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消除“法律地区差”

smart-21 收藏 0 6
导读:[face=幼圆]北京市延庆县法院在审理一起交通肇事案中,对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认定为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相反,浙江省高院则认为“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不能认定为自首” 光明网对此评论说,分出两地的法院对同一类型案件实施认定不同、判决不同,这并不奇怪,毕竟每个个案都不是由一个案件克隆而来的。但交通肇事案则不然,撇开其他情节不谈,焦点在于同样是肇事后报警,在浙江省算法定义务,在北京就算自首。 神仙在打架,法律很受伤。主动报警是否算自首本身是一个细节性情节依法认定的问题,但现在出现

北京市延庆县法院在审理一起交通肇事案中,对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认定为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相反,浙江省高院则认为“交通肇事后报警并在现场等候处理的行为,不能认定为自首”

光明网对此评论说,分出两地的法院对同一类型案件实施认定不同、判决不同,这并不奇怪,毕竟每个个案都不是由一个案件克隆而来的。但交通肇事案则不然,撇开其他情节不谈,焦点在于同样是肇事后报警,在浙江省算法定义务,在北京就算自首。

神仙在打架,法律很受伤。主动报警是否算自首本身是一个细节性情节依法认定的问题,但现在出现了南北之差异,负面影响不可小觑。公众觉得象征法律威严的国家法律在法官手里变成了弹性很大的“橡皮筋”,从轻则说是,从重则说否;法律条文随意解释,成了某个地区或某个法官的“自由裁量权”,而且出现了与国庆、司法体制相悖的“地区差”,影响司法公正与社会公平,将在一定程度上损害司法公信力,增加公众对司法的信任危机。

现在该出场表态的权威机构是最高院,最高院只有在第一时间以信息公开的方式回应公众质疑,特别是热点司法事件的细节性追问,才是积极主动之举、体现自信之举、重塑司法公信力之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