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5 第二卷 克复神州 第二十一章 迎接转机

乌马罗夫同志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size][/URL] “小心左边!”随着一声低呼,史密斯右边肩膀一沉,被从街道拐角处拖回了边上的小巷子里。紧接着,一队全副武装的东亚国巡逻队就拖着“擦擦擦”的沉重脚步从前方的大街上走了过去,这种劣质胶鞋摩擦水泥地面的声音就是最确切的警报。这种声音总能让史密斯想起大洋国劳改盐矿里思想犯们拖着脚镣的声音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658.html


“小心左边!”随着一声低呼,史密斯右边肩膀一沉,被从街道拐角处拖回了边上的小巷子里。紧接着,一队全副武装的东亚国巡逻队就拖着“擦擦擦”的沉重脚步从前方的大街上走了过去,这种劣质胶鞋摩擦水泥地面的声音就是最确切的警报。这种声音总能让史密斯想起大洋国劳改盐矿里思想犯们拖着脚镣的声音,虽然实际上它们大相径庭。

史密斯用脏兮兮的手背擦了一把额头上渗出来的冷汗:“唉呀,心都要被吓出了了,幸好你眼尖,不然肯定要动手了。”刚才他光顾着看清楚接近目标的路线是否安全,过于专心,居然没有注意街上巡逻的人。

“这些人真是可恶,”苏灵恨恨道,她一路上遇上了十多次惊险,到现在还是一惊一乍的,“等到革命成功了,我一定要在晚上再来一次贵阳。到时候我要一个人大摇大摆地在大街中间走,看谁敢来拦我。”

史密斯摇摇头:“这恐怕不行。因为到时候城里交通一定会很繁忙,你一个人在路中间走,肯定会影响交通秩序。要是出车祸就不好了。”言毕,他惊讶地发现身边的人包括苏灵在内都在努力地压制自己的笑声。

史密斯并不是那种旧时代自以为很“风趣”的英国贵族公子哥或青年绅士——那种人早就已经被消灭了几十年了。因此他并没有多少幽默感,刚才也是就事论事,不料却给了大家一次解颐开怀的机会。史密斯不解地看了看众人,继续道:“刚才我已经看清楚路了,从那个十字路口冲过去,最多五秒就可以到围墙下面。不过麻烦的是街角有一台大型电幕,所以我们一定要向右绕一个圈子才行。对了,身形也要压低……”

在几天前,史密斯带着一个支队绕到东亚国清剿部队的后方,袭击了对方的两个炮兵营。行动相当成功,堪称奇迹。一百八十多门火炮被缴获,两名敌方营长以下近千人被俘或被打死,而史密斯的部队只伤亡了不到一百人。这次作战为最后击溃前来进攻的东亚国军队起到了重大推动作用,不过更重要的是……

在袭击第3直属炮兵营的营地时,史密斯在一座被该营用作临时指挥部的两层木屋的阁楼里“抓”住了一个特殊的俘虏——一名东亚国炮兵上尉。不过严格来说他并不算是被抓住的,因为这人其实是自己设法留下来的。他在随史密斯回到指挥部之后,就告诉了他们一个隐藏了几十年的重要秘密——东亚国的第十一号人物,南方地区最高指挥官罗耀大将——其实是货真价实的果尔德施坦因的特务!

乍一听到这个说法,史密斯、尹风灵等人自然是完全不信的——毕竟,在1986年的世界上,冰冷残酷的现实早就说明了一个真理:那些什么“潜伏敌营”“一朝发难,里应外合”的情节只有在联盟的中央图书馆里收藏的古代小说上才会出现。不过,就在他们讨论该如何改造这个看起来似乎有些思想的东亚国军官时,对方提供的一个线索却打消了他们的大部分怀疑。

“在伟大的革命进行到1944年时,被谣传已经逝世的巫楚阳海军上将其实还活着。此事内情只有爱麦虞埃尔.果尔德施坦因知道,当时三巨头均完全不知情。还有,转告伟大的果尔德施坦因,欧洲1946年的春天是个阴冷的春天,那时他用过《堂吉诃德》做密码本。”那人像个正在读出占卜判词的神秘的吉普赛男巫似地说道,“W1号花了半个月时间安排了一切,就是料定你们会逮住我。”

尹风灵虽然不信,但看在他说得似乎头头是道的份上,还是让和他们一道被传送到中国来的精通无线电加密通讯的特种兵卡夫卡上尉向联盟中央发去了密电,结果回复只有一句话:

“速派高层人员代表去往贵阳,转折点到了。”


在晚上12点,电幕上照例没有节目。十米见方的巨大屏幕上是光头委员长的巨幅图像,光头的嘴角带着诡秘的微笑,透着昏黄的眼球瞪得老大,给人一种诡异的不安全感——不过委员长也不希望有谁感到安全。但是,虽然电幕看上去是“死”的,带着一种时间凝固的停滞感,其实谁都知道,站在下面会是多么危险,不过向委员长宣誓除外。

几名东亚国士兵在大街上巡逻时,忽然感到自己身后不远处似乎有人经过。不过当他集中注意力想要听时,却只听到了寒风吹过街巷的呜咽声。看来自己是神经过敏了,他们一边想着,也没有打算回头去看。在贵阳这种大城市里,晚上怎么可能有人乱走呢?何况这一带的路他们很熟悉,后面街角就有一台电幕,要是有人出来,也绝不敢从那里经过。就像鱼绝对不会从渔网边上经过一样。

“呼,快点。”见苏灵脚步太重,险些引起对方注意,史密斯连忙示意她赶紧过来。苏灵赶紧加快挪动的脚步,后背紧紧贴着肮脏的墙壁,尽量让自己躲进电幕的监视死角里。她拼命地收腹,把胸腔里的空气排出去,仿佛这样可以避免自己被电幕发现似的,等到移动过了街角,离开了电幕的监视范围,她才双脚发力,像青蛙一样轻盈而悄无声息地跳进了对面的小巷里。这时,史密斯才发现,由于和墙贴得太紧,她的背上已经刮下了很多苔藓,被染成了一片带黑的惨绿。

“好了,现在沿着围墙走,”史密斯看了看那个军官给他们的用铅笔画在纸上的简单地图,“1点整后门附近墙上的电网会自动断电,从那里可以进去。”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走正门呢?”苏灵有些不满,“好歹也是他请来的……”

“别犯傻,”黑大牙朝她摇手示意说话小声些,“你是在联盟长大的,当然不知道我们这些地狱里的日子。在这种地方,就算你老妈都不能相信,何况卫兵都是上级派给他们的,只怕我们的这次会面,司令部里的绝大部分人还不知道呢。”

“哦。”苏灵点了点头,看来这里不是一般的危险。众人不再讲话,一路贴着司令部高大围墙的墙脚蹑手蹑脚地前行,在躲过几名哨兵以及一台安装在附近墙上的小型电幕的监视后,他们终于到达了后门旁边。史密斯看了看夜光表,正好1点零两分。

苏灵早就迫不及待了,她拿出翻墙用的带爪绳索,一边目测墙的高度一般说:“这墙本身有4米,表面坑洼多,易于攀爬。墙头的电网只有一米高,单层,没有铁刺或是倒钩,待会直接用老虎钳剪开就是了……等等,你干什么?”

史密斯拽住她的手:“小心天下去得。在三大国的领土上,一切事情发生都是不稀奇的,比如我们面前这面墙上的电网可未必就被关掉了。”

“那……”

“看这个。”史密斯突然变戏法似的从衣袋里掏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没等旁边人看清就朝着电网用力抛了过去。毛球“啪”地砸在铁丝制成的网上,发出“吱——”的一声就掉了下来。不过除此之外什么都没用发生。

“这下安全了。”史密斯笑道。这时,掉在地上的毛球动了起来,接着迅速地爬出了小巷。苏灵这才发现,那是一只灰色的大老鼠,也不知道史密斯是什么时候抓住的。

不过这也说明了一个事实:罗耀至少信守承诺地给他们开了一条路。于是众人开始爬上墙头,史密斯很小心地把已经失效的电网只剪开一条大缝,这样在他们过去之后还可以把被掀开的一块电网合上,免得被外面巡逻的人看出破绽。一切进行得相当顺利,史密斯、黑大牙和另外两名游击队员都成功进入了杂草丛生的院子,接着是苏灵和其余两个游击队员。

“什么人?”就在一名游击队员打算翻过去时,下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那名游击队员陡然受惊,身形一抖,差点摔个倒栽葱。苏灵忙往下一看:这下糟了,一名在大院巡逻的东亚国协防队员不知什么时候居然走到了他们下面。

不过幸好那人也没有开枪的意思。由于小巷里没有路灯,四周一片漆黑,所以这个头脑简单,很少思考的家伙居然以为爬上墙的不过是个蟊贼而已。要知道,活捉一个“敌人”可比打死一个要好。所以他虽然也拔出了手枪,但是却没有开火的打算——再说了,在东亚国的城市里,私人想要弄到一把小刀都很难,他仗着手里有枪,想当然地认为对方是不可能对他造成威胁的。

可惜他错了。还没等协防员喊出第二声,一个黑漆漆的东西就带着一阵风声从天而降,在他做出反应之前“砰”地一声把他砸了个眼冒金星。协防员只觉得头上一阵钝痛,接着就在一股压力下仰面摔倒,这下疼痛立马转移到了后脑勺。可恶,身上明明是个人,看来事情不简单!他奋力抽出被压在身下的右手,正想一枪把这个胆敢袭击党国军人的家伙身上开个洞,但是却慢了一步……

“咔嚓——”苏灵在对方来得及开枪之前,率先把多功能军用匕首插进了对方的颈动脉,接着把头一偏,避免了被喷一脸的血的下场。那人的气管和动脉被同时切开,喉咙里“嗬嗬”了两声就彻底断了气。

“政委好身手!”目睹了这一切的游击队员们拍手低声欢呼道。不过苏灵的脸色却不是很好,急切地喊道:“快下来帮我把他弄进去藏起来,我害怕血。”众人闻之,哭笑不得。

事实证明,把一个死人运过高墙比让一个活人自行翻过去要困难得多。在近一刻钟的折腾后,他们终于费尽力气把这具不断冒血的尸体搬进了院落。幸运的是,这段时间内附近没有出现任何巡逻的人,否则后果不堪设想。不过即使一切顺利,史密斯也知道他们与罗耀会面的时间已经大打折扣了——很快,这个人的失踪就会被发现,敌人顺藤摸瓜找过来是迟早的事,他们得快一点了。

在七个活人和一个死人都进来后,苏灵立即就要去找那个罗耀大将,不过刚朝着司令部大楼跨出一步,就被史密斯拦住了:“喂,难道你就把他放在这里。”

“哎呀,我又忘了。”被史密斯这么一提醒,苏灵才想起来那个被她捅死的协防员要掩盖掩盖才好。于是她立即招呼大伙一起拨开草丛,把这个倒霉家伙藏起来。咦,这草怎么摸起来手感不对?

“完了,电幕!”黑大牙惊叫着后退,原来这一丛杂草居然是塑料做的,后面居然掩盖着一台边长一米的正方形电幕!这满院子的杂草,恐怕就是为了掩盖藏在下面的诸多监视用的电幕而特意种植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