

1940年10月28日凌晨4点,凤阳光复,蚌埠的南大门被打开,独立三旅未作停留,在黑夜里向空城蚌埠紧急行军。

大户少将想盼星星样的盼着凤阳的援军,可盼来的却是凤阳失守的消息,他大惊失色,凤阳失守,就意味着蚌埠几乎无险可守,大户少将再也顾不上增援淮南,率大部队向后撤去。

可是,他们回不去了。

因为他们对面的指挥官是“神鹰”独立师的最高指挥官,一个奉行“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理念的中国军人,一个在弱势兵力下都敢向鬼子发动进攻的指挥官,一个宁可伤亡也不放过任何一个鬼子的勇者。

这样一个人,怎么肯在辛辛苦苦地阻击了这么久后轻易地放虎归山呢?陈际帆得到独立二旅攻下淮南后,又见到了前来西泉镇增援的二旅第八团团长田国帧上校,陈际帆毫不犹豫命令八团立即从盘龙街、禹塘顾后面秘密穿插到蚌埠境内的老圩子一带构筑工事,堵住鬼子的去路。

“不要怕疲劳,不要怕掉队,一定赶在鬼子之前在老圩子扎住口袋,绝不能把29旅团放回去!延误战机者无论军衔,杀!”

田国帧是非常熟知这位师长的脾气的,平日里和颜悦色,对士兵关怀备至,对老百姓就像菩萨,在那些知识分子们面前像小学生。然而一旦到了战场上,陈师长就是一个活阎王,对鬼子残酷凶狠,对自己人也不客气,谁敢怠慢军令,下场一定会很难看!

田国帧知道师长的好胃口又上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万多部队还要让鬼子一个残缺不全的旅团逃回蚌埠,那“神鹰”在这一带也不用混了。

八团顾不上长途行军的疲劳,将身上除了武器弹药以外的东西一扔,每人只留了一把工兵铲就开始上路。

为了配合八团,陈际帆命令禹塘顾的教导团出击鬼子左翼,尽可能拖住鬼子,又命令盘龙街的特务团紧紧咬住鬼子。将鬼子拖疲、拖垮。等到29旅团好不容易到达蚌埠境内时,再以重兵进行围歼。

1940年10月28日清晨六点,日军精锐第3师团第29旅团2000余人被“神鹰”独立师三个直属团和独立二旅主力重重包围在蚌埠城南十几公里的老圩子村附近不足两平方公里的小块地域上。

中国派遣军司令西尾寿造大将很快接到29旅团大户少将的求援电报,西尾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一个皇军的精锐旅团竟然在一夜之间沦落到如此地步,不仅淮南煤矿尽陷敌手,而且旅团主力也被重重包围,危在旦夕。“神鹰”独立师的战斗力真是太可怕了!

西尾一面命令徐州的21师团加快增援速度,一面继续调遣航空兵出击,一定要确保29旅团突围回到蚌埠。

几个飞行师团在昨天的出击中战果很小,因为天很快就黑了。但这一次是天亮,飞行员们意气风发地登上他们的薄皮飞机,准备给“神鹰”独立师一个狠狠的教训。

如果说在对鬼子作战中还有什么让陈际帆感到遗憾的话,就是“神鹰”没有翅膀,无法在天上飞,没有空中力量,像这样大规模的战役打起来很困难。按常规,自己一万多人围攻鬼子两三千人的疲惫之师,最多几个小时即可结束战斗,但天上忽然多了几十架日本飞机,自己这边又没有任何防空装备,仗打的很慢,伤亡数字也在攀升。

好在29旅团自始至终都在包围圈里,围攻的几支部队尽管因为空袭而伤亡重大,但没有任何一个连、排擅自放弃阵地。

陈际帆是绝不可能因痛惜伤亡而放弃29旅团的,这支部队在中国做下了种种罪恶,多支中国军队败在他们手里,这支部队参加了南京大屠杀,淮南、蚌埠一代的老百姓对他们恨之入骨,如果就这样放虎归山,“神鹰”颜面何存?数十万中国冤死的同胞何以瞑目?

“让部队提前发起冲锋,冲进鬼子堆里面去!”陈际帆命令。

29旅团的鬼子兵再能打,天上再有更多的飞机助战,也改变不了兵力悬殊的事实,而且18联队已经是疲惫之师,弹药奇缺,士气低落,更加无法阻挡“神鹰”四个团如潮的攻势。

陈际帆并没有因为兵力占优而放弃自己最擅长的攻坚战术,他命令苏靖威的特务团作为第一突击队,其余各团抽调一个营的兵力在三个方向上实施佯攻,主力从老圩子方向向南猛烈突击。

兵力不够的29旅团如何挡得住这样的进攻,很快防线就被突破,特务团、独立团、教导团、独立二旅从缺口一拥而入,向纵深凶猛攻击。应该说,仗打到这个份上,29旅团是彻底没救了,因为很多中队、小队建制被打乱,部队被分割成互不联系的小块,一块块地被歼灭。

“告诉部队,他们的敌人是南京大屠杀的禽兽之一,绝对不能放过一个人,绝对不允许怜悯鬼子的伤员,只有一个字,杀!”命令下完,陈际帆和罗玉刚亲自带着自己的警卫排冲进战场,他要亲手毙了这个旅团长,把他的军旗叫过来祭奠同胞亡灵。

陈际帆好久没出手了,许多新兵只是听说过,并未真正见识师长的风采。

枪林弹雨中的战场绝对是这两位特种兵王的用武之地,两人手持突击步枪,一路向心猛打,以至于后面的警卫排战士根本无法赶上他们的脚步。

“罗汉,你从这边,我往那边,一定要在最快的时间找到鬼子的指挥部!”

鬼子的指挥部并不难找,因为高高的天线就树在那里,大户木三治旅团长和高野直满大佐正在向师团部拍发最后一封电报,旁边是擦拭的干干净净的胁差和两面军旗。

“支那人!”站在临时指挥所外的一个卫兵惊呼,但随即就听到一个短点射,两个卫兵应声而倒。

指挥所里的卫兵刚刚反应过来,只见两个身材高大的中国军人已经来到身边,其中一个一甩枪托,将一个鬼子的脸击碎,另一个对着指挥所就是一阵扫射。

外围的鬼子闻讯向指挥所围过来,但是晚了,指挥所外面已经堆了好几个他们同伴的尸体。

“罗汉掩护!”陈际帆一闪身就进了指挥所,躲过了高野打了来的一枪后,一个点射打在高野大佐的头上,将这个正准备剖腹的联队长提前送回了老家。

大户毕竟是将军,他知道大势已去,只是对这个支那军人的身手感到非常惊讶,“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鹰’特种兵?”大户想。

陈际帆看到了大户脱在一旁的军服上的军衔,“你是大户木三治?”陈际帆一句日语脱口而出。

大户万没想到这位还能说他们名古屋口音的日语,更加没的说了,他只请求给他自裁的机会,条件是献上旅团军旗。

“砰!”陈际帆掏出勃朗宁手枪直接在他的脑门上点了个洞,时间紧迫哪有这么闲工夫瞎扯。解决两个最高指挥官,陈际帆迅速将两面军旗收好,撕下军衔,再把桌上的地图一卷,放在背包里,手持突击步枪出来。

“你还行吧?”他看见罗汉一个人还在不断射击,面前不远处已经堆了好些尸体,见到师长出来,罗汉赶紧换了个弹匣,“师长,咱们出不去了!”

“就地防守!”

不过陈际帆和罗玉刚两人没有防守多长时间,警卫排就赶到,排长见师长、旅长两位长官被几十个鬼子包在里面,吓得嘴都青了。他赶紧抢过一支枪带头向鬼子冲过去。

1940年10月28日中午1点,日军第3师团29旅团在蚌埠城南被全歼,旅团长一下全部完蛋,无一逃脱。

徐州南下的日军部队也已经过了宿县、正在朝空城蚌埠猛扑过来。

===============================================================================

补上昨天的,谢谢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