间人 第一幕 爷在朝鲜 030 兄弟,对岸是个雷场;

政政护环 收藏 5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size][/URL] 借着微弱的月光,湛江来透过林子隐隐约约地看到几十个人站在空旷的雪地上,没有争吵声,地上也没有尸体。他屏住呼吸仔细数了数,大约将近四十来人。 “佛爷呢?”他低声问嘎子。 枪嘎子舔着干裂的嘴唇,焦急地说:“不知道呀,我们走着走着就碰上鬼子了,当时我在队伍后面,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45.html


借着微弱的月光,湛江来透过林子隐隐约约地看到几十个人站在空旷的雪地上,没有争吵声,地上也没有尸体。他屏住呼吸仔细数了数,大约将近四十来人。

“佛爷呢?”他低声问嘎子。

枪嘎子舔着干裂的嘴唇,焦急地说:“不知道呀,我们走着走着就碰上鬼子了,当时我在队伍后面,想打枪都晚了,还是佛爷让我趁黑跑回来的。”

“就是说,压根就没兑上火是不?”

枪嘎子想了想,“嗯呐”了一声。

“你个傻狍子,咱们穿的是南朝鲜士兵的衣服,他们当咱们是自己人呢。”湛江来说完心里也落下了石头,至少现在没有爆发冲突的危险。他又端起望远镜,在雪野的反光中仔细搜寻着一些熟悉的身影,果然看到敌人中央站着的新一排2班。

杨源立悄悄拉开枪栓,低声道:“连长,别的甭想了,上去吃了他们!”

“别急,万不得已再开火,有小崔在应该能哄弄过去。”其实湛江来心里也没底,他情愿相信母猪会上树,也不会相信小崔会说谎。

“连长,你听他们怎么还笑起来了呢?”

湛江来竖起耳朵听了听,果然有笑声,甚至他还听到了佛爷的笑声,趴在林子里的书里乖低声骂道:“这个没心没肺的秃驴,春心动了不成,笑的这么淫贱。”

枪嘎子没明白,就问:“啥叫淫贱呐?”

“阿弥陀佛,老憎见施主还年幼,还是不说了撒。”

“都把嘴闭上。”湛江来掏出盒子炮,其他人见状也都默默启开了枪保险,正当湛江来准备命令9班侧翼包抄的时候,就见2班开始移动了,并且渐渐脱离了敌人的包围圈。

等他们进到林子里的时候,正瞧见了湛江来,走在最后的小崔回头见敌人消失在黑夜中,脚下一软就坐在地上起不来了。

佛爷的脑门上都是汗,他对湛江来道:“太突然了,我们在低处,他们也在低处,谁都没看见谁,等到了山包顶才碰上。”

湛江来问:“他们怎么放了你们呢?”

佛爷擦了擦汗,道:“那你得问小崔了,当时我都合计拧开手榴弹找垫背的了,要不是他在,我们就真的阿弥陀佛了。”湛江来笑着拍拍他的肩头,大家都松了口气便返回矿井。

在路上他问了小崔,原来这伙冤大头是南朝鲜第八师的,因为迷了路才转悠到第七师的防区,他们还以为小崔这些人是第七师的巡逻队呢。总之是没容小崔说谎,就被人家鉴定完毕了。

最高兴的自然是枪嘎子,毕竟小崔将来会成为他的大舅子,所以这方面可马虎不得,书里乖给嘎子提个建议,说:你就去学习学习朝鲜话吧,人家说中国话跟玩似的,你也得争口气呀,俗话说知彼知己百战不殆嘛,谈情说爱跟战场打仗没啥区别。

这点子让枪嘎子喜上眉梢,但他的连长湛江来就一点喜感都没有了,因为佛爷侦察了一圈,发现德川以北、也就是大同江以北都是矿区,地质情况复杂而且极其松软,大雪覆盖后很难快速行军,他们好不容易抢出来的两个小时已成泡影,现在休息时间变的极其奢侈。不仅如此,横在他们面前的大同江水流湍急,在江北游弋的敌军也开始增加,气氛极其紧张,看样子已经闻到了危险的味道。

这个时候刚过午夜,距离总攻时间越来越紧迫,各路先头部队已经与敌人接上了火,湛江来看了看表,凌晨零点一刻,如果抢在天亮前横渡大同江,湛连的损失将会降低许多。

想到这他坐不住了,和石法义研究了一下,后者也赞成抢渡大同江,只要乘着黑夜过去,他们就不会遭遇到敌人的飞机。就这样,仅仅休整了一个多钟头的湛连再次出发,而这一次渡江将异常凶险,因为他隐隐感到这一次抢渡将成为通往德川的战役缺口。

湛江来所料不假,一天之后的一一三师正是经由此缺口横渡大同江,经南山抢占遮日峰等战略要地,彻底孤立南七师和南八师的联系,德川与宁远也将成为两座孤城。

而眼下的境况并不乐观,作为先头部队的新一排很快与巡逻的敌人接上了火,为了抢渡大同江,湛江来命令新一排顶住敌人,其余各排由侧翼继续前进。

当他们艰难地来到大同江边时,已是凌晨两点许。

大同江不同于清川江,后者细长,横渡截面较窄,只要选好滩浅的位置便能很快过去。但大同江截面宽度较大,有的地方超过了500米,最困难的是他们不知道深浅。

湛江来拿着望远镜扫向对岸,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正是什么也看不见,才令他心惊胆颤。他叫杨源立派几个人去趟趟水,五个水性较好的战士散开之后,每人相聚三十米左右一起向对岸趟去。当其中两人涉水到江中央的时候,江水只淹到了大腿位置,这让湛江来悬着的心放下一半,而黑漆漆的对岸没有任何反应,石法义疑道:“该不是等我们大部队渡江的时候插一刀吧?”

湛江来没吱声,静待五名战士涉水横渡江面的结果,这五名战士在江水中冻得瑟瑟发抖,有几次都栽进江里又挣扎着爬起,他们的上衣在寒风中散发着热气,等到五个人踏上对岸的时候,全身已挂上了冰碴。

这时对岸依旧没有反应,黑暗与寂静像一张巨大的嘴巴等待着吞噬他们。湛江来看了看表,他们渡江的时间用尽了二十分钟,虽然这个时间隐隐透着一种不祥,但是湛江来没有选择的余地,就在他准备命令部队抢渡的时候,只听对岸响起连串的爆炸声,火光冲天下人人都被这夸张的爆炸震在当场。

“妈的!是雷场!”

湛江来见对岸的夜空中依旧在燃烧的火球,愕然道:“老油醋,那是什么雷?”

老油醋愕然道:“跳雷,触发机关后雷体弹出地面在半空爆炸,在地雷中杀伤性最大。”

湛江来叹了口气,这五个兵算是交代了,他转过身叫二排警戒,然后招来田大炮,问:“对岸有雷场,能不能给我炸开十米宽的口子?”

田大炮皱着眉,道:“纵深不好掌握,覆盖起来也挺废弹药的……”

湛江来板着脸,说:“炮弹是你儿子呀!你他妈的给我找个不废弹药又能豁开口子的办法!”

“是!”田大炮知道湛大头是激眼了,刚转身就见杨源立上来道:“连长,我的兄弟在对岸也许没炸死,你让我带人上去看看,就算都交代了,我也可以在江中投掷手榴弹炸开一小截雷场,到时再打炮也不迟。”

湛江来望着湍急的大同江,说:“你们排都去,如果救下活口就在江中先投手榴弹,你把二排的掷弹筒也带上,你们炸完就等炮弹,之后给我抢下滩头!”

杨源立应了一声就去了,湛江来对田大炮说:“你把眼睛放亮了,看好手榴弹落弹的爆炸点,别把你‘儿子’都浪费了。”

田大炮刚去,老油醋说:“连长,我也跟三排去,毕竟我能看出个寅虎卯兔。”

湛江来深深望了他一眼,说:“我们从游击队熬过来的,你别把命交代在这里。”

老油醋咯咯笑着,说:“放心,我命大的很。”

湛江来望着老油醋背影远去,想起当年在东北抗日的时候,除了他就剩三个了,现在磨盘跟张魁印不知道打到了哪里,佛爷顶在后面,老油醋又要去对岸,这一刻使得他心里感到一阵茫然若失。

当他端起望远镜的时候,三排已经轻装下水,三十多人每人相距不到五米,足能看出杨源立平时训练的细致与严谨。他们在冰寒的江水中倾尽体能向对岸快速趟去,激荡的水花在青朗的月色下四溅开来,在快要趟到对岸时,左翼突然响起一阵枪声!流弹极速迸射后的轨迹让湛江来暗叫不好。

为了掩护江中的三排,二排向枪点抢去,三个班的轻机枪展开火力还击,哄子蛋带着机枪班抢到江边,在岸边紧张地望着敌兵涌来的方向,他粗略看了看,在北岸左翼林中涌出的敌兵足有两个连的兵力!

湛江来命令田大炮叫两组无坐力炮进行打击,自己端枪奔向二排,铜炉的二排压制的十分凶猛,只碍于滩地平直,根本没有可以依靠掩护的地方,不片刻便出现了伤亡。正要短兵相接的时候,三排在冰寒的江水中开始向对岸投掷手榴弹了。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