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之绺子抗日 正文 第十章 激战 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819.html


众人都神经紧绷,手里拿着枪个个怒目而视,以防伪军突然间动手,而两边人马气氛也陡然下降,眼神对视,如冒火花。只有胡龙神情自若,气定神闲,甚至拆起潘年庆送的礼物来。


“哦,是这玩意儿。”胡龙手里握着个痒痒挠,伸进后背挠了几下,说道:“潘长官送的好礼物啊,知道胡某住在山上,蚊虫之类甚多,在此我胡某谢过潘长官了!”这柄痒痒挠说说不上有多贵重,但也是青玉制成,雕工颇为精致。


“哪里,哪里,小小玩意还不成敬意呢,胡老弟谬赞了。”潘年庆皮笑肉不笑,犹如一只沙皮狗。虽然,众人神情都还紧张,可被胡龙这么一说,气氛倒也缓和了下来。


“嗯,兄弟,听说你自称团长了!”潘年庆手里把玩着枪,打量起聚义厅的布置。


“这他妈不是废话吗?”胡龙暗骂一句,装作不解的说道:“潘长官还不知道吗?当团长威风啊,但胡某只是借以自聊罢了,二百多人,和他妈团长根本靠不上边,只有长官您才有资格耍威风哪,俺们一群胡子,还不是在您手下办事。”胡龙颜色谦卑,装起了小人。


他是知道,现在还惹不起这姓潘的,说些好话,或许能避免发生争斗,但也不示弱。“弟兄们说,是不是!”胡龙突然间高喊一声。众人明显都一愣,待胡龙使过眼色,才重重喊道:“是!”


“哈哈,胡老弟抬举我了!”潘年庆嘴上谦虚着,可心里那个得意劲甭提有多高兴了,“你一个胡子能耍什么威风,我潘年庆奶奶的才是主。”


“队长,什么都没搜到。”伪军一众人搜查完毕,没发现任何有关的物品,只好撤退下来禀报,但兜里可没少装东西。


“什么,没有!”潘年庆装作十分惊讶。


“潘年庆,你还有什么话说,俺们寨子里的东西若少了一样,可饶不了你!”二牛再次莽性大发。“二牛,别发愣,怎敢对潘长官如此说话!”二牛气鼓鼓的让过一旁,别过头不再言语。


胡龙向潘年庆道过不是,说道:“潘长官,对不住了,我这手下鲁莽,有冒犯之处,还请见谅。”


“无妨,无妨,胡老弟手下本来就是野里野气的胡子,教化未开,也是难怪!”“潘年庆,你……”众人原本也不跟他计较,但一听此话,无不大怒,便要拔枪解决潘年庆,而伪军也纷纷拔枪,气氛一时之间如似寒冰。


潘年庆心下颤栗:“奶奶的,这群胡子,还真想动手。”但毕竟此处胡子众多,于已不利,哈哈笑道:“开句玩笑,开句玩笑,有事好说,何必当真!”


“弟兄们,放下枪,不得对潘长官无礼!”胡龙怒斥道。


“大哥!”众人齐声道。


“放下枪,大哥自有主张!”


“请潘长官的弟兄也放下枪,不然,我们弟兄火起来,恐怕连我都劝不住!”潘年庆无法,只得照做。


“潘长官,其实您知道,俺们山沟沟里的胡子会有那个胆子么,敢抢你老的东西,就是借我胡某十个胆,我也不敢哪,只是您这么做,却让我这个大掌柜的在弟兄面前抬不起头来,这可咋办,俺还真不好做主了!”胡龙神色委屈,诉苦道。却是将一干问题全推向潘年庆,暗说,要是你潘年庆不把这事给解决了,你也别想轻易溜走。


潘年庆正自感到为难,突然,马帮的马夫和另一帮伪军急闯了进来,那马夫凑近潘年庆耳边,悄声说着。“胡老弟,告辞了,老哥有急事要去办,至于冒犯之处,届时会送上银元予以补偿!”


潘年庆微一抱拳:“弟兄们,走!”


“恕不远送!”


“大哥,就这么放潘王八走了!”众人愤愤不平。


“大哥,这潘年庆打什么主意,即来即去!”


“我看准没好事,弟兄们提防着点,皮条你去看看,那潘年庆的伪军到底去往哪里!”胡龙神情严肃,似乎感到情况不妙,伪军肯定不会这样一走了之的。但是,胡龙却说不出,是哪种感觉不对。


“是!”待伪军走出寨门,皮条紧跟着出去。可是,未来得及走到门口,一阵枪声就打破了夜晚的平静,站在岗亭放哨的胡子当即倒下。


“大哥,不好了,伪军杀进来了!”皮条急的边跑边喊,而背后的子弹冷冷地直往他身上招呼,竟然没一粒击中的,倒也出乎意料之外。而胡龙等人听到枪响,早己知晓情况不妙。


“奶奶个熊,我以为这潘王八打什么主意呢,原来是想来个回马枪!”潘年庆老奸巨猾,屋内不好动手,便借告辞转而再行动手,胡龙这点虽然有所预算,但是不知,伪军未搜到那批东西,为何要对自己动手。


“结巴,刚才和潘年庆说话的人是谁!”


“啊……大哥……你问我啊!”结巴感到好奇,大哥为什么会问我。


“你娘的,都到了这等时候,你还啰嗦!”胡龙心头莫名一阵急躁,这结巴,自己还有心思和他开玩笑吗。


“是……是……马夫。”结巴老半天憋出了两字,可是就这两字让胡龙大感失算:“原来如此,难怪那潘年庆会突然动手!”胡龙明白过来,原来是自己失误,做好了该做之事,却没想到对方竟会派马夫来认马,这一招,足够自己有苦头吃了。


“嗒嗒嗒”密集的子弹直向胡龙所在位置射击,溅起阵阵黄土,木质房屋被射的千疮百孔,打的众人抬不起头来,“娘的,大哥,对方火力凶猛,该怎么办!”胡龙等人匍匐在场地平时训练的沙包带前,冷不时开枪进行还击,但己方弟兄粹不及防,接连有好几个人倒下,而且狭窄的地形,对于战斗也极为不利。


“强国,你们火力掩护,给我疯狂的扫射,我和奎山大哥去洞里把那尊迫击炮给拿出来。”


“大哥,这怎么行呢,这种危险的事,还是由我去做!”


“不行,大哥,我和强国兄弟去吧,你指挥弟兄们战斗!”


“别婆婆妈妈,给老子好好火力掩护,若老子吃了一枪还活着,有你们好受!”


“大哥……”众人都热泪盈眶,这是多么好的大哥,为了弟兄,竟然可以不顾自己的生命,自己这条老命还算什么。众人无形中,深受鼓舞,一时间组成一道火力网,压的伪军不敢射击。


“走,奎山大哥!”胡龙低声一喝,和马奎山在伪军的枪林弹雨中翻滚出去,子弹溅起黄土,如同毒蛇,而胡龙两人却冒着危险,无所畏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