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青春 正文 二十 大部队到达(1)

淡淡一生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size][/URL] 雪后第八天,送给养的车终于来了,一辆车的驾驶室里还坐着伤员。 孙毅飞问:“怎么回事?” 带队的汽车连副连长说:“路太滑,路上一辆车翻了,好在只是人负点轻伤。只可惜那车土豆,都滚到山下了。” 孙毅飞看着驾驶员们发黑的眼圈,紧紧握住汽车连副连长的手。 给养的到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77.html


雪后第八天,送给养的车终于来了,一辆车的驾驶室里还坐着伤员。

孙毅飞问:“怎么回事?”

带队的汽车连副连长说:“路太滑,路上一辆车翻了,好在只是人负点轻伤。只可惜那车土豆,都滚到山下了。”

孙毅飞看着驾驶员们发黑的眼圈,紧紧握住汽车连副连长的手。

给养的到来,打井工地再次活跃起来。五天后,井终于打到了水层。当下完管子,安装好水泵,准备开泵抽水时,孙毅飞突然想起什么,对身边的一排长说:“派个人去把老乡请来。快点!”

将信将疑的老乡们,簇拥着来到工地。他们生平第一次,在这个祖祖辈辈打不成深井的地方,看到机器抽出来的水时,激动的顾不得水里还带着泥沙,痛痛快快用手接住水喝了几口,直说:“好!好!”

那个一直吝啬自己家里水的女主人,也忘记了过去的一切。不停用手接着清澈的井水,高兴惊喜的笑容,伴随“哗哗”喷涌的净水流淌。

先遣队平整了大片的场地,连伙房、菜窖、猪圈也建好了,还修出一个象模象样的篮球场。

进山整整一个月了,上午从营部开会回来的孙毅飞,直接来到厨房,对齐满秋说:“明天大部队就到,还有什么东西?看看能做点什么好吃的?”

齐满秋愁眉苦脸地说:“指导员,人家都说,灾荒三年饿不着伙头军。可现在我这个伙头军,都快馋疯了,做梦都想着吃肉。咱们就剩下点鸡蛋粉,还有前几天送来的菜,你不让动,可惜没有肉,除了大盐粒,数土豆最多。”

孙毅飞说:“你别提土豆!一提它,我的胃就返酸水。这样吧,一会儿叫个人,和你一起去远点的地方看看,能不能从老乡那里买点肉和别的。如果实在买不到的话,叫一排长带人上山去弄点野味,说什么也要给全连的同志接接风。”

第二天接近傍晚时,汽车的轰鸣和喇叭声,时大时小,开始在山谷里回荡。正在伙房忙活的孙毅飞,以及全体先遣队人员,急忙从帐篷里跑出来。可除了不断回荡的声响外,大部队的身影像声音一样,听得见看不见,大家脸上透着焦急。

“一排长,你到路口去迎一迎。咱们这里地势高,看不见,别让车队走过了。”孙毅飞喊道。

“咳!指导员,你也太着急了!司机们都跑几十趟了,那个司机不认识?”一排长也是一脸的着急,仍笑着说。

孙毅飞笑了笑,说:“也是!哪个司机不知道?我都高兴糊涂啦!”说完,又回到伙房继续忙碌。

一次次从帐篷里跑进跑出,大家不知翘首遥望了多少次。

突然有人喊道:“指导员,他们来了!这回真的来了!我看见车队啦!”

先遣队的队员们,再次聚集在外面,热切看着汽车停在新建的篮球场上,跑过去和战友们亲切握手问候。平日寒气逼人缺少生气的山谷里,顿时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多日不见的亲朋挚友,同乡们,更是久久拉着手,急切交流起来。连不远处的几户老乡,也被人声喧闹的营区吸引,跑到驻地附近看热闹。

邢志武下车后,两眼迅速扫描了整个新营区。平整的篮球场、整齐的帐篷地基、崭新的伙房、装好水龙头,缠裹好防冻草绳和石灰的长长水池,一切生活设施因有尽有。

自从听到先遣队在新区遇到困难,对先遣队能不能站住脚?连队的荣誉能不能保持住?邢志武心里一直犯嘀咕,这也成了他的心病。

有着多次开辟新区经验的邢志武,深知在一个陌生地方刚开始扎根的难度。尽管邢志武对孙毅飞的能力,已经有所了解,可他觉得孙毅飞毕竟太年轻,缺少经验。况且,还有十几个没有经历过这样环境的年轻战士。途中休息时,邢志武还在向李中海述说自己的种种疑虑,埋怨李中海不出好主意。后悔自己一时的让步,导致鞭长莫及,什么也做不了。

一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天天忍受生活物资匮乏的煎熬,忍耐与外界隔绝的寂寞,几乎三分之一时间,在极度缺粮少菜的饥荒中度过,同时又在创造新的一个生存空间。

眼前的一切,扫除了邢志武原有的担心和猜测,脸上不由露出满意的笑意。冲着迎上来的孙毅飞喊道:“指导员,辛苦啦!搞得不错嘛!”

孙毅飞夸张的抬起手来遮挡阳光,装模作样的寻找太阳,笑嘻嘻地说:“连长,太阳是不是从西边出来了?自从我来一连,这可是第一次听你当面夸我!”

不善于隐藏自己内心世界的邢志武,满意都洋溢在言表上,笑着说:“该夸就得夸!不爱听啊?你小子别给我装蒜!”

李中海走过来说:“指导员辛苦啦!你可瘦多了!你们在这的事,我们都知道了。这样的条件,十几个人能把营地搞成这样,真是不容易!”

大部队到达像一针兴奋剂,孙毅飞压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忘记了所有的磨难,满不在乎地笑着说:“有啥不容易的?谁来还不是一样?”说着,站在邢志武身边比划一下:“你看瘦了吗?比连长还是胖不少嘛!”

邢志武拍拍孙毅飞的肩膀,深情望着孙毅飞说:“别穷开心啦!颠上这么一路,不说也知道这里是啥情况。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辛苦你啦!”

连队的重新聚合,新的工作环境,似乎都给了大家某种兴奋的理由。一顿算不上丰盛的晚餐后,战士们三三两两在山谷中散开。在明亮月色下,寻找新环境的新鲜感,各自谈论一路上的见闻,交谈前方后方的新鲜事。

几个干部集聚在连部,桌上堆放着几个喝空的酒瓶和残羹剩菜。大家本已兴奋的情绪,在高度酒精刺激下加速释放,抢着说话的声音之大,简直像在吵架。

邢志武脸上挂着酒精烧出来的颜色,端着缸子里的最后一点酒,站起来挥挥手,示意大家安静,大着嗓门说:“在这荒山僻壤,咱们今天能有一个新家落脚,有一顿丰富的晚饭,还有指导员贡献的好酒,得谢谢指导员和先遣队的同志们!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比我们付出的多。可惜我的官小点儿,不然非给他们记一功不可。咱们废话少说!一会儿要停电了,来!大家把酒端起来。”

酒精麻醉下,所有人为的防线,都会不自觉地打开。变得迟钝的思维,在酒后真言中,再也找不到虚伪的痕迹,充满内心的真诚,自然本能的吐露出来。

邢志武对新营区的满意,对先遣队的满意,不如说是对自己年轻新搭档的满意。他走到孙毅飞面前,说:“指导员,给个面子吧?好听的话咱也不会说,这点酒,算是我这个老哥敬你的,也是代表全连谢你的!”

孙毅飞端起缸子站起来,笑着说:“我又不是外人,谢什么?再说,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我一个人哪有那么大本事?今天,为了咱们连重新聚合,我代表先遣队的同志们,欢迎全连!连长,同志们,咱们一起干!”

邢志武重重和孙毅飞碰了一下缸子,说:“好!为咱们一连在新线建设中,有了一个好的开始,为咱们这些好兄弟,都平平安安,来!咱们干了杯中酒!”

大家站起来,一起扬脖儿,把缸子中的酒,倒进嘴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