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黑•打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29 252
导读: 重庆打黑有一阵子了,最近闲下来随便写点感想,可能不是很集中。 打黑的“黑”就是黑社会。黑社会大概除了朝鲜以外,各国都有,我们也没有,我们叫“黑社会性质”。可能有人觉得都“性质”了,这不一样吗?不一样。要是一样,何必叠床架屋地多加两个字呢?所以说我们也是没有黑社会的。 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江湖。 江湖这个东西,据说只要有人就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现在很多人批评80后喜欢看古惑仔,说都学坏了。其实古惑仔算个屁呀,我小时候看《水浒传》,不也想着占山为王,大腕吃酒肉、大秤分金银嘛。当然这


重庆打黑有一阵子了,最近闲下来随便写点感想,可能不是很集中。


打黑的“黑”就是黑社会。黑社会大概除了朝鲜以外,各国都有,我们也没有,我们叫“黑社会性质”。可能有人觉得都“性质”了,这不一样吗?不一样。要是一样,何必叠床架屋地多加两个字呢?所以说我们也是没有黑社会的。


我们有什么呢?我们有江湖。


江湖这个东西,据说只要有人就有,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江湖。现在很多人批评80后喜欢看古惑仔,说都学坏了。其实古惑仔算个屁呀,我小时候看《水浒传》,不也想着占山为王,大腕吃酒肉、大秤分金银嘛。当然这也是随便想想的,没条件实施。后来上大学时听外地同学谈论的有关“车费路霸”的英勇事迹,忽然顿悟:天啊,这不就是绿林好汉嘛!他们实践了我的理想啊!


由此可见,水泊梁山上的革命农民其实和黑社会是一样的。主要特征都一样,随便说几点:


第一,有组织,而且组织严密。这个不用多说了,你看看三十六天罡七十二地煞聚齐了以后大家凑在一块儿看石碣,一看名字都在上面,心悦诚服——老大宋江很懂心理学,是个优秀的管理者。于是各就各位,分配工作,什么步军头领马军头领、还有什么东山酒店南山酒店,都安排得很好,最好的是老大宋江他弟弟宋清,绝对的好差事。现在黑社会不也这样吗?这就比三五个乃至十个八个匪徒聚在一起商量打劫高出不止一个层次了,所以合伙抢银行有人望风有人动手有人接应叫团伙犯罪,水泊梁山才是黑社会组织。


第二,谋财取利。混黑社会没有为了兴趣的,到头来都得挣钱。不挣钱不行啊,你老大可以视金钱如粪土,底下一帮兄弟怎么办啊?你看梁山泊,顿顿都是酒肉,那不得花钱啊,你看哪回书说到梁山泊的弟兄们开荒种地了。别说种地了,像阮氏三雄这样打渔的高手,也没再下过水啊。还是攻城掠地来得容易。


第三,有保护伞。按说水泊梁山上的英雄好些个都是被逼上梁山的,应该和官府势不两立才对。但是话又说回来了,没有政府罩着不好混啊,要不就学方腊、王庆,可是早晚都玩完儿。要不学他们呢,就得留着后路。于是先找好说话的宿太尉,再找人品比较差的高太尉,找到最后,连皇上都找到了——在李师师家,其实妓院也是江湖上的生意,御用妓院也离不开江湖。燕青聪明,先把赦免自己证明拿到手里,这下心里就踏实多了。


第四,暴力活动。这个大家都知道,我比较看不起的就是宋江和他的嫡系,没两下子还出来混,尤其是宋江居然还有徒弟,我靠,你宋江还这副德行,你徒弟能高明吗?纯属拉拢私人嘛。但是不管怎么说,宋江带徒弟不是教他们怎么读书怎么做生意,而是教他们拳棒的。这就是吃饭的家伙啊。


第五,独占性。江湖是划分势力范围的,虽然有竞争而且竞争的还很惨烈,但大多数时候大家都遵循普遍认同的行为规范,在自己的势力范围里权益是由自己独占的。所以后来梁山泊全火受招安,还去打不替天行道的强盗,就招人非议。江湖四大寇,都有自己的地盘,自己混自己的,井水不犯河水,你去打人家,损兵折将就没人同情,活该!再说你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四大寇最后让你灭了三个,剩下的就是你这一大寇了,人家还不得收拾你啊!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拿水泊梁山做个比喻,比喻什么,比喻在我们的历史和社会中,“黑”是普遍存在的。梁山泊的黑道色彩丝毫无损于它的革命斗争精神,所以很为其后的革命者欣赏。后来革命者抄起菜刀砍翻地方干部,就和梁山泊差不多。


水泊梁山出身就是黑,下面说个白的:文体界。


田壮壮不是说电影圈像个黑社会吗?这是实话,也是废话,因为这个实话不用你说,大家一琢磨就能想出来,一说了就显得是废话了。


电影圈也好,艺术圈也好,体育界也好,你要折腾大了,就得有组织。各干各的,统筹协调,最后大家都发财。这和黑社会一样,要是一个人单打独斗,决发不了大财。所以必须得分工,这是社会发展的趋势嘛。要有组织,最好的就是成立一个公司,这样什么财务啊,什么后勤啊,都好解决了。


谋财取利不说了,说说保护伞。文体都要有保护伞,其实干什么都得有,你看全运会,网上爆出多少事来,从中央到地方的报上又爆出多少事来,你在央视体育频道的新闻里看得到吗?这么说吧,假如网上爆了100件丑闻,报上就有10条,到央视呢,一条都没有。那么多备受争议的人物,你看谁倒了?所以,受了委屈谁也别多说,不说是表现好,早晚有你的好处,你说了,就不够聪明了。


最近宋祖德栽了。他说文强包养殷桃,后来空政说没有这回事,宋祖德就说是手下写错了。你看宋祖德骂过多少人,可是就没见过他骂过一个穿军装的,这次骂了一个,结果怎么样?小样,别他妈不识相!


暴力活动和独占性这两点在文体界表现的比较特殊。首先文体界都需要竞争,所以独占性看起来不那么明显,但其实也是有的。比如说北京电视台要自己拍《红楼梦》,结果从06年到现在,央视也没关注过。前两天都是在电视新闻里报了,说明年要上映了,拍得很好。可能有人会有疑问,这么一部片子“明年要上映”算什么新闻?算啊。这说明在这个势力范围独占性的问题上,双方总算是协调好了。可要是协调不好呢?那就暴力了。当然打打杀杀那是太没档次的行为,封杀啊、雪藏啊,这才叫高手,也才符合构建和谐社会的要求。


最后再说个红的。


什么叫红的?就是合法的,而且还和行政啊、政治啊这些沾边,所以不仅比黑的强,而且也比白的强。你看多少黑帮老大都拼命想戴上红帽子,有哪个领导干部想戴上黑帽子的?可见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的道理是到处通用的,而且呢,红的和黑的其实有很大的相同之处。


这么说,比如团体啊、组织啊、机构啊、政党啊,都是江湖。说到政党,可能又有人要说我是在影射了。但是我要说,我真不是影射,因为根本无所谓影射,本来就是这么回事。伟大的民主革命先行者孙中山先生大家一定都知道,就是每年国庆在天安门广场上创建了党和军队的伟大领袖遥遥相对的那一位,他当初不就很重视会党的作用吗?会党者,黑道也。我们有中国特色的民主制度中,有八个民主党派,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参政议政,非常滋润,其中一个叫致公党的,就是源自洪门致公堂。提起洪门,就足够许多人浮想联翩了。


既然是团体组织机构政党,那组织性是差不了的,有成员、成员稳定、分工明确,这都是少不了的。至于谋财取利,则是大家都少不了的。保护伞呢,看上去不明显,其实也有,可以叫做关系。有些关系是明确的、显性的、合法的,有些是模糊的、隐形的、非法的——其实也不好说是非法,就叫无固定法律关系吧。


既然有一大帮子人跟着混事,就要吃饭穿衣,所以有谁不听话,那就得诉诸暴力了。暴力分好多种,行政处罚啊、罚款啊、掀你的摊子扣你的货啊,这些都是。


独占呢,这个是针对彼此之间而言的。资源有限,所以划清界限是必要的,如果有人坏了规矩,那就会引起冲突了。比如说你一打盹,违章车辆跑到我的管区来了,那你就该反省自己,结果你也跟着跑到我的管区来罚款,那就是坏了江湖规矩,咱们就得说道说道了。


由此可见,无论哪个领域,江湖都是存在的,所以带有“性质”的事情并不新鲜。


但既然如此,为何又要“打”呢?其实薄书记说的已经很明白了,就是一方逼得另一方不得不动手。薄书记说了,黑帮都拿着大砍刀了,大砍刀啊,能不打吗?


但我就想了,要是黑帮没有拿着大砍刀呢?那就可以不打了?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和谐社会的首要条件,就是大家都安分守己,该干什么干什么,该做公仆的做好公仆,该做主人翁的做好主人翁,该收保护费的收好保护费,该交保护费的呢,也老老实实按时如数上交保护费。倘若有人太过分,那就是超出了大家都许可的范围,结果必然是全党全军全国各族人民一起痛打之!


我们是有悠久传统的国家,谁要是做了太过分的事,就得小心了。这个不只局限于真正黑的,白的、红的都一样。比如说打黑打的广大群众兴奋不已,有人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叫嚣要揪出文强的后台,这就是得意忘形,忘了江湖规矩了。你揪出后台,牵四挂五地顺藤摸瓜,最后弄到大家都下不来台,这就不好收场了。十几年前北京市有一位,说“想杀我?!你们准备10口棺材吧!”——现在应该是早就出来了。


所以从为了保护我们深受爱戴的薄书记的角度出发,这个后台也不能再挖下去了。


我一个大学同学属于那种很有上进心的,七八年前轻轻就在中直单位做到副处了,我问他说可以下去了吧?他说可以是可以,但是最好不下去。我问为什么呢?在下面做个副县长岂不比在上面个有级无职的副处好得多吗?他说人家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多出一个坑来,萝卜们都盯着,你去了,就是空降,肯定招人恨啊。要是一个不小心,栽倒了就再也爬不起来了。所以虽然干这行下去是早晚的事,不下去也就不能上去,但是最好能熬到副局再下去,到了副局,栽跟头的危险就基本上没有了,人家再恨也不太敢动手,呆个两三年调上来也就完了。


江湖凶险啊!


上面这个事例也从一个方面说明了后台或者叫保护伞的重要性。但是大家千万不要误解这两个词,好像提到后台或者保护伞就是指某个人,其实不一定。因为如果一定是指某个人的话,那么到了最高层岂不是就不需要后台和保护伞了吗?当然不是,否则皇帝真可以为所欲为了。


其实,到了一定的层次,后台或者保护伞就不是某个人,而是某些人构成的一张关系网。这张大网上所有的点之间未必都有紧密的关联,有时候两个点之间甚至都不认识,但是他们是一个利益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就像是《红楼梦》,江南甄家一倒霉,史太君马上就有了不祥之感,这就是史太君的聪明之处,到底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就是不同凡响。


因此在中国这个讲人情讲关系的社会里,你忽视了这一点,你就要倒霉。当然我不是说中国人都是圣人,不讲利益只讲关系,其实关系正是为了利益而存在的。有了关系,就有更大的力量去追求利益的最大化,也就有了更大的可能避免自己的利益受损。


要是没弄清楚这一点,那么你就算是根正苗红,或者重点培养,也一样会在这张庞大且无处不至的大网面前碰得头破血流。比如说上次开大会后的结果就是这样的。


怎么样,听起来比较黑吧?可是没辙啊,江湖就是这样的。那些要深挖后台的善良群众可以歇歇了,再挖下去,恐怕就不是打黑,而是要被黑打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