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什么时候让人不再恶心?

青春拿来 收藏 0 209
导读:为了排除一个人坐火车的寂寞,上车前买了一份国内的大报《扬子晚报》。在浏览完了所有的新闻和评论后,躺在卧铺上,很无聊地翻看起广告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这份号称内地的大报上,竟有一半以上的广告,让我感到异常恶心!现摘几篇:   1、 A19版上近半幅某药物的广告:特大号的字写着“中风、偏瘫天价药,值不值?”广告抬头“398元一盒,50元一丸,回天再造丸的天价引发强烈争议!”广告中有这么一段:“国药精品回天再造丸,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每一丸中都含近60种名贵药材,特别是含虎骨、麝香,因而被国际

为了排除一个人坐火车的寂寞,上车前买了一份国内的大报《扬子晚报》。在浏览完了所有的新闻和评论后,躺在卧铺上,很无聊地翻看起广告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在这份号称内地的大报上,竟有一半以上的广告,让我感到异常恶心!现摘几篇:


1、 A19版上近半幅某药物的广告:特大号的字写着“中风、偏瘫天价药,值不值?”广告抬头“398元一盒,50元一丸,回天再造丸的天价引发强烈争议!”广告中有这么一段:“国药精品回天再造丸,已有1200多年的历史,每一丸中都含近60种名贵药材,特别是含虎骨、麝香,因而被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干涉停产!为了让这样一幅具有神奇功效的国药早日造福患者,2005年国家特批部分虎骨、麝香配额给老牌制药天光药业,回天再造丸才能以批量生产,但价格却涨到了十年前的50倍。”所以在其下面又打着大号的结论性文字“中风、偏瘫患者有望站起来,天价药,值!”


我不知道我们的大报编辑们对这个广告的真实性有没有审查过,对这段文字有没有认真推敲过。但我看到后却颇有疑惑:那药因含虎骨、麝香,而被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干涉停产!2005年却是国家特批部分虎骨、麝香配额予以批量生产。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干涉,就能使那个药厂停产?有了国家的配额,国际动物保护组织就不干涉了?还有,据说现在国内老虎的存量已是屈指可数了,谁能拿出所谓的配额?真的有什么部门拿出了这个所谓的配额,那么是谁赋予他们这个权力?还有国家是什么?国家能特批什么配额吗?


这样一个文字漏洞百出,只知自吹自擂的广告,怎不认人恶心?!


2、 A10版上一个:“使用了赛丽浓,像年轻了十几岁,阿姨变成了大姐姐”,广告上还配了使用前“阿姨”和使用后变成“姐姐”的两张对比照片。广告采用第三人称表述以前如何如何,“后来听说采用法国干细胞最新手技术的产品赛丽浓平皱消脂素,……”而后是用了一瓶后怎样,用了两瓶后就像年轻了十几岁。后来她老公也偷偷用上了。广告中还煞有介事地说“因为赛丽浓是纯植物提取液,没有任何副作用。”


又是玄乎的新名词“干细胞”!又是外国的“最新技术”!又是“没有任何副作用”!这让我又想起了奥美定,也一样宣称是外国的“最新技术”,一样是宣称“无副作用”,结果却是让很多的使用者不得不忍受割乳之痛!


好象前段时间已有媒体揭露一种所谓的什么“细胞”,不过是忽悠人的“伪科学”名词!而这个广告居然仍在用着这种拙劣的伎俩!


3、 A13版上有一串声讯广告:什么“情缘聊天室。香香-风情万种,雨琴-清纯多情,晓曼-温柔体贴……”;什么“青春私语”;什么“手机小电影。韩国辣妹摇臀舞、美女视频热舞、日本当红女星写真……”;什么“美女在线”,伴随这些广告,是一些搔首弄姿的媚女图片,活脱脱地是要勾引读者!我向问问报社的同志,你愿意把这广告推荐给你的家人,让他们去拨打上面的号码吗?


其他还有诸多的广告,就不一一例举了,但我约略地统计了下,就这一份32版的报纸,关于保健、药品、医疗方面的广告就达25个之多:治疗什么帕金森症、耳鸣、耳聋、男性生殖、腋臭、静脉曲张、神经痛、脑萎缩、精神分裂症、股骨头坏死、青春痘、疝气、鱼鳞病等等一应俱全,无所不包。


很有意思的是,就在这份报纸上还报道了一个药骗子骗人钱财的新闻,大意是:家住镇江的王老先生及其老伴近日与小区里的数十名老年居民一起参加了一个被称为“粗粮干预计划”的“健康体检”。但到了第3天的早上,所有老人突然被通知参加专家讲座。4位身着白大褂,自称是著名的医学教授的“专家”侃侃而谈。很快,活动的组织者就开始推销一种具有填精益肾、养心安神疗效的“神药”。结果王老先生的老伴花了近六千元卖了36盒,王老汉吃了以后头昏脑涨,于是拔打“专家”留下的电话,结果全是空号!


我很想问问报纸的编辑们,你们凭着社会的良心,给大家报道了这样一个假药骗子骗人的新闻,提醒大家。但你们却容许那些不能断定是否属实的医药广告在你们的报纸上大行其道,忽悠善良的读者,如果这其中有那么一两个不实或夸大其词的广告,请问你们与那些穿白大褂的“专家”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诸如《扬子晚报》上这些让人恶心的广告,不只《扬子晚报》一家所独有,国内很多的媒体杂志上都登载着、播报着类似的广告,有些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在我刚刚写这文字的时候,房间的电视机上跳出了一个什么健康节目,一个所谓的著名相声演员侯某在主持,两边是两个穿白大褂的所谓“专家”在大吹特吹什么“G蛋白”,那个侯某也是两片嘴唇上下翻飞,与那两专家一唱一和。吹嘘着“G蛋白”如何改善性功能。看到这,我忍不住骂了一句:“垃圾”!心理真有一种想吐那三个家伙一口唾沫的想法。


我一看播这节目的电视台--甘肃省电视台!


看到这,我忍不住又想起了某著名的小品演员赵某,好象是去年底,看到他在电视上丑态百出的替某壮阳药“蚁力神”吆喝。当时看到那广告,我也有一种要吐那厮一身口水的冲动!而播那广告的好象是贵州省电视台。


对于虚假广告、不良广告,我们都深恶痛绝虚假,广电总局也曾专门下文对广告进行治理,但缘何这些广告至今仍无处不在?到底是谁在为虎作伥?


看着这些泛滥的虚假广告、不良广告,我只想质问我们的广告人、媒体人:你们什么时候才不让我们恶心?!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