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千男儿 抗敌四万 十不存一 血洒常德

当年吴起 收藏 44 1669
导读:日军攻城动用兵力3万多人,大小炮300余门;而中国守军守城官兵仅8000人左右,孤军坚守16昼夜,打死日军1274人,打伤日军2977人。战役结束后,据国民党清扫常德战场的部队报告,掩埋第五十七师官兵尸体共5703具,收留负伤者2000余人,其中中毒者达千人。

常德会战 一寸山河一寸血




1943年11月,日军为了挽回其在太平洋战场和中国战场连连失利、屡屡受挫的颓势,贯通中国至越南的大陆交通线,弥补因制空、制海权的丧失而带来的空运、水运之不足,打击中国主力部队,决定发动常德会战。会战历时近2个月,日军调动5个师团、1个独立旅团、26个联队、5个独立大队近10万之众投入会战,这还不包括助攻的4个伪军师和日陆航部队第3飞行师团,配备了130余架各式军机及汽艇、六五口径的山炮等。

中国军队以二十九集团军布防于滨湖区,与第十集团军构成第一线兵团;以江防军镇守长江正面,第二十六集团军位于其后,相机出击;以第三十三集团军为第二线兵团主力。谱写了一篇篇中国军队痛击日寇的壮烈篇章。

常德会战是抗战时期继上海、南京、台儿庄之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会战,也是抗战以来最有意义的胜利之一。


外围阻截


11月1日,日军5个师团兵分三路,全线出击。以第三十九师团、第十三师团为左翼,直取中国军队第十集团军主力阵地,第六十八师团居中,直攻慈利;第三师团与中国军队二十九集团军主力交锋;一一六师团渡过洞庭湖,在澧县一带登陆,主攻常德。日军向中国守军发起猛攻,第十集团军第七十九军和第二十九集团军第四十四军防线首先受到攻击,中国守军在180公里防线上全线反击。同时,第十集团军第六十六军第一九四师迎战向暖水街急进的敌第十三师团。

3日,敌第一一六师团主力向中国守军四十四军南县阵地发起攻击。第四十四军据河堤抵抗,日军则组成强大火力网掩护渡河;敌第四十师团(一部协攻)为第六十八师团开道,经南县向三仙口阵地进攻;敌第六十八师团则迂回进攻第四十四军安乡阵地……众寡悬殊,第四十四军节节后撤。同日,沿江全钱转入激战,自右而左,第七十三军于澧县,第四十四军于东港,第七十九军于街河市发现日军主力部队。4日中午,公安陷于敌手。

日军渡江集结完毕后,以第三、十三、三十九、六十八师团主力及协攻之第四十、五十八师团部分部队(联队级支队)向中国守军展开全线进攻。第十集团军虽然居于绝对劣势,只有不足5个师可与日军近3个师团对打,但这5个师均为精锐部队,斗志高昂。警卫军出身的猛将王敬久总司令大胆采用攻势防御战术,将日军诱集于以暖水街、王家畈阵地为核心的三角地带,或冲锋或合围,不拘形式,灵活作战。日军无论进退,无不遭受狙击。僵持一周,伤亡3000余人的日军不敢长久僵持,将主力调往新安、石门一线。

新安、石门方面守军为第二十九集团军的第七十三军的第七十七师、第十五师及暂五师。14日,日军对石门发动总攻,第七十三军损失惨重,被迫突围。但部队正与日军激战中,转移不易。暂五师师长彭士量少将挺身而出,自告奋勇接下掩护全军撤退的任务。从14日夜晚到15日拂晓,暂五师官兵激战通宵,数次与冲上来的日军白刃肉搏,彭士量师长不幸中弹,倒在血泊之中。弥留之际,他慨然叹道:“大丈夫能为国尽忠,为民族尽孝,死又何恨!”暂五师伤亡殆尽。

18日,日军第十三师团绕过第四十四军径攻慈利,第七十三军力量薄弱,无能为力,只有弃城而去。之后,敌第十三师团马不停蹄向南猛进,敌第六十八师团也在常德东南的汉寿登陆,敌第一一六师团由澧县渡过澧水。尽管将士们进行了顽强的抵抗,但中国军队还是没有能够抵挡住日军的攻势,慈利、桃源、南县、安乡、澧县、临澧、陬市等常德周围的重镇相继失守,战事直逼常德城郊。


城郊激战


11月18日,日军第六十八师团进攻涂家湖、牛鼻滩,驻守常德城郊的中国守军奋起还击。

11月20日拂晓,日军借飞机大炮掩护,再次向牛鼻滩猛攻,中国守军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第一六九团第九连战士浴血奋战,反复搏杀,激战至中午,伤亡过半,只得退守芷湾附近,与驻守芷湾的第七连并肩战斗。

21日拂晓,敌人向芷湾进犯,飞机凌空狂炸中国守军阵地,并派兵迂回夹攻,因敌众我寡,守军伤亡惨重,被迫转移。

日军占领牛鼻滩、芷湾等据点后,即以一部直扑德山街,另一部直袭德山老码头、孤峰岭。德山距常德东南约6公里,海拔600米,为沅水下游南岸唯一高山,其临江拔起之孤峰岭,是常德的军事屏障。驻守在此的第一百军第六十三师第一八八团力战不支,团长邓先锋命令放弃德山,向第一百军靠拢。守在德山街的部队,仅剩下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第一六九团第三营第八连。在敌人强大兵力和优势火力面前,守军虽勇亦难以支撑,经过一场激战,守军伤亡惨重。

在西郊,敌第三师团先头部队和一一六师团一部于21日上午9时,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合围河阵地。守卫在河 阵地的第五十七师第一七一团二营(袁志强营),以不及敌十分之一的兵力与之对决,该军抱定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他们誓言:“苟一息尚存,决不使敌占领河 ,即使战至一人一枪,亦不放弃寸土。”故敌骑重重包围,一再突进,守军仍岿然不动,沉着应战。战至下午4时,敌受重创退却。

22日,敌人增兵2000人,再次向中国守军发动拂晓攻势,中国守军与敌白刃相搏,反复拼杀10余次,终于打退敌人的进攻。但敌人不甘心失败,派飞机在中国守军阵地轮番低飞轰炸扫射,并调集大炮10余门向守军阵地狂轰,不少官兵连人带枪被埋入工事里。接着,敌又发起波浪式密集冲锋,面对来势汹汹的敌人,守军连、排长跃出战壕,率领士兵与敌肉搏。在罗家冲,凭肉搏就打退敌人8次冲锋,第六连连长刘贵荣身负重伤不退,排长唐安华右臂负伤,继续拼战。由于全体官兵顽强拼搏,致使敌人的气焰顿挫,阵地暂时稳定。下午4时,敌人为避免肉搏之苦,又使用大量飞机、大炮,对守军阵地实行灭绝人性的狂轰滥炸,所有工事尽毁,守军被迫转移到河山的核心工事。

25日拂晓,日军飞机、大炮对河山核心工事猛烈轰炸了2小时,河山街市一片废墟。轰炸过后,营长袁志强亲率剩余的几十名士兵冲出防御工事,向着日军作自杀性的反冲锋。一场肉搏,残酷万分,所有官兵壮烈牺牲。

在北面,黄土山的敌人在飞机的掩护下,向驻守在此的第一七零团第二营邓鸿钧营进犯,正面守军第五连凭借阵地工事,相继打退敌人6次冲锋,战斗异常惨烈,守军死伤过半。

在东郊,敌人在16架飞机的配合下,以波浪式密集队形向岩包进犯,遭到驻守在此的第一六九团第一营坚决抵抗,阵地失而复得,反复达5次。入夜,守军阵地皆成焦土。

25日深夜,日军调集山炮6门,配合轻重机枪,对大西门外洛路口一七零团守军工事疯狂轰炸扫射。守军只得放弃洛路口,退守不远处的渔父中学。天亮,日军派出20架飞机,配合山炮对渔父中学狂炸达20多次,并以密集队形对阵地发起若干次冲锋。守军在城垣炮兵团的协助下,利用断壁作掩体,英勇抗击。最后守军炮弹用尽,只得凭轻武器及白刃与敌搏斗。战场上炮火连天,弹如雨飞,许多战士都倒在血泊中。

从25日起,进攻北门外七里桥、鸡公坡一线的敌一三三联队,以优势火力发动10多次攻击,都未奏效。于是,敌人大量增兵,他们先用20多架飞机,对城外所有沟港、河汊、桥梁、堤坝、碉堡、战壕、掩体狂轰滥炸,然后组织步骑,潮水般地猛扑。守军第一六九团孟维冬营,凭借民房和暗堡打击敌人,拉锯拼杀往复达8次之多,战到最后,全营官兵大多阵亡。


铸血为城


常德是整个会战的关键。正在开罗的蒋介石同盟国保证说:“常德就是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为此,他电令第六战区:

限即到,恩施孙代长官,桃源王总司令缵绪,慈利王副总司令耀武,常德盘龙王军长泽浚,常德五十七师王师长,速转第一百军施军长中诚,密。(一)当面之敌补给困难日增;(二)我第十集团军正向敌之右侧背奋力压迫中;(三)我第七十四军,第四十四军,第一百军应尽全力在常德西北区与敌决战,保卫常德而与之共存亡,功过赏罚决不姑息。希饬所属奋勉为要。


驻守常德的是第七十四军第五十七师,他们是在战役开始后由城郊转防城区的,战斗打响前,师长余程万发布了《保卫常德文告》,宣称:为了国家,为了人民,为了我们自己,我们要与常德共存亡,我们要用我们的血肉换得整个国家的生机,我们要有最大牺牲的决心,和敌寇战至最后一个人,战到最后的一颗子弹。

于是,在北风凛冽的阵地上,回荡着官兵们“保卫常德”的誓言。

11月26日拂晓,敌军在21架飞机的配合下,对东南西北四门发起空前规模的猛攻。东门城外之敌企图一举攻下东门,将部队分成若干批轮番攻城,开展残酷的肉搏,双方伤亡严重。东门守军由于连日血战,人数锐减。许多从未上过火线的消防队、勤务兵也被调上城头,用梭镖、木棒协同守军作战。后来,战斗人员耗损到无法应付的地步,守军又设法扎了许多草人,戴上军帽穿着军服半掩半露地插在工事旁,来虚张声势。29日晨,当西围墙被敌突破,一股敌人突入海月庵时,东门城外之敌乘机发起猛攻,守军内外受击,顾此失彼,敌人迅速从东门突入。进攻北门之敌,先施浓密毒气,继而借猛烈炮火及烟幕掩护,向守军阵地步步逼近。守军全部阵亡,北门被攻破。


浴血街巷


11月29日,日军分别从西围墙、东门、北门突入城内后,即惨无人道地用飞机、大炮、毒气、燃烧弹、烟幕弹、掷弹筒、轻重机枪手榴弹,对街巷进行毁灭性攻击,他们烧一段、攻一段,步步进逼。守军则一面扑火,一面依据碉堡工事、房屋、墙壁拼命抵抗,一旦工事被毁,则冲出阵地用刺刀、石头、木棒、刀矛扑向敌人,与敌同归于尽。一时间,枪声、炮声、喊杀声响彻云天,火光、血光、刀光笼罩全城。

11月30日,日军把进攻的重点指向大西门和小西门,日军在机群狂炸之后,又以大量部队强攻。向小西门进攻的日军在巨型炮弹的配合下,以800名步、骑兵混合组成29个波浪式队形轮番冲击,坚守该门的第一七一团第一营第二连,在连长邓学志的率领下,以死抗击。

为了死守常德,余程万师长下达了“不许变更位置”的命令,要求守城部队,“有一墙守一墙,有一壕守一壕,有一坑守一坑”,“与阵地共存亡”。尚存的战斗部队,以及师直幕僚、政工人员、勤杂兵、留城的警察和一切能够拿起武器的百姓,纷纷投入巷战,书写了“一寸山河一寸血” 的悲壮场面。

12日1日拂晓,日军在20架飞机轮番轰作后,向大兴街核心阵地发起更大规模的猛攻。敌人一面用平射炮、山炮、野炮对准中央银行及周围碉堡和砖房建筑作毁灭性的轰击,一面又调集数以百计的迫击炮,向各街区狂轰,致使不少官兵连人带枪埋葬于砖瓦堆中。战至夜晚,守军人数已不满千人,阵地大大缩小,仅城内西南隅5大据点未被敌人突破。

12月2日天刚露白,敌人以绝对优势的兵力,强大的火力,在废墟上不断推进,遭到守军的顽强抗击。守卫在文昌庙至北门相接防地的第一六九团第一营,在敌人的夹击中,营长杨维钧率众主动冲出阵地,向敌反击,终因众寡悬殊,全部壮烈牺牲;窜向大西门之敌约300人,施展惯伎,照例炮击、火烧,轮番冲击。负责这一线指挥作战的第一七一团副团长卢孔文即率部持白刃向这股敌人反击,敌见势败退,但卢孔文副团长亦在激战中中弹牺牲;为剪除大西门之敌,炮兵团团长金定洲率第三营营长何曾佩和30余名士兵,分两路左右夹击敌人,挫败了敌人的攻势。然而,何曾佩营长以下30余名士兵相继殉国,金定洲团长亦挂彩。

到12月2日黄昏,中国守军七十五师防御阵地已被压缩到纵横仅400米的狭小范围内,守城部队只剩321人,步枪也不过40支,情势十分危急。3日凌晨2点,余程万率余部100余人渡沅江突围。身负重伤的一六九团团长柴意新主动要求留守城内,掩护部队突围,他率部扼守华昌玻璃厂这一最后据点,与敌混战通宵。当黎明到来时,柴率余部向敌人冲锋,在府坪街春申墓前中弹阵亡,余部继续拼杀,直到全部牺牲。

至此,一座繁华的历史文化古城便完全陷于日寇的铁蹄之下。

常德守城战从11月18日开始,到12月3日结束。日军攻城动用兵力3万多人,大小炮300余门;而中国守军守城官兵仅8000人左右,孤军坚守16昼夜,打死日军1274人,打伤日军2977人。战役结束后,据国民党清扫常德战场的部队报告,掩埋第五十七师官兵尸体共5703具,收留负伤者2000余人,其中中毒者达千人。


收复常德


在常德守城血战激烈展开的同时,外围驰援的中国军队也与日军发生了激战。

除了第七十四军、第一百军在常德西部地区,第十军在常德沅水南岸作战外,还有第七十九军大部在渔阳关、子良坪以西山地与敌周旋。为解常德之危,重庆方面命令以第十八军、第四十四军从西北向常德逐步靠拢,命令第九战区欧震兵团的第五十八军、第七十二军由南向常德逼近。12月4日,鲁道源率第五十八军、傅翼率第七十二军先后到达常德沅江南岸外围战场。第五十八军直攻二里岗和德山;第七十二军直取斗姆湖镇的裴家码头,压敌于沅水南岸。8日下午6时,第五十八军各部相继收复德山、孤峰岭和苏家渡,8时进抵南站。同日第七十二军亦占领了斗姆湖。从此,沅水南岸之敌败走。

12月8日,欧震兵团侦察到日军大部已提前离开常德,城内只有少数兵力,于是便迅即命令各部渡过沅江,兵分两路入城。9日凌晨,第五十八军从城东老码头,第七十二军从城西裴家码头在机枪、炮火掩护下,驾竹筏小船抢渡过江。击溃残留日军,分别占领德山街和河镇。9日下午2时,五十八军新十一师第三十二团首先由东门进入常德城区,通过与残敌两昼夜的激战,终于在11日午夜,完全收复常德。

当援军光复常德的同时,第五十七师师长余程万首先率部进入城区。

日军在澧水一线停留一星期后,18日开始继续撤退,第六战区的第十八军、第七十九军、第四十四军在中美空军的协助下,乘势追击,同时外围部队也投入反攻。21日,收复南县、安乡、津市、澧县等地。25日,被日军占领的常德周边重镇均被收复,恢复到战前态势。

常德会战,国民党军第六战区损失45000人,第九战区损失15000人,第五战区损失3000余人,3个战区总计丧师6万余人。日军在此役中总计伤亡约4万多人。

常德会战提高了中国军队在抗战中的国际声望,增强了国际人士对中国抗战胜利的信心。常德会战之时,正值中、美、英等同盟国在埃及开罗召开首脑会议。消息传来,与会的各国领导人无不对中国将士的英勇壮举表示欣慰。

1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