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尔基写给孙中山的一封约稿信

21481885 收藏 0 487
导读:一封见证中俄历史的珍贵信函 时值中俄建交六十周年、中俄传统友谊又达到高潮之际,这气氛促使我将六年前偶尔抄录的高尔基一九一二年给孙中山写的一封凝聚中俄友谊的远方来信尽快整理成文。 2003年8月下旬一个末伏天气,我和单位几位同事到琉璃厂中国书店选购图书,一本1937年文摘类刊物的目录页让我眼睛一亮,闻所未闻的一条题目跳入眼帘:高尔基上孙中山书。因原刊纸页破损,有几处字已成洞,但大意仍完整,书信正文前还有1937年7月5日(时距中国抗战爆发只有两天时间)上海《大晚报》为刊发这篇文章加的极其重要的编者

一封见证中俄历史的珍贵信函


时值中俄建交六十周年、中俄传统友谊又达到高潮之际,这气氛促使我将六年前偶尔抄录的高尔基一九一二年给孙中山写的一封凝聚中俄友谊的远方来信尽快整理成文。


2003年8月下旬一个末伏天气,我和单位几位同事到琉璃厂中国书店选购图书,一本1937年文摘类刊物的目录页让我眼睛一亮,闻所未闻的一条题目跳入眼帘:高尔基上孙中山书。因原刊纸页破损,有几处字已成洞,但大意仍完整,书信正文前还有1937年7月5日(时距中国抗战爆发只有两天时间)上海《大晚报》为刊发这篇文章加的极其重要的编者按。7月5日这一时间和这条编者按可以透露出关于救亡和启蒙的纷繁而重要的时代信息:此时距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已8个月、距七君子入狱已9个月,国共两党正就抗日和红军改编进行一轮又一轮的谈判、该年2月国民党召开了五届三中全会,蒋介石许诺开放部分言论自由、释放政治犯,这标志着国民党对共产党十年残酷的军事围剿和文化围剿即将结束。左翼文化工作者正是看准这一有利时机,及时投掷出高尔基上孙中山书这一团向往光明、向往美好未来燃烧的火球。现将这条史料全文抄录如下:


高尔基上中山先生书


(上海《大晚报》七月五日)


本年六月十八日为苏联著名文人高尔基逝世一周年忌辰,是日苏联各报均满载纪念文字,其中最宝贵者乃高尔基上中山先生一书。该书系高尔基一九一二年任《现代》杂志编辑时上中山先生者,除当时登载《现代》之国外生活录外,苏联出版物之刊载该书者要以此次苏联政府机关报《新闻报》(即《消息报》)为首。我国历史文献中尚无此种材料。其书如下:


敬仰之孙逸仙先生:


予俄人也,现所争取之思想胜利与足下同。无论此种思想于何地获胜,予都以此种胜利为幸,亦与足下相同。予庆祝足下之工作美满成功,对于足下、对于中国格尔古列士(希腊神话中之英雄-译者注)凡属忠诚之人均以至意欢欣及惊异而注视足下之工作。我俄人所愿望者即足下所曾获得者也。吾人在精神上为弟兄,在志愿上为同志,而俄国政府及其奴仆则使俄人华人处于敌对地位,吾人均系社会主义者,精诚信奉全世界将能成其兄弟也。吾人能任贪婪鲁钝之徒推动人种仇视之发展而为社会主义途中一黑暗壁垒乎?反之,吾人现竭全力以破灭我之敌人,破灭全世界人种之敌,此种敌人欲吞没太阳以便更顺利从事其黑暗事业,布仇恨於世界、压迫他人,我社会主义者必须随时说明,当有政府间之仇恨,不应有统治阶级之贪婪所引起之民族仇恨。


敬仰之孙逸仙,予请足下撰文一篇,论华人一般于欧洲资本家掠夺之心态度如何,此种行动为何及华人予何种回击?倘足下无暇撰此文,请嘱足下任何友人为之。然希足下亲为校阅,请用一种欧洲文字写成,并希递交。此事为之须使俄人能按忠实华人所言悉知中国之复兴,而不听为资本家利益服务之欧洲记者撰述也。予知足下发表过《社会主义运动》一文,曾读足下之笔,予深敬足下并信任足下能慨然赐稿。


玛克西姆 高尔基


一九一二年十一月二十日 于意大利卡普里


几天之后的一个晚上我又将当时潦草的抄件誊清一遍。誊抄时我的一个感受是,我发现这封约稿信与高尔基的著名中篇小说《夏天》有密切的时代关系和精神血缘。1909年高尔基在《夏天》中饱含对中国人民的深情厚谊,勾勒了一位日俄战争时期热爱和平、精耕细作值得俄国人请教为师的中国农民形象。三年之后,即辛亥革命第二年他又直接给孙中山写这封约稿信可见其对中国革命关注的目光。对这封几百字的约稿信,几年时间研读下来,我发现后面是一个万言缤纷的中俄友谊世界:这里有辛亥革命前后中俄革命家相隔万里、斑鸠唤雨式的互相呼唤、互相倾吐、互相祝贺,有中俄两国人民为推翻专制统治暴风雨般的共同渴望,有两国人民对未来社会主义和平、自由、幸福的强烈憧憬。


作为中国人民的伟大朋友,高尔基在《夏天》中通过一位被沙皇政府押送到侵华前线打仗回来的退伍兵格涅陀依在一次农友会上的生动叙述深情地传递出中俄人民的友谊。高尔基的创作实践正符合列宁的贫农是工人阶级的天然盟友、变帝国主义战争国内战争推翻沙皇专制的战略思想。如果说高尔基在《夏天》中对中俄友谊的赞美还只能体现在宣传和舆论上,但八九年后十月革命一成功,列宁领导的苏维埃第一个废除了沙皇政府对华一切不平等条约,这怎能不叫大钊先生发出布尔塞维克胜利的呼唤,怎能不让中山先生在临终之际发出“我在此身患不治之症,我的心此时转向于你们”的临终遗言。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