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神鹰天降 第二卷 翱翔蓝天 第百七十六章 淮南攻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55.html


九龙岗煤矿丢失以后,29旅团34联队联队长井出节大佐急得汗流满面,因为兵力悬殊,他不得不放弃大多数外围阵地,只留下一个步兵中队和一个炮兵中队皇军和一个团(1000人)的绥靖军驻守西门外谢家集和八公山制高点,然后集重兵在大通矿至田家庵之间构筑防线层层抵抗。

兵力部署为,大通矿区一个步兵大队和矿区自卫队共计2000余人,淮南车站两个中队和绥靖军1000人,指挥所设在田家庵,正面配置两个中队,后面配置一个中队防止对手抄后路,联队直属部队作为预备队留在田家庵。剩余的1000绥靖军,井出节大佐将他们全部放在谢家集和淮南市区之间的望峰岗和小东岗一带,防止对手从这里穿插。

井出节还没有狂妄到想靠这点兵力就抵挡住他的对手的一步,他布置完兵力后,就开始没完没了地向旅团部呼叫,请求支援,就连寿县的工藤大队也开始全军出动,向谢家集增援而去。

井出节大佐并不知道,他的对手是“神鹰”独立师赫赫有名的罗玉刚旅长,人称“罗汉”,在罗旅长还是“神鹰”一个营长的时候,他的二营就以凶悍的攻击力而著称。二营升为团、再到旅,部队的训练大纲上对近战格斗和拼刺的要求更高,又加强了突击、冲锋等科目的训练。

罗玉刚知道部队迟早要拿下淮南,所以在这一个多月里,特地加强了攻坚的训练,部队的攻城物资准备的也很充分,再加上有出身矿工的士兵提供情报,二旅对此次在作战是志在必得。

陈际帆要求独立二旅排除一切干扰,制定最周密的进攻方案,务必在10月27拂晓前拿下淮南,然后主力挥师东进,直取蚌埠。

二团作为独立二旅当仁不让的主力,和师直属炮团的榴弹炮营、一个野炮营一起部署在田家庵东面郑郢村一线;装备了MP-38冲锋枪的突击营头戴钢盔,身披伪装提前进入了预设阵地,后面紧跟着两个装备了捷克式和通用机枪的步兵营,再往后是迫击炮营和九二式步兵炮,最后时榴弹炮营和野炮营。

四团担任穿插,目标是淮南城和谢家集之间的望峰岗,这里驻守的全是伪军,战斗力较差,罗玉刚把能打硬仗的四团放在敌人最软的地方,从这里插进去后,全团立刻向淮南市中心突击,将鬼子的防线捣烂。而鬼子重兵布防的大通区,罗玉刚却只放了第八团在正面吸引鬼子火力,然后由二旅特种大队和特务营从望峰岗秘密通过夺取八公山制高点。

下午五点,总攻正式开始。

“神鹰”独立师12门105mm榴弹炮,24门野炮,5门步兵炮在田家庵正面远近不同的距离上同时发出怒吼。炮弹带着呼啸飞速划过蓝天,重重地砸在田家庵日军阵地上。

鬼子严密布防的碉堡群、掩体等在大炮的轰炸下接二连三地化作齑粉,鬼子们被炸成残肢断臂。这是“神鹰”独立师首次在火力优势下的掩护作战,也是双方一次堂堂正正的对决。“神鹰”怒吼的炮火仿佛在向这些作恶多端的侵略者发出正义的惩戒。

大地在炮声中颤抖,烈火在硝烟中忽隐忽现。“神鹰”在向鬼子尽情地倾泻着钢铁。

对面日军第3师团是日军最精锐的师团之一,在中国土地上参加过多次战役,无论是士兵还是军官都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但这一次,他们还是在内心感到了一丝恐惧,支那人的报复原来也是这么快,这么猛,这么狠。

由于炮弹不足,12门榴弹炮只打了十几分钟,延伸了三百多米,野炮打了二十分钟,延伸至日军的全部防线。

当九二式步兵炮把正面一线阵地上最后一个日军的掩体摧毁的时候,早就按耐不住的突击营一跃而起,疯了似地像潮水一般朝着日军防线汹涌而去,紧跟着突击营的两个步兵营分别运动到突击营两翼进行保护。

突击营的后方约四五百米的高地上,上百挺MG34通用机枪开始为突击营提供密集的火力掩护,第3师团34联队的这些鬼子也算见过世面,但是从没有好好尝尝“神鹰”独立师多层次、高密度的火力打击,一线阵地上几百名鬼子不是被炸飞就是被机枪压得抬不起头来。

鬼子不是纸糊的,虽然阵地上无法还击,但后面的掷弹筒还是能够精确地将榴弹扔在突击营进攻的路线上。不过这种景象没有持续多久,因为接下来二团的迫击炮很轻易地将藏在后面的掷弹筒摧毁。

突击队很快就突破鬼子第一道防线,冲到了日军面前,这么近的距离,战斗变成了一场一边倒的屠杀,无论是火力还是近距格斗,鬼子丝毫不占上风,战斗进行至半小时,鬼子田家庵防线宣告突破。

两个步兵营像潮水般马上从缺口涌入,向着纵深继续攻击。由于独立二旅炮弹有限,炮火准备时间并不充分,所以在里层鬼子的防线并未被完全摧毁。突击营和二团两个步兵营的攻击受阻。

相比起精锐的二团来,四团的进攻要顺利得多,伪军们人数虽多,无奈已经看出淮南大势已去,几乎没有人愿意绑在鬼子的战车上被碾碎,所以当凶如饿狼办的四团战士端起枪冲到跟前时,伪军要么随便抵抗一下撒腿就跑,有跑得慢的干脆举手投降。

四团很快就按计划攻占了连接淮南城与谢家集之间的重要战略据点望峰岗,彻底切断了两地日军之间的联系,也断绝了田家庵鬼子的后撤之路。

四团团长高绿林能够身兼副师长,打仗也不是泛泛之辈,这个从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中活下来的团长和他的部属们不仅对鬼子怀有刻骨铭心的仇恨,也积累了丰富的战斗经验。

高绿林一开始是命令就地抢修工事准备阻击两面阻击的敌人,但听到东面田家庵方向的枪声稀疏起来,他判断肯定是二团攻击受阻,高绿林马上命令一个营向东对淮南车站攻击前进以吸引鬼子火力。

这一招果然奏效,田家庵、大通和火车站的日军听见自己的背后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不时还有迫击炮轰击的沉闷响声,知道大事不妙,尤其是井出大佐更是如坐针毡。

“八嘎!支那人什么时候也有榴弹炮了?”井出大佐放下望远镜自己骂了句。但马上他就反应过来,派遣军司令部曾经发过一份战报,说支那人从15师团大竹支队那里缴获了大量火炮,这其中也包括12门105榴弹炮。

“大竹这个蠢猪,15师团该剖腹!”34联队的井出节大佐愤愤地骂道。

骂归骂,他还是为他轻率的兵力部署后悔不已,守卫望峰岗的那个团长平日里对皇军忠心耿耿,而且井出节还亲自在战前检阅了这个团,可是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像兔子一样跑得无影无踪,让“神鹰”轻易地抄了他的后路。

井出大佐无奈只得从大通煤矿抽调出一个中队,命令这个中队不惜代价要打通望峰岗。然后要通谢家集守军电话,要求他们派出部队沿铁路向东夹击望峰岗。

不过,在巨大的实力差距面前,井出大佐的一切措施都是徒劳的,望峰岗的部队像钉子一样牢牢地钉在原地,日军付出巨大代价后仍然未能前进一步。

29旅团大木户三治少将在蚌埠也是心急如焚,支那人一下子发起的强大攻势打了他措手不及。按计划,他的旅团尚在休整之中,由于南面过来的补给线被切断,大量囤积在上海和南京的作战物资被晾在仓库,派遣军司令部没办法,只得和海军协调,把这些物资重新运到上海吴淞港装船运往青岛,再从青岛用火车送到徐州转运到蚌埠淮南。这一来一去不但耽误了时间,也造成了物资的损耗,还被徐州的21师团截留了部分物资。一句话,29旅团现在正是最虚弱的时候。

自知敌不过“神鹰”独立师的大木户三治少将在第一时间把敌情通报发往各个地方求援。远在南京的中国派遣军司令部似乎并不感到惊奇,这几年来,他们好像习惯了江对岸“神鹰”的动作。西尾寿造大将再也忍耐不住心头的愤怒,他拿起电话要通了南京、芜湖、杭州、武汉等地的机场。

和“神鹰”打了那么多年交道,中国派遣军终于出动了自武汉会战以来最大规模的航空兵部队。这些飞机中有轰炸机、有对地攻击机,有歼击机。西尾对航空兵的使用,不再是头痛医头,而是对“神鹰”实施全方位的立体攻击。

首先遭到轰炸的是巢县、定远等地,然后四十多架战斗机从不同方向陆续赶到淮南、蚌埠等地上空,对正在参与攻击的“神鹰”独立师主力疯狂射击、投弹。

陈际帆在指挥所里看着黑压压的鬼子飞机,恨得牙根痒痒,这次他仅有的8挺高射机枪被留在巢县防空,高射机枪的弹药库存已经不能胜任大规模野战的需要。所以陈际帆和胡云峰只能眼睁睁看着飞机飞向部队。

鬼子的空中优势其实厉害的不是它的杀伤力,而是他对士气的影响,不过这也只能对新兵有用,像独立二旅这种百战精锐,绝对不会因为几十架飞机在头顶上就放弃攻击。

“让部队迅速冲进去,争取和鬼子搅在一起,哪怕冲到矿区车站都行,我就不信鬼子连他们的命根子都敢炸!”罗玉刚果断命令。

鬼子飞机当然不会为了攻击几百中国步兵,而将炸弹投在煤矿上,鬼子之所以做这样那样的努力,最终目的就是为了守住淮南,淮南毁了,鬼子还打个什么劲?

空中优势并没有能阻挡住独立二旅各部队进攻的步伐。两个小时后,独立二旅特种大队和特务营偷袭八公山高地成功,以微弱的伤亡消灭了上面的一个步兵中队和一个炮兵中队,俘虏大量的伪军。

八公山制高点的丢失,使整个淮南战场尽收眼底。特种部队当即调集上面的九二式步兵炮对准山下谢家集开炮。谢家集守军已经顾不上增援中间的望峰岗,匆忙调集部队向八公山进攻。

晚上九点,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日军飞机早就不见了踪影,战斗整整进行了四个小时,兵力、火力悬殊的34联队无法招架,火车站、大通矿区外围和淮南市区一部已经控制在独立二旅手中。

井出节大佐带着残存的近一个大队还在田家庵顽抗。不过,此时的“神鹰”已经鸟枪换炮,见鬼子防守集中,罗玉刚命令把所有野炮调上来。

晚上十一点,淮南城全部光复,34联队主力全军覆没,联队长井出节大作被击毙。全旅主力没有耽搁,向谢家集、八公山和寿县继续攻击。

与此同时,陈际帆亲自指挥的“神鹰”独立师三个直属团已经在凤阳、淮南和蚌埠间的西泉与来援的鬼子已经激战了两个多小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