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造敌人 正文 8 接战

gexianwei 收藏 0 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3.html[/size][/URL] 陆仁佳是个土匪,用关外话来说就是胡子,而且还是一个马匪,这几年在包头绥远一带确实做了不少大案子,手里的血案也不止一件两件,在那儿惹的是天怒人怨,包庇他的当地督军也承受不住来自各个阶层的压力终于决定拿他开刀,对于督军的翻脸不认人陆仁佳早有准备,安排的探子在风声传出来之时就把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783.html


陆仁佳是个土匪,用关外话来说就是胡子,而且还是一个马匪,这几年在包头绥远一带确实做了不少大案子,手里的血案也不止一件两件,在那儿惹的是天怒人怨,包庇他的当地督军也承受不住来自各个阶层的压力终于决定拿他开刀,对于督军的翻脸不认人陆仁佳早有准备,安排的探子在风声传出来之时就把准确的消息送了出来,让他得以把抢劫来的物资转移,然后更是跨上了马背,逃之夭夭。近一年来通过变卖所抢物资更是购买了一些军火,虽然价钱不是那么公道,现在已流窜到陕甘一带,当然在流窜的过程当中也不忘做上几票,为了增强实力这不又招了几个俄国毛子入伙吗?说起这几个毛子连陆仁佳都感到恶心,这些个毛子做事的时候磨磨唧唧抢东西的时候倒是不落人后,杀起人来更是眼都不眨一下,上次更是强奸了好几个孕妇,这还不算,他们仅仅为了打赌里边的孩子是男是女竟然把孕妇的肚子给剖了,待看见那一团血肉模糊的肉团子上长了一个“肉芽”之后,更是大呼小叫的把那个孩子吵了吃了,说是不仅这团肉嫩还能壮阳,让陆仁佳直犯恶心,要不是还要拿他们扯大旗,早他妈的把他们千刀万剐了,看着这些毛子作恶的手段,让陆仁佳觉得自己是不是仁慈了。

这是那群毛子又在肆无忌惮的用他们那半生不熟的汉语开始嚷嚷:“这次我们到的地方听说很是富裕,那儿的姑娘也非常的水灵,这几个月来老是骑在马上,这个‘鸟’好几个月都没开荤了,趁这个机会老子要多上几个姑娘,不然也太对不起下边的‘兄弟’了!哈哈?”

“老子要上他个十个八个的,换他个百八十个姿势,好好地过一把瘾!”这些个白毛子越说越难听,越说越洋洋自得,丝毫不顾及土匪们喷火的眼神,甚至是越是看到他们喷火的样子越是兴奋,那意思好像在说我就是搞你们的女人了你能把我怎么地,我他妈的哪怕是一条狗,你还不得当大爷一样的供着我。

看他们那嚣张的样子,陆仁佳决定了,这次一定要让这些毛子去死,要不然会有兄弟私下动手,甚至是要打他陆仁佳的黑枪,想到这他也顾不得什么大旗了:“二狗子,召集人手咱们商量点事。”

二狗子可是个激灵人,见大当家的眼睛骨碌碌的转个不停而且看向毛子的眼神不善,便知道大当家的要向这些毛子下手了,于是便叫了大家,特意漏了毛子的人。

不一会儿人都到齐,陆仁佳向二狗子投了一个赞许的眼神,也没有过多的废话:“干完这一票之后,咱们还是把这几个毛子给做了,省得在这儿恶心人,也省的兄弟们一天到晚的上火,大家有啥说的没有?”

“早该做了,这帮洋人我看着就恶心,大哥可不能让他们死痛快了!”小六子,也就是二当家人心直口快没等大当家的说完便抢先开口。

“就是就是,不能让他们死痛快了!”大家纷纷附和。

见大家一个个的都恨不得活刮了这几个毛子,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自己压根就不应该让这伙毛子入伙,当初就应该直接杀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既然大家都是这个意思,这事就不说了!听说这个宝鸡县先咱搞了一个什么民团专门对付土匪什么的,不知道大家觉得这个所谓的民团能给咱们造成什么麻烦吗?”

二狗子减小六子刚要答话便抢先道:“刚组建的民团,才几天,听说连枪都没摸过,到能搞到几杆破枪,到时侯兄弟们枪一响他们不尿裤子的就是好样的了,倒是本地的几伙土匪 可能会给咱们造成一些麻烦,毕竟咱们捞过界了,他们会不会打咱们的注意?”说到这儿二狗子恨不得大当家的狠狠地夸赞自己一番。

被抢了话头的小六子非常的不高兴,阴阳怪气得道:“担心个屁呀!咱们这一年多来那次不是捞过界呀!要我说咱们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几股土匪给吞了,以后咱们就在这儿混了,有地盘总比到处流浪的好。”

这句话非常有市场,大家纷纷附和。

“看起来大家都不想到处乱跑,不过留在一个地方很容易被官府注意,这事,到时候再说吧!现在咱们先抢东西再绑人,然后杀人。”

“好,咱先抢东西再杀绑人,再吞胡子,就先在这儿待一段时间吧!”



“查清楚了没有?这些个土匪的情况怎么样?”谢飞洪问身边的情报联络员。

“都查清楚了,这活土匪有二百四十多人,大约一百来条枪,有十七个毛子,其余的都是大刀长矛之类的武器。情报上还说这伙土匪极度凶残,在流窜的一年当中作案二十余起,平均每月作案两起,杀人超过四百,平均人手两命,而且轮奸妇女数百人,致死五十余人,而且那些俄国白毛子还剖过孕妇,吃过小孩的肉。”说着说着,这个联络员的手编纂的发白,满屋子的人没有一个说话的,带看完情报部门的资料以后,一屋子的人无不面色铁青,气喘吁吁。

“他们到这儿还有多远?”谢飞洪咬着牙问道。

“大概八十余里地,今天天黑之前能到达。”联络员回到。

“好,你把这些资料拿给所有的参战人员看,务必保证没有遗漏!”谢飞洪吩咐道,联络员答应了一声出去了。

“老谢咱们不能让这群土匪死痛快了!”见临时指挥部内的气氛压抑,潘浩长着干裂的嘴唇首先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那是自然,咱们不比客气,有啥武器使啥武器,哼,都吩咐下去,去制作‘达姆弹’。到时候只准打胳膊和腿,谁要是打错了地方去面壁,不想面壁的打坏一个枪管。”

打坏一个枪管,新材料做的训练用机枪枪管二十万发子弹都打不坏,这几十万发子弹打下来人还不给折磨死,看样子这次谢飞洪真的生气了。


一直到下午三点,战士们经过最初的激动过后,再也没有怎么说话,只是一个个的默不作声的用锉锉子弹,直到把每个子弹的弹头部分都刻了个“十”字,然后再给每支步枪装上瞄准镜。


“来了,来了!”战士们一阵骚动,随即又安静了下来,整个埋伏的山上笼罩着一种紧张而又压抑的气氛,安静之极,说不出的诡异。

陆仁佳看着前面的小山谷,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个小山谷非常的适合埋伏,经年的打劫使他变得小心谨慎:“你”他用手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小喽喽,“上去看看!”

小喽喽恨死大当家的了,大当家的发令又不敢不从,只得硬着头皮,战战兢兢地在前探路,海派真的有什么的小喽喽匆匆忙忙的“走了一趟”便回来复命:“大当家的,我仔细看了一下,里面什么都没有,大当家的怕是白担心了!”

大家明显的松了一口气,陆仁佳还有些不放心,刚要再派人前去查看,二当家的小六子便嚷道:“大哥,我看你是不是担心的有点过分了,这儿有谁能埋伏咱,又有谁敢埋伏咱,兄弟们还得赶紧过去找地儿过夜呢?”

明显松了一口气的大家也不是十分怀疑,大家纷纷附和,那几个白毛子更是大声的不得了,陆仁佳也觉得自己过于多疑了,便开口道:“好吧!走!”

“先打小喽喽,把大雨留在最后,大家分配目标”谢飞洪临战不忘吩咐,“听我枪声为号,大家自由射击!”说完便抄起身边的十二点七的大狙,瞄准了一个毛子。

陆仁佳越往里走越觉得不对劲,这山上的林子里经连个鸟叫都没有?他打了个寒颤,大家也觉出不对劲来了,陆仁佳刚要张嘴说什么只听“砰”的一声响,陆仁佳身边领头的毛子的脑袋瓜子不见了,而陆仁佳的身上则溅的到处都是血和白色的“豆腐脑”,所有人都只顾得恶心和恐惧了,一个个的都傻了,这什么枪这么厉害,帽子的心里可是清楚得很,这是大口径枪干的,而且用的可能还是达姆弹。

“有埋伏!”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陆仁佳几个土匪头子,白俄兵和那些积年惯匪,伴随着这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而来的是密集的枪声:“砰、砰、砰…”马匪们骑得马匹的前腿爆出了一片片的血雾,马腿被齐根打断,马屁齐刷刷的倒下了一大片,猝不及防的骑士们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人喊马嘶乱成一片。

“不好意思,我是你们的头,我有特权!不过也没下次!”谢飞洪大嘴一咧,一边恬不知耻而且毫无诚意的向士兵们道歉,一边拉动枪栓,退出黄澄澄的冒着白烟的子弹,大家没人理他,只是一个劲的放枪,讨了个没趣谢飞洪又开始寻找目标。

“冲过去!”陆仁佳扯着破罗嗓子吼道,刚要扬鞭,只听自己的马一声嘶叫随后自己就摔了下来,自己的马被打中了,这是陆仁佳心中的第一个想法,是的,他的马被打中了,前腿齐根被打断了,是十二点七大狙的杰作。

“靠,是谁抢了我的生意!”谢飞洪有些不满,但也只得努力的瞄准陆仁佳的腿或者是胳膊。

这些土匪知道陆仁佳倒地才反应过来,他们也顾不得什么了,这一愣神的功夫,就倒下了几十匹马,每一匹马的前腿都是被齐根打断,这是什么人?什么枪法呀!什么枪这么厉害呀!还没等他们转向,后边又砰砰地响起了枪声,又倒下了几十匹马,这下连后退都不能了,再也跑不掉了,这是所有人的想法,生存的本能让他们往地上栽去。

“哼,杀别人的时候不是很兴奋吗?糟蹋良家妇女的时候不是很兴奋吗?现在轮到你们自己了怎么一个个的没人样了,就是一群欺软怕硬的家伙!”潘浩不屑的撇嘴,也拿枪打断了一只马腿。

“砰砰砰…”枪声继续响着,一匹匹的马不停地栽倒,只用了不到四十秒这些马匹就倒下了一半,应该说是谢飞洪他们手下留情的结果,这些马留着该多好啊!

“完了!”看着到处乱窜的兄弟,到处找岩石和马匹作掩护的匪众,陆仁佳心如死灰,对方是一个人也不打算放过呀!不过他还是有点不死心:“兄弟们,快、快,快还击!”

“砰!”一个弟兄的腿被打断,鲜血洒了一地,小腿断的一截飞出老远,那个兄弟摔在地上到处打滚,不停地哀嚎:“我的腿啊!….”

“砰!”又是一的弟兄的胳膊被打飞,陆仁佳绝望了,对方这是要虐杀他们呀!有些土匪跪在地上投降,对方丝毫不理,直接一枪把腿打断,不到一分钟绝大部分土匪被放到。只余几个吓破了胆在胡乱开枪,突然陆仁佳被强大的冲击力冲倒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刚想起来却发现无论如何也使不上劲,这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胳膊没了,这下陆仁佳彻底的死心了,自己的土匪生涯到此结束,小命也会没的,只希望他们给自己个痛快。

“每个人补一枪确保没有反抗能力!”谢飞洪与潘浩不约而同的吩咐手下。

大局已定,所有人揭开伪装,端着步枪向下面走去,看着满地的断臂残肢,肉末和血水,所有人忍着呕意,踢开土匪身边的步枪、大刀、长矛等杀伤性武器,每个人都被自己制造的血腥场景震撼了,即使是谢飞洪也被震住了,毕竟这是真实的场景不是虚拟模拟的,至于虐杀的话也没说出来,半天才和潘浩下令:“挑断他们的颈动脉!”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