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空军初步实现五大体系跨越

青萍啸林 收藏 0 1011
导读: “概括起来看,人民空军成立60年来走了一条跨越发展之路,主要标志是军事理论、武器装备、军事训练、人才培养和综合保障领域的五大跨越。”空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特色空军军事理论体系形成   空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周定湘介绍说,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时,人民空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不仅取得了第一场空中战争的胜利,而且在空军军事理论研究中收获了第一批成果。比如,广大指战员总结推出了“一域多层四四制”的空战战术,较好地体现了空战中集中优势兵力的思想,填补了空军战术理论的


“概括起来看,人民空军成立60年来走了一条跨越发展之路,主要标志是军事理论、武器装备、军事训练、人才培养和综合保障领域的五大跨越。”空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


中国特色空军军事理论体系形成


空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周定湘介绍说,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时,人民空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不仅取得了第一场空中战争的胜利,而且在空军军事理论研究中收获了第一批成果。比如,广大指战员总结推出了“一域多层四四制”的空战战术,较好地体现了空战中集中优势兵力的思想,填补了空军战术理论的空白,成为喷气式战斗机空战的基本原则。


周定湘说,从战术研究到战略统筹,人民空军在转型中不断突破理论高峰。上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着以信息化为主题的战略转型建设,空军研究推出了《空军战略学》《新时期我国空军战略研究》等一批学科理论成果,正式确立了“空天一体,攻防兼备”空军战略思想。之后,陆续开展了空军建设各个重大领域和系列重大问题研究,形成了系统配套的战略指导理论和规划体系,确立了战略为统揽,战役为主体、战法为内核、相关领域理论为支撑的军事理论体系框架。


60年,空军军事理论在战火中萌芽,在正规化建设中成型,在转型中跨越,经历了从战术主导向战略统揽、从指导机械化防空作战向指导信息化攻防作战、从认知航空向把握空天的跨越,基本形成了战略为统揽,战役为主体、战法为内核、相关领域理论为支撑,深刻揭示空中作战规律、高度凝聚中华民族航空智慧的中国特色空军军事理论体系。


周定湘认为,未来,人民空军确立了创建空天军事学说的理论发展方向,全面开展空天观、空军战略理论、空军建设发展理论、空军作战理论、空军保障理论和空军政治工作理论研究,为人民空军战略转型和战略运用提供强大的智力支撑,同时为全军联合作战理论体系的构建提供军种专业支持。


基本形成了三代化、精确化、网络化、国产化的空军武器装备体系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世界空军武器装备呈现日新月异的发展势头,主战飞机先后发展了四代。50年代发展了第一代,典型机型是美国的F-86、F-100,苏联的米格-15、米格-19。60年代发展了第二代,典型机型是美国的F-105、F-4,苏联的米格-21、米格-23和米格-25。70年代发展了第三代,典型机型是美国的F-14、F-15、F-16和F/A-18,苏联的米格-29、苏-27。目前,四代机已经在美国装备部队。机载制导弹药、地对空导弹等也相应发展了三代。


空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王明亮介绍,人民空军组建之时,几乎完全靠从国外引进飞机和其他装备。直到上世纪80年代初,世界主要国家主战飞机已经换成了三代机,我国却仍以第一代的歼-6为主,连二代战机的数量都很少。


面对世界新军事变革带来的严峻挑战,人民空军根据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围绕“打赢信息化战争,建设信息化军队”的目标,启动了信息化建设,开始了在不发达工业社会基础上建设信息化空军的历史跨越。


王明亮说,上世纪90年代初,人民空军开始装备第三代飞机。1999年国庆50周年阅兵,三代机苏-27首次公开展示,显示了跨越式发展的重要成果。今年的国庆60周年阅兵,国产歼-11和歼-10公开亮相,并成为空中梯队的主体。同时,歼-7、歼-8、轰-6等二代机平台经过火控、航电、动力、武器系统等全面升级和信息化改造。地空导弹也实现了换代,从第一代直接跨越到第三代,国产新型地空导弹成为地面防空作战的骨干兵器。目前,人民空军武器装备建设迈上了新的台阶,重新跟上了世界空军武器装备快速发展的节拍,并打下了向更高水平跃升的坚实基础。


在这一跨越中,人民空军的武器装备初步实现了从以防为主向攻防结合的跨越,从基于平台向基于网络的跨越。


王明亮认为,最值得我们为之骄傲的跨越,是人民空军武器装备建设从引进到自主研发的跨越。歼-10飞机、歼-11B飞机、歼轰-7A飞机、预警机以及新型地空导弹等,国产武器装备种类急剧扩大,系统配套,而且接近或达到世界先进水平。特别是歼-10研制成功,使我国成为世界上少数自主研发三代机的国家之一,在人民空军60年建设发展历史上,首次通过自主研发掌握先进武器装备,跻身世界空军武器装备发展的前列。


60年,人民空军的武器装备基本形成了三代化、精确化、网络化、国产化的空军武器装备体系。


新型军事训练体系基本形成


空军指挥学院军事专家马权介绍说,人民空军初创时,曾创造了跨越初、中级教练机,直接从高级教练机起步飞行的世界飞行史上奇观,也在实战中创造过在喷气式飞机平均飞行时间仅有14小时38分的基础上,就在抗美援朝空战中与以强大的美国空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对垒并取得优异战绩的奇迹——这些,都与人民空军“在战争中学习战争”的训练思想息息相关。


人民空军创建初期,主要使用苏联的条令、教材。从1959年开始,空军在6年中编写出306本条令教材操典,建立了第一代军事训练法规体系。


马权说,近年来,人民空军贯彻落实胡锦涛主席关于推进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转变的战略部署,适应新武器装备、作战方式和指挥方式的发展,以复杂电磁环境下训练为抓手,推动向信息化条件下军事训练的转变:一是突出针对性实战化对抗训练,二是突出近似实战条件下的精确制导武器实弹训练,三是加强电子对抗训练,四是加强全要素全过程全时域体系对抗训练,军事训练初步走开了训练内容实战化、训练方法对抗化、训练手段模拟化、考核评估科学化的路子,促进部队训练由机械化训练向信息化训练方向发展。


马权认为,人民空军的军事训练是在战火中起步,在正规化建设中成熟,在转型中跨越,经历了从速成训练向正规训练、从一般环境训练向复杂电磁环境训练、从单要素训练向体系训练的跨越,基本形成了以飞行训练为主体、战术战役战略三级衔接、实战化、模拟化的新型军事训练体系,推动战斗力生成模式深刻转变,训练水平不断向高水平攀升。


从2008年开始,空军党委决定作为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进入实践层面的重要抓手,在全空军展开“三项整治”,在新的起点上推进空军训练创新发展和空军转型建设,不仅进一步强化了训练的中心地位,而且赋予了新的内涵。


新型人才群体推动空军加力转型


周定湘介绍说,党创建空军,走的是先建院校后建空军的路子。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党中央决定,在东北建立l所航空学校,为建立人民空军培养航空骨干。


人民空军初创时期,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迅速创建了20多所学校,初步形成了培训各类飞行人员和航空专业技术人员的院校体系,共毕业各类学员3.13万名,为空军的发展壮大和取得抗美援朝胜利奠定了基础。


王明亮表示,空军建设,人才为先。人才建设,始终是人民空军60年建设历程中的一条紧抓不放的红线,取得了显着的成就。


今天,一批具有双学士学位的高素质飞行员已经走上航空兵师团领导岗位,3万余名具有学士、硕士学位的地方大学生干部走进空军基层部队。一支以复合型指挥军官、尖子飞行员和科技领军人才、技术专家为代表的新型人才群体,正在推动着空军建设的加速转型。


未来,人民空军将继续把人才队伍建设放在战略位置来抓,围绕建设战略空军、打赢信息化战争的需要,采取超前、超常措施,进一步加大人才培训力度,特别是在改革飞行人才培训体制、加强新装备人才培养,提高师、团干部作战指挥能力上下功夫。



信息化精确化综合保障体系形成


马权说,上世纪90年代以来,适应信息化武器装备发展和信息化空中作战样式的变革,人民空军全面启动了后勤保障和装备保障转型,及时提出建设现代化战略空军后勤的指导思想,走上了由国土防空型保障模式向攻防兼备型保障模式转型的建设发展之路。


近几年来,为适应新一代主战装备发展,人民空军着眼保障空军作战力量全疆域、跨疆域快速机动作战,逐步建立要素齐全、规模适度、功能配套的保障设施网。


一是基地化建设有序推进。通过对现有骨干机场体制编制的调整,完善各类设施,拓展保障功能,建成集指挥控制、战勤、后勤、装备等保障于一体的综合保障实体,成为机场阵地网的重要节点、空军机动作战的战略支撑和支援保障其他军兵种联合作战的重要基地。


二是阵地网建设全面铺开。改善了永久阵地条件,完善了前沿阵地和骨干机场配套设施,着眼新武器装备发展,重点抓好阵地配套建设,加紧前推阵地和勘选野战阵地建设,基本建成了与攻防作战要求相适应的阵地网。


三是配套保障设施建设得到加强。有针对性地改造铁路军专线、军用公路和船艇码头,建成保障部队快速机动作战的输送通道,奠定战略输送基础。调整完善了物资储备结构和布局,初步形成了应对连锁反应和突发事件的应急保障能力。


60年,人民空军综合保障在建军前起步,在正规化建设中成型,在转型中跨越,经历了从支撑机械化国土防空作战向支撑体系化攻防作战、从机械化向信息化、从多点分散向基地集成、从粗放管理向科学管理的跨越,初步建立起了现代化综合保障体系,综合保障能力显着增强,在完成使命任务和应对变革挑战的历史进程中,实现着持续的提升和跨越。


延伸阅读:


人民空军已发展成为多兵种合成战略军种


新华社北京11月3日电(记者徐壮志、李宣良、王东明)空军事专家丛胜利3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人民空军经过60年的建设,已发展成由航空兵、地空导弹兵、高射炮兵、空降兵、雷达兵、通信兵等多兵种合成的战略军种。


航空兵:具备了全疆域一体化打击能力


航空兵是人民空军的主体,包括歼击航空兵、强击航空兵、轰炸航空兵、运输航空兵侦察航空兵和预警、加油、电子战、搜救等各种专业航空兵部队。


航空兵,长于进攻、出击准确、机动快速、反应迅即,是世界各国维护国家利益、彰显国家意志的首选利器,被誉为位于“战争食物链”最顶端的空中雄鹰。


1950年6月19日,人民空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空军第4混成旅在南京大校场成立。


抗美援朝战争中,人民空军航空兵一步跨入喷气时代,部队规模迅速扩大,先后组建28个航空兵师、70个航空兵团、7所航空学校,配备各型飞机3000余架。


60年来,航空兵经历了抗美援朝、国土防空、解放沿江岛屿、入闽作战、南疆边境作战等一系列战斗的考验,完成了重大战备、演习、演练、支援国家和地方建设等行动任务。从抗美援朝建立“米格走廊”,到抗震救灾锻造“空中生命线”;从一江山岛战役空中支援到“和平使命”系列军演联合作战……每逢执行重大任务,空军航空兵都全程使用、用之必胜,取得了辉煌的战绩。


历经60年的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以来,空军航空兵部队的兵力结构不断优化,一大批新型歼击机、强击机、轰炸机等主力作战飞机陆续列装,预警指挥机、空中加油机等作战支援飞机相继服役,人民空军航空兵武器装备从机械化向信息化快速转型,与世界发达国家空军装备技术水平的差距明显缩减。


进入新世纪新阶段,根据攻防兼备的战略要求,人民空军航空兵着力提升信息化条件下的空中进攻作战能力、远程精确打击能力和战略投送能力。2007年6月,空军航空兵首次组织大型运输机与歼轰机混合编队,长途奔袭5小时,航程4000多公里,在复杂背景下成功实施机动演练,标志着部队远程快速投送能力显着提高。2009年6月,100余架空军战机在多个机场同时升空,从不同方向奔袭南疆远海深处,歼击机、强击机等主战飞机实施战斗巡逻,干扰机、加油机等作战支援飞机进行策应掩护,新型战机经多次空中加油后首次巡航祖国最南端,标志着我空军航空兵大机群多机种远海空中作战能力取得了新的突破。


目前,除担负改装任务的部队外,空军航空兵战斗团全部达到甲类标准,具备了全疆域一体化打击能力。


地空导弹兵:开始由防空型向空天防御型转变


1958年10月6日,人民空军地空导弹兵第一营正式成立。


第二年10月7日,担负战备仅半个月的人民空军地空导弹兵就打下了入侵我领空的敌RB-57D型高空战略侦察机,开创了世界防空史上首次使用地空导弹击落飞机的战例。


1962年至1966年,人民空军地空导弹兵连续击落5架入侵我领空的敌U-2型高空战略侦察机,创世界各国击落U-2飞机的最高记录。


20世纪60年代中期以来,国产地空导弹武器系统陆续装备部队,人民空军地空导弹兵数量规模不断发展壮大。近10年来,随着国外新型系列防空武器系统和指挥自动化系统的引进、国产新型防空兵器的研制成功,人民空军地空导弹兵已经发展成为一支具有高中低空、远中近程防空火力配系的现代化高技术兵种,信息化作战能力大幅提升,具备了一定的反导能力和抗击多目标能力,开始由防空型向空天防御型转变。


空降兵:从单一伞降到空地合成作战


空降兵是现代化立体战争中的重要力量,是一支能超越地面障碍、实施远距离奔袭、全方位快速机动作战的部队。


人民空军空降兵始建于1950年7月,开始称空军陆战旅,后改称空降兵师。1961年5月,中央军委决定将陆军第十五军改编为空降兵军。


空降兵是一个合成兵种,编有步兵、炮兵、航空兵、通信兵、侦察兵、工程兵、防化兵等27个专业兵种。2000年以来,空降兵正在实现由单一伞降作战力量向空地合成作战力量转型,陆续装备了伞兵突击车、伞兵战斗车、自行榴弹炮、自行火箭炮、反坦克导弹发射车、系列化伞降专用设备、大中型运输机、武装直升机、运输直升机、指挥自动化系统和卫星定位、导航、通信系统,初步实现了主战装备机械化、作战装备空降化、战场机动立体化,作战能力向空中机动作战、空中特种作战、地面突击能力拓展。


2008年9月,内蒙古某训练场,在36个国家113名军事代表的注视下,近百名空降兵随战车火炮从天而降,首次实现人与重型装备“一体空降”,标志着空降兵彻底改变了“一人一伞一杆枪”、轻武器加迫击炮的轻装模式,远程快速机动突击能力跃上新的台阶。


目前,人民空军空降兵已经发展成为一支能够全方位快速机动、在多种复杂地形条件下成建制空降、远距离独立作战的突击力量。


雷达兵:具备全域、全频、多维空间、多类目标的探测能力


人民空军雷达兵是国家空中情报预警系统的主体,是守卫祖国蓝天的“千里眼”。


从滴水成冰的北国,到炎热潮湿的南疆;从号称“生命禁区”的雪域,到人迹罕至的小岛;从飞沙走石的荒漠,到虫蛇肆虐的丛林,处处都有人民空军雷达兵战斗的身影。他们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奉献、特别能战斗,用青春和生命,为祖国筑起坚不可摧的“第四维屏障”。


自组建至今,人民空军雷达兵先后参加了国土防空、抗美援朝、抗美援越等重大作战任务,保障部队击落、击伤敌机上千架,为夺取空中作战和防空作战的胜利发挥了重大作用。在保障训练飞行、实兵演习、抢险救灾、奥运安保等日常战备任务方面,人民空军雷达兵也作出了重大贡献。2008年汶川地震救灾中,第一支在灾区展开救援的部队就是人民空军雷达兵。


经过60年的发展建设,人民空军雷达兵实现了“五大转变”:第一,组织体系由单一兵种保障向诸军兵种联合保障转变;第二,探测形式由单一探测手段向多种探测手段、由平面探测向立体探测转变;第三,兵力部署由要地防空向攻势防空、尽远保障转变;第四,情报保障由单一固定部署的静态保障向固定、机动、隐蔽部署相结合的动态保障转变;第五,雷达组网由“树”状结构向“网”状结构转变。


目前,人民空军雷达兵已经在全国范围内构建了比较严密的雷达网,建立了能够遂行多种任务的联合空情预警探测系统,基本具备了探测全域、全频、多维空间、多类目标的能力。


通信兵:从通信保障到信息作战


人民空军通信兵是担负空军通信、保障空军指挥的一支重要兵种。无论是作战、演习、训练,还是处理日常工作和应对突发事件,都离不开昼夜值勤的通信兵。


1952年冬天,志愿军空军通信官兵克服装备物资短缺、环境条件恶劣等重重困难,就地砍树当天线杆,收集敌机残骸铝板制作地线,努力提高对空电台的通信距离,利用烟火、信号弹、布板等信号通信,指挥引导战机把空中战线延伸到“三八线”。


1978年7月28日,唐山发生强烈地震,震后2小时08分,人民空军通信兵冒着倾盆大雨架起第一部电台,沟通了对外联络,为地方政府收发电报139份,对首批救灾飞机进行了指挥引导。


2007年,中俄联合军演在俄罗斯举行,人民空军通信兵首次成建制、成规模出国参加演习,通信导航良好场次率、信息畅通率达到100%,圆满完成了分练、合练、预演和演习的保障任务,受到了参演部队、俄军同行和指挥部首长的高度赞扬。


20世纪90年代以来,人民空军通信兵地位和作用发生了巨大变化,逐渐由传统的保障力量发展成为高技术的信息作战兵种,成为空军部队信息化建设的“排头兵”和推进空军转型建设跨越式发展的重要力量。除基本形成以各级指挥所为中心、以机场为基点、各种通信导航手段相结合、稳定可靠的通信导航保障网络外,还相继建设完成战略、战役、战术三级指挥自动化系统,并实现三级联网、多兵种一体化综合集成;情报保障网、指挥控制网、武器交链网和通信基础网高度融合,指挥信息系统实现扁平化;通信装备向“集约化、系统化、一体化”发展,初步搭建起集作战值班、战役指挥、远程控制为一体的信息平台。


目前,人民空军通信兵拥有超短波、短波、微波、卫星通信等多种通信手段,实现了通信网络的全疆域覆盖,战机飞到哪里,语音信息和数字信息就能传递到哪里。


其他兵种:作用不断上升 比重将进一步增大


人民空军除以上传统五大兵种外,主要兵种还有电子对抗兵、防化兵等。


空军电子对抗兵是对敌实施电子对抗侦察、电子干扰和反辐射攻击的专业力量,包括航空电子对抗部队和地面电子对抗部队。20世纪70年代,人民空军组建第一支电子对抗部队,90年代形成空军电子对抗专业兵种。人民空军电子对抗兵装备电子干扰飞机、无人机和反辐射导弹,以及雷达对抗装备、通信对抗装备和光电对抗装备。未来战争,制信息权争夺激烈,信息战、电子战将贯穿作战全过程,电子对抗部队在空军的地位作用不断上升,在空军兵力结构中的比重将进一步增大,反辐射攻击手段和各类电子对抗装备将得到更快发展,成为一支举足轻重的作战力量。


空军防化兵担负着防化保障和喷火、发烟任务,以及核、化学事故应急救援任务。1951年人民空军开始在场站设立防化分队,之后逐步建立起各级防化部门和防化部队,以及防化科研、训练和装备修理机构。在我国进行的历次核试验中,人民空军防化兵担负了空中辐射测量、核试验烟云取样和飞机洗消等任务。目前,人民空军实行以指挥机构和航空兵机场为保障重点,以群众性防护为基础、专业兵保障为骨干、群专结合的防化保障模式。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